啃文書庫 > 全知全能者 > 第153章 何事吟余忽惆悵

第153章 何事吟余忽惆悵

往事,許多早已經淡忘的往事,原來其實并沒有忘記,都被藏壓在心底深處。而這時,那些往事就像是漲潮的海水一樣,呼啦啦地漫上甘從式的腦海。
  
  讓他感覺有點疼,有點漲,有點暈,也有點醉。
  
  一個修者,不管是散修,還是世家出身,又或者被某個高不可攀的天階收為弟子,最初基本都是從開架練體開始的。
  
  甘從式也不例外。
  
  從開架練體開始,一練十幾年,然后凝氣,然后通脈。
  
  然后開竅。
  
  “所有修者的開竅,都是從手足竅開始的,兩手兩腳,一共四大竅,不知道你能開幾個。”
  
  “要是四大竅都能開,就最好了!”
  
  當初,通脈大成之后,甘從式的祖父是這樣對他說的,然后也正式給他傳授和講解關于開竅境的修煉秘法、訣要,以及禁忌和各種注意事項等等。
  
  那些零零碎碎,甘從式到現在都還能記得一清二楚,包括祖父說話時的神態、語氣。
  
  但當時,他的注意力,主要還是集中在四大竅上面。
  
  他的家族是中品世家,雖然只是中品里的下層,但終究還是中品。
  
  對于修行來說,這就是傳承,這就是保證!
  
  而以他在家族同輩子弟里的資質,正常來講,開竅是不難的。
  
  問題僅僅在于,在四大手足竅中,他能開幾個竅,是一個、兩個,還是三個、四個。
  
  四個竅,也是四個階梯,每個階梯的差距都很大。
  
  就比如,根據家族千百年的記載,只開一個竅,根本無緣更上一層的引氣境。
  
  其實一個竅也能“引氣”,但那種程度的引氣微不足道,不足以支撐修者整體地登上“引氣境”。
  
  這很好理解,就好像人的鼻子和嘴巴都能呼吸,但鼻子只要有一個鼻孔不通氣,那呼吸起來就很難受,而如果兩個鼻孔都不通氣,就必須時不時地張開嘴巴了。
  
  一天不到,你的整個口腔都難受。
  
  而如果嘴巴也不能呼吸,氣管處流通受阻……
  
  還有毛孔呢。
  
  但就算你全身毛孔都在呼吸,超負荷地呼吸,呼啦呼啦以至于嗞啦嗞拉地,也不頂用,還是會窒息!
  
  也因此,如果在四大手足竅里只能打通一個竅,那你就在開竅境里好生地歇著吧,該洗洗,該睡睡,該吃吃,該喝喝,該玩樂就玩樂……
  
  總之,在修行上想要再作突破,那是不用想了。
  
  想也沒用!
  
  開兩竅呢,有一定機會晉入引氣境,但機會不是很大,賭人品的事。
  
  開三竅,機會很大,但也不能完全保證,還是有小概率凄凄慘慘戚戚的,這同樣是賭人品。——如果你的人品差到正常走路都能左腳絆右腳,右腳再反過來絆左腳,那就算打通了三個竅,也還是未必能晉入引氣境。
  
  家族里有這樣的記載!
  
  而且并非孤例。
  
  手足四竅全開么,那沒什么好說,你就是最靚的仔!
  
  老天爺來了,也不能阻止你晉入引氣。
  
  這就是家族傳承的優點,就以甘家來說,千百年的經歷,不知道多少的家族前輩,用鐵一般的事實總結出了這個結論:
  
  開一竅,去睡覺。
  
  開兩竅,莫驕傲。
  
  開三竅,哈哈笑。
  
  開四竅……
  
  開四竅還有什么好說,去禱告啊!
  
  家族上上下下,齊聚祠堂,拜天拜地,然后告訴列祖列宗,我們家族又出了一只手足四竅全開的奇異果了!
  
  但老實說,這樣的例子并不多。
  
  整個甘家有史以來,一共才記載著三位這樣的人物,而他們全都在甘家的家族史上占據著極為重要的地位,甘家如今中品世家的資格,也基本上都是他們掙來的。
  
  甘從式么,手足四竅里,開了三竅。
  
  他的右足竅怎么也打不通,那也沒轍,在又打通了身體里其它四竅,然后停滯了很久,發現在這個層次里也只能這樣了之后,他根據家族秘法,順利地晉升到了引氣境。
  
  引氣境,是家族的最高成就。
  
  所以雖然說是修行過程中有遺憾,特別是開竅境,表現得不是那么美好,但對這一結果,甘從式還是能夠接受的。
  
  能夠接受,是他看到《木盤經》之前的事。
  
  看了之后,就接受不了啦!
  
  估計也沒幾個能接受得了。
  
  甘從式又想起了大海,在此之前,他以為自己是個海中客,雖然比不上家族的少數前輩,雖然比不上徐亦山,但好歹,是個名副其實的海中客!
  
  風里來浪里去,海中遨游。
  
  弄潮兒!
  
  但現在……
  
  “人身十百千萬竅,如天上繁星,數不勝數。”
  
  真的,甘從式有一句MMP要槳,槳到天涯海角也停不下來。
  
  他哪里是什么海中客喲!
  
  如果照小陵子的這個該死的說法,他連海邊的小殼貝兒都算不上,最多是個貝殼,還是個殘破的半邊殼!
  
  MMP!MMP!MMP!
  
  ……
  
  為什么他都風燭殘年了,還要接受這么一個無比悲慘的事實?
  
  就讓他一直活在夢里,以為自己是個海里遨游的海中客不好嗎?為什么要告訴他,原來,他一直連海都沒下過?
  
  他距離海邊都還好遠好遠好遠呢!
  
  甘從式感覺自己是個殘破的半邊殼。
  
  甘從式感覺無邊無際的沙子漫過來,把他這個半邊殼埋在里面,越埋越深,越埋越深,黑暗和壓力一點點增大,然后讓他直接喘不過氣來。
  
  “呼!”
  
  “呼!”
  
  “呼!”
  
  不知過了多久,猛然地,甘從式像是從噩夢中驚醒,然后張著嘴巴,呼啦呼啦地大喘氣!
  
  喘氣的同時,他的手還不自覺地撫按上了心臟位置,似乎是要確認自己的心臟是不是還在正常地跳著。
  
  跳確實是在跳著。
  
  但跳得并不正常。
  
  時而快時而慢,快如暴風驟雨,慢如陷入泥淖。
  
  而不管快或慢,都讓他有一種被人把頭給按到小水溝里的感覺。
  
  什么感覺?
  
  窒息。
  
  然后拼命地呼吸。
  
  嗞啦地呼吸了半晌,甘從式的意識總算徹底從夢魘般的情況中脫離出來,然后也不敢再看桌上的那紙、紙上的那字了,生怕再被魘獸給抓住。
  
  剛才的這感覺,如果再來一遭,他真的會遭不住!
  
  大步走!
  
  一二三。
  
  三步之后,甘從式重重地坐在了許廣陵側面的椅子上。
  
  他用迷茫無神的兩眼看著許廣陵,一動不動地,一看就是好久。
  
  好呀,大家一起來玩誰先講話誰就輸的游戲。
  
  許廣陵的耐心好著呢。
  
  還是甘從式輸了,不知多久之后,他先舔了下都快要干涸開裂的嘴唇,然后用喑啞的聲音澀澀地說道:“小陵子,紙上的這些……”
  
  “是真的?”
  
  甘從式的這一問其實并不是問真假。
  
  他自始至終都沒懷疑過有任何一點虛假,所以這一問,與其說是問真假,不如說是想再得到確認。
  
  許廣陵如他所愿,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
  
  甘從式也跟著默然無語。
  
  這一默然,就又是良久,直到邊上的油燈忽然小爆了一下燈花,才把甘從式給驚醒過來。
  
  這位老者先側頭看看油燈,然后又側頭看看窗外,再然后忽地轉過頭來對許廣陵道:“小陵子,天晚了,睡覺去吧。”
  
  “我睡覺倒是無所謂,但是前輩,你能睡得著嗎?”
  
  許廣陵道。
  
  ()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