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史前恩仇錄 > 第三十二章 猛獸聚 弱雞執君令

第三十二章 猛獸聚 弱雞執君令


  “黎老爺子,你怎么會留了這小子的活口?”江玉金看向黎老。
  “公平交換,一只燒雞換他一命,”黎老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穆星游。
  怎么看,他也是個弱雞,怎么有種來到這猛獸聚堆的地兒?
  “哈哈,他的命哪值那么多!”江玉金笑道。
  “還等什么,咱們一起上!”馮大狼叫道。
  “我死之前,必定要拉一個墊背!”秦雄叫道。
  這邊的幾位都猶豫了,勝利在即,誰愿意拼命?內力六層高手的拼死一擊,誰有把握接下?
  “形勢的確已經明了,”江玉金笑道,“二哥,再耗下去,你也不得不收功,到時死的更慘,不如和大哥一起自我了斷,我保證兩位能留下全尸?!?br />  “姓江的,你不是人!大哥他救過你的命!”秦雄眼眶瞪圓,眼珠赤紅,嘴角淌血,面色猙獰,他向來愛好面子,總是一副執掌乾坤的堂堂氣度,現在這副兇狠的模樣落在眾人眼里,分外顯得虎落平陽。
  “他若是沒救過我的命,又怎會信我比信你還多?”江玉金表情故作詭秘,“你們還不明白嗎,我是故意被救的……”
  此言一出,連馮氏三狼的眼中都帶上了鄙夷之色。
  不得不說,世人對自己幫助過的人,比起幫過自己的人,往往更具好感與信任——因為前者是情義投資,或許會增值;后者卻是債務,必須還情。
  利用這一點來博取信任,江玉金也算是卑鄙無恥的無以復加了。
  “二弟,大哥對不起你,”莊百年眼里帶上幾分愧疚,“這位黎老先生輕易進入總舵,我知道一定有內賊……我本以為是你?!?br />  “大哥,我……”秦雄下意識想要分辯,忽覺已無必要。
  “當年這幫主的位子本該是你的,我以為你還是心有怨懟,誰知道……”莊百年看向江玉金,“老三,你到底圖什么?!”
  “混江湖的,還能圖什么?權力,銀子,女人!”江玉金一指穆星游,“權力就不用提了,老三我沒興趣;說起女人,真可氣,慕城夠級數的美女都被這小子帶走了!再說銀子,幫里每天賺那么多油水,到我手里的就他娘的一點點!”
  “那些銀子都是本幫公款,不容私吞?!鼻f百年道。
  “所以我要反你啦!”江玉金叫道,“這三頭狼要的是駐馬幫的地盤,我要的是駐馬幫的銀票,咱們是一拍即合,合作愉快!”
  “原來就是為了銀子?”莊百年實在無法接受這個答案。
  “難道這還不夠嗎?”江玉金的嘴角彎成迷人的曲線。
  “幫主,對你而言,銀子比起兄弟情義來,就如同大便,”穆星游突然開口,“可是對有些狗來說,就愿意吃大便?!?br />  能賺到的時候,一定要出手。經營了五年青樓,穆星游也有了些商人的脾性,反正今天死定了,死前罵個夠本,也算賺到的。
  江玉金冷眼看過來,盤算著等會絕不讓這小子死得太舒服。
  “對不起,我說錯了,”穆星游冷笑,“用狗來形容三當家的,不恰當,因為狗沒有這么賤,狗比三當家忠誠多了?!?br />  江玉金冷哼一聲,決定先動手拔掉這小子的毒舌。
  有人比他先動。
  是一直僵坐在藤椅上的莊百年!
  莊百年一拍案前,借勢飛起,雙腿彈出,瞬息間到了黎老的面前。
  別看莊百年總是一副教書先生的斯文模樣,他的外號可是“驚雷馬”,被炸雷驚到的駿馬,有多快多猛?
  一直看好戲的黎老,笑容還留在面上。
  實在太快了,比起他的迅僵豚,莊百年的速度也不遜色。
  迅僵豚把口水吐在茶杯里,他已經飲下茶水,中了僵毒,怎么動得了?
  這疑問在黎老心里一閃而過,只見莊百年一指戳過來。
  黎老立刻舉掌擋住。
  這一指的速度就慢多了,被黎老輕易擋住。
  “內力太弱了!”黎老的笑容再次閃爍,都是內力六層武者,他并不怎么怕莊百年。
  而且這內力……比自己差一大截子??!
  一股內力沿著莊百年的手指鉆入黎老的手心,像耗子鉆洞一樣,沿著手臂經脈一路順風。
  “雕蟲小技!”
  這種內力鉆入敵手體內搞破壞的武技,只要中了招,就必然受傷,不過威力么,對同階武者來說只是一般,黎老很有信心能扛下。
  只不過這股內力前進的速度太快了點,這位駐馬幫的大當家,原來武功也只有一個“快”字。
  黎老一邊調動內力去驅逐經脈里的外敵,一邊化掌為爪,向前叼住了莊百年的手腕。
  成了!手腕處有數個重要穴位,只要自己內力一吐,封脈!莊百年半個身子都得軟掉……
  莊百年微微一笑。
  那一股內力此刻已經運行到黎老的心臟附近。
  “爆!”
  一小股更精純數倍的內力從原來的內力之中猛然爆出,開始在經脈之中肆虐。
  黎老正在外放內力的手掌突然僵住了。
  他慢慢松開手指,連呼吸都屏住了。
  “噗!”
  鮮血開始從黎老的口里,鼻孔,眼睛,耳朵里射出。
  還夾雜著一些很細小的內臟碎片。
  所有人都驚呆了。
  從莊百年起身到重創黎老,加起來也不過一個呼吸間隔。
  莊百年抓過黎老丟下的圓筒,正要拔下塞子,想了想又拿開手指。
  “其實也不必求援了,”莊百年掃過眾人,“形勢已經明了?!?br />  “你……你已是內力七層了?”做了多年敵手,最了解莊百年的,果然還是馮大狼。
  “不錯,”莊百年道,“剛晉升不久,來不及通知馮當家的,見諒啊?!?br />  “哈哈哈哈……”秦雄仰天長笑。
  江玉金一直對自己的容顏很自負,唯一的不滿之處就是嫌自己的臉還不夠白凈,此刻終于得償心愿。
  他的臉比尋歡樓最白的姑娘還白上三分。
  穆星游也放下心來。
  他不露聲色的向莊百年身邊移動。
  此刻如果有狗急咬人的話,自己就是最合適的那塊肉。
  必定的局面,就豁出去;必贏的局面,就低調些。
  莊百年的腳邊,黎老滿臉的血污,應該已經斷了氣。
  他的“寶寶”靜靜的臥在懷中。
  “小心!”小豬的聲音突然在心中響起,“那個對你惡意滿滿的家伙,現在殺氣騰騰!”
  穆星游心中一凜。
  本該死去的黎老,倏然睜開眼睛,他的手指間不知何時夾上了一根雪亮的鋼針,一針刺入了迅僵豚的肛門!
  迅僵豚發出一聲銳利可穿透鋼板的慘叫,黑影一閃即逝。
  穆星游的手腕突然向外一甩,只覺得一陣勁風自手腕的皮膚上掠過。
  “??!”幾聲驚叫幾乎同時響起。
  莊百年雙掌一收,“啪”的血沫橫飛,生生的將迅僵豚擠成肉泥。
  可是他的大拇指上赫然有個見血的牙印。
  疼的發狂的迅僵豚,開展了無差別攻擊,將在場之人盡數咬傷,最后死在莊百年掌下。
  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倒斃”在地的黎老。
  黎老艱難的抹去嘴角的血沫,眼中流露的神色,有傷心,也有欣慰。
  “被發狂的……寶寶……咬傷,即使是內力……七層,也……也要死……”黎老斷斷續續說道。
  從頭到尾都神色自若的莊百年,此刻臉上也全是惶急之色。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內力仿佛被膠水粘住,運轉速度慢的令人發指,根本無法祛毒。
  《野靈譜》記載,迅僵豚的毒是稀少的僵化之毒,中毒者的肌肉,血液,甚至內力都會逐漸失去控制,最后化作一個全身僵硬的尸體。
  “想不到,咱們都死在同一天……”馮大狼道。
  本來一敗涂地,反正都是個死,現在能和敵人一起死,馮大狼也不知道是該慶祝還是悲哀。
  “黎老,你一定有解藥!”江玉金大叫。
  “解藥給我,什么代價我都出得起!”秦雄也叫道。
  莊百年黯然一笑。
  黎老指使迅僵豚無差別攻擊,就是因為他不會相信任何人,此時他重傷在身,毫無自保之力,怎么冒險?
  “好啊……如果老夫內傷……穩住的時候……你們還沒僵死……我一定給……你們解藥?!崩枥系?。
  這時候他還要調侃。
  “老東西,立刻拿出解藥吧?!?br />  穆星游突然開口道。
  “閉嘴!”秦雄與江玉金異口同聲的呵斥穆星游,“什么時候輪到你說話?”
  “這樣啊,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你們聊,各位晚安?!蹦滦怯芜~開步子。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