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星界游戲系統 > 第五十五章 復活儀式

第五十五章 復活儀式


  楓葉鎮加里子爵城堡地下密室。
  加里子爵一臉激動的看著安其羅大祭司,問道:“安其羅大祭司,娜娜婭的復活儀式可以開始了嗎?”
  安其羅大祭司點點頭,輕笑道:“祭品已經準備齊全,復活儀式現在開始吧!”
  隨后,安其羅大祭司來到血池邊,手握一柄鑲嵌著血色魔石的金色祭祀權杖,輕聲吟唱著神秘的咒文。
  隨著安其羅大祭司的吟唱,安其羅大祭司眉心處的血色印記和密室內六米高的神像,同時散發出妖艷的血色光芒。
  這些血色光芒逐漸在密室上空匯聚,化作一道血色光柱射向密室中央的血池。
  血池在血色光柱的照射下,泛起陣陣波瀾,銀發美女幽靈娜娜婭重新浮出血池液面。
  此刻,加里子爵匍匐在血池邊,癡迷的望著血池中央的娜娜婭,嘴里不停的念叨著:“娜娜婭,我的妻子!當你復活后,我愿用盡所有,彌補我對你的虧欠!”
  隨著儀式的進行,幽靈娜娜婭睜開雙眼,含情脈脈的看著加里子爵,溫柔的問道:“加里,你愿意和我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嗎?”
  加里子爵聞言,雙目含淚回答道:“我愿意!”
  聽到加里子爵的回答,安其羅大祭司嘴角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
  幽靈娜娜婭的雙眼,漸漸放射出妖艷的紅光,她朝加里子爵張開雙臂,柔聲說道:“那就讓我們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吧!”
  加里子爵的神情逐漸呆滯,雙眼也隱約閃現一道紅光,機械的點點頭,說道:“讓我們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
  說完,加里子爵站起身來,緩步走入血池中與幽靈娜娜婭擁抱在一起。
  見復活儀式進展順利,加里子爵已經被幽靈娜娜婭成功魅惑,安其羅大祭司大笑道:“加里子爵,你就是最后一樣祭品!我會履行對你的承諾,娜娜婭會被復活并將獲得新生!”
  正當安其羅大祭司陰笑不斷時,密室墻壁上忽然有一道道血色符文閃爍。
  安其羅大祭司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冷哼道:“那天出現的幽魂果然不是巧合!哼!我早已布下抗靈魔陣,任何人休想擾亂血傀儡的獻祭儀式!”
  。。。。。。
  此時,牧野的幽靈分身在地下密室外的巖層不斷游蕩。
  “該死的!整個密室被一層血色光芒籠罩,這種血色光芒似乎專門針對靈體,幽靈分身和消極幽靈一旦碰觸,就會失去穿透物質的能力!”牧野無奈暗罵道。
  考慮片刻后,牧野果斷帶著消極幽靈返回本體藏身之所。
  精神意識返回肉身后,牧野立刻動身朝加里子爵城堡奔去。
  開啟白眼后,牧野將加里子爵城堡內的一切盡收眼底,“嗯?加里子爵竟然正在和那個幽靈融合?這個儀式果然不是什么復活儀式,而是偽神的邪惡儀式!該死,時間不多了!”
  牧野雙手結印,施展變身術,變成一只普通的黑貓,直接踩在城堡外墻上奔跑,并迅速找到一個開啟的窗口后,悄悄溜進城堡內。
  有著白眼和變身術的配合,牧野視城堡中的守衛和機關如無物,沒有任何人發現牧野的潛入。
  而城堡內的各種機關開啟方式,已經被牧野摸得一清二楚,所以牧野的行進速度非???。
  不到一刻鐘時間,牧野便已經來到通往城堡地下密室的出入口處。
  地下密室的出入口位于一處隱秘走廊的暗門中,守門的是四階職業者扎爾身穿厚重騎士鎧甲,手持一柄近兩米長的大劍,直挺挺的站在暗門外,將本就不大的暗門完全遮擋在身后。
  想要進入地下密室,就必須先擊敗扎爾,偷偷溜進去是不可能的!
  嘭!
  一陣輕響和白煙消散后,牧野變身成艾倫·布雷恩的模樣,心中暗道:“只能冒險試一試,希望能糊弄過去!”
  隨后,牧野走出拐角,朝扎爾走去。
  見到牧野后,扎爾似乎有些驚訝,隨后以不容拒絕的命令語氣,說道:“艾倫,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緊離開!”
  牧野則表出一副很焦急的樣子,匆忙道:“我有緊急事情要找父親,快讓我進去,不然就來不及了!”
  扎爾先是一愣,之后立刻持劍指著牧野,沉聲問道:“你到底是誰?艾倫不可能知道他父親在這里!”
  牧野聞言臉色一緊,故作鎮定的回答道:“是昨晚父親告訴我的!他說……”
  明面上,牧野在吸引扎爾的注意力,背地里則消耗所有恐懼靈魂微粒,制造出一只兩米高的恐懼幽靈,朝扎爾飛去。
  恐懼幽靈穿透扎爾的瞬間,扎爾臉色驟變,渾身僵硬在原地。
  牧野乘機快步上前,將兩張起爆符插在扎爾頭盔護面的縫隙中,然后轉身就跑。
  喝~!
  僅僅過去不到兩個呼吸時間,扎爾發出一聲爆喝,渾身冒出一股濃烈的血色光焰,將體內恐懼狀態驅逐。
  扎爾持劍追向逃跑的牧野,怒問道:“該死的!你到底是誰?”
  回答扎爾的是兩聲巨響——嘭!嘭!
  兩團巨大的火球在扎爾頭盔內猛然炸開,橘黃色的烈焰從頭盔護面及其它縫隙中噴射而出。
  啊~!啊~!啊~!
  高溫將扎爾的頭顱烤成焦糊狀態,但身為高階職業者的扎爾仍舊沒有失去戰斗力,只是雙手捧著頭盔護面發出一陣陣凄慘的嚎叫聲。
  扎爾持續慘叫數分鐘后,心中對牧野升起滔天恨意,他強忍著劇痛持劍繼續朝牧野追去。
  “我靠!腦袋硬抗兩張起爆符,居然還能活蹦亂跳,高階職業者果然強得可怕!”牧野驚嘆道。
  頭部受到如此重創,扎爾即便是高階職業者,也不可能安然無恙,至少他的視力受到極大削弱。
  視力受損后的扎爾速度陡降,牧野很輕松的遛著扎爾,一起離開隱秘走廊。
  沒過多久,牧野遇到一隊城堡守衛,大喜道:“你們幾個快給我攔住后面的瘋子!”
  “是!艾倫少爺!”
  守衛們立刻拔出兵器,攔住后方追趕的扎爾,喝問道:“你是誰?為什么會在城堡?快放下武器!”
  正處于暴怒狀態的扎爾,大吼道:“一群螻蟻,給我滾開!”
  啊~!啊~!啊~!
  幾聲慘叫過后,這隊守衛盡皆被扎爾劈成數段。
  然而,這隊守衛臨死前的慘叫聲,卻將周圍更多的守衛吸引過來,牧野則趁機變身后溜回隱秘走廊。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