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徐秘書嬌軟撩人 > 第 8 章
第8章你是有老公的人
  
  徐悅清晨起來,看到手機里那一連串彭誠的短信的時候,愣住了。
  
  昨夜她迷迷糊糊睡著了,真沒看到他的短信,沒想到他會發那么多,這跟他冷冷淡淡的人設,太不符合了。
  
  她一條短信一條短信地往下看,當看到最后那條短信時,她笑了。
  
  【媳婦你是有老公的人不能答應別人的表白】
  
  短信里的語氣,她能夠想象得出來,這是有點兒委屈?
  
  這一想,她心情更加的舒爽。
  
  沒想到那么孤傲的彭大哥,竟然還會撒嬌?
  嗯,是撒嬌吧?
  這太讓她想象不到了。
  
  她也沒有馬上回復他的短信,而是起床洗漱,這一洗漱,就把回復短信的事情給忘了。
  也更加讓某個男人心里又酸又慪,發了狠似的教訓起人來。
  
  周日是個好天氣,湛藍的天空上只飄著幾點白云,就像好看的元青花瓷上點綴的白花。
  
  徐悅擦了防曬之后,又給自己修了眉,涂了點豆沙紅的唇彩??床怀龌藠y,但是氣色又十分好。
  
  看著鏡子里那精致的臉,她對自己今天的妝容很滿意。
  
  “徐悅,你今天可有什么活動沒有?約了人沒有?”姜小蘭依在門口問她。
  
  “沒有什么活動,你有什么好的建議?”
  
  “我和美美商量好要去逛街,不如我們一起去吧?”
  
  徐悅正想答應下來,正在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了。接起電話,是高盼盼打來的。
  
  盼盼是她姑父的外甥女,也是徐悅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兩人年齡差了三歲,卻并不妨礙兩人的友誼。
  
  “小寶,我在你們學校門口等你?!备吲闻握f完,就掛了電話。
  
  徐悅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一陣的無語,這個盼盼總是這樣風風火火的,不按理牌出牌。
  
  “小蘭,不好意思,我有約了?!彼哪樕祥W過一絲歉意。
  
  姜小蘭說:“沒事,你有事就去忙,我們逛街什么時候都可以?!?br />  
  校門口,高盼盼坐在她那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里,正拿著化妝鏡在那涂著口紅。
  
  見到徐悅出來,她朝她打了聲招呼:“小寶,這里?!?br />  
  徐悅坐了進去,看了眼車子內部,“你又換車了?”
  
  高盼盼放下化妝鏡,拿手指抹了抹嘴唇:“我以為你不懂車呢,要好久才能發現我換了車。這是法拉利488,是我剛換的一輛車子,怎么樣?”
  
  “我不懂車,但我知道顏色。你上次那輛是黃色的,這輛換成了紅色,我自然知道你換了車?!毙鞇傁瞪狭税踩珟?,“這車真漂亮,挺適合你的?!?br />  
  高盼盼鈴鐺般的聲音響起,美艷性感。
  
  徐悅從來都知道高盼盼長得漂亮,特別是那張烈焰紅唇,有點兒勾魂的味道。
  
  “這車是我自己賺錢買的,開車也舒心?!?br />  
  徐悅驚訝:“你抄股得的?”
  
  上個月,高盼盼跟她和遙遙說起過這個股市的情況,當時她們都以為她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真的就下場操作了?
  
  高盼盼笑:“只是小賺了一筆,才入賬兩千萬,遠沒有達到我的預期?!?br />  
  徐悅目瞪口呆的同時,又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只有二十歲的少女,竟然能在股市上大賺了一筆,還買了車?
  
  她朝她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高阿姨的女兒,虎母無犬女啊?!?br />  
  高盼盼掩輕笑,“今天我想去一趟蛟龍突擊隊,你去嗎?”
  
  徐悅睜大了眼睛,好看的眼睛里滿是驚訝。
  
  “你也別驚訝,我就是想去蛟龍突擊隊找莫名,本來可以讓遙遙一起陪我的,這不是她受傷了嘛。小寶,你就陪我一起去吧,我一個人去有點兒膽怯?!?br />  
  天不怕地不怕的高盼盼,在遇到喜歡的男人時,也會有膽怯的時候。
  
  “你……能進去?”徐悅也在考慮著這個問題,如果真的能進去蛟龍突擊隊,挺好的。
  
  高盼盼說:“能啊,到時候我打個電話給彭叔叔?!庇钟行┌脨?,“要不是不能讓我爸知道,我也用不著這樣圍魏救趙?!?br />  
  高盼盼口中的“彭叔叔”,此時正在狠狠的訓著士兵。
  
  特別是對于熊鋒,他使了狠勁的訓。
  
  對于這個“情敵”,彭誠又恨又愛。
  
  恨是因為他敢跟自己搶老婆。
  
  愛卻是因為,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未來的兵王。
  
  發了狠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的短信發出去,徐悅一直都沒有回他。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
  
  他甚至很想出去找她,但是今天是團里的戰術訓練,作為營長的他不能缺席。
  
  外面的人他動不了,對于熊鋒他還能得不了?只能借由他的事件,狠狠的敲打,順便出了心中的惡氣。
  
  “營長,跟我們練一手唄。聽說你當年可是參加了國際偵察兵大賽?!庇惺勘?。
  
  “真的想對練?”彭誠的語氣平穩,聽不出來他的情緒。
  
  手下的兵嗷嗷叫:“要!”
  
  彭誠嘴角輕揚,眼睛卻是盯向了熊鋒,“熊鋒,出列!”
  
  熊鋒一怔,這是營長第二次叫他了。
  
  第一次,因為自己緊急集合的時候,晚到了半分鐘,被營長罰著圍著操場跑了十圈。那可是一圈有一千米,十圈整整的十公里。
  
  而且還是全副武裝。
  
  第二次,也就是現在,營長又叫了他。他感覺,接下來只怕比十公里還要要命。
  
  但,盡管如此,他還是出了列:“到!”
  
  “你在特種特戰學院可是出了名的尖兵,我倆練練吧?!?br />  
  熊鋒眼神微閃,哪怕心里再驚訝,嘴里還是應了聲“是!”
  他有一種直覺,營長是故意的。
  
  兩人相對而戰,彭誠并沒有先出手,而是朝他勾了勾手指頭:“你先上吧?!?br />  
  熊鋒也不客氣,本來就是打不過營長的。他自己有自知之明,哪怕在學校里單兵作戰能力再好,在“活閻王”之稱的營長面前,他也是打不動的。
  
  這已經不是讓不讓的問題,而是實力碾壓對手了。
  
  他出拳的時候,又快又猛。
  
  但是在彭誠的眼里,這拳頭卻軟而吧唧的。他的瞳孔微縮,那拳頭在他視線中被拆解成了慢動作。他立著并沒有動,而是如一只蓄滿力量的獵豹一樣,隨時可能發起攻擊。
  
  拳頭砸了過來。
  
  就在離他只剩下一公分的距離時,彭誠終于動了。
  
  他手掌疾出,抓住拳頭的同時,腿部一個弓形,已經踢向了對方的腳。同時,他另一只手掌握拳,已經砸向了熊鋒的臉……
  
  部隊門外。
  
  高盼盼開車過來的時候,被哨兵攔在了門口。
  
  那個哨兵正好是認識高盼盼,他先是行了個禮,“高小姐,您怎么來了?”
  
  “我過來看看,需要通報嗎?”
  
  “您過來,就不用那么麻煩了。您只要登記一下資料就行?!?br />  
  高盼盼和徐悅下了車,去了傳達室登記資料。
  
  對于徐悅,這哨兵也認識,很湊巧是的,上次也是他站的崗,自然也知道這一位是彭營長的女朋友。
  
  自然,更加不會去阻攔了。
  
  這兩人,一個是高師長的寶貝閨女,一個是彭營長的心上人,得罪誰也不會得罪這兩位。
  
  再次上了車,車子已經被放行,平安地駛進了部隊。
  
  “這次可真順利,竟然都不用你打電話。你不知道,上一次我就被攔在了門外,還是打了電話才讓我進去的?!毙鞇偢袊@。
  
  高盼盼說:“這些哨兵是嚴格了些,正好他們認識我,才能這么地順利。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見到莫名了?!?br />  
  莫名是這里的老兵,準確的說,是士官。
  
  高盼盼看上了他,也是緣于一次軍訓,當年盼盼他們學校軍訓,就是莫名當的教官。盼盼就看上了這個沉默少語的士兵,之后軍訓結束后,她就一直追求著莫名,卻也一直被拒絕。
  
  越挫越勇,這并沒有打倒高盼盼,反而讓她更加地喜歡這個少年,要知道一般的人想到她的身份,都會奮起直追的,但是莫名沒有。
  
  她們并沒有在一中隊一排找到人,半個人影也沒有。
  
  “奇怪,今天不是周末嗎?怎么找不到人?”高盼盼嘀咕。
  
  徐悅想起了昨天彭誠告訴她的話,她說:“聽說今天他們需要戰術訓練,只怕是在訓練場吧?”
  
  高盼盼狐疑了一陣,又去了訓練場。
  
  蛟龍突擊隊的訓練場,并不是一個,而是好幾個,所以她們一個一個地找了過去。終于就讓她們找到了。
  
  她們找到的時候,正好看到的就是彭誠與熊鋒對練的那一幕。
  
  熊鋒想要閃開,動作卻沒有彭誠迅速。
  
  眼睜睜地看著拳頭過來,自己卻動不了,也回避不了。
  
  拳頭就這樣砸了過去,熊鋒的臉頓時腫了半邊,牙齒也被打得松動起來。
  
  這營長下手可真狠。
  
  “再來!”彭誠的聲音回響于空曠的訓練場上。
  
  沒有人作聲,眼睛緊緊地盯著兩人的對練。
  
  彭誠下手又快又狠,好幾次熊鋒想要避開,都避不開,被砸在了臉上,有時候是眼睛上。
  
  烏青的,亮麗的,像大熊貓。
  
  徐悅看著,眼睛里只有彭誠那矯健的身姿,雷霆的速度,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高盼盼突然拍起了手,喊:“彭叔叔,你好厲害!”
  
  突如其來的女聲,讓所有人的動作停了下來。
  
  大家都望向了她們這邊,正好就看到了兩個少女就這樣站在訓練場的一角,正笑臉盈盈地看著他們對練。
  
  有些士兵竟然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在場有三個人的臉色變了樣。
  
  彭誠驚訝。
  
  熊鋒不好意思。
  
  莫名眼神微閃。
  
  彭誠沒有想到,自己的媳婦會來這里,他早就把熊鋒忘在了一邊,眼里心里滿滿的就只剩下了自己的媳婦。
  
  “你怎么來了?”他緩緩地走向她們,眼里卻只有徐悅。
  
  終于再次見到了她,他的心里是興奮的。
  
  但是一想到她昨天發的那條短信,心里又充滿了疑問。是誰不長眼,敢打他媳婦的主意?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