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徐秘書嬌軟撩人 > 第 7 章
第7章“徐悅,他在跟你表白呢?!?br />  
  徐悅踩著輕快地腳步回了學校宿舍,這一天的郁悶,也早在剛才彭誠的氣極敗壞中而落下帷幕。
  
  有時候,欺負老實人會有意想不到的愉快,她不愛欺負別人,就喜歡看到他那張千年不變的撲克臉在她面前土崩開解。
  嗯,很讓人興奮。
  
  在宿舍樓下,她見到了一群人,準確地說是男生。
  
  都是工商管理專業的同學,每個都認識。
  
  其中還有他們專業的系草,袁明。
  
  他們在看到她過來的時候,用手肋撞撞袁明。
  
  袁明看到她,眼睛一亮,就要上前,卻聽徐悅說:“姜小蘭應該在樓上,需要我把她叫下來嗎?”
  
  袁明的動作停了下來,表情有些龜裂,最后搖了搖頭。
  
  徐悅沒有再去看他,因為她的手機鈴聲響了。掏出手機,打開,原來是一條短信,彭誠發來的。
  
  彭誠:【下次不會讓你逃那么快】
  
  徐悅一想到彭誠當時的表情,心情就特別的愉悅,就連那些男生都感覺到了她心情的轉變。
  
  又推推袁明,后者卻是一咬牙,并沒有上前,因為氣氛不夠。
  
  他向他們使了個眼色,在徐悅上樓之后,他們開始忙碌了。
  
  準備表白求愛的儀式,一個浪漫的表白。
  
  云層慢慢散開,月牙悄悄露出了臉。
  
  彭誠并不知道,有人想要撬他的墻角。
  
  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摸上自己的下巴,那里似乎還有些溫熱,那是徐悅親吻他的時候留下的。
  
  細滑柔潤,她的唇帶著一股芳香,他現在想起來都有種悸動感。
  
  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膽子那么大,竟然趁他不注意,親他的下巴。
  
  平時身手敏捷的他,竟然會在那一刻愣怔住,錯過了反客為主的機會,有些懊惱。
  
  抓了把板寸頭,他編輯了那條短信,手指一劃,按了出去。
  
  發完短信,他又在車上小坐了會,徐悅并沒有回短信。
  
  這個小沒良心的!
  
  此時的徐悅已經上了四樓,進入了宿舍402房間。
  
  臨近畢業,有幾個室友已經租房去了外面,現在宿舍里只有三個人,她、姜小蘭,還有另外一個同學孟美美。
  
  在宿舍里,跟她關系最好的就是姜小蘭。
  
  姜小蘭正插著一只耳機坐在床上聽歌,孟美美卻在外面陽臺上曬著衣服。
  
  徐悅拿了衣服去了洗手間,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她用毛巾擦拭了頭發。
  
  正打算用吹風機將滿頭秀發吹干的時候,她聽到了外面孟美美在喊:“徐悅,姜小蘭,快過來看??!”
  
  她并沒有出去觀看,反倒是姜小蘭被吸引了過去。
  
  徐悅很用心地在吹著頭發,又聽到孟美美在那喊:“徐悅,快來!”
  
  姜小蘭也走了過來,用手肋撞了撞她:“徐悅,出去看看吧,有男生在浪漫表白?!?br />  
  徐悅抬起了眼,她想起了之前在樓下見到袁明他們一群男生的事情。
  
  她走了出去,果真就看到了樓下擺了一個大陣勢。
  
  用蠟燭擺成了一個心字,袁明站在那個心字蠟燭陣里。
  
  這一幕,讓很多人都探出了腦袋,有人在議論,這男生是在搞什么?想向誰表白?哪個女生有這等福氣,能得到工商管理系系草的愛慕。
  
  徐悅站在陽臺上,看著這一幕,她說:“他這是干什么?這是想跟誰表白呢?”
  
  此時,袁明看到了402宿舍陽臺上探出的徐悅。
  
  旁邊有男生喊:“明明,快表白??!之前你說不浪漫,那現在蠟燭都擺好了,還不表白,更待何時?”
  
  袁明深吸了一口氣,朝著402室喊:“徐悅,我愛你!”
  
  這一聲喊,徐悅只覺得天雷滾滾,有些不敢置信地拿手指指自己:“他剛才是在跟我表白?”
  
  姜小蘭說:“他是這么喊的?!?br />  
  徐悅吃驚不下:“他喜歡的人不是你嗎?”
  
  大學四年,她可是一直都看到袁明跟姜小蘭走得很近,一直以為袁明喜歡的人是姜小蘭啊,難道不是?
  
  姜小蘭說:“他跟我套近乎,就是想要打聽你的情況,他才不是喜歡我呢?!?br />  
  一想到這里,她就覺得很無語。旁敲側擊了四年,他跟自己做了好朋友,卻一直沒膽子跟徐悅表白,今天倒是突然開竅了?
  
  袁明的浪漫表白,讓女生們尖叫:好浪漫??!那個徐悅好幸福??!
  
  當事人徐悅卻沒有半點興奮,相反,她很煩躁。
  
  如果是私下里跟她表白,不弄得這樣轟轟烈烈似的,她還不至于丟臉??墒乾F在,搞得全校的人都知道了,這個袁明到底是想干什么?
  
  “徐悅,他在跟你表白呢?!泵厦烂览死囊路?。
  
  徐悅卻只是回了房間,再不去看那個所謂的浪漫表白,拿起吹風機接著吹她的頭發。
  
  “徐悅,你怎么不回應???他在跟你表白啊?!泵厦烂酪哺诉M來,眉宇間有些興奮。
  
  徐悅看了她一眼,將她臉上的八卦神情全部落入了眼中。
  
  她淡淡地說:“他表白是他的事情,我一定要回應嗎?”
  
  “難道你不喜歡袁明嗎?他可是我們的系草?!?br />  
  孟美美有些不明白,這么好的機會,她怎么就放棄了?
  
  徐悅卻只是搖頭,“我不喜歡他?!?br />  
  姜小蘭也走了過來,拍拍孟美美的肩膀:“美美啊,感情是相互的,不一定表白了,就得回應?!?br />  
  孟美美那雙原本興奮的眼睛頓時黯淡了下來,還以為會有什么八卦的事情呢。
  
  宿舍樓外的表白還在進行,袁明的聲音不停地傳了過來,但卻一點也沒有打動徐悅的心。
  
  如果喜歡的人,花這些心思表白,會讓人喜悅。
  
  但不喜歡的人,擺這一陣勢,只會讓人難堪。
  
  她不喜歡被人這樣眾目睽睽之下表白,浪漫的事情,也要看對象看心情。
  
  她吹干了頭發,就爬上了上鋪,這才有時間回彭誠的短信。
  
  徐悅:【彭大哥,你說一個男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向一個女生表白,是出于什么心理?】
  
  半響,都沒有得到彭誠的回復。
  
  她玩著手機,一直等他回復,終究沒有等到回復,之后就睡了。
  
  剛睡著,短信示意音響起,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卻并沒有吵醒她。
  
  短信發出去好久,一直沒有回復,彭誠握著手機一陣的發呆。
  
  之前徐悅發來短信的時候,他剛好到部隊,脫了衣服進了浴室洗澡,并沒有聽到短信提示音。
  
  等到他洗完澡出來上床,看到了這條短信,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有人和她表白了?
  
  他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這邊還沒有解決完熊鋒的事情呢,那邊就又有人要撬他的墻角了?
  
  他覺得,自己的媳婦真搶手,他有一種危機感。
  
  握著手機,他又編輯了一條短信發了出去:【這是有人向你表白】
  
  依然沒有得到她的回復,他抿著嘴唇,又發了一條:【那些男人就愛用這些伎倆騙小姑娘你可不能上當】
  
  彭誠:【搞浪漫表白這一套的男人都不真實】
  
  彭誠:【你可不能動心】
  
  彭誠:【你可是結婚了的人】
  
  彭誠:【你有老公呢】
  
  彭誠:……
  
  ……
  
  接二連三的短信發過來,發出了滴滴滴的聲音,卻一條也沒有吵醒徐悅。
  
  她睡著的時候,那是真睡著,沒有睡透那是很難吵醒得了她,她的睡眠很深。
  
  反倒是另兩個還沒有睡的室友,不想忽視這接連的短信音都難。
  
  “徐悅睡著了?”
  
  孟美美看了一眼,“睡著了,睡得還很沉?!?br />  
  “外面的表白倒是停了?!?br />  
  兩人又出去看了一眼,袁明和那些男生已經離開了。樓下的心形蠟燭陣已經熄滅,孤伶伶地擺在那里,也在預示著它們的主人。
  
  “袁明多好的條件啊,徐悅竟然不喜歡?!泵厦烂劳锵У卣f。
  
  姜小蘭看了她一眼:“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不一定別人這么浪漫地表白了,她就得接受?徐悅并不喜歡這些排場?!?br />  
  孟美美嘆息:“也不知道徐悅喜歡什么樣的男人,連袁明這樣優秀的男生都不喜歡,多可惜啊?!?br />  
  姜小蘭也在好奇著。徐悅雖然嬌嬌柔柔的,但其實固執起來很固執,也不知道什么樣的男人能降住她。
  
  “肯定是很優秀的男人?!彼谛睦镒聊ラ_了。
  
  凌晨三點一刻。
  
  蛟龍突擊隊的寧靜,突然被一陣尖銳嘹亮的口哨聲打破。
  
  這是緊急集合哨!
  
  所有的隊員,被這聲哨聲驚醒,動作熟練而快速地穿衣下塌,沒有一個人敢怠慢。
  
  五分鐘不到,大家都被集合到了訓練場上。
  
  熊鋒姍姍來遲,連皮帶都還沒有系好。
  
  一道銳利的目光射向了他,他抬頭迎上了彭誠那雙冰冷的眼睛。
  
  “熊鋒,出列!”
  
  彭誠的聲音不帶一絲的感情,但是在這聲音中,熊鋒似乎聽出了憤怒。
  
  他心里一驚,總感覺似乎有事情要發生了。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