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徐秘書嬌軟撩人 > 第 6 章
第6章突然親向他的下巴
  
  徐悅回來的時候,發現彭誠的神情不太對勁。
  
  此時的彭誠背靠著墻壁,雙手插在褲袋里,一雙深邃的眼睛正盯著她和熊鋒兩個人。
  
  臉無表情,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她總有一種直覺,他在醞釀某種情緒。
  
  因為他那一雙眼睛,正緊緊地盯著她和熊鋒,眼里似乎正燃燒著某種火焰。
  
  這樣的彭誠有點兒可怕,這跟平時面對她的時候,太不一樣了。
  
  在跟她結婚之前,他的表情很淡,似乎沒有什么事情能夠打動他的心。
  
  答應結婚后,他對她多了關心。
  
  但現在,卻似乎又冰冷了起來。
  
  男人心,海底針,她都迷糊了。
  
  熊鋒卻像沒有看到彭誠那幾乎封凍的眼神,他早就習慣了自己營長那張大冰臉,自然也就沒往吃醋上去想。
  
  “小寶,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彼髦赜址磸偷馗鞇傉f著。
  
  徐悅淺笑:“放心吧,你不說我都會照顧好的。你就安心在部隊吧,這里有我呢?!?br />  
  彭誠看著,臉越來越陰沉。
  
  “你在外逗留時間夠久了?!迸碚\突然說話。
  
  熊鋒看了下時間,現在已經將近五點鐘,六點之前必須要回隊里報道銷假。
  
  朝彭誠行了個軍禮,他匆匆地走了。
  
  彭誠看著他進入電梯的身影,眼神微微地收緊,薄唇緊抿,不發一語。
  
  一偏頭,也看到了徐悅在看著熊鋒,嘴角帶笑。這抹笑刺激了他的眼膜,只覺得刺眼得讓人生氣。
  
  “都走遠了?!彼恼Z氣酸得很。
  
  徐悅收回了視線,淺笑:“你覺得,維.尼熊和遙遙配嗎?”
  
  “那也要熊鋒喜歡你表妹才行。配,有用嗎?”彭誠嗤之以鼻。
  
  徐悅卻說:“我覺得他倆挺配的,一個青春靚麗,一個帥氣陽剛。我也相信,維.尼熊應該會喜歡遙遙,小時候他們那么好?!?br />  
  又想起來小時候熊鋒好像經常欺負劉遙,她又覺得不太確定了。
  
  應該……是喜歡吧?
  
  “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從眼神里就能看出來了。這個熊鋒,并不是你想得那樣喜歡你表妹?!?br />  
  徐悅好奇:“彭大哥,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眼神怎么表達出來的?”
  
  熊鋒那小子看你的眼神就不對。但這話他沒有說出來,他說:“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他的眼里只有這個女人,哪怕他在外面多陰狠,在面對自己心愛女人的時候,會不自覺的流露出柔情?!?br />  
  徐悅側頭想了想,還是沒明白。她在想熊鋒看待劉遙的眼神,好像就是彭誠說的,眼神很溫柔,眼里只有遙遙?
  
  這么說,維.尼熊就是喜歡遙遙?
  
  應該是這樣的吧?
  她有些不敢確定。
  
  徐悅這邊想不明白,那邊彭誠看到她在那沉思,眼神更冷了。
  
  “你不是要去看望劉遙嗎?”彭誠提醒。
  
  徐悅這才想起來,自己還需要去看望劉遙。
  
  晚上五點多,正是下班的時間,醫生很多已經下班,或是輪班。
  
  這個點,已經是吃飯的時間。
  
  病房的消毒.藥水很濃,但是干凈。豪華病房,一般的措施都有,如果不是這滿屋子的消毒.藥水的味道,還有整潔的白色,都無法想象,這里是病房。
  
  劉遙躺在床上已經昏睡,扇貝般濃密的睫毛閉著。很美,她的美是屬于那種美艷的,這和徐悅不一樣。
  
  徐悅的美是如古典一般的美。
  
  看著她睡著,徐悅豎指朝彭誠做了一個“噓”的動作,小聲說:“我們小聲點,遙遙睡著了?!?br />  
  彭誠那一雙銳利地眼睛,卻是在劉遙那微微顫抖的眼睫毛上掃了一眼,看穿了她在裝睡,但是并沒有揭穿。作為一個特種兵,不只是特種作戰中的戰術要領,更是在偵察兵中有著他們獨到的地位。對周圍環境的變化,幾乎不會逃過他們的眼睛,這是常年訓練的結果。
  她既然假裝,那自然有她的目的。
  
  或許是不知道應該怎么面對自己的表姐吧?
  
  “媳婦,我們走吧,讓你表妹好好地睡一覺?!迸碚\說著,眼角瞄向了在那裝睡的劉遙。
  
  成功地看到她的眼睫毛顫動得更頻繁了,這才滿意地拉著徐悅的手出去。
  
  徐悅并不知道劉遙是在假睡,乖巧地聽從了彭誠的話,和他出了屋子,并關上了門。
  
  他們一走,原本在床上睡著的劉遙睜開了眼睛。嘴唇抿緊,她在思考著。
  
  剛才彭誠叫著徐悅“媳婦”,并沒有逃過她的耳朵,她在驚訝的同時,又在疑惑。
  
  小寶姐……結婚了?
  
  出了醫院,彭誠還是把劉遙在裝睡的事情告訴了她。
  
  他覺得,這件事情還是得讓她知道。他不想自己的媳婦受到傷害,哪怕是這樣單方面的回避。
  
  裝睡?徐悅微微皺起了眉頭,遙遙就這么不愿意看到她?情愿用裝睡來回避見她?
  
  “既然她不愿意見你,以后少見面吧?!迸碚\下了結論。
  
  徐悅說:“遙遙以前不是這樣的,她那個時候跟我可親了,總在我我身后‘小寶姐小寶姐’的叫。就在今年年初,她來濱海市上大學的時候,還跟我說:‘姐,我考上了和你同一個大學,我們姐妹倆終于能經常在一起,不分開了?!?br />  
  到底是什么時候變得不一樣的?
  
  她都沒想明白,只記得在遙遙失傷之前,跟她說:“小寶姐,維.尼哥哥可能有喜歡的女人了?!?br />  
  “小寶姐,我沒有想到,我們姐妹倆會同時愛上一個男人,我們會面臨這樣艱難的選擇?!?br />  
  當初遙遙的嘶喊,她還記憶猶新:“你明明知道我喜歡維.尼哥哥,為什么你要跟我搶?如果是別人,我還能跟她撕破臉,可是……你是我表姐??!”
  
  當時她是怎么回答她的?她告訴遙遙,自己并不愛熊鋒,可是當時在悲傷之下的遙遙,什么也聽不進去。她只覺得,她在欺騙她。
  
  十八歲啊,還是太年輕了。
  
  再之后,遙遙就出事了。
  
  ……
  
  如今,再想起當時的事情,徐悅還是會覺得很心痛。
  
  “你應該避著熊鋒,別跟他表現得那么親密?!迸碚\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徐悅覺得他過分激動了些,不過也沒有懷疑,只以為他是為她著想。
  
  “我已經在避著維.尼熊了,至少在遙遙面前,我幾乎連個眼神也不給維.尼熊的?!?br />  
  彭誠卻說:“你這樣,反而是欲蓋彌彰。如果我是劉遙,我也更會懷疑你。你和熊鋒的關系,太不一般了?!?br />  
  這種強制表現出來的疏遠,更讓人懷疑他們的關系。
  
  一想到這些,他恨不得去捶了熊鋒那小子。
  
  招惹誰不好,過來招惹他的女人?
  
  ……
  
  晚飯后,兩人并沒有像昨天一樣散步回家,而是由彭誠開車送她回了學校。
  
  一路上,彭誠什么話也沒有說,只是默默地開著車。
  
  徐悅時不時地轉頭望向他,他的側臉很冷,薄唇緊緊地抿著,那棱角分明的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
  
  “彭大哥,你在生氣嗎?”徐悅小心翼翼地問著。
  
  他的薄唇里輕輕地吐出兩個字:“沒有?!?br />  
  “你分明就是在生氣。是我惹到你了嗎?”她想來想去,找不到他生氣的理由,那就只有自己什么時候惹到他了。
  
  只是,為什么?
  
  不明白,也想不透。
  
  有時候男人生氣,很沒有理由。
  
  彭誠無奈地嘆息,“沒有,是我想到明天不能來找你了,有點兒不是滋味?!?br />  
  “明天不是周末嗎?”她很奇怪。
  
  “軍人是沒有雙休日的,周末依然正常上班。明天有一個大會議,我還要參加戰術訓練?!迸碚\解釋。
  
  徐悅懂了。她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也是這樣忙碌,不過至少她爸爸在周末的時候都能按時回家。
  
  就是偶爾節假日,會有什么值班,但那也是輪值的。
  
  “基層就是這樣,何況我們是特種作戰部隊,更加嚴格?!?br />  
  徐悅似懂非懂,哪怕她是軍人家庭出生,依然對基層的生活了解不夠。
  
  一想到明天他不能過來找她,她的心緒突然就失落了起來。
  
  “再過段時間,就會好多了?!?br />  
  是啊,該申請家屬房了,到時候就能每天回家了。
  
  很快,學校就到了。
  
  望前方的校門口,彭誠突然有些不舍起來。
  
  結了婚了,終究是和以前單身的時候不一樣了。
  
  有了牽掛的人了。
  
  “彭大哥,你不給我一個離別的擁抱嗎?”徐悅轉過頭望著他笑。
  
  彭誠當然不會回絕她,張開雙臂將她抱在懷里。
  
  可惜車的空間太狹窄,他無法舒服地給她一個滿懷。
  
  徐悅被他抱在懷里,只覺得他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就是他肩膀上的肩章有點硬,擱疼了她的臉。
  
  抬頭看著他的下巴,她的心跳突然加快,抬起身,突然圈住他的脖子,在他的下巴上啃了一口。
  
  彭誠一怔,正要環住她的腰,想要反客為主的時候,她已經跳出了他的懷抱,下車走人了。
  
  看著他氣極敗壞的樣子,徐悅的心情一陣的舒爽。
  
  哼!誰讓你剛才故意不理人,生我的氣!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