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徐秘書嬌軟撩人 > 第 5 章
第5章這算不算間接接吻?
  
  【彭大哥,你到單位了嗎?】
  
  看著手機上顯示的徐悅的短信,彭誠回:【剛到】
  
  彭誠又:【怎么還不睡】
  
  徐悅看著連接發過來的兩條短信,掩不住地笑了起來。彭誠發來的短信,不喜歡用標點符號,不知道是為了省略,還是因為習慣使然?好像男孩子都不喜歡用標點,記得熊鋒好像也是?
  
  想起熊鋒,自然也就想起了遙遙。
  
  她心痛得嘆息,給彭誠回了短信:【我擔心你,睡不著?!?br />  
  彭誠用力壓下嘴角地揚起,回:【我很好】
  
  徐悅:【彭大哥,你明天能早點過來接我嗎?】
  
  彭誠:【怎么了】
  
  徐悅:【醫院打來電話,明天我需要過去一下,遙遙醒了?!?br />  
  彭誠想起了熊鋒的那個請假條,眉頭微微皺起。
  
  徐悅:【好不好,彭大哥?如果你忙,明天我自己打的過去?!?br />  
  彭誠很快回復:【明天我過去接你】
  
  徐悅:【謝謝彭大哥。我要睡了,晚安?!?br />  
  彭誠:【晚安】
  
  放下手機,彭誠眉頭微微蹙著,好久都沒有松開。
  
  他煩躁地抓了抓頭發,拿過床頭柜上的煙盒,取出一支煙。
  
  叭!點上。
  
  他用力吸了一口,緩緩地吐出一口煙圈。
  
  煙圈慢慢地散開,入鼻是淡淡的煙味。
  
  他又吸了一口。
  
  又將煙掐滅在煙灰缸上,坐在那里想著心事。
  
  直到熄燈號響起,電燈被熄滅,他才躺下來,但是怎么也睡不著。
  
  ……
  
  一夜好眠,徐悅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樣睡得舒服。
  
  窗外樹上,有小鳥在歡叫著,興奮的叫聲。
  
  窗簾被人拉開,外面的太陽曬了進來,投射在床上,刺目。徐悅微微地皺了皺眉頭,睜開睡眼朦朧的眼睛。
  
  她打了個哈欠,眼神迷離,微瞇著眼睛望向窗前,抗議:“姜小蘭,你干什么?”
  
  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睡眼惺忪,盡管沒有洗漱的她,頭發也亂糟糟的,但是依然擋不住她的美麗。
  
  徐悅是極美麗的,她可是海濱大學中文系的系花。
  
  這是姜小蘭見到她的第一個感覺。
  
  “該床了,太陽都曬屁股了,你不是還要去醫院嗎?”
  
  徐悅的思維停了兩秒,“差點忘了?!?br />  
  此時,手機突然亮了一下,有短信發來,打開,是彭誠發來的:【起床了嗎】
  
  徐悅:【剛醒,彭大哥也起來了?】
  
  彭誠:【我已經在你們學校外面】
  
  徐悅:【彭大哥,你等一下,我馬上下來?!?br />  
  彭誠:【不急慢慢來】
  
  徐悅將手機放在一邊,坐了起來。
  
  “徐悅,你們公司還需要實習生嗎?”姜小蘭見她已經放下手機,突然問她。
  
  徐悅已經坐了起來,正在穿衣,聽到她的問話,手并沒有停下,“你想要簽到我們公司?”
  
  “嗯,我想進入恒安集團?!?br />  
  徐悅從上鋪跳了下來,拿起了牙刷臉盆就要往洗漱間走。
  
  她們的宿舍是個套房,內置洗手間。
  
  姜小蘭依在門口,看著她在那洗漱,說:“我知道進入恒安集團很難,但我想試試?!?br />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在里面看到了一種叫做堅毅的東西。
  
  徐悅將嘴里的牙膏沫吐出來,漱了口,“小蘭,恒安集團不好進。當時我去報名的時候,你為什么不跟我一起報名?說不定那時我們就一起進了?”
  
  姜小蘭垂下了眼簾:“那個時候,我擔心我進不了,就不敢嘗試,現在我想試試?!?br />  
  徐悅望了她一眼,只是刷著牙?!安还苁欠衿D難,試都不試就放棄了,這都是不理智的?,F在公司的招聘工作已經落下帷幕,不好進了,你真的失去了一個很好的機會?!?br />  
  當時恒安集團過來學校招聘的時候,她曾經提議一起去考試,結果姜小蘭先退縮了。至于退縮的原因,不得知,她的解釋是因為害怕,覺得不好進,但是徐悅覺得這不是理由。
  
  后來徐悅進了恒安集團,雖然只是實習生,之后實習期過了之后,能不能繼續留在恒安還不知道,但是她依然反顧地扎進了這個大家庭。
  
  她會努力讓自己留下來。
  
  “你幫幫我,好不好?”
  
  徐悅抹了洗面奶,沒有看到她的表情,只是默默地洗著臉。
  姜小蘭用力咬著嘴唇,卻也沒有催她。
  
  徐悅沒有再去關注姜小蘭,姜小蘭也沒有再問她,兩人保持著沉默。
  
  化了個淡妝,看著鏡子里的人神清氣爽,徐悅覺得很滿意。
  
  “我幫你留意吧,一有機會,我就通知你?!毙鞇偼亢每诩t,抿了抿嘴唇。
  
  姜小蘭感激:“徐悅,謝謝你,這個時候也只有你幫我了?!?br />  
  徐悅看了她一眼:“小蘭,不是我說你,你這個猶豫不決的毛病是時候改改了。不是什么時候機會都能重新放在你面前的,有機會就要牢牢抓在手里,任何事都一樣?!?br />  
  姜小蘭垂下眼簾:“我知道了?!?br />  
  徐悅也沒有時間跟她絮叨了,拿起手機,背上包就出了宿舍。
  
  果然,在校門外看到了那輛軍綠色的越野車。
  
  此時,彭誠正坐在車里,車窗打開,他一只手伸在外面,頭腦微微地往外側,手指里夾著一支煙,那抽煙的姿勢說不出來的帥。
  
  外面有不少學生圍著,很多是女生,看到他這樣帥氣的動作,被撩得面紅耳赤,壓下尖叫:太帥了!好蘇,好MAN!
  
  甚至有女生壯著膽子過去:“小哥哥,能認識你嗎?”
  
  彭誠連半個眼神也沒給她,只是抽著煙。
  
  那女生又說:“小哥哥,我想加一下你的微信?!?br />  
  彭誠眼神冷了下來,正欲將車窗搖上去,眼角處看到了站在人群外的那抹倩影,他眼中一亮。
  
  他推開車門下車。
  
  那個女生心中一喜,迎了上去。
  
  彭誠超過她的身子,徑直往前走。
  
  那個女生臉上的笑容僵住,一臉氣憤地看向他。就見到他走向了人群外一個女生的面前,溫柔地拉起了她。這女生她認識,是那個被工商管理專業的系花,叫什么來著?
  
  “喂……”
  
  彭誠已經拉著徐悅進了車子,踩動油門,噴了那人一身的尾氣,也引來了其他女生的譏笑。
  
  車子里,徐悅回頭望了一眼車后的場景,又望向一旁的彭誠。今天的他穿著一件夏常服,白色的海軍軍裝,穿在他的身上,更顯得英姿颯爽,肩膀上的兩杠二星軍銜,被車外的陽光一照耀,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這一身衣服,真帥!
  
  “彭大哥,你真會招蜂引蝶?!彼恼Z氣有點兒發酸。
  
  彭誠說:“那說明你的眼光好,我有市場?!庇终f,“納物箱里有我給你帶來的早餐,趁熱吃?!?br />  
  早餐很豐盛,有包子,也有雞蛋,還有一杯豆漿,甚至還有一小碗白米粥。
  
  徐悅聞了一下,特別的香。嘗了一口,香醇、清香、帶著一絲甜味,不像是外面買來的味道。
  
  “這是部隊食堂做的嗎?”
  
  “外面的不放心,我就帶了食堂的。味道怎樣?”
  
  “很香,就是太多了吃不完?!?br />  
  “吃不完就放著,等下我來吃。下次我再給你帶?!?br />  
  徐悅是餓壞了,但是她一個人也吃不完這么多。吃了一個包子,吃了半碗白白米粥,她就已經飽了,實在吃不下了。
  
  可憐兮兮地望向他,她軟軟地說:“彭大哥,吃不了了?!?br />  
  彭誠看了一眼,正好紅燈亮起,他停下車。接過她手里的早餐,用匙子很快吃了白米粥。
  
  徐悅看著他用自己吃過的匙子在那喝她剩下的米粥,臉兒有些微微發紅。
  
  這算不算間接接吻?那匙子里可是有她的口水,現在都進了他的嘴里。
  
  她有些害羞起來。
  
  他很快就吃完了米粥,又把她吃剩下的那半個包子也干了,還有豆漿和雞蛋。他吃飯的速度很快,就紅燈那一分鐘時間,他就已經吃完了所有她吃剩下的早餐。
  
  看到他把自己咬了一口的包子都吃了,徐悅的臉更紅了,羞得都抬不起頭。
  
  彭誠把垃圾包好,這時紅燈正好亮起,他踩了油門,車子像子彈一樣地沖了出去。
  
  徐悅卻看著他的側臉發呆。
  
  車子準確的停在了海軍醫院的地下停車場。
  
  停車場有直達住院部的電梯,此時人很多,電梯雖然忙,但也沒有讓他們等太久。
  
  她的表妹劉遙就住在三樓的309病房。
  
  這是一間豪華病房,不管是劉家還是徐家,都有這個身份住得起豪華病房。
  
  劉遙已經醒了,臉色蒼白,顯得有點兒病態。
  
  但依然美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才十八歲的她,臉上還有些稚嫩,但這件事情發生之后,對她的打擊也大,似乎一夜之間又成熟了許多。
  
  床邊陪著的是正是請假出來的熊鋒,也是徐悅青梅竹馬的好友。
  兩家關系很好,父輩都是至交好友。
  此時他正在軟語哄著劉遙,手里也不停下,正在給她削著蘋果。
  
  因為他的出現,劉遙的臉色好了許多,心情也愉悅了起來。
  
  “維|尼哥哥,你明天還會過來看我嗎?”嗓音軟軟的,少女特有的糯音。
  
  “會,明天我一定過來看你?!毙茕h向她保證著。
  
  劉遙笑了,這一笑就如同春天里綻放的花兒,美極了。
  
  熊鋒的目光被她吸引,眼波流轉。
  
  徐悅他們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溫馨的場景。彭誠等在了外面,并沒有進入病房,畢竟和劉遙也不熟悉,所以是徐悅一個人進去的。
  
  劉遙在看到她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隱去。
  
  “表姐?!彼睾傲艘宦?。
  
  徐悅坐了下來:“怎么樣?傷口還疼嗎?”
  
  劉遙卻只是搖頭,什么話也沒說。
  
  反倒是熊鋒解釋:“遙遙這一刀傷得很深,整個腹部都被刺穿了,能撿回一條命都是幸運的?!?br />  
  這事徐悅知道,當時劉遙被混混所傷,刺中了腹部的要害,混混傷了人之后就跑了。要不是正好有警察路過,她這條命可能都要折在那里。
  
  不幸中的萬幸,搶救過來了。
  
  自始自終,看到徐悅的時候,劉遙的表情都很淡,即不熱情,也不冷情,只是淡淡的。
  
  徐悅陪他們說了會話,就不再打擾兩人的獨處,退出了病房。
  
  外面,彭誠還等著。
  
  見她過來,他問:“你表妹怎么樣?”
  
  “傷得那么重,能救回一條命就不錯了,只是不太愛說話了?!币Я艘а?,徐悅恨恨地說,“那兩個傷了遙遙的人,我不會放過他們。只是讓他們給跑了?!?br />  
  傷人的混混,當時就已經跑了,這都過去好幾天了,一直都沒有這兩人的消息,警方也沒有反饋。
  
  如果抓到他們,她恨不得剝了他們的皮。
  
  “警方已經在調查了,別擔心,會有結果的。警局的潘隊長,曾經是我的兵,我會讓他跟進這件事情?!?br />  
  徐悅欣喜:“真的嗎?謝謝彭大哥?!?br />  
  “謝什么?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幫你,幫誰?”
  
  徐悅卻不好意思起來,雖然他嘴里這么說,但是她知道,他們兩個人的婚姻是假的,只是一紙協議而已。
  
  但是他依然拿她當妻子,全心全意為她的事情奔波,就這一條,她都要感激。
  
  “你……”彭誠遲疑,“你表妹似乎不太喜歡你?”
  
  雖然他并沒有進入病房,但是里面傳出來的說話聲,還是被他聽得仔細。他常年跟匪徒打交道,早就練成了一身聽音辨色的能力,所以只憑對話,他就聽出來,劉遙并不喜歡徐悅。
  
  只是,為什么?
  
  表姐妹,不是最應該親密嗎?
  
  如今都是獨生子女,家里又沒多個孩子,表親之間,自然是親密有加才是。
  
  “因為維|尼熊?!毙鞇倫瀽灥卣f。
  
  “熊鋒?”彭誠蹙眉。
  
  徐悅點頭,“遙遙喜歡維|尼熊,她以為我也喜歡維|尼熊?!?br />  
  彭誠看著她,她在談論熊鋒的時候,面色帶笑,微微一怔,眉頭更加蹙緊。
  
  “我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我知道遙遙喜歡他,一直都知道?!笨墒撬齾s把我當成情敵。她將最后的話咽下了,有些自嘲地笑笑。
  
  彭誠伸出手,想要撫上她的背,伸到一半,他又放了下來。
  
  他無從說起。
  
  感情的事情,有時候很難說得清楚。
  
  “那你和熊鋒之間……?”他猶豫地問出聲,迸緊了呼吸。
  
  “我們只是好朋友,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毙鞇傉f這話的時候,眼睛很亮,就像天上的星子一樣。
  
  彭誠沉默了,有些答案,其實不需要問,問了反而是自尋麻煩。
  
  他將到了嘴邊的疑問,又咽了回去。
  
  ……
  
  兩人并沒有在醫院多呆,而是被彭誠帶到了外面。
  
  今天是他們的新婚第二天,還屬于蜜月期,自然舍不得浪費這得來不易的獨處時間。
  
  彭誠平時很忙,連周末都忙,現在難得能休息一下,自然是帶著徐悅當然玩,當然吃。
  
  惹得徐悅歡快地笑著,她臉上的笑容也感染了他,暫時忘卻了煩惱。
  
  下午的時候,徐悅又回了一趟醫院,看望了劉遙。
  
  不管劉遙現在對她的態度如何,那還是個孩子,遭遇到了人生中那么大的災難,有點兒怨氣也在所難免,何況她誤會了自己和熊鋒的關系,吃點兒醋,可以理解。
  
  在病房外,見到了熊鋒。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她和彭誠,不明白這兩個八桿子打不著的人怎么會一起出現在醫院?
  
  想歸想,他說:“小寶,你跟我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br />  
  小寶是徐悅的小名,因為她和哥哥徐樂是雙胞胎,所以取了小名,哥哥是大寶,她是小寶。
  
  彭誠語氣不悅地說:“什么話需要單獨悄悄地說?不能在這里說?”
  
  徐悅安撫住了彭誠,跟著熊鋒去了一邊。
  
  在彭誠的眼里,那兩個人在說話的模樣,簡直是親密到了極點。
  
  兩人說話的聲音,他聽不到,只隱約覺得,似乎兩人的關系不一般。
  
  青梅竹馬?只是好朋友?
  
  他信才怪。
  
  青梅竹馬需要這樣避著人說悄悄話?有什么話,是他不能聽的?
  
  眼神慢慢地收緊,那場景就像刀子一樣的戳在他的心上,他感覺到了周圍那窒息的感覺。
  
  沒有什么比知道自己的妻子有一個青梅竹馬的消息,更讓人戳心的。
  
  四周的空氣,就像發酵壞了的酒一樣,酸了。
  
  拳頭被緊緊的捏緊,嘴唇緊抿,用力地砸向了一旁的墻壁。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