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的物理系男友 > 007
孟晚在家休養的第一天,過得還算充實,看看劇吃吃零食,吃飽了睡一覺,米蟲一樣。
  
  晚上六點多,孟晚剛準備點份外賣,陸朝清突然發了一條微信:吃晚飯了嗎?
  
  看見聊天內容,孟晚下意識地又看了眼陸朝清的頭像,這位拒絕閑聊打擾的陸教授,怎么會發來如此沒有營養的信息?
  
  孟晚:剛要叫外賣,怎么了?
  
  Z大門口,高教授緊挨著陸朝清站著,看見孟晚的回復,他緊張地指點陸朝清:“就說你要去探望她,如果附近有她想吃的餐廳,你可以幫她帶外賣?!?br />  
  陸朝清懶得打字,又不想給一心追求異性的同事潑冷水,干脆將手機給了高教授。
  
  高教授激動地把剛剛的話發了過去,言辭非常熱情,熱情地幾近卑微。
  
  陸朝清手里拎著一袋子水果,毫不關心同事以他的名義聊了什么。
  
  孟晚有點不淡定了,這個微信里的陸教授反常地讓她不安。
  
  孟晚:還是不麻煩你了,我自己叫外賣好了。
  
  陸教授:一點都不麻煩,咱們是鄰居,你受傷了,我反正順路,說吧,想吃什么?
  
  對方太熱情,孟晚忍不住問:陸教授,你沒事吧?今天的你好像不太一樣。
  
  “陸教授”臉一紅,過了會兒才回復:我沒事,鄰居互幫互助,對了,你喜歡吃川菜嗎,我看旁邊有家川菜館。
  
  孟晚只好說:好啊,那就麻煩陸教授了,你也還沒吃吧,那今晚我請客,菜你看著點好了。
  
  看到這條回復,高教授對著手機一臉傻笑,然后拉著陸朝清去了左手邊的川菜館。
  
  對著菜單,高教授問陸朝清:“你知道孟小姐喜歡吃什么嗎?”
  
  陸朝清搖頭。
  
  高教授便多點了幾道菜。
  
  服務員來收菜單,陸朝清提了一個要求:“少放辣椒?!?br />  
  服務員記下備注,離開。
  
  高教授疑惑地問陸朝清:“你不能吃辣?”
  
  陸朝清看著他:“大多數傷者都忌辛辣?!?br />  
  高教授恍然大悟,頓時后悔自己居然挑了家川菜館。
  
  .
  
  家里要來客人,雖然只是鄰居,孟晚還是簡單地將客廳收拾了一遍,穿了一天的睡衣也換成了家居的短褲短袖。
  
  大概半小時后,門鈴響了,與此同時,微信收到陸朝清的消息:是我。
  
  孟晚莫名有點緊張,直到現在,她都不懂陸朝清怎么突然變得這么有人情味兒了。
  
  走到玄關,孟晚露出拉面館員工的招牌迎客笑容,開門。
  
  陸朝清神色淡淡地站在門前,一手拎著一袋水果。
  
  矮他半頭的高教授滿臉通紅地站在陸朝清左后側,雙手拎著川菜館的外賣包裝。
  
  孟晚面露驚訝。
  
  高教授咳了咳,希望同事幫他解釋一下。
  
  陸朝清看他一眼,再對孟晚道:“高教授聽說你病了,特意買了水果來探望,外賣也是他付的款?!?br />  
  旁邊高教授臉更紅了,又急又尷尬,他想要的是委婉一點的解釋??!
  
  “我,我本來是想跟陸教授一起吃飯的,他說要來看孟小姐,我,我順便來瞧瞧?!辈桓铱疵贤?,高教授低著頭說,聲音低得孟晚差點沒聽清。
  
  陸朝清皺眉,對上高教授通紅的臉,他才意識到什么,抿了唇。
  
  兩位教授情商都不行,孟晚卻一下子就明白了,也猜到與她聊微信的應該是高教授。
  
  孟晚早就看出來高教授喜歡她了,明顯兩個世界的人,孟晚從未想過這種可能,只是覺得木訥呆板又動不動臉紅的高教授很單純可愛,因此,孟晚不介意今晚高教授的蹭飯,唯一頭疼的,是不知該如何拒絕這么單純的高教授,畢竟人家高教授還沒有開口,她冒然捅一刀過去,于心不忍啊。
  
  “謝謝你們,進來坐吧?!泵贤硇χf。
  
  陸朝清、高教授先后走了進來。
  
  孟晚瞧見高教授手里滿滿的外賣袋子,很吃驚:“叫了這么多???”
  
  高教授結結巴巴的:“還好,我,我們能吃?!?br />  
  孟晚笑著去接他手里的外賣,想拿去餐桌上整理,高教授掃眼她受傷的小腿,急著避開:“你別動了,我來弄?!闭f完,他逃跑似的拎著兩袋子外賣去了餐桌那邊。
  
  孟晚無奈地看向陸朝清。
  
  陸朝清拎著水果去了廚房,出來后與高教授一起收拾餐桌。
  
  兩個男人一個本性話少,一個因為過度緊張不敢說話,孟晚自己都覺得尷尬,站在旁邊努力活躍氣氛:“我記得高教授經常加班,今晚不用嗎?”
  
  高教授鏡框后的眼鏡里冒出兩團喜悅,孟小姐居然知道他經常加班?
  
  他鼓起勇氣看了一眼孟晚,推推鏡框說:“今天工作都忙完了,你,你腿傷怎么樣?”
  
  孟晚笑:“好多了?!?br />  
  高教授被她的笑臉晃了眼,再次低頭,只覺得不穿工作服的孟小姐更美了。
  
  外賣一共是五菜一湯,孟晚瞥見塑料袋里的小票,一把搶了過來,再從錢包里翻出票子,堅持遞給高教授:“說好了今晚這頓我請!”
  
  高教授紅著臉拒絕,孟晚賭氣似的面朝客廳:“你不收錢,那我就不吃了?!?br />  
  高教授慌了,這可怎么辦?
  
  他求助地看向陸朝清。
  
  陸朝清餓了,只想快點吃飯,就讓高教授收了錢。
  
  一比二,高教授沒辦法,將桌上的錢裝進了口袋。
  
  孟晚轉怒為笑,坐在了兩人對面。
  
  飯桌上的氣氛繼續尷尬,孟晚瞅瞅高教授,想到高教授幾乎風雨無阻的每日拉面館之行,心里就有了決定。沒有這頓飯,她與高教授只是拉面館的主客關系,現在,也算是朋友了。
  
  “高教授今年多大了?”孟晚主動與高教授聊了起來。
  
  高教授放下筷子,乖乖回答:“三十二,怎么了?”
  
  孟晚笑著瞅瞅陸朝清,羨慕說:“果然天才的朋友也是天才,高教授這么年輕,肯定很招女學生們喜歡吧?”
  
  高教授臉微紅,推推鏡框:“我這個人很沒趣,不像小陸人緣好?!?br />  
  陸朝清面無表情。
  
  孟晚卻覺得,陸朝清比高教授更沒趣,就算在女學生里的人緣好,也是占了顏值的便宜。不過話說回來,高教授一米七五的身高,在南方算是中等,長得白凈秀氣,又是名校年輕教授,按理說不愁沒有女朋友才對。
  
  “高教授有女朋友嗎?”孟晚八卦地笑。
  
  高教授紅著臉搖頭。
  
  孟晚想到自己的單身朋友們,熱情說:“那我幫你介紹一個吧,高教授喜歡什么樣的女孩?”
  
  高教授一聽,雀躍的心情頓時不翼而飛,嘴里殘留的川菜微辣也變成微苦。
  
  孟晚有點心疼,但她不想再給高教授任何希望了。
  
  陸朝清分別看看兩人,繼續默默吃飯。
  
  高教授心里苦,可是孟晚還在等他回答,高教授只好強顏歡笑:“我工作忙,人也呆板,就怕你的朋友們看不上我?!?br />  
  孟晚鼓勵他:“那要試試才知道,這樣,咱們加個微信吧,我有合適人選了介紹你們認識?!?br />  
  高教授苦澀地點點頭,與孟晚互加了好友。
  
  為了表示自己并非特意針對高教授,孟晚轉頭逗陸朝清:“陸教授呢,要不要我也幫你介紹?”
  
  陸朝清一口回絕:“不必,我暫且沒有戀愛的打算?!?br />  
  孟晚隨口問了一句:“那陸教授有喜歡的類型嗎?”
  
  陸朝清認真思索幾秒,給了兩個擇偶條件:“安靜,會做飯?!?br />  
  自家老媽很安靜,但不會做飯,孟阿姨會做飯,但話太多。
  
  孟晚隨便問的,左耳進右耳出,根本沒把陸朝清的擇偶條件放在心上。
  
  吃完飯,高教授搶著收拾了殘局。
  
  “我去洗水果?!泵贤砜蜌獾卣f。
  
  高教授心情很低落,不想再留在這里,垂著眼簾阻攔:“不用麻煩了,我還有事要回辦公室一趟?!?br />  
  孟晚便不再挽留。
  
  她將兩位教授一起送出門。
  
  剛坐到沙發上,又有人敲門,是陸朝清。
  
  孟晚瞅瞅電梯那邊,疑惑地望著他:“你不用回Z大?”
  
  陸朝清嗯了聲,盯著她問:“高教授喜歡你,你對他什么感覺?”
  
  孟晚不習慣這么直接的對話,對著電梯那邊問:“他讓你問我的?”
  
  陸朝清:“我自己想知道,如果你不喜歡他,也不用給他介紹旁人,那樣只會讓他更痛苦?!?br />  
  他一副教訓人的語氣,孟晚盡量不動氣,心平氣和地講道理:“我是不喜歡他,但高教授顯然有談戀愛的意向,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不會喜歡上我介紹的人?他現在喜歡我,又不代表他不會再喜歡上別人?!?br />  
  陸朝清抿唇:“感情不會變的那么快?!?br />  
  孟晚挑眉:“怎么,陸教授對感情還有深刻研究?”
  
  可笑,高教授連話都沒怎么與她說過,對她能有多深的感情?這種情況只要出現合適的新人,男方其實很容易轉移目標,就像大學里追求她的男生們,大多人被她拒絕后,都會立即尋找新的女朋友人選。
  
  孟晚是沒談過戀愛,但她有豐富的被追求經驗,旁觀朋友們的戀情也頗有體會,陸朝清一個天天搞研究的,能比得上她?
  
  見陸朝清還一臉不服,孟晚笑了笑,看著他清冷的俊臉說:“這樣,咱們打個賭吧,就賭年前我能幫高教授脫單,如果我贏了,你去拉面館端一個周末的盤子,如果你贏了……”
  
  “我贏了,你給我送一周的外賣?!标懗迥换鼐?。
  
  孟晚聳肩,送外賣這種小事,她早已駕輕就熟。
  
  “好,就這么定了?!?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