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的物理系男友 > 005
陸朝清在孟家蹭了一頓早飯就沒再來往了,吳律師倒是成了拉面館的???。
  
  高教授依然每日都會來拉面館打卡,遇見吳律師的次數越來越多,親眼目睹吳律師與孟晚談笑風生,高教授的心情一天比一天低落。中午他與陸朝清在食堂吃飯,陸朝清眼睜睜看著高教授從酸菜魚里夾了一塊兒辣椒放進口中。
  
  陸朝清想提醒高教授,但高教授的動作太快了。
  
  陸朝清默默看著高教授。
  
  高教授也是物理天才,物理天才大部分時間都在室內搞研究,膚色蒼白,然而一根辣椒入口,高教授的臉頓時紅成了關公,“呸”的一口將辣椒吐到桌子上,眼淚都要出來了。
  
  陸朝清體貼地遞過去一張紙巾。
  
  高教授擦擦眼睛擦擦汗,不知想起什么傷心事,筷子一放,不吃了。
  
  “實驗不順利?”陸朝清猜測問。
  
  高教授耷拉著肩膀,無精打采地搖搖頭。
  
  陸朝清皺眉:“那你在煩什么?”
  
  高教授看他一眼,推推鏡框,自信不足地問:“我跟吳律師比,真的一點勝算都沒有?”
  
  陸朝清用觀察實驗對象的目光正式掃描了一次高教授。
  
  身高不如吳律師,顏值不如吳律師,搭訕技能更是不行,工資,大概也比不上律師的身家。
  
  “正常來說沒有,不過她一天沒接受律師的追求,小概率事件便有可能發生?!?br />  
  這不算什么鼓舞,但高教授看到了希望,是啊,吳律師再高富帥,孟晚不答應就說明有顧慮!
  
  “晚上陪我去吃拉面!”高教授重新燃起了斗志。
  
  陸朝清有陣子沒去拉面館了,去吃一頓也無妨。
  
  不過今天陸朝清很忙,晚飯都沒用,結束工作時都八點多了,要不是高教授一直在等他,陸朝清都快忘了兩人的拉面館之約。
  
  兩位年輕的教授并肩走出物理系,路上遇見不少女學生,大膽的女孩子們頻頻窺視陸朝清。
  
  高教授后知后覺地意識到了新同事的超高顏值,他非常羨慕:“我要長你這樣就好了,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帥哥?!?br />  
  陸朝清目視前方,淡淡問:“你可以去整容?!?br />  
  高教授差點吐血!
  
  陸朝清繼續:“不過如果是我,一個只喜歡臉的女人,并不值得我為了她去整容?!?br />  
  高教授腹誹:你再整容,還想整成啥樣?
  
  一路瞎聊,兩人穿過馬路,來到了拉面館。
  
  這個時間,拉面館客人不多,高教授一進來,第一眼看見了占據了他老位置的衣冠楚楚的吳律師,第二眼注意到前臺柜面上擺了一大捧花束,第三眼才是身穿工作制服的孟晚與小葉。孟晚拿著手機似乎在與誰聊微信,小葉笑著與他、陸朝清打招呼。
  
  聽到“陸教授”,孟晚眼皮都沒抬。
  
  陸朝清沒注意鄰居的冷漠,高教授心里一沉,他還指望借陸朝清與孟晚搭訕呢!
  
  兩人先去點餐。
  
  開放式廚房里面,一號拉面小哥徐強一邊揉面一邊掃了眼距離前臺最近的三位男客:“老板的追求者越來越多了?!?br />  
  二號拉面小哥陳水生也往那邊瞄了眼,高教授屬于一看就沒戲的,吳律師勢頭正強,至于那位陸教授,暫且看不出他是什么意思。不過,目光掃過前臺專心玩手機的美女老板,陳水生狠狠揉了揉手中的面團。
  
  怎么輪都輪不到他。
  
  .
  
  孟晚去換衣間換了衣服,出來一看,吳律師已經站在拉面館門口等著了。
  
  最近半個月,吳律師一有空就過來,專門送她回家。
  
  這樣的追求者,孟晚以前也遇到過,讀大學時,還有男生天天送她回宿舍呢,只是當時孟晚身邊有別的女同學,男生也比較青澀,大家一起聊天,現在,只有吳律師陪她,路上的氣氛就沒那么輕松了。
  
  “我送你?!倍歼@個時間了,吳律師依然笑得神采奕奕。
  
  孟晚早有準備,指向路邊一輛白色的自行車:“我騎車來的?!?br />  
  小小的自行車,象征著女孩拒絕的小心思。
  
  吳律師的笑容反而更深了,太容易追到手的女人反而沒意思,孟晚連他都拒絕,說明以前能追到她的男人更少,睡起來也就更新鮮。
  
  陪孟晚走到自行車旁,吳律師關心地囑咐:“路上車多,你慢點騎?!?br />  
  孟晚笑著點點頭,將包包放進車筐,她打開車鎖走了,特意穿了短褲。
  
  騎自行車扎馬尾辮的她就像個鄰家小妹,吳律師站在原地,目送孟晚拐彎,他才離去。
  
  拉面館門口,刻意拖延時間目睹整個過程的高教授,心情突然大好,沾沾自喜:“看來孟小姐并不喜歡律師?!?br />  
  陸朝清看看腕表,與他道別:“明天見?!?br />  
  香樟小區離Z大太近,陸朝清也都是步行上班。
  
  今晚沒有一絲風,將近九點外面依然是三十幾度高溫,又悶又熱,陸朝清剛吃了一碗拉面,在空調房不覺得,一出來汗就往外冒。因為住在一個地方,所以他回家的路線與孟晚完全重合,拐了一個彎,前面傳來喧嘩,陸朝清抬頭,看到一圈人圍在馬路中間,好像出了撞車事故。
  
  陸朝清對這種熱鬧沒有興趣,挑了馬路另一側走,就在他快要經過圍堵的人群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再說一次,是你的電動車突然沖出來撞了我,你再攔著我不讓我走,我不但會報警,還會向你索要賠償……”
  
  是孟晚的聲音。
  
  陸朝清皺了皺眉。
  
  緊跟著,另一個陌生的女人以更加尖細的聲音壓過了孟晚:“你還跟我要賠償?小姑娘家家的大晚上穿這么短的褲子,一邊騎車一邊四處看男人,要不是你三心二意,我會撞了你?少廢話,我這雞蛋碎了一地,你快賠錢!”
  
  “你還我手機!”
  
  “你賠錢我就還你!”
  
  兩個女人似乎動手了,陸朝清沉著臉穿過馬路,離得近了,透過人群就見孟晚正試圖從一個燙發中年女人手里搶過她那最新款的蘋果手機。中年女人趾高氣揚的,一手將手機放在身后一手推搡孟晚,同時還對孟晚進行人身攻擊。
  
  孟晚的漂亮絕對不是清純型的,大概正是因為如此,中年女人的言語鄙夷才更有說服力。
  
  陸朝清下意識看向孟晚被女人指責的短褲,確實很短,露出兩條修長筆直的腿,但江城夏季炎熱,很多女孩子都喜歡這么穿。路燈很亮,陸朝清還注意到,孟晚右邊小腿多了一片擦傷。
  
  孟晚很生氣!
  
  她長這么大第一次遇到如此胡攪蠻纏不講理的人,剛剛她好好地騎著自行車,是這個騎電動車的女人一邊騎一邊打電話,恰逢這段路人比較多,電動車要讓一輛汽車,猛地往她這邊一拐,當場就把孟晚連人帶車一起撞倒了。
  
  孟晚右腿被電動車刮傷,左腿也不舒服,但感覺不是很嚴重,孟晚就沒打算追究,哪想到卷發女人居然咬定是她的責任,還要她賠她摔爛的雞蛋!更氣的是,孟晚拿出手機要報警,對方還粗魯地搶了她手機!
  
  “怎么回事?”陸朝清擠進人群,站在了孟晚身邊。
  
  孟晚看到他,也顧不得曾經發誓要忘記這個鄰居了,立即朝陸朝清伸手:“她搶我手機,你手機借我,我報警?!?br />  
  陸朝清問都沒問,直接取出手機。
  
  陸朝清身形挺拔,眉目清俊,且一看就是特別特別正經的人,現在俊男美女站在一起,怎么看都像情侶,卷發女人攻擊孟晚不正經的謠言立即顯得薄弱起來。
  
  卷發女人敢欺負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現在見孟晚有了靠山,還真要報警,她不禁慌了,逞強說:“算了,你們人多勢眾,我一個人斗不過兩張嘴,今天算我倒霉!”說完,她繃著臉將孟晚的手機塞給孟晚,推著電動車就要走。
  
  孟晚按斷了剛剛撥出的電話。
  
  報警太麻煩,她現在只想回家。
  
  陸朝清卻攔住卷發女人,黑眸盯著孟晚:“報警?!?br />  
  孟晚一愣。
  
  卷發女人也急了,說陸朝清:“你這人怎么回事,我都不計較了,你還報什么警?”
  
  陸朝清指著孟晚的腿,面無表情地看著卷發女人:“你撞傷她在先,接著是誹謗辱罵,后面動手搶她個人財物,三罪并究,足以立案?!?br />  
  卷發女人急紅了臉,仰著頭狡辯:“誰看見了?誰聽見了?”
  
  陸朝清笑,抬頭看向路邊的監控。
  
  卷發女人終于慌了,瞅瞅孟晚的腿,她不甘心地從包里抽出兩百塊錢塞給孟晚:“阿姨著急回家看孩子,說話沖動了點,一點小事,咱們別鬧大了,都趕緊回家吧?!?br />  
  孟晚不稀罕這錢,剛要說話,陸朝清替她接過了那兩張鈔票。
  
  卷發女人一臉不舍,不太甘心地騎著電動車走了。
  
  看熱鬧的人群也紛紛散去,路上只剩一男一女,一輛倒著的自行車,還有一灘摔爛的雞蛋。
  
  孟晚緊緊抿著嘴,只有這樣才不讓眼淚掉下來。
  
  人多的時候她能忍,現在安靜下來,心里的委屈就無數倍放大了。
  
  陸朝清想把錢給她,一低頭,看見女孩子眼里淚光浮動,隨時可能都會哭出來似的。
  
  陸朝清不會安慰人,他扶起地上的自行車,問她:“去醫院?”
  
  孟晚搖搖頭,將陸朝清的手機還過去,低頭說:“謝謝?!?br />  
  陸朝清收了手機,順勢將兩張鈔票塞到她手里。
  
  孟晚一碰到那錢,更恨了,揉廢紙似的將鈔票揉成一團,快走幾步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陸朝清忽然想笑。
  
  這鄰居還真是幼稚。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