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的物理系男友 > 001

  孟晚一走進餐廳,就吸引了無數視線。
  
  這家西餐廳在江城十分有名,來這里吃飯的多是講究逼格的富二代高級白領,經常有俊男美女出入,前臺與服務員們都司空見慣了,但當孟晚身穿黑色露肩長裙走進來時,眾人還是不約而同地被她驚艷。
  
  孟晚正要詢問席位,忽然看見里面有位西服紳士起立朝她招手,孟晚便笑著往里走去。
  
  吳律師站在椅子旁邊,金絲鏡框下的眼睛幾乎灼.熱的看著漸漸走近的相親對象。
  
  他已經見過孟晚的照片,但很顯然,真人要比照片漂亮一百倍。
  
  二十五歲的孟晚,今晚長發高束,露出光潔的額頭與修長的脖子,在燈下白膩瑩潤。她有雙漂亮又自信的大眼睛,被那么多陌生的顧客打量,她毫不在意,面帶微笑大方從容。她個子不算高,去掉高跟鞋估計應該只有一米六,但她雙腿修長,胸大腰細,黑色長裙包裹的身體對男人充滿了誘惑力。
  
  這是一個年輕又成熟的女人。
  
  “不好意思,路上堵車,我遲到了?!泵贤硗T趨锹蓭煂γ?,笑著說。
  
  “我也剛到,坐吧?!眳锹蓭燂L度翩翩,幫孟晚拉開了椅子。
  
  孟晚瞥見他手腕上的勞力士手表,香檳盤鑲鉆,律師的手白皙修長,也很養眼。
  
  就第一印象而言,截至目前,孟晚對吳律師都算滿意,她從大學畢業后就被老媽催著相親,一年平均相親五次,吳律師算是里面顏值最高的一個,用老媽的話說,吳律師家里有錢自己也有本事,是老媽能為她聯系到的最優秀的相親對象了。
  
  作為一名律師,吳律師非常擅長與人交流,語言也很幽默。
  
  晚餐前半截氣氛愉快。
  
  “聽說你在Z大對面開了一家拉面館?”話題終于轉移到了女方身上。
  
  孟晚點點頭。
  
  吳律師笑:“孟小姐這么漂亮,怎么會想到開拉面館?”
  
  孟晚心里警鐘一響,笑著反問:“拉面館不好嗎?”
  
  吳律師放下手中的紅酒,推了推鏡框:“那倒不是,只是我印象中街邊的拉面館都很亂,顧客什么檔次都有,不符合孟小姐的氣質。其實Z大那邊商業環境不錯,孟小姐如果改開西餐廳或咖啡館,生意也許會更好?!?br />  
  說出去也有逼格,吳律師在心里默默地補充。他的親戚朋友都是有體面的人,吳律師很滿意孟晚的容貌與氣質,他不介意孟晚普通本科的學歷,也不介意孟家相對他們較差的家境,但吳律師無法想象親朋詢問孟晚的工作時,他說出“拉面館”后親朋的反應。
  
  孟晚明白吳律師的意思,畢竟吳律師并不是第一個嫌棄她開拉面館的相親對象。
  
  “我曾爺爺、爺爺都是開拉面館的,我也喜歡拉面館的氛圍,并不想改?!泵贤肀3治⑿?。
  
  吳律師當然知道孟家的情況。孟晚曾爺爺祖籍北方,年輕時候來江城開拉面館,就此在江城定居。兩位老爺子的拉面館生意非?;鸨?,雖然很俗,但攢了很多錢,輪到孟晚爸爸,孟爸爸終于不開拉面館了,賣了兩位老爺子的八家拉面館,開了個商場,如今已經是江城的大品牌了。
  
  所以說,孟晚也是天生的白富美。
  
  只可惜,這位白富美放著好好的富家小姐不當,非要去開什么拉面館。
  
  吳律師覺得,拉面館是他與孟晚繼續交往的唯一阻礙。
  
  他盡量委婉:“西餐廳更有品味?!?br />  
  孟晚很直接:“我更喜歡拉面館的生活氣?!?br />  
  她是吃爺爺的拉面長大的,孟晚自己做不來拉面,可她就是想開一家拉面館。
  
  氣氛有些僵硬,吳律師看看孟晚那張不比當紅明星差的美麗臉龐,決定先擱置拉面館,當兩人交往一段時間了,他再想辦法說服孟晚改開別的餐廳。其實,他也看過孟晚的拉面館照片,裝飾的古色古香,環境優雅,但“拉面”二字就象征著俗,他不能容忍的俗!
  
  按照計劃,晚飯結束前,吳律師拿出兩張小提琴音樂會的票,邀請孟晚一起去。
  
  孟晚笑著答應,卻悄悄按了一個電話。
  
  于是兩人剛到地下車庫,孟晚就接到拉面館的電話,說有事需要她回去處理。
  
  “抱歉,我必須過去一趟,今晚不能陪你去聽音樂會了?!泵贤砘位问謾C,笑容無奈。
  
  吳律師表示理解:“我送你過去?”
  
  孟晚搖搖頭,指著停在附近的一輛寶馬說:“我開車來的?!?br />  
  吳律師一路將她送進寶馬。
  
  孟晚系好安全帶,朝車外的西裝紳士擺擺手,開車離去,一眼都沒往回看。
  
  現在的男人啊,管天管地,孟晚寧可變成老媽口中嫁不出去的剩女,也不想給自己找個枷鎖。
  
  .
  
  已經快晚八點了,拉面館生意好好的,孟晚沒有再過去,直接回了香樟小區。
  
  與周圍新蓋的高檔住宅樓盤相比,香樟小區有些年頭了,不過孟晚從小在這里長大,加上小區離Z大近,走路十幾分鐘就到,所以老爸老媽都搬去新家了,孟晚仍然住在這邊。車子開過來,孟晚一眼看到自家燈亮著,頓覺頭疼。
  
  停好車,孟晚拎著包包走進電梯,電梯停在十六樓,孟晚機械地跨了出去。
  
  她剛打開房門,孟媽媽就從客廳趕過來了,滿臉八卦地問:“怎么樣怎么樣,今天這位夠帥吧?”
  
  孟晚一邊換拖鞋一邊撇嘴:“帥有什么用,人家嫌棄我開拉面館沒有格調?!?br />  
  孟媽媽聽了,瞪著女兒道:“我早就說讓你換個生意,你非學你爺爺?!?br />  
  孟晚回瞪老媽:“去年我賺了錢,誰夸我能干來著?還有誰經常去我那邊蹭飯不給錢?”
  
  孟媽媽頓時心虛,女兒的拉面館裝潢漂亮,做面的兩個拉面小伙年輕帥氣,客人多是Z大的大學生,其中不乏小鮮肉,她與幾個牌友都喜歡去那邊吃。
  
  微信叮叮響,孟媽媽先看手機,看完樂了:“小吳阿姨說,小吳很喜歡你呢,愿意繼續發展?!?br />  
  孟晚靠到沙發上,抱起果盤吃葡萄,含糊不清地道:“算了,我跟他不合適,他喜歡的我都沒興趣?!彼龖猩T了,跟一個喜歡講格調的男人在一起,要么對方遷就她,要么她遷就對方,彼此都累,沒意思。
  
  孟媽媽勸了女兒一晚上都沒用,第二天早飯都沒給女兒做,氣呼呼走了。
  
  拉面館上午十點開店,孟晚一覺睡到早上八點,躺著點了個早餐外賣,孟晚才起床洗澡。
  
  今天外賣來得早,孟晚剛從浴室出來就接到了外賣小哥的電話,孟晚飛快套上一件短袖短褲,然后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發去開門。開了門,發現門口沒人,孟晚猜外賣小哥應該在電梯里,索性站在門口等。
  
  電梯數字變得很快,轉眼停在了十六樓。
  
  孟晚習慣地露出微笑,未料電梯門打開,走出來的居然是個穿白襯衫的干凈男人,他一手提著行李箱,一手拎著一個大大的購物袋子,看到她,男人腳步微停,看了她幾眼,跟著認識般淡淡朝孟晚點點頭,然后便從孟晚身邊經過,最后停在了孟晚對面那家門前。
  
  孟晚皺眉,對面是陸教授家,陸教授一家三口早就搬去美國了,好幾年沒回來,這個男人是租客嗎?可是陸家的房子好像從來都沒有租出去過。
  
  “是你的外賣吧?”
  
  孟晚還在盯著穿白襯衫的男人,緊跟著男人走出電梯的外賣小哥出聲了。
  
  孟晚回神,接過快遞,向外賣小哥說了聲“謝謝”。
  
  外賣小哥走了,孟晚往回走,注意到白襯衫男人一直在翻口袋,好像是在找鑰匙,孟晚忍不住問他:“你是陸家的租客?”
  
  如果是,兩人要對面住著了,孟晚當然要簡單了解下。
  
  陸朝清像是聽了什么笑話,轉過身,皺眉問:“你不認識我?”
  
  陸、孟兩家一直對門住著,雖然兩家沒什么來往,但出門碰見,都會簡單寒暄下,陸朝清對話嘮孟媽媽的印象尤其深刻。而陸朝清記憶中的孟晚,是個喜歡穿裙子的小女生,除了長得很漂亮,與其他愛撒嬌的女孩子沒有太大區別。
  
  陸朝清高中畢業隨父母移居美國,那時候孟晚應該讀高一,按理說一個高中生,記憶不該這么差,即便通過孟媽媽常年對女兒考試成績的抱怨可以推斷出她智商不太行。
  
  孟晚確實不記得陸朝清了。
  
  她只記得陸家有個學習超級厲害的男生,高她兩個年級,據說那個男生是個書呆子,很少出門玩,孟晚沒見過他多少面,對他的了解更多來自老媽的那張嘴,今天說人家朝清又拿了什么什么獎,明天說人家朝清科科成績滿分……
  
  后來,陸家三口都搬走了,孟晚最大的感受,就是老媽終于不再夸別人家的孩子了!
  
  “你是?”孟晚盯著對方清俊的臉龐,如何都搜索不出與他相關的回憶,這么帥的人,如果她真見過,肯定能記起來啊。
  
  陸朝清看著女人迷茫的眼睛,終于確定,她不但智商不行,記憶大概也低于正常水平。
  
  “我是陸朝清?!彼惶蜔┑卣f,手繼續摸索明明放在口袋中的鑰匙,一抬眼,就見孟晚夸張地捂住了嘴。
  
  那樣子更蠢,陸朝清轉了回去。
  
  孟晚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個身高至少一米八的男人,她對陸朝清最后的記憶,是個高高瘦瘦的高三學生的樣子,好看歸好看,但,今年陸朝清該二十七八歲了吧,就像一棵小樹苗長成了挺拔的大樹,他的整體輪廓都變了樣,氣質更是不同,她如何認得?
  
  “你,你回國了?”孟晚呆呆地問。
  
  陸朝清不想回答這種顯而易見的問題。
  
  男人側臉清冷,一副懶得搭理人的樣子,孟晚終于想起自己剛剛居然沒認出他,太不禮貌了,下意識地解釋道:“對不起,太久沒見,你與高中時候變了很多,我一時沒認出來?!?br />  
  陸朝清嗯了聲。
  
  他不怪她,有些人天生笨,他理解。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