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學霸 > 第73章 指責
        林長平說完,拿起木棍對著林月季已經腫得老高的手,又狠狠打了下去...
  
      林月季感覺到一陣陣鉆心的疼,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到20棍子打完,林月季感覺自己的手都要廢了。
  
      林長平打完之后,又對林月季說:“四丫,我希望你能記住這個教訓,以后若是再犯,就不只是打手心這么簡單了?!?br />  
      林長平說完,林月季連忙后退兩步,希望離林長平幾人越遠越好。
  
      一直站在一旁,低著腦袋,一言不發的楊柳,見林月季被打的那么慘,心里也有點惴惴不安,怕四兄妹也把她打一頓。
  
      四兄妹一直擋著道,楊柳想跑也跑不掉,眼看林家兄妹教訓完了林月季,下一個就輪到她了。
  
      楊柳心里焦急,眼神不住的飄向林月季,希望林月季懂點兒顏色,一會兒可要護著她。
  
      不過當楊柳看到林月季那腫的老高的右手,心里就一陣陣的發涼,只感覺自己的手似乎也無端的疼了起來。
  
      就在這時,林長平一步步逼近楊柳,楊柳嚇得身體一哆嗦,頓時大喊大叫道:“林長平你們想干什么?我可不是你們妹妹?你們還沒有資格教訓我“”
  
      林長平冷冷瞪著楊柳,狠聲道:“楊柳,你該慶幸你是女孩子?!?br />  
      聽到林長平的話,楊柳心中重重地松了口氣,她看得出來,林長平此刻明顯在壓抑著怒氣,應該不會打她了。
  
      但是,林長平接著又說:“我們雖然不會打你,但事情不會那么簡單的結束……”
  
      在楊柳疑惑的目光中,林長平方向一轉,來到抽抽噎噎的林月季身邊,冷聲問道:“四丫,你告訴我,你為什么會去舉報我爸,是誰讓你這么做的?”
  
      林月季下意識的看了眼楊柳,楊柳立刻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林月季連忙收回眼神,不停搖頭“沒有人教我,是我自己想那么做的?!?br />  
      “是嗎?”林長平明顯不信,他也不說什么廢話,直接拿出棍子,抓住林月季的手就狠狠打了下去,‘啪’的一聲,林月季疼的差點跳起來,嗷的一嗓子,疼得渾身抽搐...
  
      “嗚嗚...放開我,疼!疼!”
  
      林長平緊緊抓著林月季的手不放,又問了一遍,說:“誰讓你那么做的?”
  
      林月季又哭又叫“你放開我,沒人教我,是我自己愿意那么做的,你快放開我……”
  
      林長平不再問,只是又抬起了右手,手中的木棍又狠狠落在了林月季那腫脹的手上,‘啪’的一聲;
  
      林長平這兩下,可是用盡了身上所有的力氣,打的林月季嗷嗷叫,凄厲的哭聲,甚至吸引了剛下工村里人的注意,有村里百姓開始往這邊走過來。
  
      林長平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林月季,再次問道:“說:誰教的你?”
  
      林月季這次遲疑了一下,緊緊咬著嘴唇,她知道林長平想要什么答案,可是她不敢...不敢說出實話,不敢得罪楊柳。
  
      所以林月季只好咬著牙,又說道:“沒有人教我,是我自己想去的?!?br />  
      說這句話的時候,林月季語氣里都帶著哭音兒,實在太疼了。
  
      林長平沒有二話,又一棍子打了下去;
  
      “嗷!”
  
      “嗚嗚...疼!”
  
      林月季疼的恨不能暈過去,甚至開始低聲哀求“大哥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了我吧?!?br />  
      “大哥真的好疼啊,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錯了,嗚嗚...”
  
      林長平卻不為所動,眼神冷漠,嘴里又問“是誰教的你?”
  
      林月季看著林長平那張冷漠的臉,知道林長平若是從自己這里得不到答案,恐怕真的要把自己的手給打爛。
  
      林長平見林月季一臉糾結,咬著牙不松口,冷笑一聲,舉起棍子又要再打。
  
      林月季實在受不了了,脫口而出,“是楊柳姐,楊柳姐教我的,她讓我監視你們家……”
  
      楊柳嚇得臉色一變,立刻反駁,“林月季你胡說?!?br />  
      林月季哭著回頭看楊柳,就對上了楊柳那雙像是要吃人一般的眼神,林月季打了個哆嗦,但她實在太疼了,只能哀求“楊柳姐對不起,我真的受不了了,太疼了...”
  
      林長平嘴角上翹,看著林月季的眼神,又問了一遍“真的是楊柳讓你那么做的?”
  
      既然已經出賣了一次,那第二次也就沒那么難了。
  
      林月季怕林長平再打她,立刻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嗯,是楊柳姐,是她讓我那么做的,大哥你要相信我,別打我了?!?br />  
      “好,”林長平當真放了手,林月季恢復自由,立刻退的遠遠的,看林長平的眼神中也充滿了畏懼。
  
      林長平的眼神則落在了楊柳身上“真是沒想到,楊柳你小小年紀,竟然如此惡毒?!?br />  
      “我沒有,”這種事情,楊柳肯定是打死不認的。
  
      “林四丫,”楊柳咬牙切齒的喊出林月季的名字,眼神陰惻惻的瞪著林月季,“你敢害我?你難道忘了,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林月季也不想出賣楊柳,畢竟她好不容易才和楊柳成為好朋友的。
  
      可是她也沒辦法啊,林長平太狠了,她若是不給林長平一個滿意的回答,林長平真的會把她的手給打殘的。
  
      聽到楊柳叫自己的名字,林月季連頭都不敢抬,只敢小聲辯解“楊柳姐你別怪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實在撐不住了...”
  
      “既然我們是好朋友,你也該為我想想吧?!?br />  
      聽到林月季的話,楊柳氣的差點沒一口血噴出來,“你?”
  
      這時候,正好有村里人走了過來,見林月季手腫的老高,還滿臉淚痕,明顯哭過,于是好奇問道:
  
      “長平啊,四丫哭啥?”
  
      “哎呦,四丫你這手是怎么回事???”
  
      “看這腫的,疼不疼?”
  
      村里人越來越多,低頭小聲議論林月季的手是怎么回事?
  
      林月季張口想說:是林長平打的,可她剛一臺頭,就對上了林長平警告的眼神。
  
      林月季當即又把頭低了下去。
  
      楊柳張嘴想說什么,可還不等她說話,林長平就主動道:“各位叔叔、嬸嬸、爺爺、奶奶...”
  
      林長平眼圈一紅“四丫的手是我打的!”
  
      “什么?”
  
      “長平啊,四丫就算犯了錯,你這打的也太狠了!”
  
      “是啊長平,四丫雖然過繼給了你大伯,但怎么說也是你妹妹,你可不能下這么狠的手?!?br />  
      “是啊,這打的太狠了...”
  
      “大家且聽我說...”
  
      林長平剛想繼續說,沒想到楊柳就沖了出來,張嘴就喊“叔叔、嬸嬸們,林長平太狠了,打了四丫不說,還想打我,你們可要為我做主??!”
  
      林長平眼神一冷,林音立刻給林長安和林長青使了一個眼神,兩人點點頭,迅速來到楊柳面前,一人抓著楊柳的手,不讓她亂動,一人捂住了楊柳的嘴巴。
  
      眾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
  
      林長平忙繼續開口“大家先聽我說,四丫的手是我打的,我身為四丫的大哥,把她打那么狠,我心里也難受,可四丫做的事,太惡毒,我這個當大哥的不得不給她一個教訓?!?br />  
      眾人立刻被林長平的話吸引了注意力,一時間竟然顧不得拼命掙扎的楊柳。
  
      “長平啊,四丫到底干了什么事兒?”
  
      “是???”
  
      村里人對林家三房印象很好,知道林長平是個老實本分孩子,平日也沒傳出欺負誰家孩子。
  
      今日把四丫打那么狠,肯定事出有因!
  
      林長平繼續道:“叔叔伯伯們,這事要從我家五丫被我大伯母打破頭,開始說...”
  
      大家下了工,回家除了吃飯就沒別的事了,好不容易出了新鮮事,誰也不急著回家,都等著聽林長平接下來的話。
  
      等林長平講完,眾人看林月季的眼神都變了。
  
      那眼神帶著嫌棄、厭惡、恐懼、兇狠...
  
      林長平的眼圈都紅了“諸位叔叔、嬸嬸你們說:四丫該不該打?”
  
      眾人這次倒是齊聲說了句“該打!”
  
      若是他們家孩子干出這么缺德的事,那就不是打一頓那么簡單了!
  
      “以前沒分家的時候,我爸媽對四丫也挺好的,沒打過,沒罵過,分家的時候,她不想跟我們一起吃苦,非要過繼到大房,我爸媽雖然不舍,但也答應了?!?br />  
      “可我沒想到,她小小年紀竟會這么惡毒,幸虧這次事情查清楚了,若是事情查不清楚,我爸爸被污蔑,那我們家就完了...”
  
      眾人也都是一臉沉重之色,知道林長平說的是真的。
  
      “還有她...”林長平猛地伸手指向了楊柳,“我家四丫以前也沒那壞,我還奇怪,她怎么突然就變了呢?”
  
      “原來,四丫之所以那么做,都是楊柳教的!”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