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神木刀 > 第一百章 趁熱打鐵

第一百章 趁熱打鐵


  李靈兒的答復一落,皆大歡喜,眾人無不露出了笑容,歡快的笑了起來。
  他們一笑,李靈兒隨即將抬起的頭,重新低了下去。
  笑過一陣后,寧飛飛怕夜長夢多,當即對李靈兒道:“靈兒,你到你師哥身邊,一同跪下,我們是修士,敬天、敬地、敬父母,因而,雙修之禮可簡可繁,現在的你們都不是大人物,只要在雙方長輩的見證下,就可以舉行合籍雙修之禮,等行完禮后,你們就正式結為道侶,是夫妻了?!?br />  李顯聞言后,用極為怪異的目光注視著寧飛飛。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既然張子凌已經答應了下來,一切皆以塵埃落定,寧飛飛為何要那么急切,非讓兩人當場成親不可呢?
  當然,不明白不代表不同意。
  李顯跟寧飛飛那么多年夫妻,早就同心同德,寧飛飛既以開口,他自然不會拆臺。
  因而,他裝作沒事人一樣,任由寧飛飛主持婚禮。
  李靈兒非常乖巧的依照她娘親之言,走到張子凌的身邊,跪了下來。
  在修真界,傳道授業之恩,大于生身之恩!
  因此,李顯夫婦雖為女方家長,但按照修真界的規矩,為重。
  而張青夫婦雖然是男方家長,但不可避免地為輕。
  這也是沒辦法之事,規矩就是規矩,那是能隨隨便便更改的事情。
  張子凌和李靈兒的婚禮,雖然簡單,但也是依足修真界的婚禮規矩,在一拜天地后,二拜高堂時,先跪拜張青、黃小梅,接著奉茶。
  “爹,請喝茶?!?br />  “娘親,請喝茶?!?br />  當張青夫婦笑著喝完茶后,兩人走到李顯、寧飛飛面前,跪拜下去,按照規矩,先跪拜,再奉茶。
  李顯接過茶,祝福道:“子凌,靈兒,希望你們在婚后,幸福美滿?!?br />  李顯不顧茶水的溫度,將茶水一飲而盡,他看著他生命中,最為重要的兩人,在他面前結為道侶、夫妻,說不高興,那是假的。
  這不,他由于太過高興的緣故,所以連茶水燙不燙都管不了了,直接一飲而盡。
  寧飛飛接過茶后,教育道:“靈兒,今晚之后,你就是子凌的新娘子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性,知道嗎?”
  李靈兒點頭道:“知道了,娘親?!?br />  寧飛飛笑著喝下了茶水。
  兩人敬完茶后,站起身,進行最后的夫妻對拜,當這一拜完成后,他們將正式成為道侶,自此夫妻同體。
  兩人按照指示,相互一躬到底。
  寧飛飛見禮成后,將張子凌叫了過來,并且將一件樹形物件遞給了他,溫和道:“子凌,這件法寶名叫“空間樹屋”,乃是木屬性法寶,最適合你使用,此件法寶的來歷,極為不簡單,乃是師娘娘家寧家的傳承之物,奈何,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寧家遭遇大劫,主脈凋零,最后傳承到師娘手中,而師娘就一個女兒,因而,這件法寶本來就是留給靈兒的,但靈兒的屬性不對,就算傳給她了,也發揮不出作用,因此,師娘作主,將這件寧家的傳承之物傳給你,希望你和靈兒在婚后,可以幸福美滿,白頭偕老?!?br />  張子凌見他師娘賜下如此貴重的寶物,那敢收,他跪下回道:“師娘,這么貴重的寶物,子凌不敢收?!?br />  寧飛飛看著忠厚老實的張子凌,語重心長地說道:“子凌,再貴重的寶物,能及得上靈兒嗎?師娘連靈兒都愿意交給你,又何況是這件死物呢?”
  張子凌見師娘把話說到這份上,也不敢再推辭,只能恭敬不如從命,將空間樹屋掛在腰上。
  他之所以會掛在腰上,而不是收入儲物戒指,是因為收不進去,所以只能將就了。
  張子凌掛好空間樹屋后,鄭重其事地保證道:“師娘,您請放心,子凌一定會對靈兒好的?!?br />  寧飛飛親手撫養張子凌長大,自然知道他為人純厚,不會騙人,因此,當她聽到張子凌的保證后,她高興的笑了起來。
  她之所以會那么高興,是因為作為一個母親,沒有什么東西能比得上子女的幸福,所以,她才會笑得那么燦爛。
  寧飛飛見所有的禮儀都行完,吩咐丁守中道:“守中,時候不早了,你就辛苦點,替子凌跑一趟,送他的爹娘、大哥、姐姐回接待院休息?!?br />  “好的,師娘?!?br />  丁守中走到張子凌的(爹、娘、兄、姐)面前,恭敬的請他們一起回接待院。
  因為張子凌已是大比冠軍,今非昔比,所以他的(爹、娘、兄、姐)不再受限制。
  因此,想住到什么時候都可以。
  丁守中他們走后,張子凌見沒什么事,站起身,對他師父、師娘行了一禮,告辭道:“師父,師娘,時候也不早了,子凌就先回后山樹屋?!?br />  張子凌才剛剛說完,寧飛飛就順著他的話頭道:“靈兒,你跟你師哥回去吧!你已經是你師哥的道侶,按照規矩,不能再在娘家住了?!?br />  “知道了,娘親?!崩铎`兒以為是規矩,乖巧的回道。
  張子凌也以為是規矩,沒有多說什么,牽起李靈兒的手,轉身離開了。
  兩人走后,李顯望著妻子,說出心中想法道:“師妹,子凌這孩子是你一手養大的,他什么性格,你難道不知道嗎?最是不會妄言,他既然敢在你我面前答應了下來,就一定會說到做到,此事已經塵埃落定,何必要那么急切,匆匆忙忙地將婚禮辦完呢?”
  寧飛飛迎著丈夫的目光,如實回道:“師兄,打鐵當然要趁熱,子凌剛才考慮了那么久,心里有意中人也說不定,我是怕夜長夢多?!?br />  李顯就知道有問題,當他聽到這個說詞后,皺了皺眉頭,苦笑道:“師妹,子凌考慮得久,有可能是將靈兒當成妹妹,不一定有意中人,何況他已經答應,就算有意中人,以他的性格,也不會變卦?!?br />  寧飛飛既然敢這樣做,自然有她自己的想法。
  因而,她對于她丈夫的話,嗤之以鼻,毫不留情地反駁道:“師兄,說你是豬腦袋,你真的就是豬腦袋,反正都是要成親,遲點與早點有什么區別嗎?既然沒區別,我為何要給別人留機會呢?須知,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子凌豪奪內門大比冠軍,已是躍過龍門的天之驕子,遲早會青云直上,成為人上人,再加上子凌長得那么俊俏,有得是人盯著他,自然是越早下手越好,免得被人挖墻角?!?br />  有些話,寧飛飛作為婦人,不方便說出來。
  其實,若是有可能,她恨不得張子凌和李靈兒,今晚就來個生米煮成熟飯,讓一切皆不可挽回。
  當然,這種事情必須要新婚的兩人愿意才行。
  李顯聽完他妻子的一頓反駁后,頓時無語起來。
  他跟寧飛飛數百年夫妻,從這些話里,他怎么可能會猜不出寧飛飛的真實意圖。
  寧飛飛那是猜到張子凌有意中人,她根本就是母雞護小雞的心態,生怕有人中途殺出來,跟李靈兒爭奪張子凌這個金龜婿。
  因而,寧飛飛寧愿落人口實,事后被人在背后指指點點,也要玩先下手為強的把戲,將婚事辦成鐵案,不給外人一絲一毫地機會。
  其實也難怪寧飛飛會如此小心謹慎,張子凌實在是太過出色了,再加上人又長得帥氣,內外門大比過后,也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將加入進來成為競爭者。
  為了保險起見,自然是越早成親越好,這正是寧飛飛執意要將李靈兒當場嫁給張子凌的原因所在。
  就這樣,在寧飛飛明里暗里的操作下,李靈兒如愿以償地嫁給了張子凌。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