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家王妃是神醫 > 第255章 太子的牽掛

第255章 太子的牽掛


  江秀嵐說完之后立刻站起,生怕江慕喬會追上去似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拘華院。
  江慕喬哭笑不得的捏著荷包,在第二天一早和香秀一起進宮之前送了出去,“大姐的一番心意,大嫂收下吧?!?br />  香秀看著荷包不接,反而問道,“我收著合適嗎?”
  江慕喬又讓了讓,“大姐特意說了送你的,大嫂放心,大姐與齊氏并不同?!?br />  香秀這才接過,道了聲謝后,姑嫂二人一同坐上了進宮的馬車。
  雖然是二次進宮,可香秀還是很些忐忑,“只是謝恩,很快就會回來吧?!?br />  江慕喬安慰,“很快,沒準兒只是在外頭磕個頭,連皇上的面都不用見?!?br />  香秀這才放下心。
  然而此時的二人誰也沒想到,江慕喬這一次還真猜錯了。
  進了宮之后,便有內宦把她們二人引到了紫宸殿。
  江慕喬瞧著前來引路的小太監面色嚴肅,也不好多言,帶著膽戰心驚的香秀慢慢走過去。
  然而尚未進門,便聽到紫宸殿中傳來“啪”的一聲脆響。
  本就忐忑中的香秀雙腿一軟,江慕喬用力撐著她,側耳細聽紫宸殿中的響動。
  小太監也臉色一變,連忙拉著她們立在殿外,一臉肅穆。
  清晨極冷,一陣西北風吹來,寒涼入骨,江慕喬打了個寒顫,忽然很后悔為什么沒把披風帶進來。
  香秀的滋味兒更不好受,青白著一張臉幾乎要暈倒。
  正在江慕喬憋不住要塞點銀子給這小太監的時候,有腳步聲從稍遠處傳來,楚云錚披著大氅,擰眉道,“你不是提前進宮了么,怎么在這兒?”
  見她凍得哆嗦,連忙把大氅讓了過去,“隨我進去?!?br />  江慕喬腳步頓了頓,指了指殿內。
  楚云錚一腳踹翻了立在一旁的小太監,帶著她便讓門口的太監通傳了。
  陳公公很快從殿內出來,瞧見二人連忙道,“給王爺請安!二姑娘什么時候來的,奴婢讓小忠子去接您了?!?br />  剛剛的小太監連滾帶爬的跑上來,“干爺爺,剛剛聽見里面有響動,所以就讓二姑娘先在外面?!?br />  陳公公也是一腳踹過去,“貴人也敢攔在殿外,你不想活了!”
  說罷,他親手挑開簾子,“王爺請,二姑娘請,皇上念叨多時了呢?!?br />  楚云錚跟著跨進去,瞧見江慕喬臉上的異樣,悄聲問了句,“陳公公,什么情況?”
  陳公公一雙眼睛迅速從他們二人身上掠過,隨后壓低了聲音,“王爺,今日太子先來了。正巧,您也來看看?!?br />  二人聽了這話,飛快的對視了一眼。
  陳公公久居宮內,一言一行都極有深意。太子先來,皇上還讓他們進去,這是什么意思?
  江慕喬無聲反問,‘你告狀了’?
  楚云錚輕輕搖頭,他也納悶,他還沒找齊證據呢,太子怎么就來了。
  悄悄幾句話的功夫,幾人便到了。
  江慕喬不好直接抬頭,用眼位的余光掃了一眼,太子楚承琮正直挺挺的跪在地上,而御案前面,除了依稀的水漬,碎瓷片已經被收拾的干干凈凈了。
  見了慶元帝,幾人請安。
  慶元帝擺擺手,命三人起身之后,臉色這才好看了些,“正好你們來了,便是你們不來,朕也要宣你們進宮。待會你爹也會來?!?br />  江慕喬不由又看了眼太子,見他雖然面色頹然卻脊背挺直,又琢磨著皇上的話,心里便判斷了八九不離十。
  楚云錚仔細一想,也是明白了過來。
  他不著痕跡的打量太子,心道難得楚承琮也能聰明一次!
  二人都猜到了什么情況,只有香秀坐立難安,剛剛吹了風此刻又被暖烘烘的地龍熏著,竟然身子一晃暈了過去。
  慶元帝,“……”
  朕有那么可怕嗎?
  也是因為這事兒,紫宸殿中一通忙活,待到把香秀安置好,江伯玉也到了。
  瞧見他,慶元帝便是一聲長嘆,“伯玉,朕又要對你不住了?!?br />  江伯玉驚得險些跪不穩,連忙問道,“皇上,可是江晗出了意外?!?br />  慶元帝擺手,“這倒不是,消息還沒有傳過來。朕說的說另一件?!?br />  他張了張嘴,干脆又把御案上的茶盞扔到了太子面前,“不肖子,你來親自跟大將軍說!”
  江伯玉惶恐的連忙見禮。
  太子這才開口,“大將軍,孤此次正是來求父皇諒解,請他把秀芝從清平庵里放出來。也請大將軍見諒?!?br />  江伯玉踟躇一番,求助似得看向慶元帝,“皇上?”
  慶元帝稍稍轉過去身子,盯著紫宸殿上方某一處道,“伯玉,江秀芝有孕了。若是她有孕,便不能呆在清平庵。當時處置她是朕親自下令,如今,少不得要跟你說一聲?!?br />  即便是天子,說這話的時候亦覺得有些無顏,他頓了片刻,“二丫頭,特意把你叫進來,朕也是想聽聽你的意思?!?br />  江伯玉聽了這話渾身一震。
  江慕喬則暗道果然如此,江秀芝即便是和太子有情有義,可亂傳流言被皇上責罰之后也是棄子!能叫太子幾次三番冒著風險去清平庵,唯一的解釋便是江秀芝身上有太子不能割舍的東西。
  其中,子嗣便是最重要的。
  當今慶元帝,成年的皇子就只有太子和楚云錚,余下便是楚文昭,其余妃嬪都是公主。
  而成年的皇子,楚云錚尚未成婚,太子身邊育有一女,若是江秀芝有孕的話,不管是對太子還是對大齊皇室都相當重要。
  種種心思在心中閃過,江慕喬只道,“但憑皇上吩咐?!?br />  江伯玉同樣道,“但憑皇上吩咐!”
  只有楚云錚開口,“父皇,君無戲言!”
  慶元帝臉上尷尬頓起,他又摔了一套茶碗,指著楚承琮怒道,“你自己闖的禍你自己看著辦!你這爛攤子朕收拾不了!”
  楚承琮怨恨的看了眼楚云錚,江家的父女二人都說沒意見,楚云錚這病秧子添什么亂?
  他心中有氣,便不陰不陽的開口,“二弟,你說君無戲言,可是孤的兒子怎么辦?你能忍心讓父皇的皇孫流落在清平庵?”
  那啥,太監自稱奴婢也是可以的哈~~~秀芝很快又要被放出來了,捂臉==不過接下來她作死的時候不多了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