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巫妖之城 > 第九十章 假象

第九十章 假象

女孩離去的背影在明顯的發著抖,在這樣深郁的樹林中顯得孤單而弱小。
  
  “你...”何術雖然仍有懷疑,但是心卻軟了。
  
  “你,你是不是不舍得我!只要你說!我就會為你留下來!”那女孩突然轉過身來,似在期待。
  
  “我、我不知道!”何術只覺得頭痛欲裂,他一只手仍舊抱著凌霄,一只手扶著額頭,但是雙腿卻跪了下來。巫茜茜飛身落在他的身邊,伸手去扶。何術本能的躲了一下,但是卻仍舊被她抱在懷里?!澳阆嘈盼?!一切都會好的?!?br />  
  他們找了個僻靜的山洞安頓下來,巫茜茜給山洞加了封印,連何術都無法進出。
  
  “你放心!”巫茜茜真摯的看著他,“圣巫族的人還沒有走遠,這樣是為了保護你們不被發現?!彼@樣說。
  
  何術只覺得額間疼痛欲裂,只由得身邊的這個圣巫族的女子隨意擺布。他只是覺得,那種痛徹心扉的悲傷,不像是裝的出來的。也許,她真的就是那個夢中的女子。只不過自己因為什么不知道的原因,而暫時的失去了她的記憶。
  
  “你知道嗎!”巫茜茜用一種隨身帶的草藥敷在他的額間,瞬間緩解了他的疼痛。這時,他才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個女子。明艷動人的眼睛,他在心里想著。
  
  “那日你烏鴉一族被滅族的時候,我本不想去。打打殺殺,我最不喜?!彼谋砬橛行┪?,眼神中又充滿了憐憫?!翱墒俏覀兪ノ鬃逵袀€圣女,她叫做巫絨絨。平時一直囂張跋扈、嗜血成性。她為了提升自己的功力,硬拉著我們的族長前去。你還記得么?正是在那日,你我相遇!”她將他的額頭用布條包扎好,那額間涼絲絲的,甚是舒服。
  
  “可是,為何我不記得你?那日又發生了什么?我怎么記得那日我一直都呆在我蝙蝠族的朋友那里?”何術一連提出好多疑問,因為他已對自己的記憶產生了強大的懷疑。
  
  女孩的眼眶再一次紅了,她抱著他的背后,將自己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聲音哽咽?!笆俏?,我想讓你永遠把我忘記!這樣我們兩個人就都不會痛苦了!”說完,她將手臂上的袖子卷了起來,露出來里面一塊很大的被燒傷的痕跡?!拔捉q絨做的!”
  
  何術輕撫著她的那塊傷痕,瞬間很是心疼?!拔捉q絨!”他重復著?!盀槭裁?!”
  
  “因為巫絨絨要將你們烏鴉一族全族盡數殺光,而我卻看在...”她的眼神瞟向凌霄,“我只是看這元曲的嬰孩可憐,想求圣女饒她一命!那圣女巫絨絨就把我傷到如此!”
  
  何術心疼的握了她的手,似乎已經完完全全的被她蠱惑?!拔捉q絨!”他恨恨的說。
  
  “那日,我偷偷潛入巫絨絨的房間把你們兩個放走,可是為了不讓你回來找我,我才、”她的眼淚再一次泉涌而出,“我才給你施了法術,讓你忘掉了那日發生的所有事,包括我。本來,本來我以為你會遠遠的跑走,沒想到,又在今日見你!你知道嘛,從那天離開了你,我的腦子里就全都是你!”說完,她貓在他的懷里,極盡不舍。
  
  是了,何術心說,這就解釋了為何總在自己夢中有那么一個女孩抱著自己哭泣。似乎面前這個女孩的臉替代了夢中的那張模糊不清的臉一樣,他在心里已經認定了她。
  
  “我們,我們現在逃吧!”他似乎也不想再一次失去她,一時竟然腦熱的說出這樣幼稚的話。
  
  “逃?”巫茜茜詫異的睜大了自己的雙眼,似乎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不禁心底暗笑,可是表面上又不得不擺出矛盾的表情來?!笆ノ鬃迦绱藦姶?,巫絨絨如此可怕,我們又能逃到哪去!”
  
  何術剛才沒想到這個,突然斗志全無,自己只是一低階妖獸,修為不高。而圣巫族勢力龐大,自己帶著一個圣巫族的叛徒、一個孩子,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你現在這里好好修養?!蔽总畿缤蝗桓杏X到巫闊奈的氣息在結界之外不遠的地方游蕩,心說時日還多,這個愣頭青也需要時間好好的消化一下自己給他制造的這些假象。反正他也逃不出結界,那么不如自己先回去,再好好的看看接下來這步棋要怎樣走。想到這些,她露出來了一個不易被察覺的微笑?!敖Y界外面現在有圣巫族的人,我不能在這里時間太長,否則會引起懷疑的?!彼擅畹膹暮涡g的懷中脫身,有點嫌惡的撇了撇嘴。但是馬上又換上了一副柔情的微笑,“這幾天你先不要到處亂跑,我會抽空給你們送來衣物和吃食。等到時機成熟,我們就浪跡天涯!”說完又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結界。
  
  何術看著她一點點的遠去,最后消失在濃重的結界之中,嘴角也不禁勾起一個幸福的微笑,“霄兒,以后我們一家人永遠不分開,可好?”
  
  這邊巫茜茜剛剛鉆出結界,就被巫闊奈給堵了個正著,“怎么,美人計使得挺遛的么?”他靠在一顆粗壯的大樹背后,嘴角銜了一棵草根。
  
  “你都聽到了?”巫茜茜嫌惡的撲了撲衣衫,似乎已被污染。
  
  巫闊奈指了指自己的雙眼,“不僅聽到了,而且看到了。你是不是對那小子有意思?一個低階妖獸而已,用得著這么麻煩的方法嗎?”說著他將嘴里的草吐掉,“草芥而已?!?br />  
  巫茜茜鄙夷的看著他,“你懂什么!如果要把他拿來修煉,不就是一眨眼的事兒!可是你別忘了,這可是巫絨絨心里的人!眼看著父王出關之日臨近,父王可是說過這次出關就要把族長之位傳給那個丫頭!你就不想在這之前好好做點什么么?”
  
  巫闊奈這才恍然大悟,“妙??!為兄甘拜下風!”
  
  巫茜茜回頭看了看身后的結界,“我知道你也不喜歡她巫絨絨做族長,你只要協助我上了那個位置,自然不會虧待你的!”
  
  巫闊奈雖然心中無限的鄙夷和嘲諷著巫茜茜,但是表面上仍舊半恭敬的作了一個揖,“那就有勞未來族長的照拂了!”
  
  從那以后,兩個人輪流給何術與凌霄送飯過來,雖然兩人都從內心里看不起這種低階妖獸,但是表面上卻仍舊表現出來無盡的關懷和溫柔。不僅如此,在有意無意之間,他們兩個也經常的提起圣女巫絨絨的“冷酷無情與令人發指”來。似乎近期所有的屠殺妖獸用于修煉都是她操控的結果,其中就包括烏鴉一族的覆滅。
  
  每當說到這些的時候,看著何術一臉殺氣的緊握著拳頭的樣子,巫茜茜與巫闊奈總是會互視竊笑。
  
  一切準備就緒,只待時機成熟之時。
  
  巫族族長已經出關。巫茜茜與巫闊奈三天未來,這讓何術不禁有些擔心。這幾日的相處,他只覺得今生只有這段時間才是自己最快樂的日子。他有了自己的愛人巫茜茜,又有了自己的好兄弟巫闊奈。他們兩個雖然都是圣巫族的人,但是卻都有一顆善良的沒有距離的心。自己還有什么別的要求?
  
  突然結界外人影一閃,巫闊奈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跌倒了進來。何術一驚,忙邊扶起他,邊詢問巫茜茜的下落。與此同時,一種不好的預感正在他的心中肆意蔓延。
  
  巫闊奈一臉悲痛,在何術的再三追問下方恨恨的說了事情的大概。大體來講,就是他們的父親要把族長之位傳給巫絨絨,可是他們大部分兄弟姐妹們都強烈反對。因為巫絨絨帶給了圣巫族連續不斷的殺戮,因為她的沒有節制的修煉,毀了很多妖獸的家園。但是他們的父王不相信,因為沒有證據來證明這一切,所以大大的懲罰了他們。而巫茜茜則被軟禁了起來,如果今日還沒有證據證明他們說的是事實的話,等到巫絨絨做了族長,按照她那種陰毒冷酷的性格,是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說完,巫闊奈恨恨的錘著地面的巖石,“都怪我們太天真!竟然沒有想到事先收集證據!哪怕是人證!可憐我的妹妹茜茜!茜茜??!”說完,他的一口血直噴出來,染紅了面前的石頭。
  
  何術早就心如刀割,突然聽到巫闊奈在說人證,不禁一個想法突然沖上了他的頭頂,是的,人證!自己不就是烏鴉一族與蝙蝠族群被滅族時唯一的人證嗎!
  
  他抱起了熟睡的凌霄,將她交與巫闊奈的手上。
  
  “何兄,你這是要做甚?”巫闊奈抱著凌霄似乎預料到何術接下來的動作似的,表情異常悲壯。
  
  “我去救茜茜!如果今夜我沒有回來,霄兒就麻煩你了,請護她一世終老!”
  
  “何兄!那可是圣巫族,你根本無法進入!更別提救人了!還是趁著沒人發現快點逃吧!”
  
  “茜茜,是我愛的女人,我一定會救她回來!”
  
  巫闊奈看著剛剛自己刻意破壞掉的結界,一臉壞笑,他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不屑的看著凌霄的臉,“低階妖獸就是低階妖獸,還真的是蠢,對不對?別害怕,等到這件大事辦妥,我是會好好的使用你們的靈根進行修煉的!一點都不會疼的!”
  
  他站起身來,突然發現抱著這個孩子使得自己的行動非常不便,甚至更容易被他人發現,所以打開自己的虛鼎,將凌霄收了進去?!耙粫氵€有用,就先不用解尸袋了!”他拍了拍虛鼎所在的心口位置,快步趕向圣巫族的駐地。
  
  好戲馬上開場,自己可不想錯過!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