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太白秦王城 > 物歸原主

  龍爺果然沒有食言,聯系了外地的一些大醫院,并帶著秦雅詩和何生前往醫治,甚至連北京的專家也看過了。
  可是令何生絕望的是,醫生的回答都是一樣的:無力回天。
  公園里的石凳上,秦雅詩依偎著何生,看著不遠處的湖水。
  “何生,記得嗎,我們第一次約會就是在這里,我真懷念那些日子。”秦雅詩說道。
  何生緊緊握住秦雅詩的手,說道:“那些日子是我這一生中最開心的,以后我們還會那么開心的。我相信老天不會那么絕情的,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辦法的。”
  秦雅詩搖了搖頭,眼睛望向了湖里,只見湖面上兩只天鵝正飛舞著。
  到了晚上,秦雅詩竟然精神煥發,為何生做了飯菜。
  何生強忍著悲痛將桌上的菜一掃而盡。
  秦雅詩開心地望著何生,卻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最后實在支撐不住,由何生摻著躺在了床上。
  何生讓秦雅詩靠在自己的身上,兩手緊緊地摟住了她。
  “何生,我有一樣東西要送給你。”秦雅詩抬起頭來看了一眼何生說道。
  何生低下頭,緊挨著秦雅詩的臉頰,說道:“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能好起來。”
  秦雅詩微微笑了一下,說道:“你把衣柜打開,拉出抽屜,里面有個紅色的小盒子,你去拿過來給我。”
  何生將秦雅詩輕輕地靠在枕頭上,走了過去拉開了衣柜,不一會兒又走了回來,手里拿著一個方形的紅色小盒。
  何生將盒子遞給秦雅詩,秦雅詩并沒有接過來,而是說道:“你把盒子打開。”
  何生慢慢地將盒蓋打開,里面露出一個圓形的玉佩,只見佩身上盤著一條貔貅,四爪外翻,四周云霧繚繞。
  何生心里大驚,盒子差點掉到了地上。
  秦雅詩見狀,大為不解,問道:“何生,怎么啦?”
  何生心里恐慌不已,從里面拿出了碧綠的玉佩,這個玉佩和自己夢里所見一模一樣,何生大驚失色地看著秦雅詩。
  秦雅詩說道:“這是我們的傳家之寶,據我的母親所說,這玉佩已經有千年的歷史了,是由我的先祖母傳下來的,玉佩只傳女不傳男。據說這玉佩是我的先祖母年輕的時候,救了一個年輕的少年,那少年離開的時候送給她的。我的先祖母心系那個年輕少年,將玉佩作為傳家寶,傳了下來。”
  何生之前還在懷疑自己的夢境是真是假,可是當他見到了這個玉佩,確信這就是當年魏王賜給自己的“尋龍令”,而自己就是當年的摸金統領吳羽,何生終于對自己的身世深信不疑。
  秦雅詩見何生呆呆地看著玉佩,不禁笑道:“這玉佩是不是很精致,很特別,我也沒什么送給你的,就只有這個玉佩了,你不會嫌棄吧。”
  何生抬起了頭,坐在了床邊,拉住了秦雅詩的手,說道:“雅詩,我有個事情要告訴你,不過你聽完以后可能會覺得很荒唐。”
  秦雅詩不明白地看著何生,隨后說道:“什么事,你說吧。”
  于是何生將自己從漢末時期作為摸金統領而后遇到秦小云,以及被甬殉,最后又重生的經歷說了一遍。
  秦雅詩聽完何生的講述,眼中一片驚奇之色。
  “雅詩,你相信我說的嗎?”何生不安地問道。
  秦雅詩靜靜地看著何生,最后說道:“我相信。”
  “為什么?你相信這么離奇的事情嗎?”何生問道。
  “沒有人會知道這個玉佩,而且也沒有人知道我先祖母的事情,你能說得頭頭是道,還道出了她的姓名,我相信你,原來你不叫何生,你叫吳羽是嗎?”秦雅思說道。
  吳羽心里一陣悲痛,說道:“是的,我叫吳羽,當年由于我急于回軍營,卻不想再也見不到你的先祖母。當時我真的非常后悔。我沒想到,千年以后,竟然碰到了她的后人,你真的和你的先祖母長得一模一樣。”
  “真的?”秦雅詩睜大眼睛問道。
  “是的,確實很像,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覺得似曾相識,卻想不起來你像誰。”吳羽說道。
  “難怪我覺得你當時看我的眼神怪怪的,還以為你和其他人一樣,只是看我長得漂亮而已。”秦雅詩笑道。
  秦雅詩笑著,突然又縮緊了身子,看來胃又痛了。
  吳羽趕緊把秦雅詩抱起,讓她靠在自己的懷里。
  看著秦雅詩那扭曲的臉,吳羽說道:“雅詩,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你離我而去的,我辜負了你的先祖母,我不能再失去你。”
  秦雅詩抬起頭來,眼神迷離,搖著頭說道:“羽,不要再為我折騰了,這是天意,上天注定了我們有緣無份,能遇見你是我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不,上天不公,為什么讓我遇到了小云,卻又讓我們不能再見。現在,又讓我遇上了你,卻又要把你帶走。我不甘心,上天真是太殘忍了,難道真是我的報應嗎?
  由于我的行當,而要把所有的罪孽強加于我心愛的人身上嗎?難道我真成了天煞孤星了嗎?不,我一定不會再失去你的。”吳羽痛心地叫道。
  “其實上天還是很仁慈的,讓我遇見了你。這也許是上天故意安排的,不但圓了我祖母的心愿,將玉佩,而且也圓了你一個心愿,讓你遇見我先祖母的后人,再續情緣,只是時間短了點而已。”
  秦雅詩安慰道。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要過,我要和你過一生一世,永不分離。”吳羽淚流滿面地說道。
  “走,我們去醫院,一定會有辦法的。”吳羽說著就要抱起秦雅詩。
  秦雅詩一把拉住吳羽,說道:“羽,不要動,讓我好好休息一下,不要離開我,讓我靜靜地躺在你懷里。”
  吳羽輕輕地撫摸著秦雅詩的頭發,噙著眼淚,將頭靠在她的頭上。
  秦雅詩閉著雙眼,緊緊抓住吳羽的臂膀,微笑著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秦雅詩呼吸漸漸地減弱,緊抓著吳羽的手慢慢地垂了下去。
  “雅詩。。。。。。”吳羽失心痛哭,嚎叫聲響徹整個樓宇。
  刀疤、猴子和炮神聽到消息,急忙從外地趕了過來,龍爺特地為秦雅詩找了一處風水寶地。
  吳羽坐在秦雅詩的墓前,十分地安靜。
  刀疤等人怕吳羽會出什么意外,特意在旁邊陪著他。
  過了良久,只聽吳羽說道:“你們走吧,我想陪陪雅詩。”
  “生哥,還是回去吧,你都幾天沒睡了。”刀疤說道。
  他們并不知道吳羽已經恢復了記憶。
  吳羽并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墓碑上的遺像。
  施施見狀,只好說道:“何生,你別呆太久了,早點回去。”
  說完,示意眾人離開。
  林清見到吳羽如此的傷心,心里也是十分的擔心,不安地隨著施施走了。
  夜色降臨,并沒有看到何生回來。
  刀疤不放心,同炮神和猴子趕到了墓地。
  何生早已不知所蹤,只看到墓碑上的右下角多了兩個字:吳羽。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