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刀劍歸真 > 第二十五章:斷空魔刃

第二十五章:斷空魔刃


  這邊的邪心寨果然和之前遇見的邪心寨構筑大同小異。在地下同樣有一個巨大的地下坑洞。吳雅松和小阡一路上解救了大量平民,對了,吳雅松想到之前被關押過那樣的牢房。找盧芳詢問后,果然也有類似的牢房。牢房內依然一片漆黑,不過能感受到大量的對話聲。有些房間也傳來一些叫罵聲。
  那里面可有不少俠士啊。小阡讓盧芳趕緊打開牢房密室,分發了大量衣物、解藥進去后,由吳雅松一個一個的幫忙打開牢房。不一會兒,幾十個江湖中人紛紛從牢房中走出。盧芳身份尷尬,暫時回避到暗處。
  眾人紛紛向解救他們的吳雅松一行三人道謝。在地下宮殿前圍成了很大一圈人。烈蕓頭戴斗笠,似乎并不想和人接觸,小阡又是個貌美如花的年輕姑娘,那些江湖中人大多也是識趣。不少人輪番前來向吳雅松致敬。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這位少俠,敢問高姓大名,改日江湖再見,一定暢飲千杯!”一位滿臉絡腮胡的壯漢抱拳說道。
  “好說好說,在下吳雅松……”吳雅松本想再次報名山千里,但考慮到如今需要盡量放出自己的消息,如果神隱會得知了自己的消息應該也會找到自己。
  “好!吳少俠!他日江湖再見!”“吳少俠!俺永遠記得今日之恩……”一堆江湖俠士一片片豪言壯語,搞得吳雅松還是很不好意思。
  “額……”吳雅松眼神游離之際,突然發現角落似乎站著一個年輕人。那人刻意低著頭,混在人群末端,盡量隱蔽著自己的身影。
  此人年齡似乎和自己相仿,低頭看不清容貌,一頭散發,看上去似曾相識。也正因為吳雅松突然停頓了這一瞬間,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那少年,瞬間讓他成為了焦點。這個人……那種陰郁的氣質,實在讓吳雅松無法忽略。一種強烈的預感出現在吳雅松心里。
  少年意識到周圍的視線,緩緩抬起頭。“你……”這可不得了,只見吳雅松渾身突然暴出大量的真氣,整個地下宮殿微微顫抖。吳雅松滿臉透紅,一根根青筋爆出,一副要吃人的模樣:“徐!梓!亭!”
  那少年也是一臉煞氣,怒目看著吳雅松。吳雅松的生活,童年,全部被面前這徐梓亭和其父親徐青峰親手摧毀,殺父之仇不共戴天。而這些年,徐青峰一家又過得好么?自己被眼前的人斷了一指。煉云宗,開山幫,兩大勢力瘋狂追殺自己一家人。甚至天下鏢局都被開山幫一通瘋狂劫鏢,瀕臨破產的局面。徐青峰一家早就家破人亡,過著茍且偷生的生活。而眼前這個吳雅松,何嘗又不是罪魁禍首?
  徐梓亭渾身也爆出驚人的真氣,他的護體真氣,比幾年前更加精純,一紫一青兩道劍氣在其周身纏繞蓄勢待發。看來逃亡生活讓他的功力得到了不少磨煉。
  這樣的功力,早已唬不住吳雅松。他身邊的人都是什么水平的家伙?他挨的打都是什么招數?現在的徐梓亭在他眼中,不過就是個一般的武者。他是有天份,可他的天份還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做到讓吳雅松震撼的地步。
  吳雅松一字一句地說道:“徐青峰人呢?”
  徐梓亭冷哼一聲,抬起缺了一根手指的右手,一道紫青劍氣在手掌前段涌出一小段劍芒。紫青劍訣?那是什么玩意兒?教吳雅松用劍的人叫劍圣……吳雅松沒做出任何動作,再問了一次:“徐青峰人呢?”
  徐梓亭也是個倔脾氣:“來啊!你們全家就剩你沒死了。你不想找我報仇么?”
  吳雅松單腳跺地,四周一片砂石橫飛:“老子!問你!徐青峰人呢!??”在場江湖俠士紛紛讓開一片空地,沒人敢插嘴說什么。這兩個少年,可都不一般啊。那徐青峰最近在四川地區名氣也不太好。
  徐梓亭同樣怒吼一聲:“你能敗我再說!”
  “好!”吳雅松突然單腳向前身體下蹲半個身位,手臂向前方懸空放置,渾身真氣內斂,整個人徹底沉浸下來。烈蕓的斗笠向吳雅松這邊偏了一下,心中暗道:“此子竟有如此境界?”她感受到了吳雅松此時的異樣。
  徐梓亭大喝一聲,主動出擊,紫青兩道劍氣隨著他的前進,與整個身形化為一體,周身融為一道極其鋒利的劍刃,直劈吳雅松面門。
  “咣!”一道極其響亮的金屬之聲傳來!然后又是一片鐵鏈被斬碎的聲響,緊接著就見這地下宮殿一側的墻壁被什么東西撞出一個窟窿。一道黑色長影飛入吳雅松手中,一股冰寒無比的殺氣直接逼得徐梓亭中途收招,向后急退。吳雅松突然有兵刃在身,這對他來說可是有心理陰影的事。
  “咣!咣!”吳雅松手中握著一柄漆黑透亮,寒光四溢的長劍。那柄長劍不斷發出金屬摩擦的撕裂聲,似乎在主動地向徐梓亭撲去。現場的畫面看上去讓人不寒而栗。那長劍就像有一支有靈魂的野獸一般,瘋狂拉扯著吳雅松向徐梓亭的方向沖去。而吳雅松卻似乎在拯救徐梓亭一般,死命地拽著那柄魔劍。看著吳雅松渾身肌肉膨脹青筋爆凸,可以想象這柄劍的力道是多強。
  吳雅松來到地下宮殿,就一直感受到一股無上的劍意在呼喚著自己。劍圣和鐵王曾經告訴過他,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兵器。是擁有自己靈氣的,那些甚至會選擇自己的主人。吳雅松知道這柄兵器應該就是盧芳所說的寶劍。不過沒想到竟然是有靈之物,還能選中自己?至于剛才的動作,吳雅松是徹底憤怒了,啟動了一套劍圣親傳的秘法。
  “劍感。”這是絕世劍手都具備的能力之一。你對熟悉的劍刃,是能通過心靈和真氣去感知,并駕馭的。桃花山莊上那王梓豪,那種神奇的離手刀法,說不定就有點這個意思。而手中這柄長劍,似乎從自己來到此地的那一刻開始,就不斷在召喚自己。
  “滾!趕緊滾!我現在沒空理你!我不想其他東西幫我殺了你!”吳雅松朝著徐梓亭一陣怒吼。徐梓亭看著吳雅松手中的寶劍,他當然能看出這定非凡物,再看看吳雅松身邊的小阡。再回憶起當年被煉云宗那小道士的污辱。為什么?為什么這世界什么好事都是朝著這個農村野小子去?本少爺憑什么不如他?
  “能殺我你就動手啊!”徐梓亭一聲怒吼,護體真氣催動到最大,失心瘋一般朝吳雅松再次攻去。
  “媽的……”隨著吳雅松一聲咒罵,手中那黑色重劍力量再次暴漲,猛一下掙脫了吳雅松的雙手。“哐!咔擦!”所有在場的江湖俠士看見了恐怖的一幕。那黑色的長劍脫手后,在空中畫出一道巨大的黑色帷幕,帷幕在空中甚至留下一道殺氣騰騰的骷髏殘影。黑色的斬擊冰冷冷地狂斬向徐梓亭的手臂。徐梓亭以劍指相擋,突然只見一團血霧爆開。又一根手指被斬飛。
  “啊!”徐梓亭憤怒地慘叫一聲,連退十丈遠。那黑色長劍在空中舞出一片劍花,從天而降插在吳雅松身邊。“這……”吳雅松心中暗自心驚,眼前這重劍,果真有靈性。它剛才甚至可以直接取了眼前徐梓亭的首級。但它顧全吳雅松的心情,只是讓這徐梓亭再斷一指,銼其銳氣……
  “你的手指,就是我們之間計數的工具。事不過三……第三次,不會再是斬掉你手指這么輕松。告訴我,你爹在哪兒?”吳雅松的殺氣漸漸降了下來,
  徐梓亭膽戰心驚地看著吳雅松面前那柄可怕的魔劍。腳步不知覺向后退:“我……我爹,在洛陽,為王大善人做些小事。”
  “滾。”話音剛落,徐梓亭轉身就跑。作為當事人,他了解那柄魔劍是多么可怕,多么不講道理。這個吳雅松……他是怕了,服了,他們的距離,早已越來越遠……
  一場鬧劇后,眾多江湖俠士又是圍上來向吳雅松阿諛奉承了一番。順便這些人也是痛踩落水狗,狠狠地羞辱了徐青峰一番。吳雅松也前往所謂的藏寶室,將很多俠士的隨身用品物歸原主。
  眾人就這樣興高采烈地離開了邪心寨。吳雅松借著想要打探一些消息的名頭,和小阡等人暫時留了下來。盧芳從暗中出來,倒是對吳雅松能控制這魔劍表示很意外:“不錯啊小子。這柄魔劍可是一般人無法駕馭的。”
  吳雅松手中拿著魔劍,看尺寸,正好也能裝入身后的鐵匣中:“這劍,有什么來歷么?”
  盧芳搖搖頭:“沒什么來歷。前些日子,自己飛來的。這魔劍的殺氣很重,可能是因為感受到這里的殺氣……呵呵。”
  小阡白了盧芳一眼:“去把地圖什么的取來。”
  “好的老師!”盧芳突然乖巧地朝小阡回應,然后一溜煙跑向一個密室內。
  吳雅松看了看手中的劍,想著剛才劍中透出的無盡殺氣,輕輕說道:“你啊。正是一柄魔劍。劍圣前輩和鐵王前輩要是看見了你,不知道多感興趣……”
  “既然是一柄魔劍,你剛才斬出那一劍,仿佛把空氣都斬斷了,就叫你‘斷空魔刃’吧。”吳雅松握了握魔劍,劍中傳來一絲冰涼,似乎它很受用這樣的名字。
  “呵呵……徐青峰在王先生的手下做事?可以可以,等梓豪兄回來了,好好合計合計。”吳雅松心中暗自打算著,現在還是先回到神隱會最重要。
  盧芳很快就取出了一張地圖。看著整張中原地圖上密密麻麻的數十處紅點,吳雅松三人也是暗自心驚。吳雅松看著一臉無辜的盧芳說道:“你們幕后指使……是大光明教吧?”
  盧芳瞟了吳雅松一眼:“這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們發源地是在西域。但我這種毒人,從小就與世隔絕,每天要做各種訓練。還挺容易死的……活到我這把年紀的毒人,就會被派到中原,執行邪心寨計劃的各種管理工作。”
  “邪心寨計劃?”吳雅松皺眉問道。
  盧芳翻了個白眼:“管你屁事。”
  小阡趕緊朝盧芳說了句:“說。”
  “好的老師!”盧芳殷勤地解釋道:“這個東西我倒是知道一些。‘邪心寨’因為擁有絕世魔功‘魔統天下’,實際上需要食用很多活人才能長進。所以被西域組織安排到中原,你們中原人不是說得好么‘兔子不吃窩邊草’。另外,就是還有個目的就是煉制‘萬人金丹’。”
  “就是上次你煉制那種?”吳雅松問道。
  “恩。那種金丹煉出來,可不是給邪心寨的寨主或則誰吃的。都是要上交回西域的。不過上次煉制到一半,被你們打斷。金丹只煉制到一半,無法保存。也就便宜了我……”盧芳略有幾番自得。
  吳雅松慢慢整理著信息,看來邪心寨很多人,甚至領導都不知道自己幕后主使是誰。這倒有點像神隱會,‘隱士’到底是誰,連劍圣等人也說不清楚。
  “你覺得,什么地方可能會遭遇神隱會?”吳雅松看著地圖問道。
  “哎喲,你們神隱會這么神出鬼沒的。誰搞得清楚。”盧芳說的是大實話。
  吳雅松看著地圖這么多紅點,一時也不好選擇。“去洛陽。”烈蕓突然發聲說了句。
  “啊?”吳雅松還真不著急去找徐青峰麻煩。
  “就去洛陽。我去看看。”烈蕓已經做出了決定。實際上,她是知道王梓豪的來歷。最近認識小空,吳雅松,似乎這個天下也不盡然都是烈橫那樣的壞男人。他想了解下王梓豪的家庭,畢竟落英是她徒弟。
  “你這里,還有多少被你們要挾來做事的人?”烈蕓問盧芳。
  盧芳掐指算了算:“差不多一百來號人吧。”
  “全部放了。你跟我們走。”烈蕓面不改色地說道。
  盧芳突然面露喜色:“好的老師!”她似乎會錯了意。烈蕓實際想法是要挾持她去其他邪心寨。其他地方再有什么狠毒手段,她也比較有經驗,必要時候還是個人質。
  …………………………
  就這樣,一行人成了四個,離開了邪心寨。烈蕓為了防止這樣的山寨被再次利用,與小阡一通將山寨徹底破壞。盧芳倒是一點不心疼,又不是她的錢。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