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三界沉浮錄 > 楔子

  “姬越!本尊本以為在這無趣的三界終于找到一個有些不一樣的家伙,今天我才明白你和那些自詡正派的偽善仙人是一樣的,真是讓本尊失望!”
  “本尊縱橫三界三千萬年,敢做敢當,那狗屁天墟鏡本尊若是砸了也就砸了,你們這些螻蟻又能拿本尊如何?你們誰又敢獨自站在本尊面前說半分話?你們的那個天帝老子也不行!”
  “今日之仇,本尊必會如數奉還,你們以為來了七十萬天兵就夠了嗎?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問問你們面前的姬越,你們自詡三界無敵的冠軍候!七十萬天兵又如何,本尊若是想走你們誰能攔的住?就當下凡玩一番好了,天墟鏡已毀,你們再也無法大舉下凡,五百年后,我必定會踏破這九重天宮,殺了你們的天帝老子,就是如來攔著也不行!”
  “姬越,你終究是輸了!”
  那一席白衣站在渺渺崇云上,背后是百萬天兵神將,他看著那在云層中墜下的黑色身影,目光索然,百萬雄兵卻沒有一個敢下去阻攔那道身影離開的,只因為那白衣雖然目光怔憧的望著下方的那道漸漸遠去的身影,但他的那把青色長劍始終是舉著的,沒有一個人敢懷疑,如若有人去阻止他,那把守護天界五千萬年的神劍定會將那人斬成兩截,魂飛魄散。
  即便那人是自己人。
  ……
  “想好了?”
  “想好了。”
  “就一定要去么?”
  “一定。”
  “也罷,你若是想去老身也不攔你,你是金仙果位,在修個幾百年也就上來了,正巧此番把你的紅塵劫渡了,功德圓滿。”
  “若尋不到,便不回來了。”
  “你這丫頭怎會如此癡傻,這滿天神佛也沒有像你一樣的,你若不回來那少……”
  “三椿婆婆,別和我提他。”
  “唉……也罷也罷,你若是想去那便去吧,也省的你這丫頭整天在老身身邊嘰嘰喳喳惹得老身心煩,只不過你這一去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來了,這九重天上的萬頃花海可就沒人照顧了。”
  “還望三椿婆婆照拂幾分。”
  “要早些回來啊,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小家伙,太久了他們也會想你。”
  “嗯。”
  九重天上,萬里重云間,有一席紅衣綽綽,恍若一團彤云墜入云海之中,再也尋不得蹤跡,有巨大椿樹枝葉隨仙風披拂似做告別。
  等我。
  一定要等我。
  這是你答應好我的。
  不能耍賴的。
  ......
  九重天上,云宮渺渺,不時有仙官與仙女的身影在云中穿梭,若隱若現,但如果仔細觀察,所有的宮殿都比中央的那一座要矮上半分,只因那里有個極為尊貴的名字。
  九極凌霄寶殿。
  那里住著九重云天的主宰——天帝
  從南天門有一條直通凌霄寶殿的寬闊白玉大道,叫做漢陵道,漢陵道的盡頭,九極凌霄寶殿的下方,有一座極高極高的白玉階梯,叫做通天階,這通天階共有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級,一級不多一級不少,因為凌霄殿前不準飛行,所以如果想要登殿就必須要靠仙人一階一階拾級而上,像九重天上這幫仙人都來回來去飛慣了,突然要一步一步的像凡人登臺階,即便仙人的體魄都是經過雷劫洗練過,也是極為不習慣的,雖然不累,但一件事重復九萬九千多次,也是極為枯燥的,所以幾乎不是天界幾千年一次的仙朝和幾次不得不在凌霄寶殿舉辦的盛會以外,沒有仙人會登這通天階,因而整座宮里最清凈的就是凌霄寶殿,就連九重天上最無欲無求的古月仙人都腹誹,天帝設這通天階就是為了躲清閑的,仙帝也樂得如此。
  今天通天街上卻有一名白衣仙人一步一步拾階而上,走得極為認真。
  此人白衣白靴白袍,極為俊秀,并未束冠,所以黑發如瀑的披在身后,腰間配了一把古色古香的青色長劍,要知道通天階下卸兵甲,此人雖未著甲,卻明目張膽的把劍懸在腰間,只因他是那天界第一,甚至是三界第一的冠軍侯。
  姬越,少辛姬越。
  他認真的登著通天梯,目光堅定地看著階梯盡頭的那座金碧輝煌的大殿,仿佛任何事物都阻止不了他的前進。
  他走的極為認真,一步一步一步,每一步的步幅都相同,就像將一個動作重復無數遍,沒有絲毫不耐煩,這么想來,他好像一直都是這么平靜淡然的,除了和那個人在一起的時候。
  終于,他走到了最后一級臺階上,他和之前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八次一樣邁起腳,可腳在落下之前,卻奇怪的停頓一下,又好似做出了什么決定,他邁下了這一步,好像比之前的所有步伐都要用力一些,腳步落地的那一刻,不遠處緊閉的大殿門轟然洞開,他一眼就看到了大殿盡頭高臺上的那個背對他的明黃色身影。
  天帝。
  他邁開腳步,緩緩走到高臺之下,微微躬身眼簾低垂。
  天帝好似沒有感覺到他的到來,只是背對著他看著背手仰頭看著大殿上方的那個水簾般的物事,上面有一襲紅衣飄然而落,化作微末毫光墜入云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浮在空中的光塵。
  兩人都沉默著,誰也不肯先開口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天帝謂然一嘆。
  “決定了?決定了那便去吧。”
  他躬身以謝恩,解下腰間長劍,雙手捧舉,那青色長劍竟就那么橫懸在空中,像有什么在托舉著一般,紋絲不動。
  他躬身退了三步,然后轉身離開,從始至終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他走出大殿,殿門緩緩關閉。
  天帝轉過身來,目光怔怔的望著那仍紋絲不動的懸在空中的青色長劍。
  “癡兒。”天帝謂然而嘆。“朕送出去的東西,哪還有收回來的道理。這上琊劍你已經用了五萬年,又怎么肯被別人再握住?”
  天帝凌空一指點出,仙光吞吐,上琊劍便分為了五道奕奕仙光飛出了大殿。
  “你為朕守了九重天五萬年的太平,朕許你五百年又何妨?”
  “凡間人都稱天道無情,成仙必須要絕情斷欲,但又有幾人知曉,仙人,仙人,人雖然在仙之后,終究還是有那么個人字在的,是人,又怎么能真的做到斷情絕性?就是因為仙人的情之稀少,所以一旦仙人動情,那情便是天地至情。又有誰敢說仙人無情?”
  “凡人亦癡,仙人亦癡罷了······”
  (未完待續)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