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覅殤 > 初來乍到

  234年
  “兩斤熟牛肉一盤羊蹄!三大壺酒,快快!”驛站里走進三四人,大聲吆喝著小二,找到空位便坐了下來。
  其中一人臉帶胡渣,說到:“你說這武殤怎么就惹上了魯家的長子呢?”
  “還不是嘴臭嗎.魯家世代官吏,武殤這次是完蛋嘍。”另一個男人聳了聳肩,滿臉不屑的說了出來。
  “也是該治一治那個怪人了!”胡渣男憤憤的敲了一下桌子。
  視角轉到一條小巷,其中兩方對立,一方三四十人,另一方只有一人。而孤軍奮戰的就是在驛站里話中的武殤,武殤身高八尺有余體型較為結實,身穿一身和自己好不相配的黑色大衣,臉上帶著胭脂紅的面具,脖子上一條又長又寬的紅布,類似于現代的圍巾。
  魯家長子長相一般,下巴有一塊大痣。破口大罵:“好你個龜長得鱉孫,你到是說啊!怎么不說了呢!”后面跟著幾十號人也跟著起哄。
  武殤背過身去,一縷清風吹動武殤的紅色圍脖,說到:“你知道為什么你總是跟我做對嗎?因為每本書里的主角總是會有反角來映襯著主角,而有些支線任務。長相奇丑的反角就是來搞笑的,而你就是那個支線。”
  魯家長子聽完沒有聽懂,等明白了,心里的火蹭一下上來了。
  “死到臨頭還耍嘴,你說誰丑!給我干他娘的。”
  魯家長子身后的那幫人混亂的沖向武殤。
  “等一下”忽然武殤轉過身去面對那幫人。魯家長子邪邪一笑。
  “你現在鉆我的褲襠,留你個全尸!”
  武殤擺擺手,語氣犯賤。
  “不不不,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正么一鬧會死上萬人的!我勸你自殺算了。”
  魯家長子氣的雙腿嘚瑟:“揍他!快點。”
  “哎,還是不聽勸啊。”
  說完武殤一下抽出一把匕首右手猛的一用勁,蹭的一聲。
  “我去你的魯家后生!”直接射到魯家長子的褲襠,不是別處,正是一個男人最為重要的地方。
  全場都懵了,魯家長子大眼一睜,慘叫一聲。大吼道:“給我殺了他!”然后一跌倒下不省人事。
  “嘿嘿嘿……”武殤邪一笑,魯家長子被兩人抬了起來,其余人大聲吆喝追武殤,武殤竟順拐逃跑,很是招笑。有一些人看著武殤順拐跑路,自己就情不自禁的跟著順拐跑,正么一整,先是幾個人前腿打著后腿摔在土地上,然后拖累了后面幾十人,就這樣一群人哄喊著亂了陣腳。直到最后追武殤的五六人也繞來繞去追丟了,只好恨恨的跺腳回去了。
  城市很大,多為官吏富商屬于中心城市。欺男霸女,逼良為娼不為稀奇事。有權利就可以橫行霸道,沒權利,只有被欺負的份。要說這個武殤什么來歷,沒有人知道。就像憑空出來在這座城市里,要說有什么作為,到也沒什么,就是愛玩弄欺負那些有權利的官吏富商,這就讓官吏富商們恨頭疼了,幾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也不知道這個人住在哪里,出五百白銀殺武殤,至今也沒消息,就連現在武殤長什么樣都很模糊,只知道頭帶脂肪紅面具,身穿黑色大衣,腰戴一具煞白色的鬼臉面具。尤其是一點讓人恨的牙癢癢,那就是這個武殤嘴太賤了,賤到讓人毫無還嘴的力氣,生生將腦袋氣的打了幾圈。
  身手厲害也不厲害,要說庸俗也不凡,要說不厲害也是因為沒有知道武殤的底,但是這個武殤下手太黑太毒,一身大衣里面不知有多少暗器毒藥,尤其是這個人下手太黑,前文書也說到了武殤拿暗器射傷魯家長子。
  全書全全圍繞武殤中心來講,平常小事說出當今社會,語言庸俗卻顯示出當今社會。
  深夜,深山中一座老房子亮著燈火,不遠處走來一人,走進一看原來是武殤,武殤走到老房子門口,推開門,屋里一個客廳一個廚房,擺設也很雜亂。武殤脫下布鞋穿上了地上一副棉花做的拖鞋。
  “狗仗人勢確實厲害,可惜就是沒有腦子,話說為什么狗總是罵人的,可能第一個養狗的人不是什么好東西,誰知道呢?”武殤自言自語看著房梁,隨后脫下大衣,不知大衣的那里的暗器不小心劃傷了了武殤的胳膊。
  “果然第一個養狗的不是好東西!”武殤抱怨了一句,看著自己的胳膊,可是神奇的是,武殤的胳膊竟能肉眼可見的長了起來。武殤也沒太在意,走進了廚房,掀開了鍋蓋,而鍋蓋里面卻又一只貓頭鷹,嘴里叼著半根吃剩的骨頭,美美的睡覺,武殤呆呆的站在那,隨后蓋上了蓋子,又掀起了蓋子,就這樣來來復復的坐著同一個動作。
  “你是怎么做到把一整只雞吃掉的!”說完武殤拽起貓頭鷹的兩只腿來回晃蕩,貓頭鷹睜開了眼睛,翅膀猛的一撲棱,睜開了武殤,飛到房梁上倒著繼續睡著覺。
  “不是說貓頭鷹晚上不睡覺嗎,!”武殤愣愣的看著房梁上那只肥碩的貓頭鷹。
  鐺的一聲,一把匕首嗖的一聲,匕首直接牢牢的插在房梁上,正好離貓頭鷹幾公分,貓頭鷹被嚇到翅膀空中凌亂的扇著。
  “一炷香時間,我眼前如果沒有燒雞,養你這么多年也該有用了!”武殤冰冷的對著貓頭鷹說,貓頭鷹想是能聽懂人語,緊忙飛了出去。武殤哏了一聲走進了廚房,將地上幾塊轉板拿了起來,只見一個地窖顯而易見,武殤走了進去。地窖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走一個人,走到盡頭,有一個破舊的木門,武殤推開木門,年頭舊的木門發出滋滋的聲音,門里有一張桌子,一盞燈,桌子上一把鋼刀被燈著的甚亮,,這把刀和其他到不一樣,就像中國的唐刀,刀身一米,劍柄四十里面有余,劍柄上被一條有一條繩子綁著,刀面已經生了繡,武殤拿起了磨刀石開始摸起了刀。過來半個時辰,客廳中央貓頭鷹竟然神奇的拾起木材燒紙一只斷了氣的雞,肥碩的身體做事散漫,很是搞笑。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我不是君子為什么還要等十年?”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