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大神你馬甲又掉了 > 第二十九章 再出意外

第二十九章 再出意外


  唐煜:“你信不信,只要我們足夠努力,以前失去的榮耀,總有一天會全部都握在手里。”
  溫阮:“嗯,一定會的。”
  溫阮頭微側歪,瞇起眸子。
  兩年不見,唐煜比以前長的更好看了,更像是一個男狐貍精,笑的時候像,不笑的時候想著其當年在游戲里用變音器嬌滴滴的聲音,這種反差萌就越是撩人。
  畢竟誰能想到,如今聯盟里的第一人,那個無比英氣、狂拽好看的少年,當年竟然是一個玩著女號,假裝技術極其差、跟在人后面撒嬌賣萌求收徒的軟妹子呢?
  不過兩年前,她的確也是見過他玩自己的號,打的很厲害時候的樣子。不過那時候,他們誰都沒有認出對方。
  車子最后在一個大排檔前停下,人不多,但聞著那烤肉的味道特別香,大排檔的酒都是那種成壇的,很舊的酒壇子,招牌也很舊,像是做了很久的老字號,但是桌子、臺面卻都擦的干干凈凈。
  唐煜眼眸看著前方,連朝旁邊看一眼溫阮都不敢看:“我幫隊友帶些夜宵,你先在車上等著。”
  溫阮:“嗯。”
  溫阮坐在車上等著,等到下車的時候,唐煜將打包的兩大包夜宵送給了她一包。
  本來也只是尋常的兩個戰隊之間成員交往,或者說是老朋友了吧,畢竟當年游戲里一起打過不下于上百場。
  唐煜卻突然冒出一句:“還你當年送我的那些裝備。”
  唇角若有若無的噙著笑,而且絲毫不閃躲的就這樣盯著人看,一時間特別的妖孽。
  溫阮看著懷中抱著的一大袋打包好的燒烤,微挑眉頭。短發隨風飄揚,眉眼是無比的自在瀟灑,不避不躲:“謝了。”
  然后轉頭毫不留念的就朝戰隊基地的方向走去。
  唐煜看著那背景,深吸一口氣,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就當是當年游戲里畢竟付出過感情,一時還無法割舍罷了。
  對溫阮來說,她似乎還有別的想法在里面。
  抱著滿滿一大包的烤肉,為避免打擾大家休息。溫阮回去的時候,特別的小心翼翼。
  本以為沒人發現,結果在路過訓練室的時候,里面的燈光突然大亮,然后所有人都走了出來。
  無畏戰隊的領隊已經換了,由舅舅的女朋友莫茉換成了付盛,一個非常有實力,而且很經驗的退役老選手,做過‘雷霆戰隊’的教練,如今臨時受命,擔任無畏之靈征戰世界賽的領隊。
  燈光一亮,付盛帶頭走出來:“你好,我叫付盛,是無畏之靈一隊現任領隊。”
  門口是偷偷摸摸回房間,結果被隊友發現,有些被嚇到的溫阮。
  就像晚歸宿舍結果被教導主任發現時候的模樣。
  溫阮想了想,干脆直接將懷中的打包燒烤遞過去:“請你們吃的。”
  付盛沒有去接,而是收回了手,面上似笑非笑:“今天的訓練,怎么不見你人影?”
  溫阮:“我、我回家了一趟。”
  新領隊-付盛:“戰隊沒通知你,下午要一起訓練?”
  溫阮還站在原處,顯得有些尷尬。
  下午她是收到了前領隊發來的消息,但是她不想去。
  新領隊-付盛讓開了一條道,唇角抿緊,欲言又止。
  無畏之靈戰隊的御姐-暴雪,讓銀狐接過溫阮懷中的東西,然后將人快速拉了進來。屋內的氣氛似乎非常的不愉快。
  落花狼藉有些遺憾的看著溫阮:“你舅舅不跟我們一起打世錦賽了。”
  溫阮只覺得是惡作劇:“舅舅沒跟我說過。”
  不說現在同一戰隊,是隊友關系,舅舅清風霽月還是這支臨時組建戰隊的隊長,身為隊長,說要復出打比賽就打比賽,難得闖進了國際賽,他說放棄就放棄?
  溫阮快速的掏出手機:“我要跟他打電話。”
  新領隊-付盛:“不用,你舅舅之所以不愿意打下去,是因為戰隊的意思。世錦賽我們能拿到現在的成績已經足夠了。到了國際上,我們根本打不過那些人。”
  溫阮:“因為戰隊覺得我們打不過,所以我舅舅就不用參加了對嗎?當年你們這些老將,可是拿過世界冠軍的,還不止一次。”
  新領隊-付盛:“那又怎樣?可我們現在已經是年邁的廉頗了,戰隊不信任我們。”
  溫阮:“但是戰隊派了前輩你來。”
  溫阮越想越不對,付盛可是退隱江湖多年的老選手,近年來一直在游戲公司上班,也一直在關注著聯盟里的比賽。
  能請到這么一個人物,戰隊不讓其去指導無畏之靈二隊,卻被送來這邊,可見無畏之靈戰隊對他們并沒有完全放棄。
  國內的比賽,春季賽、秋季賽贏再多次,都不如拿下一次世界冠軍耀眼。每一個戰隊都有一個世界冠軍的夢,世錦賽一年一次,她就不信無畏戰隊的老板不想奪冠。
  暴雪斜靠在訓練桌前:“今天你外祖父來找過你舅舅,也找過你。幸好,你不在。”
  這‘幸好’二字。
  溫阮痞笑了一下,突然一切都明白了。
  溫阮:“是因為我外祖父要求的吧?”
  溫阮頭往下沉沉低下,緊抿唇角,突然頭往上揚起,就像晨曦冉冉升起的新日,無比的光輝,又無比的耀眼。
  溫阮:“既然別人都不相信我們,那我們就更該好好的打,就算拿不了世界冠軍,但只要不不墊底,只要能拿到一個好一點的名次,我們就已經算成功了。”
  溫阮:“不是嗎?”
  暴雪跟銀狐、落花狼藉,立刻嚴肅起來,握緊了拳頭。
  他們雖然是老將,在電競場上已經錯過了最佳年齡,是垂垂老矣的廉頗,可是他們并不想認輸。
  新領隊-付盛趁機打氣:“如果拿不了世界冠軍,明年我們就重新再來,終有一天,這世界冠軍還是屬于我們的。”然后又拍拍溫阮的肩膀,很嚴肅的嘴角一咧(算是笑嗎?)
  新領隊:“未來,記住,一定要幫我們拿一個冠軍回來,不管是代表哪個戰隊,只要是我們A國的戰隊,就可以了。”
  而這一句話,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日子里,都是溫阮一直堅持不放棄的啟明燈。
  就算這次輸了,還有下次、下下次,總有一天,他們會代表A國拿下一個世界冠軍。
  可夢想看著很近,可也很遙遠,但也可以就在觸手可得的地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