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家后院通神墓 > 第六十五章 歌舞助興

第六十五章 歌舞助興


  “蒙堡主,今日是蒙家堡大喜的日子,我赤風堡既然來了,自然不會空手而來,特意為蒙堡主備了一份禮物相贈,以示慶賀!”
  赤風堡那人站起身,向周圍眾人拱手道!
  宴席上,眾人的嘈雜聲漸漸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赤風堡一行人吸引了過去!
  “怕是要出事!”有人看到是赤風堡的人,小聲道!
  “他們又要干什么?”
  之前在蒙家堡外發生的一幕,他們可沒有忘記!
  正在和人對飲的蒙戰慢慢放下了手中的酒盞,他面皮抽了抽,就知道這幫人不會這么簡單就善罷甘休!
  李洪易忍不住開口問道:“父親,赤風堡這幫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李昆冷笑一聲,“二十年前的一場恩怨罷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想要干什么!”
  蒙戰放下手中酒盞,朗聲笑了起來,“來都來了還帶什么禮物,太見外了!”
  赤風堡那人冷笑一聲,一揮手,道:“來人,將送給蒙堡主的禮物呈上來!”
  “是!”
  兩名全身甲胄的大漢應了一聲,將早就備好的一個箱子徑直抬到了眾人面前的一座高臺上!
  蓬的一聲,沉重的木箱砸在高臺上,蕩起一陣塵土!
  眾人好奇看去,不知道赤風堡這是在唱哪兒出戲!
  蒙戰面無表情,看著臺上那二人將木箱打開!
  “哇,竟然是一副寶甲!”
  木箱打開之后,露出了箱中一副如烈焰一般的全身戰甲!
  兩名大漢將看起來極為沉重的全身甲從箱中拎了出來,甲葉之間相互碰撞,發出一陣嘩啦啦般的聲響!
  “此甲乃大名鼎鼎的赤金甲,主材料乃是采用赤鐵打造,堅硬無比,少有兵器能夠將其破開!”
  “另外……!”赤風堡那人語氣頓了一下,然后指著赤紅色戰甲之上的點點金色,傲然道:“更重要的是,此甲摻雜了近三成軟金在其中!”
  聞言,人群嘩然!
  軟金是一種鑄甲的獨特材料,市面上都以斤來售賣,一直以來,用軟金鑄甲的行為都是極為豪奢的!
  不過,軟金卻有一種奇效,能在不損傷戰甲防御功效的同時提升戰甲柔度,使戰甲剛柔并濟,防御力大增!
  世人皆知‘過剛則易折’的道理,不過摻雜了軟金之后,戰甲便沒了這一缺陷,可見其逆天之處!
  “此甲怕有兩千斤之重,若是真如此人所言摻雜了近三成軟金,其價值怕是不下兩萬兩白銀,這手筆也太大了吧?”
  宴席間眾人議論紛紛,嘈雜不已!
  “不止兩萬兩白銀吧?還有那赤鐵,雖不如軟金,但同樣價值不菲!”
  “此等寶甲依我之見,就算是煉骨洗髓境界的高手,也需數掌才能將其打得凹陷下去!”
  眾人面色凝重,都知道煉骨洗髓境界高手的一掌有多重!
  “這禮物送的也太過貴重了吧?赤無極什么時候如此大方了?據我所知,赤風堡與蒙家堡之間似乎并未有過太多的交集!”
  “蒙家堡之前只能算作三流寨堡,哪里能和赤風堡這種一流寨堡相比!”
  蒙戰走上高臺,瞇眼看著眼前這幅赤紅色寶甲,不由開口贊道:“好甲!”
  赤風堡那人拱手笑道:“我赤風堡增出此甲卻是有一請求!”
  “哦?是何請求?”蒙戰扭頭看去,他就知道事情沒有這么簡單!
  “此請求不難,只需蒙家堡為諸位獻上歌舞助興!”赤風堡那人笑道!
  蒙戰當即便是一愣,“只需歌舞助興?”
  “自然!”赤風堡那人點頭!
  蒙戰搞不懂了,宴席上的眾人卻是紛紛叫好!
  蒙戰掃了一眼臺下的李昆、薛泓二人,笑道:“歌舞助興本就是我蒙家堡應盡之宜,自無不可!”
  “來人,為眾賓客獻上歌舞助興!”蒙戰沉聲喝道!
  蒙戰話音一落,便有早已備好的一眾歌舞女子走上了高臺!
  “慢著!”赤風堡那人突然抬手道!
  “小兄弟這是何意?”蒙戰瞇眼看去!
  赤風堡那人冷笑一聲,道:“蒙堡主,我赤風堡送出如此重禮,你卻只安排一些庸脂俗粉應付我等,未免太過分了吧?”
  “庸脂俗粉?”蒙戰看了一眼臺上眾女子,皺眉道:“這些人可都是縣中柳鳳樓有名的歌姬!”
  赤風堡那人環抱著雙臂,怡然自得道:“我聽說貴堡薛家主的尊夫人乃是當年柳城縣中數一數二的花魁,一身歌舞技藝很是了得,何不請出來為我等助興一番?”
  此言一出,眾人皆寂!
  啪!
  “爾敢辱我!”薛泓怒發沖冠,手掌重重拍在桌面上,站了起來!
  坐在他一旁的薛榮雙目瞬間變得通紅,體內氣血翻騰,如一尊暴怒的小獅子般,眼見就要沖上去撕爛那人嘴巴!
  “洪易,攔住他!”李昆沉聲道。
  李洪易一個健步跨出,一個熊抱將已經沖出去的薛榮按住,道:“薛榮,不可沖動!此事必然要讓對方給出一個說法!”
  蒙戰面色陰沉了下來,他沉默了一下,目光看向赤風堡一行人,“赤東,今日是我蒙家堡設宴待客的日子,你這樣做,不合適吧?”
  赤東慢慢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隨行三十余人甲胄轟鳴,也一起跟著站了起來!
  不遠處的一桌,另一座寨堡的眾人同樣沉默著站了起來,為首一人沖蒙戰拱手道:“蒙堡主,今日怕是要對不住了!”
  嘩啦啦!
  桌椅推動的聲音不停響起,一桌又一桌的賓客站了起來,這些人起身后冷笑著看著蒙戰、薛泓!
  只片刻時間,宴席上竟有半數人跟隨著赤風堡一眾站了起來!
  一時間,原本熱熱鬧鬧的宴席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
  “你們……這是要干什么?”看到這一幕,蒙戰臉龐抽搐,收攏在袖口中的手掌隱隱發顫!
  寂靜中,有人輕笑道:“蒙堡主,如此重禮都送了,不就跳一支舞嗎?這有何難?”
  此言一出,其他人頓時發出一陣陣輕佻般的笑聲!
  竇家堡堡主竇明才額頭見汗,眼前這陣勢實在恐怖,他已經開始后悔自己前來蒙家堡赴宴了!
  不光是他,其他一些壓根不知道內情的寨堡此刻也紛紛抹汗,生怕自己一個不慎就此卷入進去!
  薛泓氣得發顫,雙拳緊握,指甲嵌入肉中都不自知,鮮血隱隱流出,染紅了他的袖袍!
  “父親!”被李洪易死命抱住的薛榮抬頭,他雙目赤紅,發出一聲低吼!
  薛泓身軀顫抖,盡管心中有滔天怒火,此時此刻竟也是強忍著恨意,抬頭看向了蒙戰!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