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六十章 希 望

第六十章 希 望


  “哇……”默默趕路的兩人被一陣嬰兒的啼哭打破了沉默。
  “怎么了?”牧天翔問道。
  “應該是餓了?!鄙瞎馘\解下背在后背的嬰兒,抱在懷里說道。
  突然而至的變故,使上官錦成熟了很多,原來無憂無慮的臉上也充滿了堅毅,寄托了家族的最后希望,這個壓力對上官錦還是有點沉重。
  上官錦拿出了一瓶不明的液體,開始喂嬰兒,那瓶液體想來等級不低,是好東西。吃了東西的嬰兒也安靜了下來。
  “你會陪著我嗎?”上官錦逗著嬰兒,突然的的問道。
  “會的,我會陪你一輩子?!蹦撂煜铔]有一絲的猶豫。
  “我可能會很麻煩,也會有很多的危險。畢竟我是上官浩然的女兒?!蹦撂煜璧脑捝瞎馘\臉莫名其妙的紅了,心里有一絲的甜蜜。
  “有什么麻煩我們一起扛,一起面對。前面有再多的艱難險阻,我愿意為你披荊斬棘……”牧天翔真誠的看著上官錦。
  “就會貧嘴?!鄙瞎馘\低下了頭,嘴角有了一絲的笑容。
  “你也會照顧好我的侄子嗎,他是我們上官家族唯一的血脈了?!鄙瞎馘\有點忐忑的問道。
  “會的,以后他就是我們的孩子,我一定好好的照顧他?!蹦撂煜枧闹馗f道。
  “你要死啊,牧天翔,我什么時候說要嫁給你……”反應過來的上官錦羞得滿臉通紅,追著牧天翔打。
  “謀殺親夫了……”牧天翔一邊縱馬狂奔,一邊喊著。
  “想讓我嫁給你,牧天翔你想的美……”上官錦驅馬追趕。
  牧天翔的話語暫時的沖撒了上官錦的哀思,上官錦也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有些事情已經無法避免了。就像手里的沙子,既然攥不住它了,那就隨手揚了它,畢竟活著的人還要繼續。
  “我們在此分別吧,”又趕了一天的路,牧天翔說道。
  “怎么回事?”上官錦問道。
  “日月堡的情況比較的復雜,你露面不好?!蹦撂煜枵f道。
  “那我去哪里?”上官錦問道。
  “你沿著此路,再有半日的路程,就可以到達一個山谷,老板娘和歐陽小織她們都在那?!蹦撂煜柚钢貓D說道:“為了避免麻煩,我要立即趕回日月堡,控制住局面,就會趕來和你匯合?!?br />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說清楚?!鄙瞎馘\問道。
  牧天翔沒有隱瞞,就把自己建立的私軍的事情說了一下。
  “原來,你早都猜到了,早都開始有所準備,你怎么不早和父親他們說啊?!鄙瞎馘\氣憤的說道。
  “我提前說,有人會信嗎,很多事情沒有發生,是說不成的?!蹦撂煜杞忉屩?。
  “為什么?”上官錦說道。
  “因為有太多的的變數,”牧天翔說道:“你的母親、父親、兄弟包括我,都做了好多的準備和預案,而預案這東西,很可能一輩子都用不上,你讓我們怎么說?!?br />  “你的母親這兩年拼命的閉關,為什么,還不是想保護你嗎,”牧天翔說道:“你記住,你的母親、父兄包括我都是愛你的,都不會害你,不給你說也是為你好?!?br />  “說了半天,就是我一個人傻,什么都沒看出來?!鄙瞎馘\哭了。
  這話不好接了。
  等上官錦平靜下來。牧天翔又勸說了一會,便離開了。
  時間很緊張,沒辦法耽擱,現在事情還沒有完全的散發出去,等事情完全的傳了出去,如果不提前做好準備,就會有很多的麻煩。
  有些事情,上官錦得自己想明白,別人說什么也沒用。不管最后結果如何,牧天翔都會義無反顧的照顧這個善良的姑娘一輩子。
  此處離私軍的營地也只有半日的路程,上官錦的修為不低,安全沒有問題,所以牧天翔才放心的離開。
  發下腦子里的胡思亂想,牧天翔連忙趕路,因為為了陪上官錦,牧天翔繞了路,剩下的路還有很長要走。
  兩天后,牧天翔終于趕到了軍營。
  “章偉、郝軍,現在情況有變,我們要早做準備?!蹦撂煜枵衼矶?,把情況和自己的分析說了一遍。
  “這么說,上官城保不住了,”郝軍、章偉聽后也是大吃一驚。
  “保不住了,我們現在要做最壞的打算?!蹦撂煜枵f道:“我們現在能控制多少的人?”
  “第二軍的老人都沒問題,這些人有一萬多人。不過馬鐵峰和馬鐵軍兄弟兩不確定。其他的人可能還有四萬多人,忠心沒有問題?!焙萝娬f道。
  “馬氏兄弟一會我親自談,能爭取的盡量爭取?!蹦撂煜枵f道:“其他人加起來也有五萬多人?”
  “嗯,差不多,”郝軍說道。
  “你們一會再挑一遍,主要是各級的指揮官和修士,能爭取的盡量爭取,士兵的數量盡量控制在三四萬人,唐不悔那還有將近一萬人,人太多我們養不起?!蹦撂煜枵f道:“挑人的時候,最重要的是忠心?!?br />  牧天翔和郝軍、章偉二人緊急的就人員和物資協商起來。
  “牧總,聽說你回來了?!惫㈧蝗蛔吡诉M來。
  “耿飚,你怎么不打招呼就進來了?!焙萝娰|問道。
  “我有些事情要和牧總匯報?!惫㈧χf道。
  “有什么事情不能當面說?!焙萝?、章偉知道牧天翔的修為比較的低,連忙護住牧天翔。
  “我如果有壞心,你們兩個也攔不住我?!?br />  “那你試試,”郝軍和章偉最近修為進步很大,都達到了玄級高階,也不是很怕耿飚這個地級高手,只要堅持一會,想來支援的親信就會過來。
  “既然耿飚副總要談,我就和他好好談談,你們先出去?!蹦撂煜柘肓讼胝f道。
  “牧總。防人之心不可無啊,誰知道這小子憋著什么壞主意?!闭聜フf道。
  “沒事,你們出去,這是命令?!蹦撂煜枵f道。
  既然牧天翔這么說了,章偉和郝軍只好不情不愿的出去了。一到大帳外,立即安排人手把大帳團團圍住。
  “現在沒人了。耿副總想說什么,可以暢所欲言,畢竟我們合作了這么長的時間?!蹦撂煜栊χf道。
  “我是傭兵聯盟的人?!?br />  “好,我們現在開誠布公的談了,都沒有隱瞞,這是一個好的基礎,繼續?!?br />  “你不感到奇怪和驚訝嗎?”耿飚看著牧天翔問道。
  “我很驚訝啊,你沒看出來嗎?”牧天翔笑著說道。
  “牧總,玩笑了。閑話不說了我就說我這次的目的?!惫㈧f道。
  “你說,我聽著呢?!蹦撂煜瓒似鹆瞬璞f道。
  “牧總,我想跟著你,一輩子?!惫㈧J真的說道。
  “你說什么?”牧天翔差點被噎死,想到了各種的結果,就是沒想到這。
  “我說,我想跟著你干?!惫㈧蛔忠痪涞恼f道。
  這小子不會是個玻璃吧,牧天翔莫名地感到菊花一緊。
  耿飚估計要是知道牧天翔的齷齪想法,很可能就立即殺了牧天翔,太齷齪了,太埋汰人了。
  “給我個理由,”沉思了一會。牧天翔說道。
  “我原來也有個幸福的家,無端被一個宗門的修士毀了,全家就逃出了我一個,我們家族的女性都死的很慘,”耿飚說道:“我這么多年東躲西藏,連仇都不敢報?!?br />  “一個悲慘的故事,但這個理由不夠?!蹦撂煜枵f道。
  “我們合作這么多年,我發現牧總對修士的統治也看不慣,很注意普通人的權利。我看最近牧總經常的出去,應該是有自己的想法,牧總的為人我看的很清楚?!惫㈧f道:“我知道你不信任我,我愿意和牧總簽署一個《主仆協約》?!?br />  《主仆協約》,有這個什么話都不說了,這片天地,一旦簽署了這類的協議,被約束的人連反抗的心思都起不了。忠心絕對沒問題。
  “那你怎么和傭兵聯盟交代?!蹦撂煜柘氲搅诉@個問題。
  “沒什么好交代的,傭兵聯盟和散修聯盟一樣都是一個松散的組織,我又不是什么高級人員,沒人會關注的,長時間不聯系,他們就會以為我死了?!惫㈧疅o所謂的說道。
  “好,我考慮一下?!蹦撂煜枵f道。
  牧天翔讓耿飚先出去,招來了郝軍和章偉二人,大概的說了一下。二人也是很驚訝,最后為了確保安全,牧天翔和耿飚簽署了一個期限五十年的《主仆協約》,時間不長不短,雙方都滿意。
  本來牧天翔是不想簽的,認為耿飚的誠意足夠了,可是架不住郝軍二人的勸說。牧天翔現在一身牽扯數萬人的利益和生死,也容不得大意,正好耿飚也自愿,所以就順水推舟的同意了。
  有了耿飚的幫助,很多的事情進行的很順利。
  和馬鐵軍、馬鐵峰兄弟兩的談話也很順利。
  拿馬鐵軍的話說。我們原來都是被家族放棄的紈绔,牧總給了我們機會和希望,不跟著牧總混,那不是腦子進水了。
  是啊,希望,有這么多的兄弟信任自己,牧天翔還有什么好遺憾的。
  牧天翔等人將軍營里的物資全部的集中起來,愿意離開的人都發放了足額的遣散費。
  最后愿意跟著的還有將近五萬多人,雖然人員超出了牧天翔的預計,以后的負擔肯定會很重,但看著大家殷切的表情,牧天翔沒有理由放棄任何人。
  郝軍說的對,困難再多,兄弟們一起扛。
  牧天翔離開了日月堡,帶著眾人趕赴私軍基地。
  日月堡的放棄,意味著嗜血門的勢力就可以輕易的進來。這片天地就將變的更加的熱鬧。
  熱鬧好啊,亂了才能渾水摸魚。牧天翔騎在馬上想到。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