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五十三章 離開

第五十三章 離開

    “靈珠,我要出去一段時間,你想跟著我去嗎?”牧天翔抱著剛剛從外面回來的木靈珠問道。
  
      “去哪?”木靈珠低頭玩著剛從上官青云那要來的玩具。
  
      “去一個有山有水,鳥語花香的美麗地方?!蹦撂煜枵f道:“哪里有可愛的兔子,狡猾的狐貍……”
  
      “真的嗎?”木靈珠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放下了手中的玩具,認真的聽著。
  
      欺騙這么一個美麗的精靈,牧天翔有深深的負罪感,心里也十分的內疚,可是沒有辦法。木靈珠不走留在城市里,遲早要出事。
  
      木靈珠的身份一旦暴露,估計出手的都是天極修士,面對這些頂級修士,牧天翔根本無力反抗,甚至可以說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
  
      也許龍刀說得對,大自然和崇山峻嶺才是這些天地靈物的家,這個繁華的人間城市已經束縛了她太久。
  
      “娘去嗎?”木靈珠問道。
  
      “娘這里還有點事,你先跟著爹爹和兩個哥哥、黑虎他們過去。我隨后就到?!崩习迥锇参恐眷`珠。
  
      “我不和娘分開,”木靈珠最近一直和老板娘生活在一起,老板娘對木靈珠的愛,每個人都能清晰的看來。木靈珠對老板娘也十分的依戀,一聽老板娘不去,立馬就哭了。
  
      老板娘也抱著木靈珠哭了起來??墒且淮蠹易拥娜?,拋棄這誘人的產業,突然全部的離開,難免別人不起疑心。只能以后想辦法了。
  
      “靈珠不哭了,娘說了,這邊安排好就去找你?!崩习迥镌S諾著。
  
      “說好了,不騙人?!?br />  
      “不騙人……”
  
      “那我們拉鉤……”
  
      “好,我們拉鉤……”
  
      看著老板娘和木靈珠,牧天翔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淚,可是沒辦法,現在寄人籬下,很多事情并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去做。
  
      離別的時候終于到了,家里能走的人在前兩天都由悄悄潛回來的上官美芝帶走了。除了上官錦關心的問了一下木靈珠,其他的人倒是沒引起注意。
  
      歐陽小織說木靈珠他們被別的宗門的一位長老看上了,帶回宗門考核去了。這些事情在這個世界也很平常,到沒有引起上官錦的懷疑。上官錦自己就曾在三歲的時候,被天御門的外公帶回去,修煉了一段的時間,打好了基礎,十歲才回來。
  
      “天翔,第二軍就暫時交給你了,不過別忘了我才是第二軍的軍長,我過段時間就會過去的,”上官錦揮舞著小拳頭說道。
  
      牧天翔到日月堡練軍,這是大事,上官錦也攔不住。好賴歐陽小織和老板娘沒走,還有很多的事情可做。上官錦也就沒說什么。
  
      “我就是臨時的掌柜,當家作主的當然還是小姐?!蹦撂煜栊χf道。
  
      “算你明白,連你都是我的人,別看你現在是總指揮了?!鄙瞎馘\咬著小虎牙說道。
  
      “好了,小妹,你別鬧了,小心耽擱了牧天翔行軍,你想去隨時可以去嗎。又不遠,只有三天的路程,轉瞬即至?!彼托械纳瞎偾嘣普f道。
  
      “好了,保重,來日再見?!蹦撂煜钃]了揮手,帶著一絲的不舍離開了。
  
      一路風餐露宿,好賴基本上都是官道,路上沒有什么意外發生,由于牧天翔這次跟隨的是輜重后勤為主的部隊,行軍的速度不快,整整五日才趕到日月堡。
  
      休整了一夜,牧天翔召集前期的人員來到了大帳。
  
      “這次我們成軍的目的大家都知道吧,我們主要的目的就是通過不斷的整訓,發現和培養軍隊的后備人才,并補充道一線部隊?!蹦撂煜枵f道。
  
      “我不管你們將來去那支部隊,但是我希望你們記住,你們曾經在第二集團軍訓練過,曾經都是親密無間的戰友……”
  
      “也許,我們將來在戰場上還會配合、合作,共同面對我們的敵人,并且擊敗我們眼中任何的敵人,希望你們能經得起考驗,對得起曾經的戰友,對得起我對大家的期望……”
  
      ……
  
      牧天翔發表了激情盎意的演講。
  
      “下面我公布一下下城主和我商量后對第二集團軍的相關人員的任命?!蹦撂煜枵f道。
  
      集團軍總指揮:牧天翔
  
      副總指揮:郝軍     耿飚
  
      第一軍軍長:上官無敵  (共計三萬人)
  
      師長:李浩、上官云、馬鐵軍
  
      第二軍軍長:馬鐵峰    (共計三萬人)
  
      師長:李沐然、馬夯、李佩
  
      第三軍軍長:馬小柯    (共計三萬人)
  
      師長:李云、張浩軍、王君然
  
      集總直屬師:師長章偉(共計一萬人)
  
      “以上是我對師以上人員的任命,這份任命是經過上官城主的同意的,為了方便大家指揮,各軍旅及旅以下的人員任命由各軍自行協商,上報集總通過、備案。大家明白了嗎?”牧天翔說道。
  
      “明白!”眾人齊聲回答。
  
      “這次人員的任命,很多人已經跟過我一段時間了,比較熟悉我的風格,還有些人是從別的部隊調來的。我希望我們精誠團結,圓滿的完成城主交給我們的任務?!?br />  
      “很多人,可能有些想法,現在剛開始,我希望我們是一個聲音,不同的意見暫時不要說,也不要想,要完全的按照命令執行,軍令如山,任何人都不要挑戰軍令的威嚴,因為那需要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就是你們的生命,你們承受不起,希望你們明白?!蹦撂煜瓒⒅旅娴膶㈩I,一字一句的說道。
  
      牧天翔現在在軍中的赫赫戰功和威嚴不是一般人可以挑戰的,畢竟牧魔王不是白叫的,那是由無數的尸骨和鮮血驗證的,成色很足。
  
      “沒有事的話,請各位離開,立即開展工作,兩位副總留下?!蹦撂煜钄[了擺手說道。
  
      底下的將領長吁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像兔子一樣竄出了大帳。
  
      “面對牧總,我感覺好像面對高級的魔獸一樣,腿肚子都打顫……”
  
      “是呀。我的后背都濕了……”
  
      “你們是沒和牧總合作過,日月峽那可是尸山血海的一場大戰啊,一般人根本頂不下來,我們都知道那是牧總一個人撐下來的……”
  
      “就是,幾百名的修士,那說屠了就屠了,眼都不眨一下……”
  
      ……
  
      底下的將領議論紛紛,老人趾高氣揚,像新來的將領吹噓著。
  
      中軍大帳。
  
      “牧總的威勢很足啊”耿飚笑嘻嘻的說道。
  
      “就是,連我都害怕,”郝軍說道。
  
      “你還知道害怕?”牧天翔看了郝軍一眼說道:“好了,閑扯以后再說。我們說說軍隊的問題?!?br />  
      “軍隊陸陸續續的開赴過來,先期的軍隊已經初步的訓練了一下?!惫㈧矅烂C的說道。
  
      “觀察后覺得怎么樣?”牧天翔問道。
  
      “比以前從難民那招來的人差多了,不太好管?!焙萝娨舱f到。
  
      “這是集中上官城所有控制的區域招來的兵,還有些是以前別的勢力的潰退下來的兵,也有些想要混資歷的公子哥,人員參差不齊,肯定會有些問題?!蹦撂煜锜o奈的說道。
  
      “現在的局面并不太平,我估計城主留給我們的時間并不多?!惫㈧擒婈牭睦先?,知道事情比較多。
  
      “那就往死里的練,我們原來不就是這樣嗎,不聽話的,敢扎刺的拉出來殺一儆百。我還不行整治不了了?!焙萝妰礆猱吢兜恼f道。
  
      “殺、殺……你就知道殺,都殺了,我們練個屁的兵?!蹦撂煜柚钢萝娏R道。
  
      “你不是就這樣,”郝軍低頭嘀咕著。
  
      “你還說,”牧天翔氣的那杯子砸在郝軍的身上:“現在和當時能一樣嗎,此一時彼一時。原來是幾千人的隊伍,兵員來源也比較的簡單,現在是十萬人啊,兵員也是來自****。很多人都是有背景的?!?br />  
      “那你說怎么辦?”郝軍一身的茶水,也不敢多。
  
      “規矩,先立規矩,以后軍隊里嚴禁打罵士兵,所有的人都要一視同仁,不管是修士還是紈绔?!蹦撂煜枵f道。
  
      “那你還拿杯子砸我?!焙萝姴环獾恼f道。
  
      “你不算,你有意見嗎?”牧天翔看著郝軍說道。
  
      “沒、沒意見?!焙萝娍匆娔撂煜枋址旁诹税笌咨嫌脕韷杭埖木F塊上,連忙的說道。
  
      賬內的三人大笑起來,氣氛也輕松起來。
  
      “訓練暫時的先停下來,把人員分配好后,先建立住處,我看了一下,原來的住處建的亂七八糟,這不行,推倒重建,所有的住房要橫平豎直,每間房子按一個班的人員集中住宿?!?br />  
      “還有,所有的人員全部打撒,重新分配,不能按地域和階層分配。這樣相對來說就好管理一些?!?br />  
      “當兵不光要有好的體質,還要紀律嚴明,令行禁止的作風和習慣?!蹦撂煜柘肓讼胝f道。
  
      “郝軍你把一些刺頭挑出來,交給章偉,他知道怎么辦,軍紀的話我這兩天寫出來,下發執行。耿飚就先監督住房的建設?!蹦撂煜枵f道。
  
      “章偉這次可惜了,本來按照他的功勞,完全可以當一個軍長,就是因為年齡太小了?!焙萝娞婧糜颜聜ケР黄?。
  
      “跟著總指揮章偉能吃虧,章偉這個師長,我看幾個軍長都眼紅?!惫㈧χf道。不愧為老兵油子,很多事看得清、看得遠。
  
      牧天翔笑了笑沒說什么,擺了擺手讓兩人出去。
  
      牧天翔對軍隊的管理說實話也就是半瓶子水,所以準備把前世解放軍的那一套稍微修改一下,適合這個世界人的思維,差不多就照搬過來。
  
      不過牧天翔記得并不清楚,需要時間回憶。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