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四十二章 人造的獸潮

第四十二章 人造的獸潮


  牧天翔瀟灑的走了。上官青云一個人在大帳里思考,大陸的法則,魔獸是人類的共同敵人,可是這次的局面如果不利用這次難得的機會,那就沒有一點的希望,一旦失敗,自己的親人和無數治下的百姓都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甚至家破人亡。上官青云各種的糾結。
  牧天翔并不擔心上官青云會放棄這次機會。人有時看著有很多的路走,可是當你真正邁開腳準備走的時候,才會發現,可走的路并不多,甚至是無路可走,面對荊棘也只有劈開一條路。只有闖過去,才可能繼續的前進,闖不過去,那就只有死了。
  面對絕望的局面,上官青云的選擇并不多。對一個真正的管理者來說。規則、道義也不是不可變通的,只是不要做得那么直白、那么明顯就行。
  兩個時辰后,上官青云叫牧天翔過去,牧天翔知道上官青云已經做出了選擇。
  “你看,我就說山脈是魔獸的天下,在這里作戰隨時面臨魔獸的侵擾,所以我們都不愿意在山脈里作戰?!鄙瞎偾嘣频椭^、踱著步自顧自的說道。
  “日月峽,雖然經過了很多人的清理,看著沒有什么魔獸,可是這里畢竟是山脈深處啊?,F在有死了這么多的人?!?br />  “我們的死者和傷者都得到了很好的安置,可是嗜血門他們還是按照人類聚集地的作戰方式安置死者和傷者,造成了大量的血腥之氣四溢,引來了魔獸,這都是他們的原因,不是我們造成的……”
  “我們可能馬上就要失敗了,為了避免麻煩,我們提前把我們俘虜的修士殺了,這沒有錯吧,畢竟我們已經殺了一批,沒有和解和交換的可能了……”
  牧天翔看著上官青云焦躁的表情,十分的可笑,明明已經做出了選擇,還要道貌昂讓的推卸責任,所以很配合的說道:“總指揮說的很對,都是他們的錯?!?br />  “魔獸不會也攻擊我們吧?”上官青云問道。
  “會的,一定會的,所有的人類也是魔獸的敵人,但是我們有兩道城墻的防護,他們沒有,只要我們堅持一會,我相信魔獸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畢竟魔獸都聚集在他們那個方向,他們的營地血腥味最濃?!?br />  “你說魔獸會不會直接把他們都消滅了?!?br />  “這個估計不可能,據章偉觀察,這次魔獸的數量還不是太多,等級最高的也就是六級左右,嗜血門的修士還是比較多的?!?br />  “那他們抵抗住了,繼續派援軍來,我們還是抵抗不住啊?!鄙瞎偾嘣茋@了一口氣說道。
  “我想不會了,畢竟誰也不知道魔獸還會不會來,而且就是他們這次抵抗住了,損失也是比較大的。嗜血門的周邊也不太平,我想他們也不會把大量的有生力量全部消耗到這?!?br />  “你準備派誰去?!?br />  “章偉和郝軍,他們是小姐的人,忠心沒有問題?!?br />  “我在桌子上放了六個儲物袋,一會我要出去一下,你不會拿吧?”上官青云說道。
  “我想,我會拿的,畢竟我并不富裕,這還是很值錢的?!?br />  說道這,兩人哈哈大笑。
  “你去安排,決定了就去做,戰爭每況日下,死的人太多了,我們沒有猶豫的時間了?!鄙瞎偾嘣茋烂C的說道。上位者的氣勢油然而生。
  牧天翔拿走了六個儲物袋走出大帳,看樣子上官青云想的還是比較的清楚,有了這六個儲物袋,不光能裝些精血,還可以裝些殘肢,這樣對魔獸的誘惑力將更大。
  戰爭一如既往地殘酷,嗜血門又連續的發動了三天的猛烈進攻,在大量的床子弩的輔助下,上官城的人員傷亡大大的降低了,嗜血門的損失卻增加了,三天的時間又大約損失了五萬人,不過修士的損失并不大。
  “我們這么大量的無節制的使用床子弩,雖然能減少傷亡,可是箭矢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了?!睂㈩I們議論紛紛。
  “青鶴和小姐已經去搬救兵了,散修聯盟已經把風云城和李家莊團團圍住了,可以抽調兵力支援我們了……”上官青云大聲的說道。
  底下的士兵聽后歡聲雷動,士氣大振。知道點情況的修士和高級將領雖有疑惑,但也沒多問。
  “天翔,事情不能在耽誤了,遲則生變,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今晚去做。上官青云轉身對牧天翔說道?!?br />  “好的,我現在就去安排?!蹦撂煜椟c了點頭。
  “章偉、郝軍這次的事情你們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蹦撂煜柙诖髱だ锱扇苏衼砹苏聜ズ秃萝?,拿出了六個儲物袋分別交給章偉和郝軍。嚴肅的說道:“一旦你們失敗了,我們就將死無葬身之地?!?br />  “還有這里面的東西我加了狂躁劑,你們也要注意安全?!蹦撂煜瓒诘?。
  章偉和郝軍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肅穆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轉身離去。
  牧天翔望著遠去的二人,也是感慨萬分,有些事只能說不能做,有些事卻只能做不能說。這次引誘魔獸的事情后續也許會很麻煩,作為直接做的章偉和郝軍應該也會明白,雖然不一定會被滅口,但此生是別想離開上官城了。
  自己也是這樣,原來只是想暫時有個安身之處,可是不知不覺中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以后想要輕易地離開,想來是不可能了,人生就是這么多的無奈。
  山脈的夜晚是寂靜的,偶有的獸吼也是遙遠的,皎潔的月光照耀著大地、山脈、樹木……
  嗷、嗷……連綿不絕的獸吼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他們成功了……”上官青云激動的說道。
  “小聲點,別讓別人聽見,”同樣一夜無眠的牧天翔笑著說道。
  “低調、低調……”上官青云嘿嘿的壞笑著。
  “什么聲音?”
  “發生了什么事情?”
  “可能是獸潮吧,”有經驗的人說道。
  “不是還沒到獸潮發生的時間嗎,”有人疑惑的問道。
  “我怎么知道……”
  驚醒的將士和修士議論紛紛。
  “獸潮、是獸潮,這次作戰的血腥引來了獸潮?!弊鳛楫斒氯说纳瞎偾嘣拼舐暤暮暗?,并同時把問題定性到是魔獸被血腥味吸引的方面,:“大家做好防御,任何人不得出去?!?br />  驚醒的人們紛紛站到城墻上和高處的山坡上,向遠處觀望。士兵們緊張的把床子弩和其它的防御工具安放在城頭。
  天暗了下來,濃郁的陰云遮住了月光,徘徊在四野,俯瞰著陰暗蕭殺的山谷。
  “沙,沙,沙……”,大風狂奔過樹木的間隙和枝頭,猶如掀過樹木的海洋。這一片流動里,隱約潛伏著什么,在風的浪潮中微微地冒出頭來。
  踐踏、折斷,還有毋庸質疑的威嚴和咆哮,漸漸地浮現出來。樹木接連地倒伏下來,無法反抗,無法呼喊。
  各色各樣的魔獸快速的從周圍的懸崖和叢林中奔行,穿行在其間,皮毛與粗大的樹木摩挲著發出簌簌的喘息,在蕭殺的混沌中奔涌而出,匯集在山谷之中。
  “獸潮,真的是獸潮,”
  “快、快,做好防御……”
  獸潮在這個世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狂涌的獸潮并沒有在軍隊中引發大量的驚慌,各級的將領有條不紊的指揮著,修士都拿出了兵器,準備戰斗。
  聚集的魔獸大部分都在城墻以外,極個別的落在城墻內,也很快的被擊殺了。高聳的城墻阻礙了魔獸的步伐,在試著攻擊了一會,被床子弩巨大的箭矢擊潰了,魔獸沒有猶豫,轉身奔向了嗜血門軍隊的駐地,畢竟那里沒有城墻,那里的血腥味更加吸引魔獸。
  魔獸的本能也是知道趨利避害的。
  看著轉身離去的魔獸,緊張的士兵慢慢的平息下來。
  突然遭到魔獸的侵襲,嗜血門毫無準備,雖然不至于一下子就奔潰,在將領和修士的帶領下逐步抵抗,可是損失也是巨大的。
  遠處的獸吼和喊殺之聲清晰的傳來,耀眼的符箓和修士搏斗的炫紋不時的閃爍山谷。
  “看、快看絕對是高級符箓,不然也引不起這么大的光芒……”
  “那絕對是地級修士的攻擊,看那炫紋,絕對是高級功法……”
  “烈焰豹、絕對是烈焰豹、七級的魔獸啊……”
  “看,嗜血門撤退了……”
  ……
  在城墻上的人嘻嘻哈哈的看著嗜血門遭受的魔獸沖擊,各種的幸災樂禍。
  “耿飚,上官浩云準備帶領修士團和第一軍出擊?!蹦撂煜柰蝗淮舐暤拿?。
  “牧副總,不是不讓出擊嗎?”
  “天翔怎么回事?”
  ……
  周圍的人一片驚愕,紛紛的問道。
  “嗜血門雖然是我們的敵人,但魔獸是我們人類的共同敵人,面對魔獸,我們應該摒棄前嫌,守護相望,去支援嗜血門!”牧天翔正義凌然的喊道。
  暈了,周圍的人都暈了。茫然的看著牧天翔,最后又把目光轉向了上官青云。
  “天翔,怎么回事,你說清楚,”上官青云也是一臉的愕然。
  “戰斗已經持續了快一個時辰了。嗜血門不斷的撤退,不過陣線還比較的穩,看樣子抵抗住了魔獸的攻擊,魔獸的攻勢也在減弱,看樣子也損失不小?!蹦撂煜枵f道。
  “那有怎么了?”周圍的人還是木然的看著牧天翔。
  “嗜血門面臨魔獸的攻擊,按照大陸的共識我們這時不能攻擊嗜血門的軍隊?!惫㈧ε履撂煜璨恢?,小聲的解釋道。
  “誰說我們接機攻擊嗜血門,嗜血門殺了不少的魔獸,可是他們的防線在不斷的后撤,根本來不及收割魔獸的尸體,魔獸全身都是寶啊?!?br />  “等他們擊敗了魔獸,就沒我們什么事情了?!蹦撂煜杩粗@幫人,鄙視的說道。
  “嘻嘻……”
  “嘿嘿……”
  “我明白了……”
  “你好陰險,不過我喜歡……”
  明白過來的眾人都會心的笑著,一切都不予言表。不過看牧天翔的眼神卻有點不對,弄得牧天翔一臉的郁悶,“土鱉、一幫土鱉?!蹦撂煜栊睦锇盗R。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