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二十六章 夜話

第二十六章 夜話


  本來只是幾個爭強好勝的天之驕女之間游戲和玩耍的比武,也慢慢的摻雜了一些別的東西,使一件簡單的事情慢慢的變味了,變復雜了。裂痕和猜忌這種東西,只要存在就很難修復,在外力的作用下往往還會迅速的擴大,直到分崩離析,不可挽回。
  面對這個錯綜復雜的亂世,對與錯并不重要,也不值得討論,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對事情的判斷和取舍。利益雖然是絕對的核心,但也不是唯一的原因。家人、師門、傳統、理想,逼不得已……每個人都會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找到無數的理由。
  今天的比賽結束后,簡單的總結了一下,牧天翔并沒有參加慶祝,一個人來到山坡上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靜靜的坐著,思考著。下午從上官平遮遮掩掩的言談中和匆匆離去的身影都折射出很多的問題,有很多的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
  自己何去何從呢。牧天翔猶豫了,茫然了。
  “牧天翔,你怎么一個人在這兒呀。大家都在慶祝呢?!鄙瞎馘\悅耳的聲音傳來。
  “沒事,一個人靜靜,想一想明天的比賽?!蹦撂煜桦S意的說道。
  “你猜明天,風云城的王詩雨會不會直接投降,”上官錦笑嘻嘻的說道。
  “有可能,這樣最好了,我們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傷亡了,”牧天翔也輕松的說道,對明天的比賽,牧天翔并不擔心,900對400,巨大的人數優勢,是風云城邁不過去的坎,就是有些陰謀詭計,自己注意點就行了。
  “嘻嘻,不戰而屈人兵,我喜歡,”上官錦歪著腦袋笑著。
  “小姐威武,一統江湖,”牧天翔說笑著。上官錦雖然有點驕橫、有點小脾氣,但為人卻很心善,在這個亂世,善良已經不多了。牧天翔雖然對很多事有一些猜測和認知,但牧天翔不想那些骯臟的事污染這個淳樸的小姑娘。牧天翔雖說年齡也不大,但到底是活了兩世的人了,知道有些事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愿這份淳樸、善良能夠長久的保持下去,實在不行,哪怕多一天也是好的。
  “我們幾個年齡差不多,小時候經常在一起玩,關系可好了,這幾年不知道怎么了,一年也見不了幾面,就是見面了也不知道說什么,其中李天嬌和王詩雨最討厭了,瞧不起這個、瞧不起那個,說話可難聽了,”上官錦低著頭,抱怨著。
  “人長大了,考慮的實情多了,就會變得,”牧天翔勸慰著。
  “你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是不是覺得我傻,”上官錦忽的一下站了起來,指著牧天翔問道。
  “沒有,沒有,小姐英明神武,有什么事情能瞞過你呢?!蹦撂煜璐蛑?。
  “近兩年,父親和哥哥天天練武和擴軍,都沒時間陪我了,家里也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緊張氣氛,”小姑娘苦惱的說著:“其實我知道,肯定有事發生了,但是沒有人告訴我。好多的叔叔伯伯都走了,來了更多的不熟悉的人?!?br />  看樣子上官城主也不是全無準備,人員的新老更替也一直的在進行著。想來也是,能雄踞這一片天地的強者,那一個都不簡單。
  當然,有些事情不過顯出一些端倪,今后的發展方向還不好說。上官城主關心民生,看樣子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惡之人,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牧天翔也是愿意出點力的。
  “牧天翔,你的修為這么低,可是父親和哥哥還有上官平叔叔都說你是一個有本事的人,我看也就是一般般啦,除了練兵沒什么啊?!鄙瞎馘\突然問道。
  “這都看出來了,我覺得我隱藏的很好啊??礃幼游姨珒炐懔?,霸氣側漏啊,怎么隱藏都藏不住啊,”牧天翔仰首望月感嘆著,一副高人模樣。
  “你要死啦,”上官錦一腳踹了牧天翔一個趔趄,牧天翔狼狽不堪的站穩了身形,高人風范蕩然無存。
  “怎么動手呢,我真的是高人啊,”牧天翔繼續的逗著上官錦。
  “有多高?”
  “有好幾層樓的高度!”
  “什么意思?”
  “就是很高、很高的意思?!?br />  “你討厭死了,不愿意說就算了,本小姐還不稀罕呢,反正不管怎么說,你是我發現的,我是伯樂,你現在是我的人,什么事都得聽我的?!鄙瞎馘\傲嬌的說道。
  “小姐威武,小姐才是真正的高人,光輝如日月般燦爛,我對小姐的佩服之心,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牧天翔一本正經的拍著馬屁。
  “嘻嘻……我喜歡,你愿意幫我嗎?”上官錦問道。
  “愿意,我愿意一直追隨小姐,”這倒不是牧天翔的敷衍,牧天翔真的愿意守護這份純真、善良和美好。哪怕付出一些代價。
  “不管你說的真假,反正我記住了,當真了,以后你敢不遵守你的承諾,小心我收拾你!”上官錦揮舞著蔥嫩的小手,故作兇狠的警告著。
  “我說的是真的,絕對是真的,比黃金還真?!蹦撂煜韫首鲊烂C的說道。
  “好了,不和你貧了,我走了?!鄙瞎馘\笑嘻嘻的說道。
  “小姐,明天的比賽我們肯定會勝利的,但是小姐也要小心王詩雨的陰謀詭計,”牧天翔看著轉身離去的上官錦說道。
  “知道了,真啰嗦,很多事情我是不愿意去想,你還以為我真傻啊?!鄙瞎馘\揮了揮手,雀躍的離去。
  看著那遠去的驕影,牧天翔輕聲的笑著。
  “錦兒走了,”一聲長嘆在牧天翔的耳邊響起。
  “誰”牧天翔緊張的轉過身軀??匆娨粋€威嚴的中年人站在身后,也在望著不斷遠去的上官錦。
  “別緊張,我是上官浩然,上官城主,”很隨意的一句話,但久居上位的氣勢使人不得不信服?!斑@難道就是王八之氣,”牧天翔齷齪的想著。
  “城主怎么過來了,”牧天翔奇怪的問道,按說,像這種小兒科的比賽是驚動不了上官浩然這種層次的關注的,何況是親臨呢。
  “坐,有些事發生了一些有趣的變化,我過來看看,也避免一些人有些不好的想法,”上官浩然淡然的說道,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石頭,坐了下來。
  過了片刻,沉思了一會的上官浩然開口說道:“天翔啊,你對昨天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牧天翔想了一下說道:“我原來在一個小山村,雖然很苦,但也安詳,后來戰爭來了,一切都變了。我由于資質的原因沒法進入宗門修煉,便加入了天風國的軍隊,后來就隨軍隊一路輾轉全國各地,不斷的打仗,廝殺,為了活命便觀察了很多,也想了很多?!?br />  問的和說的好像沒有關聯,但說的人很認真,聽得人也很仔細。
  “這世道,想活著,就得不斷的拼搏、廝殺,庸庸碌碌的人是沒辦法生存的?!鄙瞎俸迫惠p聲的說道。
  “我也喜歡簡單一些,平和一些,可是有些東西變了,為了生存也只有跟著變了,雖然我也不喜歡,但沒辦法?!蹦撂煜杞又f道。
  “友誼、親情、同門很多很多本來值得珍惜的東西,面對生存和欲望,都顯得蒼白,真不知道值不值?!鄙瞎俸迫桓锌?。
  “在軍隊里,想要生存,面對無休止的廝殺,就要比別人狠,比別人快、比別人想的遠些。有些美好的東西只會成為羈絆,我們這些人不配擁有?!蹦撂煜枵f道。
  “天下的人、事很多表面的事情我們都看不透,何況那些深埋于人心的東西,但早做點準備總是沒錯?!鄙瞎俸迫徽f道。
  ……
  兩個人在這個普通的山坡、寂靜的夜晚,有搭沒一搭的聊著,很多的時候說的不是一件事,牛頭不對馬嘴的,但雙方都聽懂了,有些事真不值說清楚,也不能說清楚,只可意會了。
  “對了,明天比賽結束了,你們就趕快回來。這次我提拔你當萬夫長,交給你三萬人,其中修士一萬,還有我的兩個兒子上官青云和上官青鶴也交給你,他們雖然比你大,可是歷練還少,不懂的事情還很多,為了生存,該好好學學?!鄙瞎俸迫徽酒饋?,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的修為這么差,估計不服的人很多,如果弄巧成拙反而不好,”又升官了,不過牧天翔還是有些擔心。
  “時間不多了,沒有必要和風細雨了,也來不及了。我了解你的訓練方法,需要嚴苛的軍紀和絕對的服從。我讓上官平當你的幕僚,不服管教的你就交個他,他會處理的,你只管操練,往死了的操練。大浪淘沙,總有些會被淘汰的?!鄙瞎俸迫徊蝗菥芙^的說道,霸氣側漏,盡顯上位者的殘酷和威嚴。
  “你的修為低,這是你的優勢?!鄙瞎俸迫煌蝗还男Φ?。
  “什么意思,修為低還好?!蹦撂煜枘涿?。
  “你是個有本事的人,可偏偏對任何人都沒有威脅?!鄙瞎俸迫徽f道:“在這個亂世,有用的人,總是可以活下去的?!?br />  “沒想到,這也是優點,”牧天翔苦澀的笑了笑,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垃圾的資質根本不可能修煉高深的功法,對強者來說是可以隨手抹去的存在和螻蟻。就是極端點,牧天翔不足一百多年的壽命,面對那些動輒就是五六百年壽命的強者來說,耗都耗死你了。
  說完這些,上官浩然便飄然而去,牧天翔沉思了一會也去休息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