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十三章 上官城

第十三章 上官城


  車是由磐角羚羊拉動的,這是一種低級的魔獸,性格比較的溫順,但速度很快,被很多的大戶人家飼養,用來運貨或者載人。
  由于人數不多,牧天翔、荷花和胡兵三人單獨分了一輛。上車后牧天翔仔細的檢查著車輛,車輛的四周刻畫了一些低級的浮空和加速符箓,以便使車輛更加平穩和快速的行駛,車輛的內部的裝修也十分的精美,坐墊也是低級魔獸火狐的皮縫制的。坐著很舒服。這么快的速度感覺不到一點的顛簸??傮w來說,觀感不錯,這是一個有錢的主。
  牧天翔打開車窗,四處觀望。此處受到戰亂影響相對較少,筆直寬廣的官道蔓延遠方不知盡頭。路上還時有奔馳的車輛或駿馬,南來北往的客商和行人還不少。遠處的山脈并不高大險峻。起伏之間,山清水秀,別有一番意境,偶有小小的村落、田地或是與官道伴行的河流小溪。給人一種平和安然的氣息。
  這樣和美的世界不知還能維持多久,這片天地的人心已經亂了。牧天翔感慨著。
  “小牧,你說我們這次過去能安穩嗎?”老板娘打破了車廂里的沉靜。
  “胡奎大哥不在了,以后你就是我姐,我會盡我所能保護和照顧你們。但具體過去怎么樣,說真心話。我也不知道,你看著外面平和甜美,可是我估計不需要多長的時間這一切都不復存在了??偟膩碚f,我們在青山鎮沒路走了,只有出來。在外面走走看看,雖然肯定很難,但未必不能走出一條路來?!蹦撂煜璩了剂艘粫f到。
  “難為你了,你這兄弟我認了,不過就害怕我們娘倆拖累了你?!崩习迥镎f到。
  “無所謂拖累不拖累,沒有胡奎大哥我可能早已死在雁鳴山脈了?!蹦撂煜鑷@了一口氣說到。
  話題太沉重,雙方都失去了交談的意思。
  “那我以后不是要叫你叔叔了?!甭犃税胩斓暮?,看見大人不再說話,突然插話道。小臉皺成了個包子,雙手絞在了一起,烏溜溜的大眼睛盯著牧天翔,不知道在糾結著什么。
  “你隨便,叫哥哥也可以,我們各論各的?!蹦撂煜韫恍?。
  “胡說,禮法不可廢,叔叔就是叔叔。亂叫別人會笑話的……”老板娘嗔怪的瞪了牧天翔一眼,轉頭開始訓斥著胡兵。
  “娘,我知道了,”胡兵委屈的快哭了。
  “姐,胡兵的資質這么好,怎么沒進宗門,在宗門里就是不能成為親傳弟子,但內門弟子總是沒跑的了?!蹦撂煜璐驍嗔死习迥镌?,奇怪的問道。
  “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具體什么原因我不知道,反正胡奎不讓去,自己帶著,說是進了宗門不安全,所以胡奎很拼命,這爺倆的修煉資源都要靠他一個人掙,”老板娘解釋了一下。
  為什么進了宗門反而不安全,牧天翔不太清楚,想來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原因,具體的原因可能只有胡奎知道了。
  “原因我可能知道點,這孩子的血脈有點特殊,這種血脈只能是遺傳,一旦進入宗門逃不脫有心人的注意和檢查?!饼埖兜穆曇敉回5膫魅肽撂煜璧哪X海。
  “奧”那就是得罪人了,對方的勢力肯定很強大,胡奎一直在躲避什么,牧天翔心理想著。
  “叔叔,我可厲害了,我現在已經黃級八階了,馬上就進入九階了?!焙d奮的說到。
  “那比叔叔還厲害?!焙牡燃墖樍四撂煜枰惶?,雖然知道胡兵的資質很好,但好到這種程度還是出乎牧天翔的想象,胡兵才八歲,天才已經不能形容了,簡直就是妖孽。
  “胡兵,你的修煉等級不能告訴任何人,知道嗎”反應過來的牧天翔趕緊叮囑道。
  “我知道,我爹從小就告訴我了。你是我叔叔我才告訴你?!焙翄傻恼f到。
  “胡兵的資質怎么樣,”老板娘疑惑的問道。
  “厲害,超級厲害,所以沒弄清胡奎大哥的情況,最好不要讓人知道?!蹦撂煜鑷烂C的說到。
  “胡兵,聽叔叔的話,除了我們三個人,再也不準對人說了,”老板娘緊張地摟著胡兵叮囑道。
  談論著胡兵,車里的氣氛慢慢的輕松了起來,畢竟這個世界的人早都見慣了生死,走了的人已經走了,活著的人還要繼續生活,還要繼續的走下去,一直到走不動了或者走到了路得盡頭。
  牧天翔挑著一些輕松的話題和老板娘聊著,也講一些前世聽來的笑話,逗得胡兵哈哈大笑。小孩總是容易快樂起來。老板娘的神色也慢慢的輕松起來,時間很快的過去了,到了傍晚,車隊不再前行,找了一處河邊開始安營扎寨。
  “砰砰”聽見有人敲車門,牧天翔打開車門,看見負責招聘的老者站在車前。
  “牧公子,這會有時間吧,我家主人想和公子聊聊?!崩险呖蜌獾恼f到。
  “不敢,稍等一下,我馬上過去,”牧天翔抱拳還禮。牧天翔安排荷花母子也下了車,四處轉轉,并吃些東西。畢竟坐了一天的車,老板娘只是一個普通人,還是很累的,做好這些,又叮囑了胡兵幾句,跟著老者走向車隊的中間。
  “還沒請教尊姓大名,”路上,牧天翔客氣的問道。
  “老朽上官平,只是我們主人的一個仆從,公子客氣了,”老者哈哈一笑說到。
  牧天翔感覺上官平的等級絕對不低,很可能是地級的高手,在軍隊三年,這點眼力見還是鍛煉出來了,但老者為人卻一點也不倨傲,對誰都客客氣氣的。但對方客氣,并不代表自己可以不尊重對方,萬一惹得對方不高興,那就是找死。牧天翔故意落后上官平半個身位,客氣的跟著老者來到了車隊的中間。
  在一輛由八匹神駿的赤龍駒拉動的華麗車廂外面,上官平停住了腳步,牧天翔在身后也停了下來。
  “小姐,人我帶過來了?!鄙瞎倨綇澭f到。
  “小姐?”牧天翔疑惑的看著上官平。
  “是的,我們的主人就是我家小姐,公子見過的,不過當時為了出門方便,做了些偽裝,公子勿怪,”老者笑著解釋道。
  “沒事,沒事。應當的?!蹦撂煜柃s緊說到。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對牧天翔是沒有影響的,說句不好聽的話,拿了對方的錢,哪怕對方是條狗,該聽還得聽,大不了合作不來,退了錢走人,想來還是可以的。
  “來了就上來吧?!币粋€清脆的聲音說到。
  “這方便嗎?”牧天翔看著上官平。
  “江湖兒女沒有那么多的講究,”上官平抬腿進入車廂。
  牧天翔稍微落后上官平點進入那輛華麗的車廂。
  車廂十分的寬敞,坐十個人都沒問題,里面裝修的也十分華麗,各種防護的、攻擊的、輔助的符箓刻滿車廂的四壁,一看就比牧天翔剛才坐的車上刻的高幾個檔次。
  車廂的正中間坐著一位少女。少女螓首峨眉,長得十分的清秀,一身鵝黃與淡青相間的衣裙,披了白色的坎肩,稍微有點嬰兒肥的臉龐正努力的做出一副威嚴的樣子,一雙秋水般的眼睛盯著牧天翔。
  “我發現你這個人做事婆婆媽媽的,沒有一點英雄氣概,江湖兒女就應該豪情萬丈,”少女故作兇狠的說到。
  這叫下馬威?不過兇狠的表情一點也不嚇人,反而有點可愛。這可能就是嬌生慣養的富家小姐一貫習性,不知道外面的兇險。行俠仗義的江湖豪客的尸體估計早都涼了,能活下來的人那個不是小心謹慎,戰戰兢兢的人。
  “小姐說的對,我今后一定改?!蹦撂煜柚饕褪莵砘烊兆拥?,并不看好上官城主的前途,所以也不和這位嬌慣的小姐計較。
  “我們小姐人很好,就是說話有點直,”旁邊的上官平看見氣氛不對,趕緊解釋。
  有點直?什么意思?這話聽著味不對,有點別扭,估計是想說有點二,但是不好意思說出口。牧天翔笑了笑沒說什么。
  “我叫上官錦,你以后就是我的千夫長,幫我好好的練兵,打敗那些可惡的小人?!鄙瞎馘\惡狠狠的說到。
  馬上就要開戰了?這事情就有點大條了,日子不好混了。牧天翔看了看上官平。
  在上官平的解釋下,牧天翔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在上官城主的屬地周圍還有五大勢力,分別是名劍山莊、猴頭嶺、李家莊、風云城和暗夜城。大家師出同門,守望相互,組成了一個聯盟共同對外。為了鍛煉底下的修士和軍隊,便由各個城主的晚輩每年領一萬的軍隊相互爭斗,獲勝的可以得到一定的獎勵。這本來是各個勢力的公子參與的。沒想到各個勢力的小姐看著十分有趣,便聯合搞了一個千人的比斗。上官家族本來就相對來說比較弱,所以為了維護顏面,不至于輸的太難看,上官錦的兩個哥哥把精銳都抽走了,留給上官錦的就沒有什么了。上官錦的實力在這幫小姐們中間還是不錯的??墒敲看蔚紫碌能婈犜缭绲木捅粨魯?,面臨圍攻,上官錦再能打也只有飲恨沙場了,總共比賽了兩次,每次都墊底。心高氣傲的上官錦不服氣,今年纏著父親要了一大筆的資源,自己出來招人。
  這操蛋的世界啊,這種的軍事對抗,牧天翔見過不少,也參與了幾次,雖然對抗做了一些限制和防護,但每次演練下來還是會造成一定的傷亡,而這只是權貴人家的游戲。牧天翔無力改變這一切,那只能去適應了。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你要好好的帶隊,爭取勝利,我不會虧待你的。你雖然只是一個黃級中階的小小修士,但不要氣餒,”上官錦許諾、鼓勵著,估計也是從他父兄那學的。
  “前兩天突破了,已經黃級高階了,”牧天翔也難得的幽默了一把。
  “切,黃級高階有什么了不起,我都玄級中階了?!鄙瞎馘\傲嬌的揚起了天鵝般美麗修長的脖子。像一只驕傲的鳳凰。
  “你就說你有沒有信心。反正這次絕對不能墊底了?!闭f著說著,上官錦的底氣也不足了。
  “你這次,攏共在青山鎮就招了二十來人,看不出什么,到了城里我見了全部的人才好下結論?!蹦撂煜杌貜偷?。
  “好吧,那先這樣,等進了城再說,”上官錦說到。
  辭別了上官錦和上官平,牧天翔回到了自己的車上,由于晚上不安全,便沒有繼續趕路,牧天翔在車外修煉了一夜,車箱里留給了荷花母子休息。
  第二天黎明,一行三十多人早早的出發,經過半天不休息的趕路,中午時分上官城高大的城墻映入大家的眼簾!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