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十二章 器魂

第十二章 器魂


  回到房間躺到床上的牧天翔久久無法入睡,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像走馬燈一樣不斷地在眼前徘徊??偟膩碚f,有收獲,也有失落。獲得了一份巨大的財富和機遇,雖然暫時不可用,但想來只要不死,將來總會有機會用到的?;炅σ惨馔獾牡玫搅颂嵘?,修煉的路雖然還是崎嶇坎坷的,但總是有希望了。失落也是有的,總以為經過自己的努力,人生道路會發生些改變??墒亲詈筮€是不得不回到軍隊里,沒路走了,如果有其他更好的選擇,牧天翔也不想回到軍隊里,而且只是一個城主的私軍,這樣的城主在這個大陸上如過河之鯽不知凡幾,云起云落,能夠長存的又有幾個,將來的道路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不知自己能走多遠……
  思緒如潮水一樣,久久無法平息。牧天翔坐起身來,索性不再想了。盤膝靜坐一會,當思緒平穩后運轉功法開始修煉。
  天地元氣透過四肢百骸和周身的毛孔滲入體內。經過功法的提煉、過濾、壓縮慢慢的融入丹田,最后流轉在經脈內。滋養和擴展經脈,在元氣的沖擊之下,原來已經稀薄的六階和七階之間的屏障慢慢的開始裂開、破碎,最后元氣如滔滔江水沖入了黃級七階。
  過了許久,牧天翔睜開眼睛,感覺渾身清爽,這就突破了,原來以為這個大的屏障突破還需要幾個月的沉淀??墒墙涍^這幾日的生死相搏,險象環生的遭遇,一切又是那么的自然,水到渠成。終于黃級高階了,牧天翔也忍不住興奮不已。
  “小子終于突破了?!蓖蝗灰粋€蒼老的聲音突兀的在牧天翔耳邊響起。
  “誰,你是誰?”驚得牧天翔站一下子起身來。茫然的左顧右盼,小小的房間一眼望穿,卻沒有發現任何的身影。
  “哈哈,嚇你一跳吧,我在你的床上,”一陣猥瑣至極的笑聲傳到牧天翔耳朵里。
  牧天翔緊張的望向床榻,除了那柄坡破刀,別無他物。
  “別找了,我就是威震天下的神圣無敵的蒼龍寶刀!”猥瑣至極的聲音得意的說到。
  牧天翔看著床上的破刀,驚訝不止,不過緊張的情緒卻慢慢的平息下來,器魂,牧天翔以前在軍隊里聽別人說過,那都是傳說中的存在,聽說只有經過天極巔峰的鑄造大師鑄造,再經過天極高手的漫長滋養,才有可能產生器魂。擁有器魂的神兵,無一不是這個世界的傳說。器魂其實就是另一種生命體的存在,見慣了各種奇異事件的牧天翔并非不可理解和接受。牧天翔原來就覺得此刀不簡單,但卻沒想到來頭這么大。
  “切,還神刀呢,我記得村長當年用你劈了三十年的柴,也沒見你放個屁?!蹦撂煜杵擦似沧煺f到。
  “那個老頭知道什么啊,用我劈柴,簡直是暴殘天物,罪大惡極?!扁嵵翗O的聲音狂躁的喊道。
  “你除了鋒利點,沒什么特別的,劈柴正好?!蹦撂煜钃荛_單刀,坐在床上說到。這種的神兵對牧天翔來說并沒有什么用,牧天翔一個個小小的黃級修士,根本就發揮不出這種神兵的威力。而且牧天翔也沒有指望自己能修煉到天極,能修煉到玄級就阿彌托福哦,這種神兵在牧天翔手里除了鋒利點,就只剩惹禍了,沒有任何的好處,這點自知之明和覺悟牧天翔還是有的。
  “我要不是傷了本體,怎么可能落到你們這些垃圾的手里?!扁嵵翗O的聲音憤憤不平的說到。
  “還受了傷,很難恢復吧?”牧天翔鄙視的說到。
  “其實也不難,只要我多吸點地級高手,當然最好是天極高手的精血,再修養個百八十年,就能恢復往日的神風?!扁嵵翗O的聲音說到。
  “你可拉到吧,還天極高手。我就是一個黃級的垃圾,怎么給你找那些精血,難不成我碰見一個天極高手說到,我就吸你點精血,你別反抗,你覺得可能嗎?”牧天翔嘲笑道。
  “小伙子,不要放棄,只要你努力,在我的指點下很快就會修煉到天極?!扁嵵翗O的聲音誘惑道。
  “我的經脈和根骨是上品的品質,可是我的靈魂不入品,你能讓我修煉到天極?!蹦撂煜鑶柕?。
  “蒼天啊,你降到神雷劈死我吧,你怎么這么垃圾,神也沒辦法啊,”沉默了一會,猥瑣至極的聲音憤憤不平的嘶喊道。
  “沒那本事就不要吹牛,還有辦法幫我修煉到天極?!蹦撂煜枥浜吡艘宦?,對自己的條件和這個世界的了解,牧天翔從沒指望自己能修煉到天級。牧天翔只想修煉到玄級,平平安安的活到200歲,也不枉自己重活一世就行了。過高的指望是沒有的。
  “我也沒想到你這么的垃圾?!扁嵵翗O的聲音也低沉了下來。
  “要不,我把你扔到路邊或者深谷里,看有沒有有緣人發現你,給你一個光輝的未來。不過我估計憑你的賣相,最大的可能也就是一個劈柴的命,還有一種可能,沒人發現你,讓你爛到山谷里。還說我是垃圾?!蹦撂煜璩爸S道。說實話,這種層次的寶物對牧天翔沒有一點的吸引力。因為知道自己就是窮極一生也不可能運用到。
  “哼”單刀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就是萬幸你被一個懂行的高手發現了,你說他會耗費大量的資源修復和滋養你,還是直接抹殺了你,重新鍛造呢?”牧天翔繼續的打擊道。
  實際情況就是這樣,一柄破損的神兵很少有人會花費大量的資源和時間修復,就是修復了,器靈不是自己從小滋養的,忠誠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一個成熟的器魂往往都有自己的靈智。所以還不如直接抹殺了器魂,把神兵的材料抽取出來重新鍛造,自己慢慢滋養新的器靈劃得來。
  單刀不吭聲了。它自己也知道這些事情,畢竟已經開了靈智。
  “還有什么辦法修復你,如果只能吸取高手的精血才能恢復,那你趁早就別想了,這輩子都沒希望了?!比绻袡C會牧天翔還是想盡量幫助單刀一下,畢竟陪伴了自己這么多年,而且還救了自己幾次命。沒有這柄鋒利的單刀,牧天翔早已死在戰場上了。
  “那只有笨辦法了,你找一些煉器材料,當然要高級的材料。我慢慢的吸收,也能恢復?!扁嵵翗O的聲音嘆了一口氣說到。
  “這個還靠譜點,雖然我現在也沒有但是以后有機會我會給你找了,總比借別人的精血靠譜?!蹦撂煜璋参苛艘幌聠蔚?。
  “嗯”猥瑣至極的聲音萎靡不振的答應了一下。
  “那我以后怎么稱呼你。你那個名字太長,我記不住,名字嗎,不就是個代號嗎,起簡單點的?!蹦撂煜柩a充說道。
  “沒有那么威武的名字怎么配的起我的身份?!眴蔚犊棺h著。
  “你算了吧,還身份呢,不就是一把破刀嗎。以后你就叫砍柴刀、西瓜刀或者龍刀,你選一個吧?!蹦撂煜桦S意的說到。
  最后在牧天翔的淫威下,猥瑣至極的聲音選擇了龍刀這個稱呼。
  “就是嘛,龍刀多好啊,簡單好記,還威武?!蹦撂煜枵f到。
  “龍刀,記住,以后人多的時候不要發出聲音,免得被有心人發現,到時我可護不住你……”牧天翔不放心的叮囑道。
  和龍刀斷斷續續的說了半天,天慢慢的亮了。
  “砰砰……”有人敲門。牧天翔停止了和龍刀的交談。打開房門,只見一臉憔悴的老板娘穿著一身深色的長裙遮住了曼妙的身材,拉著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站在門口。
  “我決定了,跟你走,”老板娘低聲的說到。
  “就是,為了孩子的安全,我們應該盡快的離開這里?!蹦撂煜璋参恐习迥?。
  “這是我和胡奎的兒子,叫胡兵,”老板娘指著身旁的小男孩說到,胡兵好像也知道事情,緊張不安的看著牧天翔。
  “沒事,有哥哥在,沒人能欺負你?!蹦撂煜杳念^說到。
  “我走了,客棧怎么辦,這都是我的心血啊,不能白扔了,而且以后胡兵還需要修煉,都需要大量的錢啊?!崩习迥镄奶鄣恼f到。
  “客棧,不能直接出售,一來時間不允許,二來,一旦讓有心人看出點什么,會很麻煩的?!蔽襾硐朕k法。
  和老板娘商量點細節和客棧希望出售的價格。牧天翔來到青山鎮的交易市場。找到了多寶齋的少主,因為在路上知道多寶齋想在青山鎮有一個落腳點,但一直沒有合適的地方。牧天翔大概的向多寶齋的少主說明了一下原因。多寶齋的少主齊立宏也是感慨不已。雙方很快的敲定了以三萬金幣的成交價格,并留用所有伙計的條件,出售客棧。
  到了鎮里辦好了相關的交接手續,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第二天,牧天翔帶著老板娘和胡兵和上官少主匯合,牧天翔大概的看了一下,招聘的結果并不是很理想,只有二十多人,而且普遍的年齡偏大。
  雙方匯合后,上官少主并沒有對牧天翔多帶兩個人有什么意見,牧天翔也就懶得解釋。召集所有的人坐上上官城專屬的馬車,出發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