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十一章 出路

第十一章 出路


  牧天翔一面不斷地安撫著懷里暴躁的黑虎。一面思考著今后的路。自己的修為太低了,傭兵的路并不適合自己。胡奎已經死了,不管怎么說,自己是欠著一份人情的,有這份人情在,那荷花姐的事情就必須的管,自己的靈魂在歐陽小織的幫助下有了一絲的提高。修煉的路好似有了點希望,差不多能修煉到玄級,最差也能修煉到黃級高階,這樣自己的壽命也可以活到100多歲,也不枉重活這一世,可是修煉需要大量的資源,怎么弄……事情一件件一幢幢的在牧天翔的腦海里思考、縈繞。
  “哎,這操蛋的世界就不能讓人好好的活著?!蹦撂煜鑷@了一口氣,不再想了,走一步是一步,希望有路走。
  安撫住了黑虎,牧天翔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雖然受了不輕的內傷,好在還不致命,想來過幾天會慢慢恢復的。外傷基本上都是擦傷,沒有傷筋動骨,總是不幸中的萬幸。此處不能久留,一旦讓別的傭兵看見了,這么大的戰斗場面解釋不清。引起了懷疑,自己可能就性命難保。
  牧天翔快速的打掃著戰場,傭兵還是有錢,不算胡奎留下的家底。(這是要轉交荷花姐的,這一點牧天翔是沒有其他想法的。)牧天翔總計收獲了大約三十萬兩銀票和一些療傷的藥,可惜再也沒有發現儲物戒指或者乾坤袋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看著不少,如果是普通人的話,省著點可以過一輩子??墒侨绻逕挼脑?,那就是一個笑話,就拿胡奎的乾坤袋來說,這是最低級的儲物法器,可是沒有百萬兩銀票,想都不要想。
  打掃完戰場,牧天翔又挖了個深坑將胡奎等人的尸體掩埋了。費這么大的勁,并不是害怕胡奎等人的尸體被野獸糟蹋了。每一個傭兵死后的尸體最后變成魔獸或野獸的口糧,這是每一個傭兵都有的覺悟。傭兵是沒有墓地的。埋葬胡奎等人,主要是牧天翔擔心胡奎的死亡被人發現,想來自己在青山鎮還要停留幾天,處理點事,如果胡奎的死訊快速的傳開,想來會很麻煩的。
  做好這一切,牧天翔顧不得休息??焖俚碾x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沿著山路,牧天翔朝著青山鎮出發,路上雖然有野獸的騷擾,但這到底是雁鳴山脈的外圍,魔獸很少,就是有也是低級的魔獸,牧天翔勁量的避開,實在避不開的,驅趕開就是,其它的野獸對牧天翔是沒有威脅的。路上也碰到幾次打劫的傭兵,牧天翔亮出了胡奎的乾坤袋,按照胡奎的交代解釋了一番。牧天翔看見了傭兵檢查乾坤袋時的眼熱??墒沁@點東西還不至于引起傭兵的爭奪。畢竟胡奎的惡名還是頂用的?;厝サ穆纺撂煜铔]有采集靈藥,所以半天的時間就回到了青山鎮,進入鎮口,牧天翔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暫時安全了。
  青山鎮還是那么的繁華,來來往往的人川流不息,可是牧天翔卻感到了一絲的陌生,這一切好似都和自己無關。是呀,自己很快就會離開這里,這輩子還有沒有再來到這里,估計是不會了。
  感慨了一下,牧天翔順著人流往鎮子的中間走去。
  “……聽說長生教的人圍殺了一頭地級的烈焰蒼狼,獲得了一顆火屬性的內丹。是呀是呀,我還聽說嗜血門的團隊發現了一顆上品靈藥玉竹花,可是現場的人太多,嗜血門根本就鎮不住場面,那個亂呀,打的是天崩地裂,血流成河,嗜血門折損了兩個傭兵團隊,還沒有搶到靈藥。嗜血門惱羞成怒,派了三名太上長老帶隊緊急趕到青山鎮,并懸賞10塊下品靈石,找那個搶到靈藥的人,可是那樣的高手,普通的傭兵怎么能發現呢……”
  人流中的江湖豪客大聲的議論著最近青山鎮發生的事,語氣中充滿了對成功者的羨慕、嫉妒。對失意者的幸災樂禍的心理。牧天翔仔細的聽了一會,發現并沒有議論胡奎傭兵團的人,想來也是,現在人們關注的重點,主要是進入雁鳴山脈深處的傭兵團隊。對外圍討生活的傭兵團隊興趣缺缺。不過能聽到嗜血門吃癟,牧天翔還是暗自高興了一下。
  現在天還早,客棧里的人還多,而且牧天翔還沒有想好怎么和老板娘說,便也不急著回客棧,便在鎮子里四處的溜達。
  來到了鎮子的西口,牧天翔發現那里圍了很多的修士,便信步走了過去,牧天翔本來就高常人一頭,站在人群外也能清楚的看見里面發生的事。
  “上官城主招募私兵,待遇優厚,我們城主是散修聯盟三長老的親傳弟子,地級高階……”人群的中間擺了一張桌子,坐了三四名修士,其中的一位老者大聲的向人群喊道。
  想來也是,天風國剛剛滅國,車裂國還沒有那么大的胃口馬上完全掌握這么大的一塊天地。周圍的群豪列強看見了機會,都在擴張自己的地盤,發展到一定的基礎,找一個宗門做后盾,再加上一點機遇,未必不能成為一國之君。享受人間的榮華富貴,這也是很多修煉潛質到了盡頭,修為無法再進一步的修士選擇之一。
  軍隊雖然是炮灰般的存在,這個世界主要還是修士管理的天下。每個宗門都控制數個王國或者豪強,但王國或城主作為底層的管理者,軍隊又是不可或缺的。維護人間的管理,收稅,打仗時消耗對方的有生力量等等,這都是軍隊存在的必要性,而且相對修士修煉需要的龐大資源,養一支軍隊的成本還是相對低廉的,這也是每個國家都為什么都愿意建立一支龐大軍隊的原因。
  雖然老者聲嘶力竭的大聲宣傳者。但應征報名者寥寥無幾。每一個稍微有一點想法的修士,都不會考慮參軍。一旦加入軍隊,行動將不會太自由,那將大大影響修行者的修煉,而且一旦發生戰爭,軍隊往往都是沖在第一線的炮灰,生命根本得不到保障。
  參軍,牧天翔并不排斥,自己就是從軍隊里走出來的。雖然危險,但小心點還是可以的。而且牧天翔現在也沒有別的路可走,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倒是無所謂,可是答應了胡奎照顧荷花娘倆,這個人情總是要還的。參軍了總有一塊立足之地,而且軍隊里也會提供一些修煉資源,雖然不多,總比沒有強。稍微猶豫了一會,牧天翔分開人群走了進去。
  “小兄弟,你要參加我們城主的私軍?”終于看見有人來了,哪位老者高興的問道。
  “是的,如果條件可以的話?!蹦撂煜杌卮?。
  “我們的條件很優厚,小兄弟是什么等級,以前當過兵嗎?”老者和藹的問道。
  “我以前在天風國當兵三年,百夫長,黃級六階?!蹦撂煜铔]有隱瞞,如實的答道,黃級中階雖然在修行界是渣渣的存在,可是在主要是由普通人組成的軍隊里,那可就不是弱者了。
  “三年了,那是老兵了,我們正缺這樣的人,你來我給你個千夫長當當,每月再給你一塊下品的靈石?!边@時旁邊的一位穿著寶藍色武士裝的少年說到。
  牧天翔回頭看看老者。
  “這是我們的少主,你覺得條件怎么樣?!崩险吆呛且恍φf到。
  說實話,這個條件牧天翔很滿意,每月一塊下品靈石,這是原來天風國將軍的待遇,將軍基本上都是玄級的修士擔任。
  “可以,不過我馬上不能跟你們走,我還有點事要處理,最多兩天就能處理好?!蹦撂煜枵f到。
  “可以,我們還要在這停留三天,你處理完后,來此處找我們?!崩险咚斓拇饝?。
  牧天翔點了點了頭,在征兵薄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拱手和老者告別。
  時間很緊張,牧天翔不在耽誤時間,快速的回到了客棧。
  “呦,我們的英雄回來了,”老板娘還是穿的很清涼,雖然現在天氣已經有些涼意了。
  “荷花姐,我找你有事,我們能找個地方說一下嗎?”牧天翔著急的說到。
  “怎么了,發財了,還是怎么了?”老板娘打趣著牧天翔,不過還是轉身扭著好看的腰肢,帶著牧天翔來到了后堂。
  牧天翔拿出了胡奎的乾坤袋,遞給了老板娘。
  “胡奎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老板娘一把躲過了乾坤袋緊張的問道。
  “隊里出了叛徒,胡團長受了重傷,沒挺過來?!蹦撂煜璋咽虑榈慕涍^撿能說的,簡單的給荷花姐說了一遍,天極魔獸的事沒有說。也是害怕出事,荷花姐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
  “我就知道,遲早要出事,勸他他也不聽,他這一走,留下我們娘倆,可怎么活呀?”老板娘聽完直接癱坐在床上了,平時的妖媚神態一下都沒了。
  “胡團長希望你們離開小鎮,畢竟他在這得罪的人太多了,如果他的死訊傳開了,你們可能有危險?!蹦撂煜栎p聲的勸著。
  “離開這里,我們能去哪,兵荒馬亂的,哪里安全???”老板娘哭著說到。
  “如果沒地方去,你們先給著我,這也是胡團長說的?!蹦撂煜枵f到。
  “跟著你去哪,你連自己都顧不住,怎么照顧我們?!崩习迥昕奁?。
  “我今天報名參加了上官城主的私兵,被任命為千夫長。到時到了上官城主的領地,想來總有一個安身之處。先離開這里,走一步看一步,總會有活路的。你先不急著答應,你再想想,明天再說。你先休息。我走了?!蹦撂煜枵f完站起身來,離開荷花姐的房間。
  陷入巨大傷痛中的荷花姐并沒有挽留牧天翔,一個人在低聲的哭泣。
  “這操蛋的世界,真不讓好人活,”牧天翔低聲咒罵了一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