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十章 黑虎

  斬殺閆氏四兄弟后,胡奎也承受了大量的傷害,外傷雖然看著很恐怖,但更致命的是閆龍造成的內傷,牧天翔連閆龍的一掌都承受不起,胡奎卻為了盡快的斬殺閆氏四兄弟硬生生的挨了閆龍四五次的全力攻擊,五臟六腑早已承受不住了,這也是胡奎的功力深厚,否則早已被閆龍擊斃在掌下。
  “小子,沒死就過來一下?!卑c坐在地上的胡奎沖著牧天翔喊道。
  “胡團長,什么事?”牧天翔渾身的酸痛,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山谷已經被破壞的不成樣子了,一片狼藉。原來團隊里相識的人現在各式的姿勢伏尸在地。其中就有閆氏四兄弟,唐唐的玄級高階的高手,就這么死掉了。原本是這個小小的傭兵團隊機遇,巨大的機遇,可是轉眼之間就變成了摧毀這個團隊的元兇。人類的貪婪果然比兇殘的魔獸更加恐怖,看著眼前的一切,牧天翔感慨不已。
  “不要感慨了,這就是江湖,這就是我們傭兵和修士的命,同樣的事情在這片天空下每天不知道發生多少。我們修士與天爭,與魔獸爭,與人爭,只要不死,這樣的爭斗是不會停止的?!彪S著胡奎的話,鮮血也大口大口的噴涌而出。
  在晨光中,牧天翔慢慢的站了起來,身軀看著還是很虛弱,斑斑點點的血跡灑滿了前胸。牧天翔知道自己傷的很重,好在還不致命,握了握手里的單刀,手上、胸口、大腿的疼痛翻涌而來,一次一次的更加清晰的牽動神經??墒悄撂煜柚雷约哼@時候不能退縮,退縮了就意味著死了。
  疼痛不斷地刺激著牧天翔的大腦和神經,使他保持精神的敏銳,不至于昏迷。牧天翔舉起了單刀警惕的望著數丈之外的胡奎。
  “沒想到啊,最后活著的是你這個修為最低的小子,這么大的好處全是你的了,不過你能不能享受到,那只有天知道了?!焙笮σ宦曊f到。
  “我是活不了了,五臟六腑都破碎了,小子我勸你趕緊離開這里,不要打這兩具魔獸尸體的主意,青山鎮外面到處都是游蕩的傭兵,他們會打劫回去的傭兵,你一個人根本保不住這些,就是你僥幸的進入青山鎮,那些所謂的規矩,面對如此巨大的財富也就是一個笑話。聽不聽隨你,畢竟財帛動人心啊,面對如此誘惑,能夠忍住的沒幾個。不過走錯了一步,你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價,你自己考慮吧?!闭f了這么長的一段話,胡奎的氣色更加的灰暗了,眼神也開始渙散。
  “神經病啊,你們他媽的都是神經病啊,這么大的機遇,我們幾個人完全可以共同擁有啊,為什么要這樣,現在死的死傷的傷,你們滿意了?!蹦撂煜杵D難的挪動腳步來到胡奎的面前,用單刀指著胡奎嘶吼著。
  “修煉需要大量的資源,不爭不搶怎么進步啊,說到底,人都是貪婪的,尤其是修士?!焙统恋恼f到。
  當牧天翔的單刀離著胡奎很近的時候,發出了輕微的嘶鳴之聲,好像要掙脫牧天翔的控制,撲向胡奎。單刀的異動也引起了胡奎的注意。
  “你這刀不簡單啊?!焙f到。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刀會吸食地級以上修士的鮮血?!蹦撂煜栉站o了手里的單刀。說到。
  “這個世界很神奇,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很多高級的兵器都會有一些特殊的技能,吸食修士鮮血的倒是第一次看見??礃幼舆@也是一個高級的兵器,小子以后注意點,要是讓有心人發現了,可能會給你引來殺身之禍?!眴蔚兜漠悇?,胡奎很平靜,簡單的解釋和告誡了幾句。
  “小子,我看你也不是一個壞人,我們做個交易怎么樣?!焙了剂艘粫?,低聲的說到。
  “什么交易,你都快死了,怎么做交易?!蹦撂煜杩粗?,提高了警惕。
  “你幫我辦件事,報酬就是我腰上的這個乾坤袋,里面有這次采集的靈藥和我以前積攢下來的一點家底?!焙噶酥秆g的一個土黃色的袋子說到。
  “等你死后,這不都是我的嗎,我為什么要幫你?!蹦撂煜璐舐暤恼f到。
  “你說的對,我現在沒有資格和你做交易了?!焙萑肓松钌畹拈L思。
  “你說說看,如果我能幫到,我試試看,”停了一會,牧天翔說到?!翱丛谀氵@一路照顧我的面子上,當然,這個面子就值順手得忙,太難的我是不會做的?!蹦撂煜栌盅a充了一句。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以前見過你,你住的店老板娘荷花是我的妻子,我們還有一個孩子叫胡兵,否則你的修為這么低,我也不會把你招到團隊里?!闭f到這里胡奎渙散的眼神發出絢爛的神采。
  “你是荷花姐的丈夫,”這個消息確實嚇了牧天翔一跳,牧天翔怎么也無法把眼前這個粗魯的傭兵和嬌媚的荷花姐聯系到一起。
  “這個事,鎮子里的好多人都知道,我保護著荷花,否則她一個普通的人怎么能在鎮子里平安的開店呢?!焙χf道。
  “我已經200多歲了,生生死死早都看透了。十幾年前我流落到青山鎮遇到了荷花,我們相愛了,我便留在了這個小鎮,八年前我們有了自己的孩子……”說道這里,胡奎灰暗的臉上泛起了幸福的回憶?!昂苫ň褪且粋€普通人,無法修煉,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她們娘倆。如果我的死訊傳到鎮上,她們的日子肯定不好過,畢竟我這些年得罪的人太多了?!币唤z的懊悔浮現在胡奎的臉上。
  “我希望你把我的死訊告訴荷花,然后帶著她們離開青山鎮。你能做到嗎?”胡奎緊張的看著牧天翔。
  “我就是一個小小的黃級修士,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我只能是勁量?!蹦撂煜瑾q豫了一下說到。
  “也是,你帶著荷花娘倆離開青山鎮。能不能逃得升天就看命了,這操蛋的世界,就不能讓人平安的活著?!焙L嘆一聲說到。
  “小子,一會你帶著我的乾坤袋馬上離開,碰見其他的傭兵檢查,就說我讓你賣了里面的藥材,再采購一些東西,我的死訊沒傳到鎮上,為了這點東西還沒人敢給我翻臉,這兩只魔獸就放手吧,我的乾坤袋太小,根本裝不下,如果取出魔獸的妖丹,乾坤袋根本隱藏不住妖丹的氣息,逃不脫有心人的檢查,你的修為太低,根本保不住。機遇太大,那就是殺身之禍?!焙诘?。
  “也不是沒有辦法,我有一個儲物戒指,不過我打不開?!蹦撂煜栊⌒囊硪淼恼f到。
  “拿來我看看,”胡奎說到。
  牧天翔從貼身的衣物里取出了那個黝黑的儲物戒指遞給了胡奎。胡奎作為一個地級高手,雖然受了嚴重的傷,甚至生命垂危,但是神識還沒有太多的損害,輕易的就打開了儲物戒指,仔細的檢查者。
  “你這只戒指等級不低,里面有百丈大小,完全能裝下這兩只魔獸,里面的好東西也不少,看樣子你的運氣不錯。不過也是由于等級太高,這只儲物戒指只能用神識打開,其它的辦法都不行?!焙鼨z查了一遍說到。
  “里面有什么?”牧天翔好奇的問道。
  “這些東西等級太高,你現在用不上,拿出來都是惹禍的東西,我就不告訴你了,等你自己能打開的時候自己看?!焙f到。
  “我現在時間不多了,你把我搬到魔獸的跟前,太遠了,我的神識不夠了??禳c”胡奎說到。
  牧天翔也知道時間不多了,按捺下好奇的心思,趕緊把胡奎移到魔獸的旁邊,胡奎利用神識很快的把幽冥虎和倉龍蟒的尸體移到儲物戒指里。
  “希望你能照顧好荷花娘倆,她們就拜托你了?!焙呀渲附坏侥撂煜璧氖掷?,拉著牧天翔的手說到。
  “我盡力?!蹦撂煜栲嵵氐恼f到。
  “有心就好,其它的就看命了……”胡奎淡然的笑了笑,眼神慢慢的消散了,抓住牧天翔手臂的雙手緩緩的滑落了,一個堂堂的地級高手,就此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嗷”牧天翔聽見一聲魔獸的嘶吼,低頭一看,只見幽冥虎的幼崽咬著牧天翔的褲腳。由于儲物戒指無法裝活物,所以幽冥虎的幼崽就被拉下了。憑著幽冥虎幼崽的智商,它還是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只是一股本能熟悉的氣味突然消失了,所以咬著牧天翔的褲腳不放。
  “一出生,就失去了母親,也是一個苦命的,你以后就叫黑虎,跟著我吧,”牧天翔彎腰抱起幽冥虎的幼崽,輕聲的說到。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