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降祥龍 > 第四章 儲物戒指

第四章 儲物戒指


  看著那斜插在地上的單刀,牧天翔忘記了渾身的疼痛,呆呆的凝望著,這柄村長打獵在無名山洞里撿的,跟了自己三年多,平時銹跡斑斑的破刀,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威能,一個堂堂的地級高手,瞬間就被吸為人干。一切好似幻覺一樣,可是看著旁邊匍匐在地的干尸,理智告訴牧天翔,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存在的。吸血,自己自從擁有這把單刀以來,參加的戰斗已不止一次,殺得人也不少,可是這柄單刀除了鋒利點外,從來沒有這種事發生啊。
  回想自己來到這個陌生大陸這幾年,看到和聽到的事。這里沒有核武器,可是卻有威力不次于核武器的禁咒。這里沒有汽車和飛機,卻有加附了各種符箓的馬車和飛船。還有憑借著自身高深的功力,自由翱翔于天際的天極高手。還有善于打鐵、制造各種精美器具的矮人,善于射箭,百里之外取人性命的精靈,會說話和能化為人形的禽獸,能夠儲物的戒指、手鐲,能夠隱身的衣物,聽說還有遠距離傳送的傳送陣……林林總總,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不勝枚舉。包括自己,本來早已經死亡的一個人,靈魂卻依附在這具身體上存活了。想到這里,這一柄會吸血的刀又算的了什么。
  牧天翔晃了晃被刺激的充血的頭,決定不再想這件事了,自己原來處在時空到底是一個三維的空間,這里可能是四維或者五維甚至更高的空間,發展的方向不同,存在的方式也就不一樣。
  渾身的疼痛刺激的牧天翔忍不住發出了怪異的**聲。牧天翔仔細的檢查自己的身體,好在都是一些皮外傷,沒有骨折和內傷,看樣子嚴重的傷害還是影響了少門主的功力,否則自己一個小小的黃級修士是不可能在一個地級高手的手里存活。忍者劇痛,牧天翔用軍隊配發的療傷藥仔細的給自己敷藥,免得留下后遺癥。
  緩了一會,恢復了一點體力的牧天翔爬了起來,顫顫巍巍的來到單刀跟前。仔仔細細的觀察一會,發現除了刀身上的銹跡減少了一些,沒有其它的變化。牧天翔拿起一根木棍,捅了捅單刀,“啪嗒”一聲,單刀歪倒在地上,嚇了牧天翔一個激靈。轉身跳開,等了一會,除了倒在地上發出響聲外,沒有任何的變化。牧天翔又從自己的傷口弄了一滴血,小心的滴在刀身上,只見鮮紅的血滴順著刀身滑落在草叢中,并沒有發生吸食血液的現象。牧天翔小心的用手碰碰刀柄,并沒有異常的現象發生,狠了狠心,牧天翔膽戰心驚的用力握住了刀柄,拿起了單刀仔細的感覺,發現除了刀身上的銹跡少了點,刀的重量好似重了點,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異常。牧天翔真想扔下這柄危險的單刀,可是想到這是村長唯一的遺物,也是自己對哪個寧靜的小山村的思念,而且這柄單刀陪伴了自己好幾年,剛剛又救了自己一命,便有點舍不得了。
  “算了,不想了,是福是禍以后再說,”收拾起患得患失的心情,牧天翔安慰著自己。
  牧天翔背好單刀,不再想這件奇異的的事。來到了岳云飛的干尸面前。殺人拾寶的事情,每個從戰場下來的老兵都做的無比熟練和心安理得。牧天翔仔細的搜尋岳云飛的干尸,除了懷里的幾萬兩的銀票外,一無長物,不應該呀,雖然幾萬兩的銀票對牧天翔來說也是一筆巨款??墒亲鳛橐粋€堂堂的少門主來說,這點東西就顯得寒酸了。突然,牧天翔看見草叢中由于失去水分而干枯的手指旁滾落的一枚黝黑的古樸的戒指。
  “儲物戒指,”牧天翔激動萬分,高興的叫了起來,:“我就說嘛,這才正常,才配得起地級少門主的身份?!?br />  牧天翔小心翼翼的捧起這枚戒指,仔細的觀看??墒墙渲甘怯蒙褡R來打開的,神識對現在的牧天翔來說還是可望不可即的,只有玄級以上的高手才能修煉出神識,牧天翔也沒有其它的本領打開。長嘆一聲后,牧天翔高興的把這枚珍貴的儲物戒指收藏在自己貼身的衣物中,他現在可不敢佩戴,儲物的戒指十分的稀少和昂貴,只有地級以上的高手和豪門貴族才能佩戴,自己一個小小的黃級平民,如果讓人發現有一個儲物戒指,被人殺人奪寶就是分分鐘鐘的事,牧天翔可不想找死。
  此地不可久留,牧天翔匆忙的掩埋了岳云飛的尸體,免得被人發現,再仔細的清理了周圍的戰斗環境,覺得沒什么問題了。牧天翔快速的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牧天翔走了整整一天也沒有發現一個人,這方土地到處都是一片蕭條之色,原來的良田現在雜草叢生,百里無人煙。戰爭摧毀了一切。已經快兩天沒有吃東西的牧天翔有點頂不住了,餓的眼冒金星,還沒有完全恢復的身體也疲憊不堪,搖搖欲墜。
  突然,牧天翔聽見身后傳來馬蹄和車輦的聲音,回頭觀望,看見十幾匹駿馬護送著十幾輛大車緩緩而來。終于看見人了,牧天翔也顧不得很多,急忙轉身攔住了車隊。
  看見有人攔車,有三匹駿馬迅速的沖出車隊,來到牧天翔的跟前,其余人也紛紛抽出各式兵器,緊緊地護衛在車隊四周。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