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王的女人誰敢動 > 第1012章 沒有誰,只有你!

第1012章 沒有誰,只有你!


  一頓午膳下來,鳳九兒并沒吃多少,也不說沒時間吃,雖然她挺忙的,只是胃口不大好。
  席間,兩人幾乎沒說話,心里不好受,鳳九兒也沒這般心情說笑。
  午膳之后,兩人回到寢室,鳳九兒扶著戰傾城,讓他坐到床邊。
  “九皇叔,脫掉衣裳,我要給你施針治療?!兵P九兒掏出針包,放在一旁攤開。
  再次回眸看之時,她才發現坐在床邊之人,一點動靜都沒有。
  看了他一眼,鳳九兒淺嘆了一口氣,站在他面前,伸出一雙小手,放在男人胸前,給他解衣帶。
  “你的外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但內傷還沒好,依舊不能運功?!?br />  脫掉衣袍,再解開他的里衣,寬大結實的胸膛,便展現在鳳九兒面前。
  這家伙的身材要不要這么好?太完美了,一點贅肉都沒有。
  在戰傾城的角度,還是能很清楚地看見鳳九兒細長的柳葉眉輕挑了下,她才在他身上收回視線。
  “你的傷真的很嚴重,我也沒有辦法了?!?br />  鳳九兒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忍不住咽口水,為了別讓自己看起來像色女一般,她唯有趕緊進入正題。
  “除非有絕頂高手給你運動打通經脈,融合你體內這一份真氣,要不然你想要好起來,真的不容易?!?br />  鳳九兒輕輕推了面前的男子一把,戰傾城在床上躺了下來。
  “可惜我四皇叔還傷著,要不然他也許能幫忙?!?br />  淺嘆了一口氣,鳳九兒在針包里面,拿出了一根銀針。
  感覺床上男子的氣息突然冷冽了幾分,鳳九兒垂眸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
  不理會這個一天到晚神色不定的人,她在床邊的椅子坐下,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胸膛上。
  “你和夜王爺很熟?”突然,戰傾城低沉的聲音響起。
  某男很喜歡小丫頭喚自己九皇叔,卻不想聽見她喚其他男人也用這般語氣,他心里不爽!
  鳳九兒看著他,月眉輕蹙了下,拿起第二根銀針。
  “四皇叔待我很好,我也喜歡他?!?br />  分明感覺銀針刺進皮肉的時候,男人的肌肉一度繃緊。
  鳳九兒立即收回銀針,看著戰傾城,皺起月眉。
  “九皇叔,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戰傾城看了她一眼,沉聲道:“以后,不許和夜王爺走得太近!”
  想到小丫頭一早撇開自己很可能是去見了什么四皇叔,戰傾城的氣息更冷。
  但,至少,現在他的肌肉組織是放輕松下來了。
  鳳九兒看著這張冷毅的臉,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過了一會兒,她才低聲問道:“你到底怎么了?我和四皇叔走得近,有何不妥?”
  “丫頭?!睉饍A城伸出大掌,抓上了鳳九兒的手臂,“我說不可,便是不可!”
  對上他不悅的目光,鳳九兒緊皺的眸心,大概用了一兩分鐘才慢慢舒展開。
  她動了動右手,掙脫了他的掌。
  “你別想廢了我的手,我還要幫你治療?!?br />  不再看這個似乎在吃醋的家伙,鳳九兒一挑眉,快狠準地插上了第二根銀針。
  “別動!放松!要不然受罪的還是你?!蹦弥谌y針,她還是不放心地提醒道。
  “我四皇叔快四十歲了,是一個可以當我父親的男子,更別說我們還有血緣關系?!?br />  “何況,我現在已經有十個侍君,暫時是沒有心思放在其他男子身上?!?br />  鳳九兒看著這個高冷的家伙,心情似乎好了一丟丟。
  這么帥的男子為了自己吃醋,也該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別動!要是我施針穴位有錯,你……唉,別動!”
  戰傾城并沒有因為她的話乖乖不動,甚至有些躺不住了。
  “別動,好不好?”鳳九兒無奈,唯有用力壓著他的手臂,“再動,我要生氣了!”
  好歹是堂堂的鳳族公主,鳳九兒還以為她說會生氣,他便能安靜。
  卻不想,床上之人,一點都不聽她的。
  似乎,只要她說的話,不如他的意,他不惜傷到自己,也不讓她00kxs.com繼續給他治療。
  “好了,那些侍君我連看都沒多看一眼,有你和慕牧,劍一都足夠了,哪里還有心情……”
  看著想要坐起來的家伙,鳳九兒真心著急。
  “戰傾城,你別動!只有你,沒有慕牧,沒有劍一!就只有你一個,行了嗎?”
  鳳九兒站起來,用力壓著他的手臂,不允許他坐起來。
  “只有你,真的!別起來,沒有其他人,對嘛,暫時沒有……別動!”
  鳳九兒真的要瘋了,這家伙不要命起來,連她都覺得害怕。
  治療已經開始,他這是要做什么?
  “以后都沒有,只有你一個,趕緊給我躺好,要不然我去找一百個回來?!?br />  “不是,我的意思是……嚇唬你的,沒有,沒有一百個,只有你一個,真的只有你一個,相信我!”xdw8
  好不容易將這個最不聽話的病人安撫好,鳳九兒淺嘆了一口氣,才拿起下一根銀針。
  在她想要施針的時候,戰傾城的聲音響起。
  “記住,你今日所說的話!”
  看著這個在閉上雙眸之前,還瞪了自己一眼的男人,鳳九兒輕抿了抿,搖搖頭。
  這跟哄小孩吃藥沒什么區別,九皇叔,你還真的相信了?
  在接下來的半個時辰里,戰傾城都乖乖地躺著,氣息平穩。
  鳳九兒不知道他有沒有入睡,也沒有時間去理會。
  任何一次的治療,她都很小心謹慎。
  更別說,她現在是在給這個聽說是為了來尋她,而被她的四皇叔重傷的男子治療。
  每一個動作,鳳九兒都很認真仔細,她不允許自己出任何差錯。
  戰傾城醒來的時候,只見小丫頭在他身旁趴下睡著了。
  他動了動眼簾,伸出大掌,輕輕在她的腦袋上揉了揉。
  “不要!不要殺她,不要!父皇,放了她,她是無辜的,父皇,不要!放了她!”
  還在囈語的女孩突然驚醒,她抬起腦袋,雙手牢牢抓緊戰傾城的掌。
  鳳九兒對上戰傾城的目光之時,雙眸混沌,一點焦距都沒有。
  被輕輕拍了拍背門,她那朦朧的眸子,才慢慢清晰起來。
  “九……皇叔?!?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