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要當主角 > 第十四章 馬賊

第十四章 馬賊

    羅世等人的車隊出了臨下關,一路都是叢林與山丘,車隊帶著貨物,走得并不快。
  
      出來第五天后,有人發現車隊后面有人在跟著,這一消息剛開始并沒有讓車隊的氛圍變得緊張起來,因為邊境就是如此,馬賊多如牛毛,哪次走一趟不會遇到馬賊?
  
      不過大多數時候,這些馬賊都不會對羅世他們這種護衛多,貨物少的車隊下手,油水太少了,真吃下去,自己損失大,得不償失。
  
      然而兩天后,當眾人發現后面跟著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在邊境,雖說對外稱呼為馬賊,但真正有馬騎,來去如風的馬賊并不算多;畢竟一幫匪徒自己都不一定能吃飽,再養一匹吃的比人還多的馬,花銷太大;再加上邊境上野馬雖多,但真正能馴服出來騎乘甚至是廝殺的馬終究不多,所以一幫匪徒實力的大小,往往和馬匹數量有關。
  
      而此時,光是一眼看去,遠遠跟在車隊后面的馬賊就已經有三十多騎,這就不是什么尋常的小勢力了,邊境上最強的那幾潑悍匪,馬賊數量也不過五六十騎,而這些大勢力不可能看得上羅世等人這樣的‘蚊子肉’,所以大家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等人會吸引來這么多馬賊?
  
      “要我說,很有可能是幾家馬賊聯手了。”
  
      晚上,大伙兒圍在一起商量對策,周圍是由運送貨物的板車首尾相連結在一起的大圈,這樣的車陣在行商途中用來對付馬賊效果最好。
  
      此時聽到有人提出馬賊聯手的假設,立馬有人反駁:“怎么可能,咱們才幾車貨物?這么點油水,他們幾家聯手,根本不夠分。”
  
      “那你說,這么多人跟著我們圖什么?難不成是尋仇?”
  
      “哈哈,咱們和這些馬賊能有什么仇?”
  
      ……
  
      眾人爭論不休,聽得羅世一陣頭大,他剛開始對于成為商隊頭領還挺沾沾自喜的,現在才發現這個位置不好坐,以往遇到這種事他只需要服從命令就行了,而現在,他得擔負起這么多人的性命,壓力山大……
  
      “羅掌柜,你有什么看法?”有人終于向羅世發問。
  
      “這……”羅世面露難色,下意識地看向身旁的楊溯,他能當上這商隊領袖,完全是因為楊溯,所以遇到難題,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楊溯。
  
      楊溯也沒有退縮,直接開口道:“我們在這里猜來猜去也沒什么意思,不如去抓個人回來問問。”
  
      此言一出,立馬有人擔憂地問道:“可是楊公子,萬一打草驚蛇,惹怒了對方怎么辦?”
  
      “對方要動手早就動了,之所以沒動手,要么是心中忌憚,還在觀察,要么就是還在等人;如果是前者,我們出手去抓他們一個人回來,可以威懾住他們;如果是后者,他們人沒來齊,更不會動手,我們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情報,好早做打算。”楊溯看著眾人說道。
  
      “可是,誰去抓人?怎么抓?”
  
      道理大家都懂,可是后方明面上就有三十多騎,暗地里還不知道跟了多少人,這樣的情況,誰敢去冒險?到時候人抓不到,反而去送了人頭,豈不是起了反作用。
  
      楊溯掃視了一圈,車隊里的護衛,除了個別幾個人,其余人都紛紛低下頭,不敢看楊溯。
  
      “泰來,于威,還有你,你,你,你們幾個和我一塊去。”楊溯連點了五個人,其中泰來和另外一人是練竅九品的實力,于威和其余兩人在破體境中實力不錯,這五人差不多是這只商隊里實力最強的人了。
  
      “楊公子……”羅世臉色發白,想要攔下楊溯,楊溯一旦出了事,他根本沒法和對方叔叔交待,而且他還指望楊溯日后幫他在臨下關牽線搭橋;至于泰來,則是羅世最大的依仗,萬一泰來出了差錯,他上哪再去找到一個練竅境的武者當護衛,關鍵還這么忠心耿耿?
  
      “楊公子,這是不是太冒險了。”
  
      “是啊,再從長計議一下吧。”
  
      “楊公子……”
  
      其余幾位商賈也紛紛勸說道,不太愿意讓自家的得力護衛去冒險。
  
      “夠了!”楊溯怒喝一聲,嚇了所有人一跳,他站起身,站在圈子中間,看著所有人,“現在是從長計議的時候嗎?萬一對方是在等人,每多拖一會兒我們就多一分危險!冒險?你們出來行商就是在冒險,沒有這份覺悟,干嘛出來掙這份錢?婆婆媽媽,膩膩歪歪!”
  
      楊溯冷眼看著眾人,一身殺氣和煞氣讓一眾商賈不敢還口,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他和鄧建安的關系讓眾人不敢得罪他。
  
      “你們幾個,不想留在這里等死就跟我走。”楊溯看著之前點名的那幾人,然后邁步朝圈外走去。
  
      泰來看了看一臉猶豫的羅世,笑了笑:“掌柜的放心,泰來這么多年都走過來了,不會有事的。”說完,他跟著楊溯過去了。
  
      于威則緊了緊手中的刀,一言不發地跟著過去,他也不愿意留在這里等死。
  
      最終,楊溯點名的五人都跟著來了,后面還跟著幾名自認武藝還不錯的武者,想要一起去抓人,但楊溯拒絕了,說這種事,人去太多了也不好,而且商隊這邊也需要人防守。
  
      “諸位。”楊溯看著泰來等五人,“我計劃在今晚三更天動手,那個時候天最黑,對方應該也只有部分守夜的人;到時候你們跟著我,最快速度生擒下對方的人,然后最好能搶到馬再回來。”
  
      因為不清楚對面具體情況,楊溯也沒辦法做太詳細的計劃,終究是見機行事。
  
      其實以他的實力,他有信心一個人來去自如,但終究還是沒有這樣做;一來是想低調一些,到南魏之前,他不愿意暴露太多實力;二來,現在他的身份不再是朝幫的公子哥了,身邊沒有一幫高手跟著,一旦出了問題,也沒人會來救他,所以他做事寧愿小心謹慎一些,帶著幾個人一起去,關鍵時刻也好有個照應。
  
      時間一點點過去,三更天,楊溯帶著五個人偷偷出了車隊的圈子,朝后方馬賊的位置摸了過去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