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封印亡靈 > 第三十一章:尖塔異動

第三十一章:尖塔異動

    照卡片消息,“冰研室”位于島嶼中央的尖塔之下,也許是入夜已深,原本散發耀眼光芒的塔頂此時已消了鋒芒,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銀輝,就像是月光一般。
  
      索薩默默的來到塔前,望著不遠處低頭看書的老者,眼皮不禁一跳,怎么還是他?他不是象牙塔的管理員嗎?索薩猶豫了一下,不過人已至此自然不可能打倒回府,人守在這里至少說明這里還在開放,他向前走去,心想著,他似乎挺喜歡看書的,也不知月光下是否清楚。
  
      有了上次的經驗,他直接把學生證交了出去,這回,老者抬頭看向了他。
  
      “索薩?”
  
      “是的。”
  
      “要去哪里?”
  
      “冰研室。”
  
      “三樓二號,一個時辰后出來,如果去了其他房間,以后不用再來了。”說完,老者打開了屏障,也不等索薩反應,就把卡扔了過來,索薩接過卡片,連忙問道:“每天不是有兩個時辰嗎?”
  
      這回老者沒有搭理他,而是津津有味的看起書來,索薩偷偷一瞟,那似乎是一本野史趣聞,他撇了撇嘴,只能無奈的進入尖塔,也不知剩的一個時辰能不能累積到明天,雖說這次主要是來摸清情況的,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可老者那冷漠態度,讓他有些難受。
  
      按照老者所說,索薩默默的在里面尋找著,尖塔布置比之象牙塔要精簡許多,每個樓層似乎只有兩三個房間,指引了樓層,尋找起來確實輕松,不過幾分鐘光影,索薩在三樓拐角處發現了二號房間,推門進去,他立馬便明白了為何這里需要限制時間。
  
      精粹而濃郁的自然魔力,布滿整個房間,索薩長大了嘴巴,這里的魔力純度恐怕與上品魔法石相當,在這修行,也就意味著時刻吸收著上品魔法石的魔力,那速度比尋常恐怕快上了十倍不止。
  
      “好奢侈。”索薩暗自感嘆,最為難得的是,這個房間充斥的冰元素比其他地方濃郁三倍之多,也不知道羽瑞學院怎么做到的,又在這投入了多少資源,總之今后在這的修行,得好好籌劃一下了。
  
      正在四處查看,懷中的啾啾忽然跑了出來,這家伙自上次從占卜屋中的鏡子出來,就一直在睡覺,這會兒倒是醒了過來。
  
      “怎么了?小家伙?”啾啾趴在了地上,似乎有些痛苦,自從與它簽訂契約來,索薩一直沒有時間去好好查查它的品種,現在看來至少有了皮厚的屬性,因為在之前室友木棍的爆炸下,也沒聽說它受到什么傷害。
  
      噗……一聲異響在這密室之內各位清晰,索薩算是聽明白了,心中頓時無語一陣,原來這家伙痛苦的表情敢情是便秘了,話說這家伙很可能就是之前把他空間戒指里的所有東西都吃下肚的元兇,可以想象這會兒放出來的家伙有多恐怖。
  
      索薩連忙抓著它跑向屋外,在修行室內解決顯然不太合適,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還在路上,他便感覺到了手上的余溫。
  
      這一刻,尖塔外守門的老者若有所感的站了起來,他面色忽然一變,眼前尖塔塔頂的房間振動了起來,他連忙從懷里取出之前發下的通訊牌,用力握碎,不過一秒的功夫,索拉姆與瑞斯卡便從空間通道里走了出來。
  
      看著眼前的建筑,兩人面色一變,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就飛奔了進去,屏障自然避開,協同老者,三人來到了塔頂之上。
  
      “怎么回事?”索拉姆問道,塔頂空無一人,而那防守嚴密的密閉房間此刻已經停止了振動。
  
      “副院長,剛剛它忽然振動了起來,想著這段時間事態緊急,這才立馬捏碎了令牌。”
  
      “可是現在怎么沒有動靜了?”瑞斯卡問道,在他的感應中,這里似乎與平常無意。
  
      “現在塔里有哪些人?”
  
      “現在有冰梔與索薩。”老者如實稟報著,剛開完會,眾學生還沉浸在七宗罪的恐慌之中,自然沒心思過來修行,聽到冰梔的名字,索拉姆顯然有些動容,想也明白這孩子現在正在利用修行來壓制自己的悲傷,但對于索薩,他卻有些意外。
  
      “索薩?”
  
      “是的,他剛進去不過十分鐘。”老者渾身猛地一陣,“好像異動就在他進去后不久。”
  
      “他現在在哪?”
  
      “二號冰研室。”
  
      索拉姆與瑞斯卡對視了一眼,與老者一起身形漸漸消失,三樓,冰研室的門前,索薩正一邊罵著一邊洗著手,啾啾被他命令在墻角罰站,這個時候主仆契約倒是很有作用,忽然,身后出現了一股勁風,他連忙回過了頭,索拉姆三人正默默的看著他。
  
      “孩子,在干什么呢?”索拉姆笑著問道,感應中,這里并沒有異樣。
  
      “索拉姆爺爺。”索薩連忙行禮,對于這個和藹又有威嚴的老者,他很是喜歡,“我正在看看冰研室附近的環境呢,這里的條件真好!”
  
      “呵呵。”索拉姆指了指墻角的啾啾,“那個小家伙?”
  
      “它叫啾啾,是我的魔寵,剛犯錯了,這會兒正罰著呢。”索薩解釋道,索拉姆點了點頭,看起來像蜥蜴類別,這個品種的魔寵并不算厲害,不過現在能有個伴也算不錯,對于小家伙的出處,他并沒有過問,收服魔寵在羽瑞學院是很正常的現象,不過之前帶他來的時候好像沒有,是在學院收服的嗎?
  
      學院里有很多放養的魔法生物,學生們有能力自然可以收服。
  
      “孩子,之前你有遇到什么異常的現象嗎?”索拉姆面色一凝,直奔主題。
  
      “異常?”索薩想了想,他才來不過十來分鐘,好像沒有感覺到什么奇怪的事,他搖了搖頭。
  
      “是嗎……”索拉姆三人面面相覷,看來只能到此為止了,目前頂層最重要的東西沒出問題,而感應之中也沒有任何發現,也許只是偶發的事件吧,畢竟這樣的情況,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時間也不早了,早點回去吧。”索拉姆點了點頭,忽然想到一件事,“冰梔也在這里,樓下1號房間,到時候叫上她一起吧。”
  
      有這孩子,說不定她可以稍微開心一些,索拉姆嘆了口氣,和另外兩人離開了,作為老師,他此刻卻沒有時間安撫學生的情緒,這讓他很是內疚。
  
      索薩一愣,回過神時三人已經不見,原來冰梔姐也在這么?索薩繼續開始洗起手來,等下就去找他吧,也好道個歉。
  
      他摸了摸褲兜,一枚指節大的金色印章正在其中,這次幫啾啾擦屁股也不是沒有收獲,這家伙,看來有點東西沒消化干凈,索薩想著,這印章的手感總有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