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漫威里的次元餐廳 > 第兩百二十二章 食材·吸血蝙蝠ge

第兩百二十二章 食材·吸血蝙蝠ge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沐秋做客玉清殿時,他的分身們已搜集完青云山脈所有可食用的動植物,聚集到草廟村遺址。
  
  ‘本體暫未到來,需要通知嗎?’
  
  “暫時別通知本體,一人留守草廟村,其余人前往各地收集更多食材。”
  
  “可以,反正本體早晚都會命令我們收集,提前完成也好。”
  
  “那好,我們分成八隊,東南西北,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各去一部分人。”
  
  “我去東方。”“我去西方。”“我去北方。”…………
  
  分身們各自有了選擇,紛紛躍入森林當中,幾個縱躍消失于幽暗的森林中。
  
  …………
  
  空桑山,出自《山海經》第四卷《東山經》:東次二經之首,曰空桑之山,北臨食水,東望沮吳,南望沙陵,西望泯澤。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虎文,其音如飲。
  
  然而,神州浩土里的空桑山和山海經中的非是一回事。
  
  以險峻聳立的空桑山為中心,方圓百里內,多巖石少草木,不見人煙,一片荒涼,怪石嶙峋的山體和山海經內描述的能產琴瑟之材全然兩碼事。
  
  “萬蝠古窟。”
  
  沐秋分身之一來到山腳抬頭仰望,視野跨過陡峭險峻的山體,直視位于山陰背陽處,微微向下傾斜的巨大半山洞口,洞內漆黑一片,洞內崖壁,蝙蝠能做成菜啊……”摩挲著下巴,沐秋回憶自己掌握的食譜。
  
  普通蝙蝠的肉是不能吃的,因為它們的血液里有著毒素存在,且有許多寄生蟲,但蝙蝠有許多的種類,其中有一種果蝠可以食用。
  
  “毒素和寄生蟲處理起來非常容易,只是不清楚洞窟內的蝙蝠肉味道如何……”
  
  以前捕捉的蝙蝠都嘗試烹飪成菜,但味道非常一般(美食世界除外)。
  
  卻是不知,仙俠世界里的蝙蝠肉味道如何?
  
  應該能美味一些吧!
  
  暗中猜測著,沐秋踏上空桑山,直奔萬蝠古窟而去。
  
  坑坑洼洼,坎坷不平的山路未曾給沐秋形成阻礙,幾分鐘便走到了先前看到的洞窟口。
  
  站在洞窟前,沐秋探頭朝里面望去,數不盡的蝙蝠懸掛于洞窟頂端,閉目養神,安靜如石雕。
  
  攤開右手,數不清的查克拉絲線從掌心冒出,飛入洞窟內部,粘上了同樣數量繁多的吸血蝙蝠。
  
  下一秒,洞窟內的吸血蝙蝠們齊齊睜開了眼睛,圓鼓鼓的眼睛反射照進洞窟的光線,隨之亮起一個個光點。
  
  “噼啪噼啪……”
  
  好似打雷閃電似的響動從洞窟內傳出,經過洞窟回響后更是變成“轟隆隆……”的巨大雜音,數不清的吸血蝙蝠們震動著翅膀從洞窟里飛出,盤旋于沐秋頭頂,如同一片漆黑濃厚的烏云。
  
  “數量可真夠多啊!怕是有上萬只哦。”
  
  望著遮天蔽日的蝙蝠群,充滿了驚嘆,他算是知道為什么空桑山周邊如此荒涼的原因了,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被吸血蝙蝠吃光了。
  
  …………
  
  同一時間,萬蝠古窟內煉血堂。
  
  煉血堂當代頭目年老大自修煉中驚醒,“有外人闖進了萬蝠古窟!”
  
  對于煉血堂的眾人來說,萬蝠古窟數量繁多的吸血蝙蝠并非麻煩,有辦法不引起吸血蝙蝠攻擊,對他們而言是預警和防御的手段。
  
  萬蝠起飛的動靜極大,可以給藏身洞窟內的他們起到警示作用,且上萬吸血蝙蝠同時攻擊,威力卻不小,實力不夠者連渣都無法留下。
  
  “野狗,去查探一下情況。”年老大朝蹲在一旁發呆,相貌如狗的中年人喊道。
  
  “好。”野狗道人應答一聲,四肢齊用,瞬間竄了出去。
  
  “會是誰闖入了萬蝠古窟,難道是正道的那群人?”從陰影中走出的人影,語氣低沉道。
  
  “不清楚,等野狗查探完情況吧。”年老大未多說,重新合上眼睛,閉目養神。
  
  陰影中走出的人影亦是閉上嘴,隨便找了塊干凈的地方盤腿坐下。
  
  另一端,前往洞窟入口調查情況的野狗道人已抵達入口附近。
  
  他望著空蕩蕩的山壁,腦門上全是問號。
  
  蝙蝠呢?
  
  那么大一群蝙蝠呢?
  
  咋都不見了?
  
  難道是覓食去了?但時間不對啊!
  
  野狗道人心中浮現猜測,卻無法確定。
  
  吸血蝙蝠每天都需要外出捕食,但它們的捕食時間是晚上,并非白天。
  
  可若是有人闖入萬蝠古窟驚動了吸血蝙蝠,為什么會沒有動靜。
  
  即使闖入者非常弱,已經被吸血蝙蝠消滅,那吸血蝙蝠應該飛回洞窟,若是未被消滅,那么和吸血蝙蝠交戰的動靜不會小。
  
  情況有古怪。
  
  野狗道人加大了警惕心,小心翼翼地朝洞口靠近,可越是靠近洞口,野狗道人越是心生警惕,外界過于安靜。
  
  “朋友,你干什么呢?”忽然,年輕的聲音在野狗道人耳邊響起。
  
  唰——二話不說,野狗道人一個撲躍朝前竄出十幾米,然后立馬扭頭面向聲音傳來處,手持獠牙法寶,目光警惕地瞅著黑暗中的那個人影。
  
  “別緊張嘛!我沒惡意的。”沐秋慢慢站直身體,偏頭看向拱著腰,好似炸毛的狗一樣。
  
  “你是野狗道人吧?”
  
  沐秋問道,但是野狗道人沒回答沐秋的問題,眼珠亂轉著打量著四周,尋找著逃跑的機會。
  
  “土遁·土流壁。”
  
  四周升起土墻,封鎖了野狗道人逃走的路線。
  
  “別想著逃,乖乖給我講一講萬蝠古窟里的情況,順便給我帶個路,若是完成的好,事后我可以給你整個容。”
  
  “休想讓我背叛煉血堂!”
  
  野狗道人低聲嘶吼,緊接著如同野獸一般,持著獠牙俯沖而來,沐秋苦惱的撓了撓頭發,有些莫名其妙。
  
  我什么時候說過,讓他背叛煉血堂?
  
  疑惑歸疑惑,沐秋反擊的動作可不慢,右手一甩,手背打在野狗道人的獠牙武器上,將其擊飛,然后先前甩出的手臂反向擊出,擊打在野狗道人臉上。
  
  頓時,野狗道人如同遭受了卡車撞擊一般,整個旋轉著拋飛上天,旋轉七百二十度砸落到地面,張嘴吐出一顆尖牙。
  
  ()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