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武氏春秋錄 > 第一百六十章 免死責懲夜郎斷臂 獲全勝釋匪人生路

第一百六十章 免死責懲夜郎斷臂 獲全勝釋匪人生路

柯邇震西聞得此聲,突然便是身軀往后一蹬,要將揮舞出去的砍刀是給收住。卻因一時用力太猛,受了其反制之力,竟是險些摔下馬去!
  
  “族弟!……你!此人罪大惡極,死不足惜,卻是為何要來阻我?!你們可千萬莫要是再犯了糊涂!此人是絕不能留!倘若是放他回去,必是后患無窮吶!……其中利害,你們可曾是想得清楚明白?!”
  
  柯邇遐義一聽,自是知曉大兄所言之意!但是,事關大局,柯邇遐義雖亦是不知其中之緣由,但是聽得夫人所言所行,知其中也定然是有另一番計較!因此,他也只得是自顧哀嘆了一聲,并是苦言與他大兄對道:
  
  “豪兄大義,愚弟自當知曉!只是,如今此間之利害得失,卻是紛亂得很!……而其中之原委,卻也非愚弟如今一時能夠在此說清道明的!……還望兄長是且信愚弟一回!此事看起來確是非同一般,姑且就當先是周全了大局吧!”
  
  柯邇震西聞得此言,心中雖有不甘,但畢竟是自家兄弟開了口,卻也不能是太駁了他的面子。
  
  而且他轉念一想,說到底這些也不過是他們僰人的內事,即是他們自己這般決斷,他作為外人在此拿捏主意也確是極為不妥!
  
  思慮至此,柯邇震西便只是惡狠狠側臉過去又瞪了一眼那蜷在一旁的摩雅笮,并是怒目言道:
  
  “哼!……也罷也罷!把話說穿,本豪也只是個外人而已!既是你們自己已是拿定了主意,本豪卻又還能說甚?……但是此人雖是可免了砍頭,卻也不能是將他給輕易的饒過!……依本豪之見,不若是將他們給盡數卸去一條右臂,以懾敵心!”
  
  柯邇遐義聽罷,只覺兄之所言也確有道理!雖說是不會是取了他們性命,但是這截臂之辱,待是給那乍部的豪長摩雅邪見了,也必然是可令其驚上一跳!
  
  于是,那柯邇遐義便也是二話不說,竟是直接從那群夜郎匪眾之中是將那摩雅笮給提拎了出來。而摩雅笮見得此狀,雖是不明覺厲,但也知道定然又不是什么好事,因此是在那邊一邊掙扎著,一邊竟又是破口大罵道:
  
  “你……你這蠻子究竟是又要作甚?!……你……你們可莫是要太過肆意!……本酋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吾兄摩雅邪可是絕不會輕饒了你們的!”
  
  然而,那摩雅笮雖也是以一身蠻力相抵,但若是要論氣力,他卻終究不及柯邇遐義……只見柯邇遐義是將他給生拉硬拽到其兄長的跟前。
  
  而柯邇震西見此等情形也是心領神會,只從旁一把便是抽出了佩刀,隨手那么一揮砍,便是將那摩雅笮的右臂是給砍落在地!
  
  只見摩雅笮被砍斷一臂,頓是血沫飛涌!他立即是捂著斷臂便翻滾到了地上,并是大聲叫著:
  
  “啊!……啊!……你……你們這群僰蠻子!言而無信!有種便是快快殺了我……若是待得本酋回去,本酋定是不會是輕饒了你們這些僰蠻子!……”
  
  只聽那摩雅笮是在那里在地上一邊翻滾著,一邊又是在那是以惡語相向!但是,柯邇震西此時卻又哪管得他那么許多!只見他是騎于馬上,與其手下的那些僰族眾人喚道:
  
  “這些個來自夜郎的歹人今日之所以侵犯此地,就是要將你們僰人是趕盡殺絕!……若是只放得他們這般回去,你們僰人卻又將是顏面何存?!將來又如何能在百濮立足?!……本豪雖是白馬氐的羌豪,卻也最是看不慣此等仗勢欺人之舉!……”
  
  待柯邇震西是一言吼罷,只見其手中是舉著摩雅笮的那條仍然是淌滴著血水的斷臂,又與那些手下的那些僰人是繼續喊道:
  
  “此乃對方賊首摩雅笮之臂,如今卻已是為本豪所砍!……然而,如今賊眾卻還尚殘百余人之多!你們倒是說說,要不要將那些匪人也是一并斷去一臂!”
  
  那些與柯邇震西一同前來的僰人士卒,一聽得頭領是這般說道,只見其一個個都是摩拳擦掌,狠不能立即上去截了這群人的右膀。
  
  說起來這也確是難怪,由于在前幾番的較量中,僰族各寨中的部曲皆是為他們所敗,因而還白白的犧牲了不少自家弟兄的性命!所以,此等的親族血仇對他們僰人而言卻也可算得上是不共戴天的了!
  
  因此,待他們是聽得柯邇震西是如此與他們大聲問道,雖說他們亦是知曉這柯邇震西乃是異邦之人。但在此時此刻,對他們而言,顯然誰若是能帶著他們報得此仇,他們自然就更樂意是聽命于誰!!
  
  “嚎凹”(好的)
  
  只聽得那些僰人是不約而同的,突然是一齊吼出了一聲巨響來!這一聲巨吼可謂是響徹云霄,竟是把立于遠端的九黎尤女她們也是給嚇了一大跳。
  
  “嗯!……那本豪便給你們這個機會!你們這便去將他們的右臂也一同是給卸了去!只管叫他們是血債血償!”
  
  柯邇震西一言喊罷,只聽得身后那群僰族部曲便是猶如瘋馬一般的是往那群夜郎匪人是沖了過去!……
  
  那些夜郎匪人見得自己主將如今竟是被人砍了一條臂膀,而又見得對面僰眾是往他們這邊涌來,知道定然不是好事!便是握著兵刃是要做殊死一搏!
  
  然而,此時這些夜郎人卻又如何是他們的對手?!也只是初一交手,便是被那些僰人給悉數給剿了!而后緊接著便是只聽得他們是慘聲連連的一頓哀嚎!……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只見百余條臂膀便已是悉數被卸到了地上!而原本那紅中帶黃的沙石之上,霎時間便是被四處飛濺的鮮血給印染成了鮮紅一片。
  
  “哼!……滾吧!以后莫要是再讓本豪撞見!……若是膽敢再是打這邊的主意,本豪定讓你嘗嘗被制成人彘的滋味!”
  
  只聽得柯邇震西是一聲怒呵,摩雅笮與那些夜郎匪人卻還哪敢是繼續呆在那里!皆是強忍著斷臂之痛,立刻爬起身來,是往山下一路逃去!
  
  ……
  
  既是此役了結,柯邇遐義便是領著大兄震西,是去與他夫人九黎尤女是匯合到了一處。
  
  “夫人!……如今敵眾皆已退去!……真乃天神護佑!我族此番真可謂是大獲全勝吶!”
  
  只聽柯邇遐義一回到夫人身邊,便是顯得極為興奮。原本以為夫人聽得此番大勝的消息理應是極為高興才是。也不知是為何?只見她如今卻依舊是愁眉緊鎖,一臉的悶悶不樂之狀。
  
  ()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