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你的命屬于我

第七百七十二章 你的命屬于我

    周文沒有要打斷井道仙的意思,繼續聽他說下去。
  
      “那時的我身受重傷,伴生寵也死的差不多了,又被迷仙經的力量干擾,若是再繼續下去,說不定真的就被那迷仙經給弄瘋了。當時正好遇到了你,你又讓我心情很不好,于是就用了一個法子,把那迷經仙轉嫁到了你的身上,既可以把你除掉,又可以減輕我的負擔,到是一舉兩得。”
  
      說到這里,井道仙盯著周文問道:“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你竟然練成了迷仙經。迷仙經那么多任主人,不說個個都是絕代天驕,但也皆是驚才絕艷之輩,各有其過人之處,可是這么多人都沒有能夠練成的迷仙經,到是讓你練成了,我很想知道,你有何處比他們強,又有何處比我井道仙強。”
  
      若是普通十七八歲的學生,聽井道仙這么說,必然會心中得意。
  
      連井道仙這樣的大魔頭,都自認不如他,這是何等的榮耀。
  
      可惜周文卻并不那么想,他見證了酒爺的死,也知道夏九荒之所以那么喪心病狂,其中就有井道仙的問題。
  
      周文很是懷疑,井道仙把迷仙經給他,也是出于同樣的目的。
  
      “我沒感覺迷仙經有什么特別之處,隨便練練就成了。”周文模棱兩可的回答。
  
      這個答案顯然不能夠讓井道仙滿意,井道仙到也不急,慢悠悠的說道:“不如我們做個交易,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我也回答你一個問題,你看如何?”
  
      “我沒什么問題想要問你。”周文說道。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世界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異次元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你的老師王明淵現在怎么樣了?迷仙經又是從哪里來的?”井道仙隨口說了幾個問題,都是周文現在想要知道的。
  
      “打敗你,我自然就可以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周文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
  
      無論迷仙經是不是井道仙刻意安排給他的,至少現在可以確定一件事,井道仙很想知道他練習迷仙經的過程或者是成果。
  
      就像酒爺和夏九荒一樣,井道仙可能把他也當成了一個實驗品。
  
      既然是實驗品,無論實驗成功或者是失敗,在實驗沒有結束之前,恐怕井道仙都不會想讓他死。
  
      既然井道仙不想讓他死,那他何必還要有那么多的顧忌呢?周文正好也想要知道,這個傳說中的大魔頭,到底現在還有多少實力。
  
      井道仙似是看穿了周文內心的想法,淡淡地說道:“你以為我不想殺你,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嗎?”
  
      “我就是這么想的。”周文也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
  
      “哈哈,你想的的確沒錯,現在我確實不想殺你,因為你讓我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可能性,比起殺死你,我更愿意看到答案。”出人意料,井道仙竟然承認他不會對周文下殺手。
  
      可是井道仙的話鋒一轉,冷森森地說道:“雖然我不會殺你,但是卻可以把你關起來慢慢研究,你最好還是考慮清楚再動手。”
  
      “考慮清楚了,在那之前,我會先把你切片。”周文說著,直接拔刀就斬了過去。
  
      天外飛仙快的不可思議,但這并不是周文的殺手锏,只乎是在出手的同時,大威金剛牛和比蒙一左一右的出現在周文身邊,一個使用了鎮魂鈴,一個使用了絕對力量。
  
      而這依然只是周文使用的牽制手段,真正的殺手锏在他的瞳孔之上,燭龍瞳鏡亮了起來,就要發動洞燭視界。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記住,你的命是屬于我的。”井道仙眼神詭異看著周文,身形突然遁入地下,連帶著地上的東西也都一同鉆入了地下,一瞬間消失不見。
  
      “土遁!”周文微微皺眉,他的刀光斬在地上,把地面都給劈出了一道深溝,卻沒有看到井道仙的蹤影。
  
      諦聽使用到了極致,范圍之內根本沒有井道仙的蹤影。
  
      “文少爺,也許我能夠追蹤到他,白天的時候,我已經在附近一片區域的地面上,撒上了混合著某種特殊氣味的水,水被曬干,味道卻留在了地上,剛才井道仙身上已經沾了這種味道,我可以試試看,能不能追蹤到他。”安生說道。
  
      “那你快試試看吧。”周文大喜過望。
  
      他懷疑井道仙的傷還沒有完全好,也許現在是一個機會也說不定。
  
      安生召喚出了一只奇怪的小獸,那小獸像是老鼠,可是比老鼠肥很多,胖的像個球一樣,也沒有眼睛,鼻子處卻長了很多肉芽一樣的觸角。
  
      “那種味道一般生物都嗅不到,只有嗅覺特別發達的伴生寵才能夠分辨出來。”安生說著,就讓那伴生寵離開了土地廟,在附近一片區域搜索,希望能夠找到井道仙留下的味道。
  
      可是把整個小鎮和小鎮附近都找了一個遍,也沒有能夠找到似乎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井道仙的土遁太厲害,直接遠遁于百里之外,還是他壓根就沒有沾到地上殘留的氣味。
  
      “不愧是聯邦第一大魔頭,難怪聯邦追捕了這么久,他卻依然可以逍遙自在,我提前布置了那么多,卻沒有一樣發揮作用。文少爺,被這樣的人盯上,你一定要格外的小心謹慎。”安生一臉凝重地看著周文說道。
  
      周文點點頭:“我會小心的。”
  
      不敢繼續在小鎮停留,周文和安生直接上路趕回洛陽,一路上馬不停蹄,基本上沒怎么休息。
  
      不過自那次之后,就沒有再見到井道仙出現,一路上到是順利的很。
  
      回到了洛陽之后,安生緊繃的神經才放松了一些:“文少爺,你最好還是不要回學院了,我給你安排一個住處,能夠防止土遁進入。”
  
      周文搖頭說道:“我也不可能一輩子都躲著不出來,而且井道仙也未必能動我。”
  
      拒絕了安生的好意,周文回到學院內,羚羊和小鳥回到了住習慣的小樓,顯得很是自在。
  
      有羚羊和小鳥看家,井道仙就算想要暗中下手也沒有那么容易。
  
      回到學院兩三天,沒有發現井道仙的蹤影,到是李墨白又過來找他了,還是希望周文能夠跟他去一趟南區,嘗試契約守護者。
  
      “你確定那個守護者還在嗎?”周文看著李墨白問道。
  
      因為他一直懷疑,李墨白所說的那個守護者,就是夏流川的那個黑玉守護者。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