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第一序列 > 702、滿足隊友心愿

702、滿足隊友心愿

程羽呼喚白色面具的聲音,在白霧中一層層傳播出去,所有人都屏氣凝息,他們也想知道白色面具是否可以與他們同行,隊伍里如果能有這樣的超凡者,肯定會更加安全一些。
  
  沒有人懷疑那位白色面具的實力,畢竟剛剛那場戰斗里大家還忙著自保的時候,對方都已經去蜘蛛巢穴救出十多名隊友了……
  
  但任小粟怎么可能讓老許一直呆在隊里保護這群人?老許如今最大的作用可是斥候,一個殺不死的斥候獨行在荒野上,能為任小粟避免太多的危險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眼見著白色面具遲遲不現身,程羽感覺有點失望:“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在保護誰,但既然咱們在同一個隊伍里,還希望以后多多相互關照吧?!?br />  
  程羽旁邊的助手小聲嘀咕道:“剛剛白色面具一出現,那個跳繩的少年就跟著離開了,會不會是來保護他的?”
  
  “不可能,”程羽搖搖頭:“這種人憑什么有白色面具這樣的高手保護?不過也不能小瞧這個少年,我感覺他和羅嵐的關系很近,剛剛羅嵐遇到危機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站在他背后?!?br />  
  “那咱們還要不要勸說那個白色面具入隊???”助手問道。
  
  “算了吧,”程羽嘆息道:“那種人,哪是咱們能勉強的?!?br />  
  可程羽放棄了,不代表所有人都放棄,一名中年人看著隊伍里所有人說道:“我知道這白色面具肯定跟在場的某個人有關聯,不如這樣,我出五百萬,你讓他進入隊中,也不用刻意保護誰,只需要呆在隊伍里就行?!?br />  
  這個要求非常奇怪,任小粟思索著,對方像是賭氣一樣花五百萬要求白色面具現身,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條件了。
  
  這錢不是白給的一樣嗎?難道這中年人還有什么其他目的?
  
  一旁的王蘊笑道:“老哥出手也太小氣了,真正的高手誰會在意這五百萬?對方要為了這五百萬現身,我王蘊愿意倒立著走一天?!?br />  
  忽然間,任小粟腦海中的宮殿突然說話了,而他的表情也變的極度古怪。
  
  “任務,滿足隊友的心愿?!?br />  
  任小粟尋思著,宮殿也沒說滿足哪個人的心愿,是中年人想讓老許入隊的心愿,還是王蘊想倒立的心愿?
  
  不過這個任務似乎很好完成。
  
  白霧中,所有人都聽到了腳步聲,他們轉頭朝聲音來處看去,只見一個人影慢慢清晰起來,似乎正在靠近。
  
  王蘊:“???”
  
  只見老許走到中年人面前伸出手來,中年人也沒失約,而是真的拿出一個小盒子:“里面是一個不記名賬號的王氏銀行卡,賬號里剛好有500萬?!?br />  
  老許點點頭,然后平靜的看向了王蘊。
  
  王蘊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怎么感覺對方更像是為了讓他倒立才突然出現的?!
  
  事實上,如果中年人掏錢之后宮殿就宣布完成任務,任小粟也沒必要非讓王蘊倒立,可這不是任務還沒完成嗎?
  
  在所有人注目禮中,王蘊咬牙冷笑:“行,針對我是吧!”
  
  說完,他竟真的雙手扶地倒立起來,別說這王蘊平衡性還挺好,倒立著走路看起來也十分順暢……
  
  此時,程羽驚疑不定的看了看老許,又看了看身旁不遠處的任小粟,他總感覺這白色面具的風格,讓他有種莫名的熟悉。
  
  某一刻,程羽有點害怕,他害怕對方突然就開始和任小粟一起唱兒歌了。
  
  不過,老許入隊讓所有人都心中稍安,像是得到了一大助力似的。
  
  主要是最近老許的名聲大盛,正面硬撼T5并且取勝的超凡者,還是太少了。
  
  任小粟默默打量著王蘊,他發現王蘊的表情異常猙獰,像是一幅非常記仇的樣子。
  
  但任小粟并不在乎,是老許讓他倒立的,跟自己任小粟有什么關系。
  
  此時,隊伍里各個隊友的關系已經漸漸明了,羅嵐和任小粟是一撥人,王蘊在隊伍里還隱藏了四名隊友,甚至有一個很可能是超凡者。
  
  剩余的人大概分成六批,人數最多的隊伍是9人,最少的則是3人。
  
  平時不遇到點危險,這些人就跟彼此不認識一樣,但剛剛,他們都下意識的結群而戰,這是大家面對危險時的本能反應。
  
  蠶繭里的傷員已經被解救出來,雖然還不能動彈,但已經有人主動上前照顧了。
  
  在這種地方,誰會那么好心照顧非親非故的人呢?必然是隊友才會出手相救的。
  
  王蘊趁著大家照顧傷員的時候,默默的倒立著進入了白霧之中,反正現在依舊是大霧,隊伍里就算少個人也不會被發現。
  
  等脫離人群,王蘊一個前空翻便穩穩的落在地上冷聲道:“讓我王蘊遭受如此奇恥大辱,必有后報!”
  
  他悄然返回來時的路上,然后在自己用壓縮餅干碎屑的路線上做了兩個記號,一個是橫杠,另一個則是同心圓。
  
  第一個記號的意思是前方危機暫時解除,第二個則是需要后方給他送來補給。
  
  要知道這一路上為了做記號,他帶來的干糧已經撒的差不多了,王蘊計算過自己的食物補給,最多再撐一天。
  
  不過身后有策應部隊的好處就在這里了,他可不像其他人一樣需要擔心補給。
  
  結果第二天晚上,王蘊坐在篝火旁眼巴巴的看著其他人吃飯,而自己什么都沒有了……
  
  任小粟還問他為啥不吃飯呢,王蘊笑著說自己不餓,他總不能解釋自己干糧用來做記號了吧。
  
  這一天的時間,任小粟他們始終都在原地休整著,等待那些被蜘蛛毒素麻痹的隊友恢復行動。
  
  期間王蘊不止一次獨自走入白霧,然后拿一枚小小的竹哨吹出昆蟲的振翅聲,可是……他始終沒有等來自己的后援……
  
  王蘊總覺得好像哪里出了問題,但他又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難道是弟兄們覺得太危險所以撤退了?
  
  不會,這些年走南闖北,這些兄弟還是非??煽康?,不然他也不會把身家性命寄托在對方身上。
  
  一定是有事耽誤了,說不定明天就會抵達!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