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第一序列 > 455、潛入宗氏駐地

455、潛入宗氏駐地

    就在178要塞部隊全線大捷的時候,行走在下水道里的任小粟,已經將攔在面前的鋼筋網都盡數斬斷了,正悄然無聲的向146駐軍營地深處潛入著。
  
      不過,他每過一處窨井蓋,都會小心的聽著頭頂的動靜。
  
      腳步聲從外面傳來,任小粟將宗氏士兵硬底軍靴踩踏地面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
  
      他不能貿然鉆上去,他只能通過頭頂的動靜大致判斷駐軍兵力還有多少,尋找一個好的時機。
  
      小心觀察中,任小粟發現這軍營即便在全城搜捕他的時候,依然保持著極其規律和嚴密的巡邏。
  
      大概每五分鐘一次,就會有作戰班組從他頭頂經過,誤差不會超過十秒。
  
      而且,外界探照燈還會時不時的從井口掃過,白色的光線從窨井蓋上的兩個孔洞照射進來,照亮了任小粟的面孔。
  
      任小粟很謹慎的尋找到一個不常有人經過的窨井蓋,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頭頂的窨井蓋是焊死的,只留了排水孔,換了其他人潛入肯定要絕望的,也難怪之前的慶氏間諜壓根就沒想過要從下水系統滲透軍營。
  
      羅胖子在李氏無往而不利的逃逸、隱藏手段,在這軍營里似乎有點行不通了。
  
      但這事根本擋不住持有黑刀的任小粟,正是這里防御最嚴密,他反而偏要從這里突破到地上去。
  
      因為就連宗氏士兵都不會想到,即便焊死了井蓋,甚至還有那么多鋼筋網攔截,但還是有人能悄無聲息的從這里突破。
  
      任小粟拿著黑刀一點點將窨井蓋切割開來,黑刀削鐵如泥。
  
      靜靜等待著,忽然一個腳步聲正慢慢向他所在的窨井蓋靠近過來,當對方走過去后,任小粟驟然悄無聲息的掀開窨井蓋一躍而出。
  
      他如同獵豹般躍向對方,當探照燈再次掃過之前,便扭斷了對方的脖頸便把尸體給拖進了下水道里,重新蓋上了井蓋。
  
      這個過程里影子全程輔助,當窨井蓋重新蓋上的時候,地面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般寂靜。
  
      任小粟趁著剛才出去的瞬間,打量了周圍的環境。
  
      他所處的位置位于營地邊緣,營地里大多都是平房營區,只有一處五層高的小樓顯得十分突兀,那里應該是駐軍的指揮部辦公大樓吧?
  
      任小粟暗中計算了一下,他距離那座小樓還有兩百多米的距離。
  
      任小粟有了決斷,雖然還沒看到146駐軍的彈藥倉庫在哪,但如果想要摧毀這支部隊的中樞系統,那目標就應該放在那座小樓里了。
  
      現在,任小粟要做的就是換衣服了,只有換上宗氏的土黃色軍裝才能盡量減少被懷疑的幾率。
  
      就算能讓敵人愣上零點幾秒,也是值得的,那零點幾秒的反應時間,有時候就是生與死的區別。
  
      他麻利的將剛剛弄死的宗氏士兵給扒了,滿心歡喜的準備換上對方的衣服。
  
      剛才他連黑刀都沒用,就是怕衣服上沾了血。
  
      結果這時候任小粟忽然愣住了……不為別的,有點牙疼的是,對方個子實在有點矮了,軍裝有點小……
  
      任小粟如今已經18歲了,還成了超凡者,身高早就從17歲的178厘米,長成了184厘米,這身材在所有男性里都算是偏高的了,尤其是在這普遍營養不良的時代。
  
      所以這也就意味著,衣服恐怕不太好找……
  
      但任小粟絕對不是一個容易氣餒的人,既然計劃是靠譜的,那就要想辦法完成這個計劃!
  
      而且動作要快,等宗氏發現有士兵失蹤,他這計劃就差不多敗露了。
  
      等抓到第二個宗氏士兵的時候,任小粟皺眉嘆氣,不行,這個士兵依舊太矮了。
  
      第三個,不行,太壯了,任小粟穿上對方的軍裝像是穿上了戲服一樣。雖然任小粟結實,但因為力量與敏捷均衡的緣故,他的身材很瘦。
  
      任小粟都已經不抱什么希望了,結果在抓第四個人的時候,他的計劃終于出現了一線曙光,這次剛剛好!
  
      “呼,”任小粟總算松了口氣,他都擔心自己窩在這下水道里把軍營里的士兵給全都抓進來……
  
      然而此時軍營里驟然拉起警報,似乎有人失蹤的事情已經引起了宗氏駐地的注意。
  
      任小粟趕緊換好衣服,拿上對方的門禁卡鉆出下水道,若無其事的朝那棟小樓走去。
  
      軍營里原本在輪休的作戰班組快速集結,一個個荷槍實彈的迅速組成了更加嚴密的搜尋隊伍。
  
      路上有部隊傳達著命令:“有人失蹤,即刻搜索軍營每個角落!”
  
      “進行地毯式排查,務必尋找一切蛛絲馬跡!”
  
      “可能已有敵人滲透進來了!”
  
      任小粟心說這宗氏部隊也夠警惕的,不過問題不大,他已經走入了那棟小樓。
  
      樓里亮著白熾燈,任小粟剛準備刷門禁卡通過圍擋的時候,圍擋旁的警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感覺有點面生:“長官,請出示你的證件?!?br />  
      任小粟試圖蒙混過去,他看向對方平靜說道:“你不認識我嗎?你怎么敢說你認識這營地里的每個士兵?”
  
      對方認認真真的回答道:“報告長官,我確實沒法認識整個作戰旅的所有士兵,但團長就那么幾個,我還是都知道長相的?!?br />  
      任小粟頓了一下,自己又弄死了一個團長?!他之前連短暫的培訓都沒接受過,所以不認識宗氏的軍銜,而且這個被自己弄死的團長身穿制式作戰服,只是領口有個不太一樣的標,他以為這是個普通軍官,例如班組長或者有軍銜的士官,卻沒想到竟是個團長……
  
      下一刻任小粟心中嘆息,例如這種防備組織極其嚴密的地方,果然是沒法蒙混過關的。是對方防御太嚴密了,不是自己的計劃不行。
  
      既然沒法混進去,那就殺進去!
  
      卻見任小粟驟然發力,還未等那警衛有所反應,任小粟就已經一手刀砍在了對方的脖頸上,那手刀砍過去的時候,空氣被破開后發出嗚咽聲。
  
      那警衛軟塌塌的朝地上躺去,任小粟抬頭看向頭頂的監控,他知道從此刻起,整個駐地的士兵都將開始全力追殺自己。
  
      但在那之前,任小粟會讓整棟樓的軍隊中樞系統全部癱瘓。
  
      面對防務空虛的軍營,也總比出去面對壁壘里龐大的搜索部隊強,他只希望這146壁壘會因為他的到來而陷入混亂。
  
      那混亂之中才有他取勝的一線曙光。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