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顫抖吧,渣爹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收留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收留

    “死了很多人?”
  
      顧瑤輕聲詢問,其實看顧四爺那糾結的樣子就該猜到事態很嚴重了。
  
      要不然,顧四爺不會在顧瑤剛到就拽著她去給宣武將軍的親人治傷。
  
      顧瑤本以為是顧四爺好心想著早點回報一二,可她漸漸發覺這樁事仿佛特別復雜。
  
      顧四爺不是貪杯的人,就算活躍氣氛,敬那些將軍酒,顧四爺不會讓自己醉得太厲害。
  
      他明顯有逃避的意圖,甚至用酒醉麻痹自己。
  
      一直望著他的少年許是顧四爺最不想面對的人。
  
      顧玨掩藏起爽朗的笑容,神色凝重,“不僅是軍中死了不少人,陸侯爺整個部署完全被打亂,因為宣武將軍而陷落的府縣……損失更為慘重,有一座縣城幾乎是十室九空,整整幾千人的縣城,最后剩下不足五百。”
  
      “這一路行來,不是父親派我時不時照看她們,憤怒的人幾乎想著撕碎她們。
  
       顧玨輕聲說道:“小妹同父親一起回到后面的府城,你看著點父親,少同宣武將軍的親人有牽扯,不過你是陸侯爺,沒過門的妻子,宣武將軍的人少不了尋你。”
  
      “哎,聽三哥的意思,本來這次該是一場大勝的。”
  
      顧玨來之前已經聽顧瑾交代具體的計劃,誰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這次陸侯爺若是無法力挽狂瀾,朝廷的損失會更大,無法壓下關外韃靼同蒙古騎兵氣焰,以后邊關將永無寧日。”
  
      “這么厲害?”顧瑤喃喃說道:“我一直以為關外之敵無力叩邊進攻中原。”
  
      畢竟這幾年,她沒有聽過任何邊關告急的消息。
  
      陸錚等重要將領不曾領兵出征。
  
      顧瑤一直以為是中原壓著關外的勢力,只等著陸錚提兵收復遼東了。
  
      “宣武將軍可能小妹不大清楚,我也是從軍后才知道他的,宣武將軍是鎮國公最信任的麾下將軍,他的父親做過大長公主的侍衛,鎮國公一起長大。”
  
      “他鎮守的府城是整個防線最重要的一環,一直沒有出過問題,這次他突然出戰……”
  
      顧玨嘆道:“也不知他是這么想的,畢竟陸侯爺曾經下令只堅守不出戰的。”
  
      顧瑤按了按太陽穴,整個事情越發復雜,她想不大明白了。
  
      顧玨語調一轉,變得輕快幾分,“不過這也是陸侯爺領著我們大展身手的好機會,永樂侯世子還是有軍功更光榮。”
  
      翌日清晨,顧四爺揉著昏昏沉沉的腦袋,同顧瑤一起返回府城。
  
      “陸侯爺多加小心,若是有個好歹,爺是不會讓瑤瑤守寡的。”
  
      “……”
  
      陸錚閉了一下眼睛,“四叔放心,我不會讓瑤瑤有機會嫁給除我之外的任何男人。”
  
      “哼,你別為皇上寵你就會讓瑤瑤守著,爺只定能讓皇上改變主意。”
  
      顧四爺撂下狠話,走到顧玨面前,首次正視顧玨。
  
      “你也給爺活著回來。”
  
      “是,父親。”
  
      “你記住你是永樂侯世子!”
  
      “嗯?”
  
      顧玨一臉懵逼。
  
      顧四爺差點罵人,戳著顧玨的額頭。“笨蛋,你已經是世子了,還想上天嗎?何況你媳婦既有銀子,娘家也有勢力,你……爺看你同僚都挺厲害的,你腦子不大聰明,別上了疆場就興奮過頭。”
  
      顧四爺一臉嫌棄攬住顧玨的肩膀,在他耳邊說道:“多把立功的機會留給別人,死命晚上沖,爺就不認你了。”
  
      顧玨:“……”
  
      “你是爺的兒子,雖然爺不怎么指望你,也不喜歡你,有爺在,你一分功勞也能說成三分!”
  
      顧四爺眼底閃過擔憂,“你不如陸侯爺聰明,也不如你舅舅功夫好,得記住自己的份量,不自量力不僅害了你,也會連累你麾下的將士的性命。”
  
      “爹,我知道了。”
  
      顧玨輕笑:“您不就是讓我保命為上嘛,本來我也沒打算拼命的,畢竟我是您兒子!”
  
      顧四爺冷哼一聲,“算你小子會投胎,你就不要同不會投胎的人爭了,不過誰要是搶你的功勞,你只管同爺說,爺給你上報陛下。”
  
      “嗯嗯嗯。”
  
      顧玨連連點頭,他連依靠三哥同妹夫都沒覺得羞恥,何況依靠父親了。
  
      顧四爺嘴角抽了抽,最不喜歡顧玨這么沒臉沒皮的樣子。
  
      因為他有自己照鏡子的感覺。
  
      顧玨同他太像了!
  
      顧瑤同陸錚道別,她只有一句話,“我等你!”
  
      陸錚點頭,分出一支百人的隊伍一路護送顧四爺等人。
  
      “永樂侯。”
  
      “做什么?”
  
      顧四爺騎在馬上,不耐煩看著宣武將軍的幼子,“馬上就要到府城了,你不帶在你幾個嫂子身邊,又跑過來做甚?”
  
      少年帶上了斗笠,遮擋住大半的面容,“我娘昨夜清醒了。”
  
      “清醒自然是好事。”
  
      “我娘說,讓我跟著你。”
  
      少年咬了咬嘴唇,“跟著您才能振興家業,她往后余生都會感激您,在佛前為您祈福。”
  
      顧四爺眸子微沉,見到在城門口迎接的官員同士紳百姓,“爺只能護著你到京城,回京后,你就回到你娘身邊去,爺是不會收下一個麻煩的。”
  
      少年:“……”
  
      顧四爺同官員寒暄,百姓呼喊著永樂侯義薄云天。
  
      顧瑤嘴角抽了抽,同京城百姓的湊熱鬧無奈追捧顧四爺,府城的百姓喊得更真摯,對顧四爺的推崇敬佩也是發自肺腑。
  
      永樂侯的功勞已經廣為人知。
  
      少年跟在顧四爺身邊,自然收到不少的善待。
  
      宣武將軍遺孀等人出現后,百姓卻是向她們扔了雜物垃圾,對她們的怒罵也是不絕于耳。
  
      “你娘讓你帶在爺身邊的原因,你還不清楚?”
  
      顧四爺冷冷提醒,“你若是敢移動一步,爺立刻把你送回去。”
  
      少年說道:“可是我不能眼看著娘親同嫂子……遭罪。”
  
      “你能做什么?”顧四爺反問,“是能阻止百姓還是能為她們抵擋雜物?”
  
      顧瑤勸道:“你留在我爹身邊許是能看清楚更多的事,許是能找到一些證據,無論是證明宣武將軍有罪,還會被冤枉的,這才是對你娘孝順,才有可能重新振作門庭。”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