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醫流狂兵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聯姻啊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聯姻啊

    林濤愕然的看了看龍雨柔,笑吟吟的,道“當然是認真的?!?br />  
      唰!
  
      龍雨柔和龍霓凰對望了一眼,兩個美女的手里忽然多出了一把軟劍!
  
      靠!一言不合就拔刀啊,你們這個祭司族的企業文化也太暴力了吧。
  
      林濤仍然笑瞇瞇的,不急不緩的端起了茶水,輕輕的啜了一口。
  
      喝完了茶水后,林濤又不急不緩的放下茶碗,淡淡的道“你們覺得,你們能傷到我么?”
  
      龍雨柔和龍霓凰神色緊張,道“我們可以試試?!?br />  
      龍霓凰冷笑了一聲,道“說不定這么近的距離,我們真的可以做到呢,你說是不是,林公子?”
  
      她的聲音相當嬌媚,令人聽了不禁心神蕩漾。
  
      林濤忽然嘆了口氣,道“你們要是真的想試試的話,就放馬過來吧?!?br />  
      “不過丑話說在前頭,我只給你們一次機會。一旦你們動手了,就再也沒有回旋的余地了?!?br />  
      說完了這句話,林濤就繼續喝茶,仿佛眼前拿著劍的兩個人都是空氣似的。
  
      龍霓凰和龍雨柔的手心冒出了冷汗,握了握劍柄,卻不敢冒然行動。
  
      就這么對峙了半晌,安靜的帳篷里面忽然響起了大司命的嘆氣聲音。
  
      “唉?!贝笏久L長的嘆了口氣,緩緩道“雨柔霓凰,你們兩個都收手吧?!?br />  
      龍霓凰和龍雨柔仍然不肯放手,不解的望著自己的老師。
  
      大司命繼續道“你們兩個不是林公子的對手,你們要真的動手了,也是白費力氣?!?br />  
      既然大司命都已經這么說了,龍霓凰和龍雨柔也就放下了武器。
  
      林濤一臉早就該這樣的表情,瞇著眼睛笑道“其實你們也不必這么緊張的?!?br />  
      “不必這么緊張?”龍霓凰和龍雨柔詫異了一下,道“這是什么意思?”
  
      林濤道“我的目的,你們雖然知道了,卻只知其一,不知其二?!?br />  
      “我對祭司族對你們本來是沒有惡意的,也并非是要脅迫你們,把你們當成奴隸?!?br />  
      “不可否認,我有這樣的實力,可那樣做其實也沒有什么意義?!?br />  
      “所以,我今天坐在這里,是為了和你們說說合作的事情?!?br />  
      大司命眉毛一揚,沉聲道“合作?林公子要找我們合作?”
  
      大司命實在是想不到的,以林濤這種水平這種層次的人,到底還需要找他們合作什么。
  
      林濤點了點頭,道“沒有錯,我是要找你們合作的?!?br />  
      龍雨柔挑了挑眉頭,沉吟了一下,道“林公子,請恕我直言,以你的實力,我們不知道自己對你而言有什么合作的價值?!?br />  
      “所以,請你也不要見怪,我覺得你主動找我們合作,這件事很蹊蹺。你最好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br />  
      林濤好像早就料到龍雨柔會這么說,嗯了一聲,道“你們奇怪也是正常的?!?br />  
      “原本我找你們合作,也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盡管我以及我的同伴們也能做到。但有了你們的幫助,我也能省去很多麻煩。
  
      “雨柔妹子,你們是見識過我的
  
      實力的,但你們也許不知道,這個世界,對我們而言,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全新世界?!?br />  
      “我們的目的,僅僅是能回到我們自己的世界,具體的情況,我暫時還不能和你們解釋,不過以后有機會一定會和你們說清楚的?!?br />  
      “總之,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們必須要達到這個世界的最巔峰,觸及這個世界最核心的秘密?!?br />  
      “可是,以我們的身份來做這件事的話,在這個世界有很多的不便,會惹出很多的麻煩,這是我和我的同伴都不想看到的?!?br />  
      “而你們祭司族,我知道,你們也有了逐鹿中原的想法。你們不用著急否認,因為你們的打算和行動,某種意義上來說,都在我的掌握之中?!?br />  
      “我在想,既然你們的目的也是逐鹿中原,而我們的目的,是挖掘出這個世界最核心的秘密,為什么我們不能合作?”
  
      “等到大功告成以后,你們得到了你們想要的東西,我們也能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這豈不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昏暗的帳篷里,篝火噼里啪啦的燃燒著,林濤的聲音在空間里回蕩著。
  
      火光在大司命的蒼老的面孔上跳躍著,大司命認真聽著林濤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陷入了深思。
  
      半晌,大司命緩緩的抬起頭來,目光從火焰上收了回來,沉聲道“所以,林公子的意思是,讓我們當你的代言人?”
  
      林濤苦笑了一聲,聳聳肩道“代言人也好,代理人也好,你這樣說,好像我們的地位天生就不平等,我們凌駕在你們之上一樣?!?br />  
      “準確的說,我們的地位是平等的,我們是合作的關系?!?br />  
      對于這句干巴巴的解釋,大司命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她默默的沉吟了片刻,道“林公子,既然我們已經是合作的關系了,我希望我們能在公平合理的基礎上,交換一些情報?!?br />  
      林濤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大司命,請說?!?br />  
      大司命點了點頭,道“林公子,你說的這個世界最核心的秘密,到底是指的什么?”
  
      “你不想告訴我們,我們也可以理解。但是林公子,既然我們現在是合作的關系了,你多少還是應該透露我們一個大體的方向?!?br />  
      “不管怎么說,這也是對你合作對象的一個尊重,你說是吧?”
  
      林濤托著下巴,沉吟了一下,終于點了點頭。
  
      他目光掃視了一圈,看了看屋子里的幾個人,道“你先讓這些人出去,這話我只能私底下說?!?br />  
      大司命擺了擺手,一行祭司族的族人陸陸續續的走了出去,只有龍雨柔和龍霓凰留了下來。
  
      大司命正要把兩個人也趕出去,林濤舉起手打住了。
  
      “讓她們兩個暫時留下來吧,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也好找她們說?!?br />  
      大司命看了看龍霓凰和龍雨柔,道“既然林公子都這么說了,你們兩個就坐下吧?!?br />  
      龍霓凰和龍雨柔對視了一眼,屁股剛剛抬起來,又坐了下去。
  
      林濤沉默了一小會兒,臉上漸漸露出了嚴肅的表情,道“你們聽說過秩序者么?”
  
      聽到這三個字
  
      ,大司命龍霓凰和龍雨柔三個人,臉色頓時大變!
  
      她們豈止是聽過秩序者,簡直對這個名字奉若神明。
  
      林濤看著三人的表情看了一會兒,道“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是知道這個名字的?!?br />  
      “那我就直說了,我們的世界和這個世界,存在著某種意義上的聯系?!?br />  
      “我們的世界遭到了毀滅,在毀滅以前,我們來到了這個世界?!?br />  
      “我們來到這里以后,了解到了,只要我們有辦法掌控這個世界,就有可能恢復我們本來的世界?!?br />  
      “本來,我們的目的也只是回到我們原來的世界而已,總之,就是這么簡單的原因?!?br />  
      “至于秩序者,我們只是從……某些地方聽到過這個名字,所以我們猜想,這個世界的核心應該就和秩序者這群人有關?!?br />  
      大司命“嗯”了一聲,沉默了片刻后,道“其實,祭司族和秩序者是有一些關聯的?!?br />  
      “只是多年來,就連是我也只是聽到了一些傳聞而已,誰也沒有見過真正的秩序者?!?br />  
      林濤道“我們希望和你們合作的另外一個原因,我也可以告訴你們,我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們的身份,尤其是秩序者?!?br />  
      大司命的目光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復雜的神色,多看了一眼林濤。
  
      林濤留意到了這個細節,淡淡的一笑,拍手道“好了,事情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br />  
      大司命龍霓凰龍雨柔幾人剛要起身,林濤忽然又道“對了,還有最后一件事?!?br />  
      幾個人又重新坐了下來,三雙眼睛呆呆的看著林濤。
  
      龍雨柔眨了眨眼睛,道“林公子,還有……什么事?”
  
      林濤嘿嘿一笑,轉向大司命道“大司命,我覺得為了讓我們的合作更加的密切,本著互相信任的原則,我們是不是該有點什么實質性的聯盟?”
  
      大司命皺了皺眉頭,道“林公子,你說的實質性的聯盟……指的是什么?”
  
      林濤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龍雨柔和龍霓凰的身上,壞笑了一聲,說“當然是聯姻啊?!?br />  
      “我剛剛在想,大司命,你的兩個嫡傳弟子都是大美女,不如忍痛割愛分出來一個跟我聯姻吧?!?br />  
      “這樣你也能多少心安一點,你說是吧?”
  
      ……
  
      西部莽荒城邦以東,羌國都城,康城。
  
      羌國國主康叔站在城頭上,背負著雙手,瞇眼看著西方的天空。
  
      忽然,平地里刮起了一陣大風,吹的康叔身上的袍子獵獵作響。
  
      康叔的身后,跟著一名侍衛和一名親信的大臣,三個人一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突然之間,一個探子氣喘吁吁的奔上城頭,來到羌國國主康叔的面前,一躬身道“國主!”
  
      國主看了眼探子,揚了揚手,道“報!”
  
      探子低頭道“剛剛得到的消息,西部城邦的劉全等七名領主,被送往議事廳處死了?!?br />  
      國主眼皮跳動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旁邊的大臣,緩緩道“西部城邦,看來要變天了。馬上邀請附近幾個國家的國主,我們要有麻煩了!”
  
      (本章完)
  
      。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