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絕色毒醫王妃 > 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還有后招

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還有后招

可迎接他們的,卻是來自個身材比較粗壯的嫂子的一記窩心腳。
  
  “呸!咋呼什么?”
  
  倆個賊人是又氣又怕,但他們也怕了這幾個女人手中的武器,不過眼珠子卻在輪轉,顯然是還沒死心。
  
  林夢雅也不含糊,干脆利落的給他們二人一人灌了一顆藥。
  
  “你,你給我們吃了什么?”
  
  倆人被她掐著脖子,只能不由自主的吞咽。
  
  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那藥丸早就下了肚子。
  
  林夢雅冷冷一笑。
  
  “毒藥?!?br />  
  “你,你......”
  
  那倆人瞪著通紅的一雙眼睛,想要用手摳喉嚨,卻根本做不到。
  
  現在,他們才真的怕了。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他們甚至已經感覺到了身體發軟,腹痛如絞。
  
  眼瞧著倆人就不成了,林夢雅只冷冷的瞥了一眼,說道:“當然,若是你們乖乖的配合我,我倒是也可以考慮,給你們解藥?!?br />  
  倆個賊人立刻狂點頭,
  
  現在別說是讓他們配合了,哪怕是她讓他們去殺人放火,這倆人也不會有一絲絲的猶豫。
  
  畢竟,活命要緊。
  
  “你們這次來了多少人?計劃是什么?”
  
  小土坡上,林夢雅就地審問。
  
  跟她一起來的四個嫂子,倆個看著這三人,另外倆個,則是負責一前一后的放哨。
  
  那倆人現在已經是四肢發軟,頓時也就將計劃倒了出來。
  
  “我、我們這次一共來了三百個弟兄,我們老大在前面跟霍大當家糾纏,派我們兄弟二人來找到黑虎寨的女眷?!?br />  
  林夢雅眉頭一蹙,對倆人的答案很是不滿意。
  
  “你們家老大找我們,不會就是為了拿我們來威脅我們霍爺吧?
  
  說,到底是什么目的!”
  
  倆人拙劣謊言被拆穿,生怕眼前的姑娘不順心了,就要了他們倆個的小命,連忙說了真話。
  
  “還有,我們家老大說,霍大當家這些年得了不少的孝敬,很有可能就是藏在后山的山洞里了。
  
  所以,所以派我們倆個來探探底?!?br />  
  也是,作為山匪,最在意的自然是這些金銀珠寶。
  
  但林夢雅卻覺得,霍爺的那些財寶,至少沒有在之前他們藏身的那個山洞里。
  
  除非,山洞里還有其他隱藏的機關。
  
  可她之前分明看過,那就是一個藏人的山洞而已。
  
  想來,應當是這倆個賊人的老大自己的猜測。
  
  “那找到財寶之后呢?你們怎么聯系?”
  
  這便是讓他們真正出賣自家老大了。
  
  不過想到自家老大狠辣的手段,這倆人有慫了。
  
  對視了一眼后,顫巍巍的選擇了沉默。
  
  林夢雅挑了挑眉。
  
  “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br />  
  之前說話的賊人差點哭了。
  
  “姑奶奶,求您饒了我們吧!”
  
  另一個也帶著哭腔說道:“若是我們出賣了寨子里的兄弟,即便是您能放了我們,可我們老大也不會放了我們的!”
  
  “對,反正橫豎都是一死,姑奶奶您就給我們一個痛快吧!”
  
  倆人的哭求,并沒有讓她心軟。
  
  正想著用些威逼利誘的手段,讓二人吐露實情,卻不想那個同樣被捆成粽子的小菊,突然開口說道:“只要你殺了他們,我就替你去引那些人出來?!?br />  
  林夢雅的注意力,其實一直有一部分放在小菊的身上。
  
  聽到這話,她轉身看去。
  
  從小菊的樣子來看,她大概猜測到對方經歷過了什么。
  
  但是,這是小菊自己與虎謀皮,怨不得任何人。
  
  “小菊姑娘,你覺得我會相信你么?”
  
  小菊死死的瞪著她,不甘心的低吼。
  
  “殺了他們,這是你欠我的!我都說了會幫你,你還想怎么樣?”
  
  聽到這蠻不講理的語氣,林夢雅的笑容更冷了。
  
  “我何時欠了你?”
  
  “要不是你!”小菊一字一句,自覺椎心泣血:“要不是你讓黑虎寨的人把我關起來,我又怎么會被這倆個畜生糟蹋!”
  
  林夢雅看著小菊,淡漠的說道:“如果不是你恩將仇報,意欲傷害無辜之人,又怎么會有這樣的下場?
  
  你總覺得是別人對不起你,實際上,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br />  
  “我只不過是想讓小姐回歸正常的生活,我哪里做錯了?”
  
  小菊哭著質問道。
  
  而林夢雅卻只是定定的看著她:“那你問過陶小姐了么?你處處以她的名字樹敵,讓黑虎寨里的男女老幼,都討厭她,從而讓她更加的依附于你,任你為所欲為。
  
  你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她好,實則不過是將你的意志,強加在她的身上,不過就是控制著她的一舉一動,來達到你的目的罷了。
  
  今日,是你自釀苦果??扇羰悄切┤苏娴墓テ屏撕诨⒄?,你家小姐,還有這些女子們,全部要遭受到你受到的傷害。
  
  你不僅僅是自私,簡直是狠毒無比!”
  
  她一字一句,將小菊所有的心思全部都刨開,讓其不得不面對,被自己藏起來的悔意。
  
  有些時候便是如此,明知自己是錯的,但卻為了不讓自己有負罪感,便把所有的不公,都歸結到命運的不公,甚至于遷怒到旁人的身上。
  
  這樣的人,林夢雅見得多了,也懶得多理。
  
  轉身,對那四個女子說道:“看樣子,他們倆個只是來踩點的。說不定這會,已經有別的人摸上來了?!?br />  
  那四人有些焦急,紛紛問她該怎么辦。
  
  林夢雅想了想。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最好是想辦法將事情告訴給霍爺,與此同時,他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免得霍爺那邊腹背受敵。
  
  若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她會讓三兄弟出手。
  
  只是那樣一來,霍爺就不會再相信她了,對她來說,也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她將這三人弄暈,確保他們短時間內不會醒過來之后,跟四個人一起,將三人藏到了草堆里。
  
  隨后,她帶著人回到了祝嫂子藏身的山洞。
  
  “怎么樣?你們有沒有受傷?”
  
  祝嫂子有些焦急的問道,不過在看到五個人都安然無恙后,心中不由得多了幾分對林夢雅的敬佩。
  
  林夢雅將情況簡單的跟祝嫂子說了遍。
  
  一聽說可能還有人摸上來,祝嫂子也不由得擔心。
  
  “這可怎么辦?要不,我現在就去找人求救?”
  
  林夢雅搖了搖頭。
  
  “怕是會來不及,而且,如果前面的那些兄弟們知道我們被困,少不得要分散一部分的力量來救我們,反而對大家不利?!?br />  
  “那,那咱們豈不是危險了?”
  
  相比于祝嫂子急的火上房似的,她反而淡定得很。
  
  “祝嫂子,我看你功夫不弱,每天砍菜殺瓜的也是好手,不知道,你可會砍人?”
  
  祝嫂子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隨后又急著搖頭否認。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行呢!”
  
  但林夢雅卻覺得這可行,并且絕對行。
  
  “您先別忙著否認,其實這砍人跟做飯沒什么區別。
  
  我聽他們說,您夫家原先就是做殺豬的營生的,大不了,您就將那些賊人當成豬,一刀一個,干凈利落?!?br />  
  這還是包括祝嫂子在內的女眷們,第一次聽到這么新奇的話。
  
  但每日都在山匪寨子里生活,她們絲毫沒覺得驚悚,反而,還覺得似乎有那么一點點的道理。
  
  之前踢了那賊人一眼的年輕嫂子,此刻兩眼卻是亮晶晶的。
  
  “祝嫂子,我也覺得你行!剛才,我使勁踢了他們一腳,嘿,爽著咧,一點不比打我們家那口子差!”
  
  這人的一番話,頓時讓大家都悶著笑了起來。
  
  祝嫂子其實也是個膽大的人。
  
  她反手抽出了自己的那把尖刀,呼吸略有些急促。
  
  “我們家小閨女死的時候,我就差點殺了人?!?br />  
  祝嫂子眼眶微紅,不過,其中的神色,卻愈發堅定。
  
  “宋姑娘說的沒錯,殺人比殺豬簡單。我既然上了山,在他們的眼中,也是個山匪了,那我還顧忌什么!”
  
  祝嫂子的事情,林夢雅也聽說了一二。
  
  祝嫂子本姓華,夫家姓祝。
  
  原本他們只是山腳下一個村子里的村民,每日靠祝大哥殺豬為生,倆口子都是能干的,日子過得倒也不錯。
  
  誰知在祝家小閨女滿十歲的那一年,村里不知何時來了幾個流匪。
  
  祝家小閨女雖是個孩子,可生得卻是玉雪可愛,沒想到竟然被那幾個該貨剮了畜生看上了。
  
  他們找了個機會,拐走了小閨女。
  
  祝家夫婦瘋了一般的找,最終在后山,找到了衣衫不整,早已經被虐殺身亡的小女兒。
  
  倆夫妻傷心透了,兩口子提著刀,找到那幾個流匪拼命,而那伙子流匪,卻招來了不少同伙,企圖將祝家兩口子也殺了。
  
  恰在此時,霍爺跟王燕他們趕到。
  
  原來那伙子流匪,正好是他們的敵人,因為不敵他們,才流竄到了山下的村子里。
  
  霍爺跟王燕,二話沒說給兩夫妻報了仇。
  
  也就是從那時起,祝家夫妻一心一意的,想要報答霍爺的恩德,這才上了山,成了其中一員。
  
  見祝嫂子提起慘死的小閨女,周圍幾個跟她交好的,也跟著紛紛應和。
  
  林夢雅拍了拍祝嫂子的手,輕聲道:“別慌,咱們拼力氣是拼不過他們的,這一局,咱們得智取?!?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