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伊塔之柱 > 第八十三章 在任務的尾聲

第八十三章 在任務的尾聲


  眾人穿過旅店門口木質的平臺,漏風的木板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猶如一扇多年未上過油的門。不遠處的石臺上昔日明亮的篝火而今也熄滅了,也無人有心去打理,只剩下一團狼藉。
  走上臺階,大門內的鍋爐正從柵窗內發出暗紅的光芒,吭哧吭哧地作響。一只小矮怪無精打采地守在水晶礦石旁邊,抱著膝蓋,頭一啄一啄地打著盹兒。
  那臺雜物魔偶倒是還在原地,但低垂著頭,已不搖晃著生銹的手臂招呼每一個進入旅店的客人,只一動不動,記錄水晶上裂開了一條口子。
  這臺魔偶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壞了,但也無人在意。天藍看著那臺空殼子,一時不由難過起來,“上次來還不是這個樣子的?!彼哉Z。
  但他們上一次來,已經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
  “你好啊,沙耶克先生?!狈禁a這時看清了站在大廳暗處的那個佝僂的身影,忽然明白了布麗安公主所說在這里等著他們的人是誰。
  “你好啊,年輕人?!鄙骋擞蒙硢〉穆曇?,不疾不徐地回道。
  這位老管家比上一次他們見時腰更彎了,不知是不是陰影帶來的錯覺,臉上的皺紋也加深了不少,總給人一種感覺,好像這段時日不見,對方一下又老了許多。
  耳邊傳來布麗安公主低沉的聲音:“方才正是這個人在窗戶后面看我們,我不知道你們和他是什么關系?!?br />  方鸻回過頭去,但看到精靈公主面上垂著兜帽,正一動不動地面向前方,也不像是開口說過話的樣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聲音送過來的。
  他這才再轉過身去,向那老管家開口道:“沙耶克先生,我們是來找此地的主人,你所追從的那個人的。你應該知道他讓我們去南方班一件事情,現在我們將東西與結果都帶了回來?!?br />  他停了一下,“不過我們在鐵礁灣時從黑山羊商會得到消息,說他與盧修斯先生已經不在這個地方了,這是真的么?”
  沙耶克從陰影中走了出來,爐膛的火光映出那張蒼老的面孔。
  他用灰色,閃爍著黯淡銀光的眼睛靜靜看著每一個人,才開口答道:“你們搞錯了一件事,年輕人,主人他已經把這里賣給了你們的人,現在這里已經不屬于我們了?!?br />  他緩緩背過身去,作了一個請的手勢,“但我知曉各位的來意,其實我在這里等你們已經相當長一段時間了,請隨我來吧?!?br />  老管家先向前走去,走向了那個方向的走廊。
  方鸻與其他人互視了一眼,也趕忙快步追了上去。
  蒼白的月光透過一側墻上的窗戶,灑在走廊斑駁的木地板上,交錯的光影,正不斷在徐徐走向前去的沙耶克身上變幻著。
  老管家忽然又開口道:“你們可能看到了,這里已經和許久之前你們來那個時候大為不同了,人和物,都已經不復過去的模樣。留在這里的矮人與小矮怪也走的走,散的散。而今只留下我一把老骨頭還看照著這個地方,為此,他們愿意給我開一點微薄的薪水……”
  他轉過頭去,看向窗外,銀色的月華,猶如落在深邃眼中,黑幽幽一片,猶如兩扇門扉。沙耶克的聲音有點幽然:“……而今這片土地上黑暗潛伏,有些東西又卷土重來,重歸于世——正如你們所見,死亡與凋敝,正在回歸這個世界?!?br />  這已經不是方鸻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描述了。
  但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讓他更深刻地體會到了這一切——尤其是不久之前的那場戰斗。
  只是他還是有些不太明白,如何在一年之間,讓這個原本還算熱鬧的地方,變成這么一個樣子。
  “所以沙耶克先生,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難道僅僅是發生在憲章城的襲擊,就帶來了這么大的改變?我曾從一些人那里側面了解過那場大戰,他們在那里抵抗過龍獸的入侵?!?br />  沙耶克停了下來,答道:“方才我注意到了外面的動靜,不過你們所擊殺的那幾頭龍獸,其實不過是那些東西中較為弱小的一類?!?br />  那正是方鸻所在意的事情。
  “但它們是怎么從憲章城到這里來的?”
  “自從那場襲擊之后,后來發生了很多事情,巨龍的爪牙從黑暗之中滋生,并出現在塔倫各地。不僅僅是這個地方,從艾爾帕欣到古拉港,你們一路上皆盡可以看到這樣的景象?!?br />  “先是龍獸,然后是村落與城鎮之上的人口莫名其妙的失蹤,接著是整村整村,整個城鎮的消失。不過更重要的是,黑暗之中浮現出了一些新的東西——”
  老管家的聲音不疾不徐,但像有一個語調與之相重合,在黑暗之中暗暗祟動,無聲蔓延而至。不過仔細聽去,那又只是走廊之中的回響。
  即便如此,還是足以令人聽得寒毛直立,天藍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問:“……新的什么?”
  “……那是幽影,那些為永生所蒙蔽,為龍所操控的傀儡。因為你們從未見過它們,我的主人也只在一些古書之上見過類似的描述,但它們的確回來了……與龍為伴……”
  窗外月光落在沼澤之上,一片明晃晃的白,像是覆了一層冰。
  “那是龍之爪牙么?”她戰戰兢兢地問。
  “比那更深一層,它們悄無聲息。凡人曾花了幾百年時間最終獲得一場戰爭的勝利,可并未消除黑暗的信徒,真正的永生者一直行走于你我之間?!?br />  沙耶克停頓了一下:“主人讓你們南下,你們應當見過一些東西?!?br />  方鸻不由自主想起了那個流浪者。
  但唐德的祖父也算是一位永生者么?
  對方的確與好多身份行走于這個世界上,他甚至懷疑那就是對方的第一身份。
  就像沒人知道在那片冰封的世界之中,發生在羅格斯爾家族中的事情。
  “你是說,那樣的存在不止一個?”方鸻忽然有些不寒而栗。
  依督斯的所見所聞讓他至今想來仍感到后怕,若非卡拉圖與唐德一直在調查這件事,說不定流浪者已經得逞了。
  沙耶克回過頭來,面色在月光下猶如蒼白陰郁的幽靈,指了一下這個地方:“還記得我與你們說過的話么,那時,也是在這兒?!?br />  陰影之下潛藏著噩兆,只有將死之人才能看到陰影之中的龍翼——
  這句話令方鸻怔了一下。
  他停下來與其他人互相看了看,他們在南方擊敗過尼可波拉斯的幻影,趕走了流浪者,完成了約修德與伊芙莉爾的約定,將龍之金瞳的威脅徹底消弭于無形。
  他還沒忘記,龍之金瞳其實內里蘊含的正是龍王利夫加德的力量。
  只是他們擊敗了龍王利夫加德,由米蘇女士所化的尼可波拉斯仍舊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那正是一切的開端。
  天藍忍不住問:“可馬扎克與盧修斯先生不是已經動身去尋找尼可波拉斯了么?又有嘉拉佩亞在,尼可波拉斯還失去了龍之金瞳的力量,他們應該有很大勝算才對吧?”
  只是沙耶克沒有回答,長時間的沉默令人感到有些壓抑。
  壓抑的氣氛像是這段對話的休止符。
  因為他們已經走到了走廊盡頭的那扇大門前,其背后就是龍角大廳,尼可波拉斯缺失的一角就曾經懸掛在那個地方,而如今大廳之中只剩下一團氤氳的黑暗。
  方鸻記得這里曾有兩個仆人穿著光鮮的長袍,為過往的旅客開門。
  不過此刻大門緊閉,空無一人。沙耶克走到那個地方,用手按在門上,吃力地推開門。在拉長了音調的‘吱呀——’聲之中,灰塵撲面而至,令所有人都低沉地咳嗽起來。
  印象當中明亮、暖色調的大廳,壁爐中明快的火焰,整齊的桌椅,锃光瓦亮的銅管,輕快回響的鈴鐺與空氣中彌漫的肉豆蔻與烤化的奶酪的味道皆像是一個幻象一樣消失得無影無形。
  大門背后是灰蒙蒙的世界,桌椅被堆在一起,蓋著一張白布,上面也積滿了灰塵、蛛網——只有一個打開的匣子放在幾張拼在一起的桌上。
  走近一些,方鸻才看到里面的凹陷處,正好容得下一把劍的形狀。
  沙耶克這才停下。
  “……主人與盧修斯的確已經動身前往北方,去尋找龍魔女尼可波拉斯的下落。他們或許會成功,但也有可能會失敗,畢竟我們都沒有經歷過曾經那個年代?!?br />  “以至于在我出生之前好幾代人,黑暗巨龍這個概念在每一代人腦海之中都只剩下一個抽象的符號而已。它甚至只剩下那句危言聳聽的話,昔日之敵必將歸來……還有那支修長的犄角,證明它們曾經存在過……”
  “如果他們成功會怎么樣?”天藍問道:“失敗又會怎樣?”
  “沒有什么變化?!?br />  “怎么可能???”
  “……因為龍翼之影只是一個噩兆,而真正威脅潛藏在那死亡的陰影之下。你們此行所見的一切不過是它們的表象而已,更重要的是那表象之下的東西?!?br />  “表象之下的東西?”
  方鸻這時忽然打斷兩人道:“那些東西,包括龍獸,它們皆是是尼可波拉斯的子嗣?”
  沙耶克搖了搖頭。
  天藍有點意外,“可它們正不是尼可波拉斯帶來了的么?”
  “或許是,但也不一定是。即便不是尼可波拉斯,也還會有其他——龍翼之影只是一個噩兆,預兆著昔日之敵的歸來。昔日之敵并不一定是黑暗巨龍——黑色的龍焰,不過是毀滅的象征?!?br />  “守誓人一族的敵人若非黑暗巨龍,那又會是什么?”
  “黑暗巨龍是守誓人一族的宿命?!?br />  沙耶克目光落在方鸻身上:“但對于看見龍翼之影的人來說,卻未必如此……”
  方鸻心中微微一動。
  沙耶克繼續說道:“盧修斯不希望外人卷進來,那是他、還有我的主人與尼可波拉斯之間的恩怨。不過我的主人認為你們一定會回到這個地方,所以我才會在這里等你們?!?br />  天藍看了看其他人,問道:“馬扎克先生,有什么話留給我們么?”
  老管家的聲音略有一些沙啞。
  “他讓我告訴你們,你們的任務到此已經告一段落了?!?br />  她楞了一下,微微張開嘴巴。
  一旁,方鸻卻顯得并不意外的樣子。
  天藍忍不住道:“可尼可波拉斯,米蘇女士……”
  沙耶克淡然地打斷她,“從痛飲魔龍之血的那一刻起,守誓人一族的命運便已注定。我們曾將那些怪物斬于劍下,而今它們又從我們的血脈深處重新歸來,但一切由此而始,一切亦由此而終——”
  “嘉拉佩亞曾經的持有者,他們的子孫與后代,他們的先輩曾建立功業,他們的后人們也必將與此一刻終結夙愿?!?br />  他淡淡的灰色的眸子看著每一個人:“巨人戰爭一千年之后,守誓人一族的歷史結束了,而這個時代的歷史,才剛剛開始。離開這個地方吧,遠遠地離開……”
  “你們已很好地完成了我的主人委托給你們的任務,只是你們的旅程,還遠未結束?!?br />  “從今往后,這里的一切將與你們無關。而你們將看到這片土地從云海之中誕生,亦終結于火海之下?!?br />  老管家深邃的目光,最終停留在方鸻的身上。
  “年輕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方鸻輕輕點了點頭。
  “不過我的確沒想到,在我們南下的這段時間,這里會發生這么多事情?!?br />  他看著四下,低聲回答,有些事情連紅葉也沒告訴過他們。當然,或許連她自己也不一定知道。
  沙耶克不疾不徐地答道:“你們在南邊肯定沒聽說過這些事情,因為考林人的那位宰相大人壓下的消息。其實你們的人已經介入其中,不久之前有一群年輕人在調查此事,他們還在這里停留過一段時間?!?br />  而就在兩人一問一答之間,一頁屏幕正在方鸻面前徐徐展開,上面的世界事件線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變動。
  ‘龍之魔女事件線改變——’
  ‘第三禍星事件線下級目錄內列出了更多分支——’
  ……
  回到船上的時候,每個人的心情都有一些微妙的改變。
  方鸻回頭,從船舷上看著那片森林的遠方,彌漫的霧氣背后,正是風燈的光芒。隱隱約約,穿透了憧憧的樹影。
  沼澤正在月光下顯得一望而無垠,平坦的地平線上,是一片猶如鏡子一般明亮的濕地,那個方向上有些許的星火,映著天邊的星辰。
  那里或許正是旅者之憩的方向。
  “任務搞定了?”羅昊一一將每個人從舷梯上拉上來,開口問道。
  方鸻輕輕點了點頭。
  “東西還回去了?”
  “沒有,”愛麗莎答道,“作為一件獎勵,交給我們了?!?br />  “意思就是沒有其他的獎勵了?”
  眾人微微一怔,好像真是這樣,但他們當時也忘了計較。
  羅昊看著眾人的神色,愣了愣,搖搖頭道:“沒有就沒有吧,其實這一路上你們收益也不小。艾塔黎亞有一些任務是這樣的,將獎勵含在任務的過程之中?!?br />  是這樣么?
  愛麗莎輕輕頷首,但一時顯得有點兒沉默。
  她此刻竟很難分得清,這真只是一個高維信息化的世界,還是真實存在的?
  那位旅店的主人是沒有給他們留下任何東西,連林恩-盧修斯至少都給他們留下了一枚徽記,不過沙耶克告訴他們的那些話,已足以回答他們過去一年當中所作的一切努力。
  那句話原來一直很簡單——
  勿忘已逝之敵。
  卷土重來的并非是黑暗巨龍,龍翼之影下隱藏著真正的不詳預兆。
  那是禍星的光芒。
  馬扎克讓他們一路向南,去尋找龍之金瞳的過去,或許不僅僅是為了讓他們消弭龍王利夫加德的威脅,因為巨人戰爭已是過去了一個時代的故事。
  它們已與守誓人一起,掩埋于歷史的塵埃之下。尼可波拉斯與嘉拉佩亞最后的恩怨,譜寫下了這個故事的尾章。
  而那之后,就是一個新時代的開端了。
  不同于努美林精靈們所面對的災禍之星,時至今日他們還無從知曉天空之中那閃耀的妖星之名,但它已切切實實來到了這個世界,并必將掀起一場風暴。
  方鸻抬頭看著黑沉沉的夜空,那南方的天空上,目視星等為六的星辰,正閃爍著紅色妖異的光芒。
  而他們尚且無法知曉,未來的艾塔黎亞,終將面對什么。
  至于天藍,這個小姑娘正沉默著看著霧氣之中黑沉沉的遠方,似乎感受到了一種從未體會過的情感。
  那是他們從一開始以來一直在進行的任務,直到今天,終于告一段落。但她心中卻有一種空空落落的感覺,他們究竟改變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沒改變。
  她看了看一旁的洛羽,忍不住輕輕靠在對方的肩膀上。
  “洛羽,你說馬扎克先生他們能戰勝尼可波拉斯么?”
  洛羽低下頭來,看著依偎著自己的詩人小姐。
  他默默思考了片刻,點了點頭。
  他們所做的一切,或許終歸會有一些作用。
  嘉拉佩亞的昔日,一千年之前,一百年之前,三十年前,一直到今天,從依督斯,到多里芬,而一切終會有改變?;蛟S,但愿,向著更好的方向。
  “接下來我們去什么地方?”羅昊的聲音在甲板另一邊問道。
  “古拉港?!?。
  方鸻答道:“接下來我們去古拉港?!?br />  ……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