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五百零七章 無形的爭奪

第五百零七章 無形的爭奪

天空中,一道暗影之光急速閃動,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突然,這道光芒以極其突兀的方式頓在天空中,又轉而折返。
  
  似乎有什么在把它往回拽。
  
  光芒中,蕾妮朵爾憤怒不已。
  
  依然是剛才那種因果律,讓她不得不飛回來攻擊羅德。
  
  “羅德!快收起你的把戲!”她一邊飛一邊大聲喊道。
  
  顧青山急匆匆的道:“蕾妮朵爾,我吸引這些神靈,你該出手消滅他們了?!?br />  
  “可以?!崩倌荻錉柕?。
  
  顧青山果斷收了蕾妮朵爾身上的“征服”。
  
  蕾妮朵爾原本正要抬手攻擊,這時就停住。
  
  那股因果律力消失了。
  
  蕾妮朵爾看了顧青山一眼,突然笑起來。
  
  “真是精彩,用數不清的神秘力量吸引我們注意,我猜剛才我們一直被你吸引,還有其他因果律的力量在暗中作祟,你做的太完美了,直到此刻我才發現問題?!?br />  
  身形一閃,她再次朝著老大所在的位置飛去。
  
  顧青山嘆了口氣,又發動了“征服”。
  
  只見蕾妮朵爾化作的那道光芒不得不停住,并再次折返回來。
  
  “羅德!”蕾妮朵爾怒吼道。
  
  她雙手一揮。
  
  無窮的星辰巨錘散去,化作一柄優雅的星之長劍。
  
  “束縛皆斷!”
  
  蕾妮朵爾輕喝一聲,手持長劍,在自己身周連續斬擊。
  
  然而那種因果律的力量依然還在。
  
  戰神界面的名號“星火戰神”,也確實不是她能破掉的。
  
  蕾妮朵爾眼神一冷。
  
  光輝從她脖頸散發出來,在她手上凝聚成一柄滿是星光的長弓。
  
  她端著長弓,望向顧青山。
  
  “解開因果律,否則我這一箭是必中的,羅德?!崩倌荻錉柕?。
  
  “哦?我解開了,你會去攻擊眾神嗎?”顧青山道。
  
  他發現那些神靈都站在半空不動了。
  
  每一位神靈腦后的黑色觸手全部收了回去,不知去向。
  
  這是一個好的征兆。
  
  老大正想辦法替代無窮源力之主,整個過程已進入了關鍵時刻!
  
  蕾妮朵爾看了看那些停在半空的神靈,身上涌起殺意,說道:“當然,快解開你的因果律!”
  
  顧青山笑道:“好,解開了!”
  
  蕾妮朵爾亦有所覺,立刻返身朝幕、赤鵠、小夕所在之處飛奔而去。
  
  她剛飛至半途,又急匆匆的飛回來。
  
  “你玩我!”她大怒道。
  
  剛才顧青山再一次發動了“征服”。
  
  顧青山聳聳肩道:“你明明答應殺眾神,跑回去干什么?”
  
  蕾妮朵爾舉起星辰長弓,引動無窮星芒,恨聲道:“你既然要用因果律力強制我攻擊你,那我們就看看你的下場?!?br />  
  弓弦一松。
  
  凌厲的風四散開來,一道星芒掠過長空直刺顧青山!
  
  電光火石之間,顧青山毫不猶豫的舉起墨綠色長弓,引箭拉弦,放出一道霹靂般的響聲。
  
  留給他的反應時間太短,箭矢剛剛飛出,便撞上那一道星芒。
  
  兩道箭矢相撞在一起,星芒立刻崩解,無聲無息的散作一捧風沙。
  
  風沙向前急掠,在顧青山反應過來之前,全數轟擊在他身上。
  
  他身上那件黑色的死亡烈焰戰甲立時化作虛無,顧青山整個人被轟飛出去,撞在世界屏障上,噴出一口鮮血。
  
  “必中之箭?”
  
  他抹了抹嘴角的血,低聲喃喃道。
  
  盡管已經被打散成風沙,依然有這樣的威力,蕾妮朵爾的命運神器威力實在太過恐怖!
  
  顧青山中了這一箭,幾乎無法再動彈。
  
  蕾妮朵爾冷笑一聲,立刻轉身朝幕、赤鵠、小夕的方向急急飛馳而去。
  
  地面上,小夕已經看出幾分不對,雙手飛快在虛空中抽牌。
  
  赤鵠則揮動黑暗烈焰鐮刀,再次釋放星辰之力,為顧青山凝聚了一件戰甲。
  
  “都挺有一套的?!?br />  
  顧青山看著自己身上重新出現的戰甲,忍不住笑了一聲。
  
  剛才若不是這戰甲抵擋了一下,恐怕自己受的傷將會更嚴重。
  
  那么……
  
  現在要不要動用劍術?
  
  誠然,蕾妮朵爾繼承了克蘿托的記憶,還就羅德是不是紅鬼進行過專門的試探。
  
  但是!但是!
  
  在六道降臨的時候,她被師尊封住了記憶!
  
  當時她忘記了身為神靈之時的記憶,也忘記了紅鬼的事。
  
  她只記得與幕從小長大、世界之谷毀滅、然后逃離世界之谷的記憶。
  
  就算拉克茜斯喚醒了她的記憶,她也只是記起了萬神時代的事情,關于這一點,顧青山當時化身為橘貓,就在現場聽著她們姐妹交談!
  
  也就是說
  
  自己就算用了一些原本的能力,也不會被對方聯想起紅鬼。
  
  就算聯想起來又怎樣呢?
  
  現在已經到了最后時刻……
  
  顧青山捏了個劍訣,心中殺機漸起。
  
  蕾妮朵爾確實強。
  
  但殺人者不必一定比被殺者強。
  
  最麻煩的是她那件命運終止戰甲,按照拉克茜斯的說法,如果有人對蕾妮朵爾造成傷害,那么自己要承受雙倍的傷害。
  
  顧青山心中不斷的轉換策略,并再次發動了名號技
  
  星火戰神,征服!
  
  下一秒。
  
  眼看蕾妮朵爾即將飛臨三人上空,突然,她又頓在半空,然后急速朝世界屏障這邊折返過來。
  
  “羅德,你想死!”蕾妮朵爾怒吼道。
  
  她動了真怒,一邊飛,一邊散開手中的星辰長弓,轉而引動更多的星光,凝聚成了一柄星辰巨刃戰刀。
  
  顧青山看著那柄戰刀,感受到了上面不可抵擋的煌煌威勢。
  
  “我要你的命!”
  
  蕾妮朵爾的聲音在他心中響起。
  
  顧青山嘆了口氣,回應道:“說好要殺這些神靈,你又跑了,這讓我很為難?!?br />  
  所以該怎么打敗她?
  
  顧青山默默思考。
  
  不行啊,她的兩件命運神器太強了……
  
  “喂?!鳖櫱嗌絺饕舻?。
  
  沒有回應。
  
  蕾妮朵爾渾身殺機凜然,再也不回任何話。
  
  羅德死了,大概會出一些問題。
  
  因為他是唯二的自然神靈,在命運之中一定有他的位置,以后還有大用。
  
  但是現在管不了了,他必須死!
  
  顧青山立刻就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殺意。
  
  想殺我?
  
  他心念閃動,正要抽出天地雙劍,身上卻突然出現了另一種狀況。
  
  四面黑暗巨盾憑空出現,圍繞著他不停旋轉。
  
  身上那件黑暗戰甲變得愈發充斥著烈焰。
  
  一股生命力開始灌入顧青山的身軀。
  
  這是……赤鵠在保護自己。
  
  顧青山猛然抬頭,朝遠處望去。
  
  只見赤鵠一手握著酒瓶,一手揮動黑暗烈焰鐮刀,不斷釋放屬于她的星辰力量。
  
  庇護死亡星辰之盾!
  
  “你們怎么回事?為什么互相打起來了?”赤鵠帶著哭腔,急聲喊道。
  
  小夕也從滿滿一把牌中抽出一張,朝著蕾妮朵爾的方向念道:
  
  “禁絕兵器長刀!”
  
  這是她跟隨顧青山一同跳眾生祭命之舞所獲得的卡牌,蘊含奇詭側的因果律法,這時就顯現出超越一切卡牌的威力。
  
  只見蕾妮朵爾手中的星辰巨刃頓時飛散,化作無數星塵消失在虛空之中。
  
  蕾妮朵爾臉色一變,回頭望向小夕所在之處。
  
  小夕大聲喊道:“姐姐,有話好好說,不要打羅德??!”
  
  蕾妮朵爾一言不發,伸出手,引動無窮星光。
  
  可星光卻無法凝聚成刀,最后她不得不改而凝聚了一柄星辰長矛。
  
  蕾妮朵爾深深的看了小夕一眼,臉上流露出審慎的戒備之意。
  
  前有無物可擋之槍,后有禁絕兵器的因果律,這個命運雙生的妹妹,實力完全超乎了她的預料。
  
  無數念頭閃過心間,蕾妮朵爾看了看幕所在的那片深紅之光,又撇回頭,盯著顧青山。
  
  只見顧青山手中端著一個金屬外皮的罐子,正在慢慢的喝著。
  
  咕嘟,咕嘟
  
  顧青山把能量飲料喝完,身上的傷立刻好了大半。
  
  嘖。
  
  葉飛離這小子明明身為滅世者,卻能做出具備如此強大治愈效果的飲料,真是世事難料。
  
  顧青山默默想著,又取出了另一個易拉罐。
  
  這個是補充體力的。
  
  正好打了許久,嗓子有點渴,剛才那一罐根本不夠喝。
  
  他將飲料一口氣喝光。
  
  草莓口味,十分美妙。
  
  體力立刻就恢復了!
  
  顧青山精神一振,握緊靈魂隕落之弓,整個人蓄勢待發。
  
  “羅德!”
  
  蕾妮朵爾突然大聲道:“你讓我殺這些神靈,是錯誤的策略?!?br />  
  “恩?”顧青山意外的道。
  
  “他們已經不受無窮源力之主的控制,現在只是一具具充滿規則之力的傀儡,殺之無用?!崩倌荻錉柕?。
  
  “殺了他們,以防再有什么變化?!鳖櫱嗌降?。
  
  “也罷,你解開因果律法,我來殺!”蕾妮朵爾道。
  
  顧青山再次解開“征服”。
  
  他也不傻,能不挨蕾妮朵爾的命運神器揍,還是盡量不要挨那一下。
  
  再說還能拖延時間。
  
  很快,蕾妮朵爾立刻感應到了因果律法的消失。
  
  她渾身一震,散發著無窮暗影的命運終止之甲從她身上脫落下來,化作幾十個構件,朝著幕所在的地方飛去。
  
  這些構件在距離幕還遠的地方就開始盤旋飛舞,放出一層更加深厚的暗影之墻。
  
  “你這是”顧青山低聲喝道,隨時準備發動霧界降臨。
  
  “幕的安全,由我來保障!”蕾妮朵爾道。
  
  她沖向那些停滯在半空的神靈們,大開殺戒。
  
  顧青山微怔。
  
  什么能讓蕾妮朵爾產生這樣的變化?
  
  除非
  
  顧青山朝遠方望去。
  
  只見繚繞在老大身上的深紅光芒全然消失。
  
  他睜開了眼睛。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