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三百九十章 挖礦

第三百九十章 挖礦

所有礦修被押至礦洞外的沙石場邊,勒令不許移動分毫,否則格殺勿論。
  
  惡鬼修士們控制了整個礦山,對礦洞的暴亂情況進行了探查。
  
  一刻鐘后。
  
  深藍色的、帶著云紋的天然長條礦石整整齊齊擺在地上。
  
  “云紋仙玉,想不到這座貧礦的下面,竟然有這樣的好東西?!?br />  
  一名皮膚黝黑的惡鬼修士說道。
  
  他戴著一張赤紅色面具,幾根黑色長短線在面具上勾勒出兇惡忿怒相。
  
  “大人,礦山的管事已經帶到?!庇腥朔A報道。
  
  “哦?”
  
  這名惡鬼修士轉過頭,朝對面望去。
  
  只見兩名守衛押著一位矮個子老頭,來到他對面。
  
  那矮個子老頭跪在地上,哆嗦著道:“薛大人,并非屬下無能,實在是誰都沒想到會挖出云紋仙玉,財帛動人心,一下子沒控制住局面?!?br />  
  被稱為薛大人的惡鬼點點頭道:“確實如此,這些礦修見了云紋仙玉,肯定都跟瘋了似的?!?br />  
  他拍拍矮個子老頭的肩膀,安慰道:“我可以理解你的困難?!?br />  
  矮個子老頭松了口氣,正要說出下一句話,頭卻突然被提了起來。
  
  薛大人一手抓著他的頭,一手握緊成拳,狠狠轟在他的身軀上。
  
  噗!
  
  矮個子老頭的身軀直接被轟散成一陣血霧,遠遠飛出去,在半空就已解體,散成漫天紅白之物,濺落在礦洞方向的山巖上。
  
  薛厲鬼將矮個子老頭的惡鬼面具摘了,頭顱丟在地上,滿臉厭惡的道:“做不來事也就罷了,還敢找理由?!?br />  
  他引了些水,若無其事的洗著手。
  
  全場寂靜。
  
  那些原本還憤憤不平的礦修們,終于不敢再小聲發泄情緒了。
  
  等了好一會兒,薛大人終于把手洗干凈,取了條白手帕一邊擦手,一邊道:“把五個挖礦小隊的隊領帶上來?!?br />  
  “是?!?br />  
  惡鬼修士們沖進礦修們之中,將四人扯了出來。
  
  顧青山意外的發現,自己竟然還是個隊領。
  
  在一群惡鬼修士的虎視眈眈之中,他和另外三名礦修一起,被推到薛大人面前。
  
  一名惡鬼稟報道:“大人,四人已帶到,第五名隊長死了,尸體被打成肉泥,還在洞里,要不要拖出來查驗一番?”
  
  “那個隊領死了就死了,我沒興趣去看他的尸體?!?br />  
  “是?!?br />  
  薛大人又問:“我在意的是,礦洞里一共死了多少人?”
  
  “七十一人,請大人過目?!?br />  
  一枚玉簡呈至薛大人面前。
  
  “死了這么多人手,嘖?!毖Υ笕瞬粷M的道。
  
  他接了玉簡,細細讀著。
  
  眾人靜候在一旁。
  
  顧青山偷眼去看,忽然發現幾根紅色細線從薛大人身上冒出來,牽在自己這邊四位隊領的身上。
  
  這是命運絲線,只有他能看得到!
  
  顧青山悄悄伸出手指,按在那絲線上,略一感應。
  
  絲線上傳來一股死亡之意。
  
  這個人,即將殺死面前四位礦修隊領!
  
  自己也是隊領。
  
  現在怎么辦?
  
  顧青山飛速思索之間,那薛大人已經走到幾人面前。
  
  薛大人望向面前四位隊領,問:“誰是第一隊的隊領,趙老九?”
  
  “我?!币幻莞邆€子修士道。
  
  “第一隊的礦修都死絕了,你還活著”
  
  薛大人慢慢說著,伸手做了個手勢。
  
  趙老九整個人被隔空劈成兩截,倒在地上當場氣絕。
  
  薛大人招招手,將對方的面具收了,淡漠的問:“誰是第二隊的隊領,黃三?”
  
  “大人,是我?!?br />  
  在顧青山身側,又一人出聲道。
  
  那修士戰戰兢兢的望著薛大人,一只手還捂著肚子。
  
  顧青山瞥了一眼,只見黃三的肚子上有一個不小的傷口,這時候還在流血。
  
  薛大人語氣一轉,說道:“第二隊的礦修都還活著,你干的不錯?!?br />  
  黃三聞言大喜,說:“大人,暴亂一開始的時候,我就要他們結成防御陣型,守住一個狹窄礦洞,我也頂在最前面,終于撐過了整場暴亂?!?br />  
  薛大人贊道:“有勇有謀,身先士卒,不錯?!?br />  
  他做了個手勢。
  
  黃三臉上的喜悅還未褪盡,身首已經分離,噴血的頭顱滾出去老遠。
  
  一片死寂。
  
  礦修們都抬頭望向薛大人,臉上全是不解之色。
  
  薛大人恍若未覺,收了黃三的惡鬼面具,搖頭道:“你受的傷太重,基本等于廢人了?!?br />  
  “礦上每天都很忙,可不能養廢物?!?br />  
  他走到顧青山面前。
  
  顧青山感受著對方身上的殺氣,雙手抱拳行禮:
  
  “見過大人?!?br />  
  “恩,你就是第三隊的隊領陳五?”薛大人輕輕活動著手指,問道。
  
  “是我,大人,此次礦洞騷亂其實不怪大家,都是我的錯?!鳖櫱嗌降?。
  
  薛大人的手指頓住。
  
  “你的錯?”他問道。
  
  “是的,所有一切都怪我?!鳖櫱嗌降?。
  
  薛大人的那張赤紅惡鬼面具上,看不出任何變化。
  
  他死死盯著顧青山,問道:“這場暴動是因為意外發現了云紋仙玉礦,跟你又有什么關系?”
  
  顧青山嘆了口氣,說道:“不瞞大人,其實我就是第一個發現云紋仙玉礦的人?!?br />  
  “哦?你的運氣不錯嘛?!毖Υ笕藨艘痪?,聽不出任何情緒。
  
  顧青山道:“并非運氣,我今實稟大人,早在半月之前,我就產生了一些感應我發現自己能感受到礦洞里各種礦石的特殊氣息?!?br />  
  “但我一開始不敢相信,畢竟我的面咒不過是‘尋礦’而已,后來過了許多天,我才發現這種能力與面咒無關,乃是我自己覺醒的能力?!?br />  
  薛大人道:“說下去?!?br />  
  顧青山道:“經過一段時間的感悟和練習,我發現我的這種能力越來越強,幾乎能感應到各種礦石的所在之處?!?br />  
  “然后我就挖出了第一塊云紋仙玉,最終引起了這場暴亂?!?br />  
  薛大人陷入沉默。
  
  不知不覺間,他攥緊了拳頭。
  
  大地是承載世界源力最多的世界構成之本,孕育了無數富含力量而又珍貴的礦物,但地下情況一片混雜,神念無法探知,只能靠挖。
  
  這個人竟然覺醒了尋找礦物的能力?
  
  薛大人忽然有些患得患失,扭頭望向那些礦修,喝道:“他說的是不是實情?”
  
  礦修們一臉茫然。
  
  大家都只知道爭奪云紋仙礦,誰記得一開始是怎么回事?
  
  況且在暴動中,最開始挖到礦的那些人是重點掠奪目標,幾乎都被打死了。
  
  薛大人見眾人皆是一副不知內情的模樣,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抓住顧青山的手,叫道:“來人,帶路,我們下礦洞!”
  
  顧青山露出畏懼神情,哆嗦道:“大人,這是要干什么?”
  
  薛大人語氣帶著一絲熱切,說:“你不用怕,我只是要驗證一下你說的事,走!”
  
  他點起兩排隨從,抓著顧青山急急忙忙的進入了礦洞之中。
  
  礦洞里的尸體還未清理完,地上滿是混著血跡的碎石渣子,味道也不好聞。
  
  但是所有人都恍若未覺,一直來到礦洞深處。
  
  薛大人問身邊隨從道:“這次的云紋仙玉礦共有多少?”
  
  “稟大人,今次發現的云紋仙玉礦,一共有三百二十七斤,已經全部清點完畢?!?br />  
  “沒有其他發現?”
  
  “沒有?!?br />  
  “好,”薛大人扭頭望向顧青山:“你叫陳五?”
  
  “是的,大人?!鳖櫱嗌近c頭道。
  
  “這礦洞本是貧礦,如果真是你發現的那些云紋仙玉礦,我薛奴不會怪你,反而會算你立了大功現在你需要證明一件事,那就是你真的能尋找到寶礦?!毖Υ笕说?。
  
  他松開顧青山的手。
  
  顧青山走出去,站在礦洞中央,默默發動了“尋礦”的進階技:“點礦”。
  
  冥冥之中,一股天地間的感應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顧青山發現自己可以清晰的感應到各種礦石的類別、位置、數量,只不過范圍并不算太廣。
  
  他只能感應到方圓二十里范圍內的礦物分布。
  
  這也夠了。
  
  顧青山貼著巖壁走了幾步,說:“大人,這里有一些靈石礦?!?br />  
  “哦?”
  
  薛大人應了一聲,朝身后隨從做了個手勢。
  
  一群人紛紛抽出礦鋤,對準顧青山所指的位置就挖了起來。
  
  “大約多深?”薛大人問。
  
  “二十丈的距離?!鳖櫱嗌降?。
  
  薛大人看他如此篤定,點頭道:“好?!?br />  
  時間緩緩流逝。
  
  灰白色的巖石漸漸被挖成深溝,突然有一股靈氣沖了出來。
  
  一名隨從在深溝之中大聲道:“啟稟大人,這里有發現!”
  
  “都讓開,我來看看!”
  
  薛大人喝了一聲,推開眾人,三步并作兩步上前探看。
  
  時間安靜了一秒。
  
  “哈哈哈哈哈!”薛大人狂笑起來。
  
  他走回來,熱絡的拍著顧青山的肩膀道:“陳五兄弟,你要走大運了?!?br />  
  顧青山站著不動,顯得有幾分局促。
  
  他囁嚅著說:“小的只懂挖礦,還請大人多多提點?!?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