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陌生

第三百七十八章 陌生


  飛行。
  
  顧青山在深暗的虛空之中,繼續向前飛行。
  
  那個大型傳送廣場的虛影早已消失,虛空中,密密麻麻的符文布滿四周,形成一個圓拱形的隧道,散發出不可抵御的浩瀚偉力。
  
  顧青山細細察驗那些命符,心中暗暗吃驚。
  
  以他的神念,也無法徹底探查到隧道究竟有多厚。
  
  根本不知道惡鬼們放置了多少命符,來徹底籠罩住整個惡鬼世界。
  
  那圍繞著他的五道命符,不斷和隧道產生無形的交匯和感應,以此釋放力量,帶著顧青山前進。
  
  顧青山心中暗暗稱奇。
  
  如此之多的命符……
  
  只要稍稍碰觸,就一定會喚醒所有命符的力量,無論是誰,都會被當場抹殺。
  
  然而整個隧道又會和傳送符互相感應,產生傳送類的空間力量。
  
  周圍什么活物都沒有。
  
  如果不是這個隧道,顧青山甚至感覺自己孤身一人,在深海之中朝著未知的海淵前進。
  
  沒有方向,沒有目的地,沒有任何參照物。
  
  某一刻。
  
  圍繞在他身周的五道命符熄滅了。
  
  這些本是要送他去接受懲罰之地的傳送符,卻被顧青山提前催動,更改了方向,一直把他送到這里,
  
  沒有了符的力量,顧青山的速度漸漸慢下來,停在原地。
  
  這里依然處于隧道中,前不著村,后不著店。
  
  顧青山飄蕩了一會兒,漸漸從自己來的方向感受到了命符的波動。
  
  在靈覺之中,一種緊迫感降臨在顧青山身上。
  
  似乎后面有人在追來。
  
  就這樣等下去,肯定不行。
  
  顧青山默默想了想,將那幾張傳送符的結構在腦海中重新過了數遍。
  
  他突然伸出手,在虛空中飛快繪制出一張傳送符。
  
  符文一閃,化作一道火光。
  
  成了!
  
  戰神界面上,魂力頓時少了三百。
  
  三百魂力一張符,這對于顧青山來說不算什么。
  
  這時身后的符文波動越來越強了。
  
  顧青山毫不猶疑,伸手又繪制了幾張傳送符。
  
  當第五道傳送命符繪制完成之后,它們自動化作旋轉不停的火光,將顧青山圍繞起來。
  
  顧青山身形一動,再次獲得了傳送的力量。
  
  他在隧道中飛快前進。
  
  如此這般,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顧青山一直利用傳送符的力量朝著隧道深處飛去。
  
  每當命符損耗完,他就立刻繪制出新的命符取而代之。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身后的那種命符波動消失了。
  
  顧青山心頭的緊迫感也隨之消散。
  
  奇怪,為什么沒追來?
  
  這里明明是惡鬼世界,按說應該完全處于惡鬼們的控制之下,為什么他們放棄了追擊?
  
  顧青山有些不解。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奇異的一幕。
  
  隧道在他前方中斷了。
  
  一座巍峨高山出現在顧青山的側面,山上有一顆巨大的人頭。
  
  這顆人頭閉著眼,鼻翼微微張開,噴涌出陣陣白霧。
  
  顧青山正要仔細看,卻被傳送符的力量推著,很快穿了過去。
  
  前方又是一片深邃的通道,只不過那些構成隧道的符文,倒是有很多都腐朽了,再也沒有發散出任何符本有的靈光。
  
  看上去,這符文隧道處于半荒廢狀態。
  
  顧青山有些猶豫。
  
  到底要不要繼續前進?
  
  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黑色長線。
  
  只見黑色長線的一端連接在他手臂上,另一端深入荒廢隧道之中,無法看到其盡頭。
  
  一種奇妙的感應在顧青山心中油然而生。
  
  “不遠了,我要找的東西……就在前面……”
  
  顧青山呢喃著,最終還是一咬牙,繼續朝著隧道深處飛去。
  
  從這里開始,符文隧道就和之前不一樣了,經常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幻象。
  
  一座荒廢的火車站猛的出現在視野中。
  
  銹跡斑斑的鐵軌、毀壞的火車、雜草叢生的地面。
  
  空蕩蕩的車站里,甚至有一個人形黑影站在那里,駐足張望。
  
  顧青山瞳孔一縮,自言自語道:“奇怪,怎么有種熟悉的感覺……”
  
  幻象一閃而過。
  
  顧青山繼續朝前飛,中途又出現了許多科技側的荒廢建筑。
  
  一開始只是普通的木橋、馬車、低矮的建筑、后來漸漸出現蒸汽車、鋼筋混凝土建筑、時鐘、飛機、到最后甚至出現了巨型機甲。
  
  這些東西無一例外都已經損壞。
  
  當一艘殘破的宇宙飛船出現在視野之中時,四周的隧道已經徹底暗下來。
  
  那些命符都失去了光亮,毫無法力波動。
  
  顧青山身周的火光也漸漸熄滅。
  
  失去了傳送動力,他再次漂浮在半空中。
  
  顧青山伸手就要畫符,忽然發現那根黑色絲線飛回來,纏繞在他手上,朝他下方輕輕一點。
  
  “在下面……”
  
  顧青山低頭望去。
  
  然而在他看清什么之前,一股巨大的拉扯力突然傳來。
  
  他直接從原地消失了。
  
  ……
  
  夜幕籠罩。
  
  燈火璀璨的巨城外。一道身影從運河之中緩緩走上岸。
  
  顧青山。
  
  他站在岸邊,隨手捏了個法訣將身上水霧蒸干,放眼望向那座巨城。
  
  說是巨城一點也不為過,以顧青山如今的神念,連稍小一點的世界都可以完全覆蓋,但卻依然沒有探查到這座城的邊界。
  
  城中靈氣沖霄,不時有人乘云扶搖直上。
  
  再看天空,天空亦有瓊樓玉宇,宮樓重疊,直入星河深處。
  
  顧青山略一查探,發覺這里的人都沒有戴惡鬼面具。
  
  ……怪哉,明明是惡鬼世界,怎么沒有惡鬼?
  
  顧青山放出神念,仔細探查。
  
  但見神念所過之處,不少人心有所覺,忍不住勃然作色,但很快又露出笑臉,朝著顧青山的方向作揖施禮,口中說道:
  
  “原來是星河圣人?!?br />  
  “圣尊請受在下一拜?!?br />  
  “見過圣尊?!?br />  
  ……
  
  人們紛紛循著神念,朝顧青山問好。
  
  顧青山立刻就收了神念。
  
  在修行側的世界里,貿然使用神念探查別人,確實不禮貌。
  
  他已經很久沒有遇見修行側的世界,匆忙之下,一時忘記了這種講究。
  
  當初剛到虛空城,他放出神念觀察城市,便被一名修士察覺,還不客氣的說了兩句。
  
  現在那些人能徑直喊出自己的境界,可見是經常遇見這種情況,對這種程度的神念都有經驗。
  
  這時候不能大意。
  
  顧青山伸手捏了一個改良版的斂息訣,身形漸漸隱沒在黑暗中。
  
  巨城中的那些人察覺到星河圣人的神念消失,慢慢放下心,去做自己的事。
  
  顧青山又等了數息,直到巨城里一切恢復平靜,才從巨城的另一個方向出現。
  
  這時他已經遠離了運河,來到一處偏僻的荒野中。
  
  這里的草叢之中,躺著一名男子。
  
  一把尖利匕首刺穿了男子的身體,鮮血汩汩流出。
  
  顧青山低頭一看,手中的黑色絲線飛出去,纏繞在男子的身上。
  
  顧青山表情變得有些奇怪。
  
  他可以肯定自己沒見過這個男子,但命運技卻讓他和這個男子相連。
  
  這就有些讓人吃不準了。
  
  或許,自己找的東西就在這個人身上?
  
  他走上前,準備仔細查看。
  
  突然,一道虛幻的身影從男子身上冒出來,盯著他道:“你是何人?”
  
  顧青山微怔,還來不及說話,對方已經急切的道:“我知道了,你是黑白無常,求求你,快帶我走?!?br />  
  “我……為什么要帶你走?再說我不是黑白無常?!鳖櫱嗌降?。
  
  這次輪到那男子虛影發怔了。
  
  他困惑的道:“黑白無常沒來,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