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兩百九十六章 怎么會是您?

第兩百九十六章 怎么會是您?

伸手扯了扯雞冠,彩色公雞頓時活了過來。
  
  它張開雙翅伸了個懶腰,望向顧青山。
  
  “什么事啊,我正睡覺呢,你小子能不能消停點??!”公雞不耐煩的抱怨道。
  
  顧青山笑笑,說:“沒別的事,就是想送你一些魂力,不過現在看你你似乎不需要?!?br />  
  說著,他就作勢要把彩色公雞收起來。
  
  彩色公雞慌忙撲棱著翅膀,連聲賠笑道:“小爺!我的爺!您有事直接指示就行了,給什么魂力啊,太客氣了?!?br />  
  顧青山瞥了眼自己的魂力值。
  
  不止是殺眾生命運審判者得了三億魂力。
  
  其實那時候在大墓之中,為了對抗一個末日幻象之中的元素巨人,自己曾化身橘皇,吃了很多咸魚。
  
  那每一條咸魚都是元素巨人的力量精華,被“化身橘皇”這個能力轉化成了純粹的魂力。
  
  雖然用掉了一些,但現在魂力總量依然保持在三億多。
  
  錢多人豪爽。
  
  顧青山直接給了公雞十萬點魂力。
  
  得了魂力的滋潤,整只雞都精神起來了。
  
  它神采奕奕的道:“兄弟,你果然夠意思,從今天開始,你的事就是我雞爺的事?!?br />  
  顧青山問道:“我想知道這個世界的情報?!?br />  
  公雞為難道:“我只能告訴你,跟你有關的情報?!?br />  
  “也行,請告訴我?!鳖櫱嗌降?。
  
  公雞道:“你的生命危在旦夕,不僅是末日漸漸逼近,還有暗中潛伏的敵人也即將在十秒內抵達幽暗星域,他會想辦法殺了你?!?br />  
  “一定要小心,那個惡鬼有著冠冕堂皇的身份,是惡鬼世界在虛空城布下的暗棋,他與末日一樣,都在覬覦著你的性命?!?br />  
  公雞說完,頓時化作雕塑,不再動彈。
  
  顧青山慢慢收起雕塑。
  
  “十秒內抵達……這么說,惡鬼的人也來了?”他呢喃道。
  
  忽然,天空中出現了一道流星。
  
  這流星直接朝著顧青山所在之處急速墜來。
  
  轟
  
  流星在顧青山前方的大地上撞擊出一個深坑。
  
  一個美極近妖的男人從大坑中走出來。
  
  他腰間挎著一根刺劍,面帶嫌棄的道:“這個傳送門就不能改進一點兒?”
  
  直死銀鴉。
  
  緊接著,另一個人也從深坑里一躍而出,口中說道:“得了吧,這種傳送就是這樣,已經幾百年沒改進過了?!?br />  
  這是一名面帶笑意的男子,身穿寬大的白色長袍,手握一柄白色扇子。
  
  顧青山看看兩人。
  
  十秒內抵達。
  
  惡鬼。
  
  冠冕堂皇的身份。
  
  公雞說“那個惡鬼”,這樣看來,這兩人之中,有一個便是惡鬼的人。
  
  到底是直死銀鴉,還是那個不認識的人?
  
  顧青山一邊想著,一邊露出驚訝之色,問道:
  
  “鴉,你怎么來了?”
  
  鴉懶散的道:“我很久沒接大型諸界任務了,這次跟過來看看,活動活動筋骨?!?br />  
  顧青山望向他身邊的人,問:“原來如此,你身邊這位”
  
  鴉道:“獵人公會的家伙,也是一個稱號級高手,跟我同一批動身過來?!?br />  
  那男子便沖著顧青山抱拳道:“你好,我是獵人公會的‘白鷹’龔五,你是哪位?”
  
  顧青山沒理他,反而朝鴉道:“你是什么任務?”
  
  鴉取出身份銘牌看了一眼,道:“去支援最近的地方正北方有個叫幽火鎮的人類聚集點?!?br />  
  “很好,我們走吧?!鳖櫱嗌降?。
  
  “哦,好?!?br />  
  鴉跟著顧青山一起,轉身離去。
  
  兩人都沒有再看那獵人一眼。
  
  白鷹龔五被留在了原地。
  
  他猶豫了一秒,突然暴怒道:“混蛋,身為一名低級刺客,竟然敢這樣小看我,我要你付出代價!”
  
  如果這個‘罪獄龍王’實力稀爛,那就直接干掉!
  
  反之,如果他的實力超強,自己應對困難,則很可能是殺死毒長老的兇手。
  
  到那個時候,自己要立刻給惡主傳訊。
  
  白鷹龔五揮動手中白色扇子,準備施展術法。
  
  與此同時,鴉和顧青山一同站住。
  
  “這獵人腦子有病吧,跟我們公會的無策刺客較什么真?!?br />  
  鴉嘟噥著,抽出刺劍,返身殺了過去。
  
  顧青山沒說話。
  
  他靜靜的看著鴉迎上了那名稱號獵人。
  
  一個稱號刺客,一個稱號獵人,到底誰才是惡鬼的人?
  
  白鷹龔五一看鴉迎上來了,心中殺機頓時一收。
  
  這不是自己的目標。
  
  而且這個人的實力并不弱。
  
  跟他打一場,萬一受傷了實在是不合算。
  
  白鷹龔五象征性的揮動長扇,和鴉拼了幾下,便朝后退開。
  
  “鴉,我不跟你打,但你記住,你能護他一時,不能護他一世!”白鷹龔五出言威脅道。
  
  他的目光落在顧青山身上。
  
  顧青山面無表情。
  
  鴉這個人,跟自己喝過酒,惹過事,彼此算是較為熟悉。
  
  如果鴉是惡鬼的人,又何必在城主府演那一套?
  
  但若反過來一想,假如惡鬼世界真的是在城主府演雙簧,自己豈不是破壞了他們的計劃?
  
  鴉見過自己出劍,知道自己的劍克制惡鬼的因果律。
  
  如此說來,如果他是惡鬼的人,要殺自己也是有理由的。
  
  但剛才白鷹龔五要跟自己打,他卻沖了上去。
  
  ……是故意演戲博取信任,還是真的在替自己擋事兒?
  
  顧青山回憶了下,一時也難以下結論。
  
  至于那個獵人公會的稱號級高手,當然也有可能是惡鬼世界的人。
  
  這件事麻煩了……
  
  突然,三人的身份銘牌一起亮了亮。
  
  一行完全相同的提示從身份銘牌上飛出來,顯示在虛空中:
  
  “緊急情況:幽火鎮即將失守,請立刻前往!”
  
  鴉看完之后,收了銘牌,朝顧青山道:“那邊在等著支援,看來我們得加快速度了?!?br />  
  顧青山心思飛轉。
  
  這次的末日是無策級,并且還在急速成長,自己哪有時間去慢慢辨認真假惡鬼?
  
  必須立刻確認真假,一勞永逸!
  
  顧青山的目光掠過鴉,落在白鷹龔五身上。
  
  賭一把。
  
  就賭自己沒看錯鴉這個人。
  
  想到這里,顧青山從儲物袋摸出一點細碎毛發,暗暗握在手中。
  
  他口中說道:“鴉,你先走,我有點事要跟這位白鷹龔五說一下?!?br />  
  白鷹龔五愣住。
  
  鴉懷疑的看他一眼,說道:“你認識他?”
  
  “有些事需要我跟他私下溝通,等我跟他說完,就去找你?!鳖櫱嗌浇o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鴉遲疑片刻,道:“好,那我先去,如果有事就用刺客銘牌聯絡我?!?br />  
  “恩?!鳖櫱嗌降?。
  
  鴉再次看他一眼,身形一縱,飛上高空漸漸遠去。
  
  原處剩下顧青山與白鷹龔五兩人。
  
  白鷹龔五神情復雜,身上的殺意漸漸濃烈。
  
  “一個小小的‘無策’級刺客,有什么要跟我說的?”
  
  他揮動白色扇子,輕聲道。
  
  顧青山身上氣勢一變,低沉的道:“白鷹龔五,我知道你是我們的人,你有你的任務,我有我的事情,究竟是誰搞了這種錯亂的事,讓你來惹我?”
  
  白鷹龔五呆住。
  
  “你在說什么?我什么時候成你們刺客公會的人了?”他忍不住問道。
  
  顧青山露出煩躁之色,整個人漸漸更改容貌。
  
  “一定是哪里搞錯了,”他盛氣凌人的望著白鷹龔五,“你是怎么辦事的,竟然惹到我頭上來?!?br />  
  白鷹龔五看著他,整個人已經呆住。
  
  “你到底是誰?我不認識你!”白鷹龔五裝不認識。
  
  對方的樣貌還不足以取信他。
  
  他立刻就捏了個訣,細細感受對方身上的一切氣息。
  
  沒有問題。
  
  甚至對方手中的一枚證明身份的小印,確實是鬼雄之印。
  
  白鷹龔五心中劇震不已。
  
  蒼無彰,是一名鬼主的兒子。
  
  那名鬼主正負責與永恒深淵交戰之事,蒼無彰也是如此。
  
  而自己隸屬于另一名鬼主!
  
  兩位鬼主各有自己的機密事,所以不知道對方的布置也是有可能的。
  
  難道真的搞錯了?
  
  顧青山何等精明,見了對方神情就知道了個差不多,等對方身上殺氣散去幾分,就基本明白了。
  
  他學著蒼無彰的樣子,憤怒的吼道:“我的自留地夜摩天境被人偷走大量資源,那人逃到了虛空城,所以我才親自來,順便要跟兇魔塔攀上關系,然后在虛空城揚名立萬?!?br />  
  白鷹龔五靜靜聽著,艱難的咽了口吐沫。
  
  是的,夜摩天境是蒼雄主的自留地。
  
  關于六道的事何等機密,只有惡鬼世界的人知道。
  
  他不可能是假的!
  
  正想著,只見蒼無彰盯著自己,厲聲道:“別裝了,毒長老的事跟我無關,我怎么可能殺自己人,你們這群蠢蛋,該死,你們這些下面的人到底怎么在辦事!”
  
  這不行了。
  
  對方什么都知道。
  
  “蒼無……不,蒼鬼雄大人,唉,怎么會是您?”
  
  白鷹龔五碎碎叨叨的念著,跪下行了個禮。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