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兩百九十一章 惡鬼來臨!

第兩百九十一章 惡鬼來臨!

    “那個幕僚到底是什么人?”顧青山問道。
  
      “人?”小蝶心情顯然很好,繼續說道:“我提醒你一下,她跟我都不是人,我們現在都是裝作人族的模樣?!?br />  
      “為什么非要如此?!鳖櫱嗌絾柕?。
  
      小蝶道:“人類是相當便于交流的種族,虛空中許多怪物化身為人,只是因為比起它們原本的龐大身軀,人類能更好的偽裝它們的身份,還便于躲避末日?!?br />  
      不知想到什么,她失笑道:“曾經有一位蟲洞魔靈,化作人族模樣,跟一頭同樣化身為人族的虛空魚女談了五年戀愛——其實魔靈本身是吃浮游魚為生的——但它們直到五年后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br />  
      顧青山想了想那場景,忍不住道:“后來那魔靈吃掉了魚女?”
  
      小蝶道:“不,他放過了她,而她結合自己經歷寫了一本霸道總裁文,火了?!?br />  
      顧青山揉了揉太陽穴。
  
      聽上去真亂。
  
      “好了,我們不說旁的事,所以那位幕僚到底是什么種族?”顧青山把話題拉回來。
  
      小蝶神秘的道:“別問了,她很警惕的,不喜歡別人打聽她的事,我們不要在這件事上得罪她?!?br />  
      正說著,小蝶似乎感應到什么,忽然伸手一拂。
  
      留聲機立刻不見了。
  
      音樂和說話聲也隨之消失。
  
      外面傳來狗吠聲。
  
      然后是一道渾厚的聲音:
  
      “在下幽天鬼,惡鬼世界鬼雄,奉鬼主之令前來拜訪,請問蝶女在嗎?”
  
      惡鬼世界的人。
  
      小蝶飛快的跟顧青山交換眼色。
  
      他們來的可真快。
  
      這個幽天鬼似乎不是蒼無彰那邊的人,應該是另一名鬼主的手下,顧青山暗暗沉思。
  
      “進來吧?!毙〉牡?。
  
      門緩緩打開。
  
      一名戴著惡鬼面具、全身著甲的男人走進來。
  
      他看了看小蝶,又望向顧青山。
  
      “冒昧前來,實在是逼不得已,還望蝶女勿怪?!庇奶旃碚f道。
  
      “我好像跟你們惡鬼世界沒什么瓜葛,你來我這里做什么?”小蝶問道。
  
      這時,只聽外面傳來兩道短促的慘呼聲。
  
      有人稟報道:“幽大人,這兩名園丁的記憶已經查看過了,事發之時,那刺客與蝶女在一起,并未外出?!?br />  
      幽天鬼不動聲色的聽了,目光盯在顧青山身上。
  
      他有些不信。
  
      小蝶猛的一拍桌子,怒道:“你把外面的園丁怎么了?你竟然敢在我這里動我的人?”
  
      幽天鬼解釋道:“那兩個園丁并非兇魔塔的人,也不是蝶女你的手下,而是來自翠綠世界的花藝人,所以我們才用他們來追查一下情報?!?br />  
      他上前一步,朝顧青山道:“這位……‘無策’級刺客,你昨天好像很囂張,跟我們毒長老起了沖突?”
  
      顧青山慢慢站起來,淡淡的道:“若不是城主府的人攔著,他已經死了?!?br />  
      一柄劍出現在他手中。
  
      淡淡的殺意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幽天鬼聽了這話,不由一怔。
  
      ——難道他還不知道,毒長老已經死了?
  
      在被詢問之時,兇手一般不會表露出迫切想殺目標的意圖。
  
      而且……
  
      區區一個‘無策’級刺客,竟然敢這樣跟自己說話?
  
      顧青山冷笑道:“你是不是在想,區區一個‘無策’級刺客,竟然敢這樣跟你說話?”
  
      他上前一步,繼續道:
  
      “其實呢,你算個什么東西?!?br />  
      幽天鬼殺機頓起,剛要抽出兵器,小蝶卻開口了。
  
      小蝶道:“他是我們兇魔塔的家屬,是我的家人?!?br />  
      顧青山繼續獰笑道:“我才來虛空城,所以只是‘無策’級,如果你不怕死,我們出去打一場?”
  
      小蝶瞇著眼睛道:“敢動我兇魔塔的人,我好像應該跟我們塔主說一聲呢?!?br />  
      幽天鬼頓了頓,一時沒反應過來。
  
      顧青山大步走出去,一腳踹開大門,站在了外面的空地上。
  
      “來啊,我們分個勝負!”他大聲叫道。
  
      幽天鬼沒有動。
  
      一般這么囂張的人,如果不是早早的死掉,那就是真有幾分本事。
  
      不過這個性子是不是太容易點著了……
  
      如此看來,應該是仗著兇魔塔的勢力。
  
      ——難怪當場就敢跟毒長老翻臉。
  
      這種人很簡單,一路太順,所以囂張跋扈。
  
      按常理來說,不會是兇手。
  
      不過……還是得試試他的成色。
  
      如果實力差,那就可以徹底排除。
  
      萬一他真的有那個實力,能在數秒之中殺掉毒長老他們,那這件事就復雜了。
  
      ——更重要的是,這個人還跟兇魔塔有關聯。
  
      那就要直接上報鬼主,由鬼主定奪究竟該怎么處理。
  
      幽天鬼計議已定,從背后取出一柄長戟,說道:“也罷,我就跟你——”
  
      話未說完,卻見小蝶已經摸出一只散發著螢光的蝴蝶,輕聲道:“塔主,惡鬼世界的人沖到我家里來了……恩……對……對……他們要殺我的家人?!?br />  
      幽天鬼立刻把長戟放回背后,喝道:“慢!蝶女閣下,我只是來看看,順便向您問一聲好,絕無打擾您和您家人的意思?!?br />  
      小蝶冷冷的望著他,問道:“真的?”
  
      外面那人還在叫囂:“狗崽子,出來跟爺爺打一場!”
  
      幽天鬼腦門上青筋直跳,深吸了口氣,緩聲道:“真的,我是來問好的?!?br />  
      ——自己沒有任何證據。
  
      在對方已經發怒的情況下,絕不能動兇魔塔的家屬。
  
      兇魔們從來不講道理,萬一真的把那幫兇魔都惹出來,連鬼主大人也會頭疼。
  
      畢竟那些兇魔的威脅手段太奇葩。
  
      三位鬼主至今都沒找到合適的應對之策。
  
      小蝶冷哼一聲道:“記住你說的話,若讓我看到你欺負我家的人,我可是不會客氣?!?br />  
      “明白,在下這就告辭?!庇奶旃淼?。
  
      他轉過身,大步走出房間。
  
      外面那人掄著劍,依然叫道:“不要走——”
  
      “告辭?!?br />  
      幽天鬼飛身而起,準備離開。
  
      忽然,一只手從虛空出現,輕輕將他按下去。
  
      幽天鬼重新站在地面上。
  
      他扭頭一望,只見自己左右肩膀都被人按住。
  
      在自己四周,幾十名魁梧大漢已經將自己圍住。
  
      “小子,你欺負我們的人?”
  
      一個胸前紋著卡通熊的男人暴喝道。
  
      幽天鬼的冷汗當場就下來了。
  
      “塔主大人,是這樣的,我們一位長老被殺了,對方在短短幾秒之中,就……”
  
      “而在這之前,我們查到這位——這位——呃,蝶女的男人,似乎跟我們的長老有一些小小的不愉快?!?br />  
      “……這是一場誤會,因為我發現昨天晚上,蝶女和她的男人一直呆在家里,所以并不是她男人下的手……”
  
      “總之,是我冒失了,還請各位諒解?!?br />  
      “唉,這都是我們鬼主大人的吩咐,我只是辦事,各位行行好,求別為難我們這些當差的?!?br />  
      他把事情講清楚,又趕緊道歉訴苦,身段已經放得極低。
  
      四周死一般的寂靜。
  
      無窮的殺意從這些大漢們身上冒出來,有若實質一般。
  
      這樣的殺氣!
  
      幽天鬼忍不住擦了擦額頭的汗,團團作揖道:“各位,在下真的不是有心冒犯?!?br />  
      只見這群大漢一起搖頭。
  
      忽然有一名大漢粗聲問道:
  
      “你剛才說……小蝶跟她男人一直呆在家里?”
  
      所有兇魔盯著幽天鬼。
  
      若不是為了問個實信兒,他們現在就捏爆這個鬼了。
  
      幽天鬼站在中間,只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他咬咬牙,指著顧青山道:“是的,他的嫌疑可以排除,在下打包票一定不是他干的——在下不會來查他了,在下保證!”
  
      下一秒,只見所有兇魔同時偏過頭,目光落在顧青山身上。
  
      顧青山渾身寒毛都豎起來了。
  
      怎么……有種瀕死的感覺?
  
      這時忽然一道聲音從房間里傳來:
  
      “誰說他是我男人?”
  
      小蝶走出來,朝著幽天鬼不屑的道:“就你這眼力,還調查兇案?這明明是我弟弟?!?br />  
      話音落下。
  
      顧青山頓時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他心神一動,立刻大聲道:“對,我當然是弟弟——你們這群人盯著我干什么?”
  
      那些大漢已經齊刷刷朝顧青山露出微笑。
  
      “啊,這么帥氣的小家伙,要不要來當兇魔???”
  
      塔主代表所有人問道。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