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兩百九十章 逃與留

第兩百九十章 逃與留

    留聲機里,音樂徐徐響起。
  
      紅磚小屋的門已經關上。
  
      小蝶盤腿坐在沙發上,托著腮幫,不住的打量顧青山。
  
      顧青山不明所以,問道:“怎么了?”
  
      小蝶緩緩說道:“我在想要不要把你變成兇魔,這樣一來,你的力量將進入爆發式的增長階段?!?br />  
      “你是在擔心惡鬼世界的人不放過我?”顧青山問道。
  
      小蝶嘆了口氣,說道:“他們剛跟你們起沖突,結果出門就死了,就算你有不在場證明,以惡鬼世界那層出不窮的手段,也很可能找到蛛絲馬跡?!?br />  
      顧青山卻不怎么擔心。
  
      畢竟,自己把毒長老的靈魂都處理了。
  
      假如惡鬼世界的人沒有證據,他們是不敢在虛空城這種地方隨意造次的。
  
      那就只有小范圍的刺殺。
  
      這種程度的攻擊,顧青山自信還是能接得下來的。
  
      所以他靠坐在椅子上,放松的道:“你能把我轉化為兇魔?”
  
      小蝶以為他動心了,期待道:“不但能將你轉化為兇魔,還能讓你隨時變回人形,就像我現在這樣?!?br />  
      “實力能大幅度提升?”顧青山追問。
  
      “至少提升兩倍!兇魔都是法則異化的產物,每一個都獨一無二,厲害無比!”小蝶道。
  
      顧青山陷入猶豫。
  
      他竟然有些心動,遲疑著問:“轉化一定能成功嗎?”
  
      “這倒不是,不過你放心,就算失敗也不會死?!?br />  
      小蝶說著,打了個響指。
  
      那條狗打開門,搖著尾巴跑進來,趴在小蝶腳下。
  
      “瞧,這就是失敗的例子不過你若變成狗,今后我養你?!毙〉奉^道。
  
      那條狗盯著顧青山,露出疑惑之色,似乎在回憶什么。
  
      顧青山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勉強笑道:“算了,我還是當人族吧,我比較適應人類的戰斗方式?!?br />  
      小蝶微微嘆息。
  
      顧青山不愿意舍棄人類的身份。
  
      想保住他,就必須用其他方式了。
  
      她在那張空白卡牌上輕輕彈了下,低聲道:“女人,你還在嗎?”
  
      白色卡牌微微顫動。
  
      小蝶道:“很好,你能不能算一算,我那個刺客朋友接下來會遇到什么?”
  
      白色卡牌上響起一道女聲:
  
      “我不需要算就知道?!?br />  
      小蝶和顧青山神色一動。
  
      那女聲道:“我已經感應到了那些被殺的家伙,他們的靈魂正在離開虛空城,回轉惡鬼世界,其中少了毒長老?!?br />  
      顧青山雖然知道對方能看見未來,但仍不免心中一驚。
  
      這個城主府的幕僚,在感知和占星方面實在是太強了。
  
      只聽那女聲繼續道:
  
      “刺殺很完美,可你們不知道的是,就算毒長老的靈魂消失,他所具備的那一點靈光依然會存在于混沌之中?!?br />  
      “惡鬼世界具備時空之術、靈魂生長之術、身軀再造之術三個方向的命符、仙術,他們只要愿意追查,就一定能查到真相?!?br />  
      “所以,快送你的刺客朋友走吧,走的越遠越好?!?br />  
      說到這里,卡牌上的聲音就消失了。
  
      小蝶將卡牌放在桌子上,面露憂慮之色。
  
      她望向顧青山道:“看來你必須走了?!?br />  
      顧青山一時沉默,沒說話。
  
      惡鬼世界只融合了六七成的世界碎片,遠遠比不上萬獸深窟。
  
      可是他們竟然強大到了這個地步!
  
      小蝶伸出手,在那條狗的頭上又摸了摸。
  
      “起來,現在該動用你了?!彼f道。
  
      那條狗在地上一滾,化作一名背著長刀的大漢。
  
      只聽小蝶道:“這是我救回來的一個人,他身上有幾個特殊人族世界的傳送之法,你跟著他,立刻走!”
  
      顧青山還未說話,那大漢已經開口:
  
      “大人,我認識他?!?br />  
      小蝶驚奇的道:“恩?你怎么會認識他?”
  
      顧青山望向大漢。
  
      他剛才就覺得這狗看自己的眼光有些不對。
  
      顧青山也說道:“是的,我們見過?!?br />  
      “在一個徹底被禁錮力量的世界?!贝鬂h道。
  
      他目光中流露出刻骨的恨意,問顧青山:“你也中了那指路老人的奸計?”
  
      顧青山張張嘴,一時說不出話。
  
      在地之雙子星的時候,山女扮作所謂的“指路老人”,與自己一起對付琳。
  
      結果這個大漢中途跑出來,求“指路老人”幫他回他原來的飛雪世界。
  
      山女慌亂之下,隨意給他指了個世界。
  
      大漢成功的被傳送離去。
  
      這一幕取信了琳。
  
      但是!
  
      但是!
  
      山女給大漢指的那個世界,是一個男人滅絕的世界,其中只有女人存在!
  
      想不到,卻能在這里碰上他。
  
      他還是一個轉化成魔失敗的家伙,變成了一條狗。
  
      顧青山忍不住問小蝶:“你從哪兒找來的這人?”
  
      小蝶道:“經常有人愿意付出一切,召喚我們這些兇魔出手幫忙,你懂的?!?br />  
      “有一天,我接收到了某種召喚儀式,就過去看了看?!?br />  
      不知想起什么,小蝶的臉紅了紅,繼續道:“結果發現這個家伙活的實在凄慘,被當成了某種工具,日以繼夜的……所以他愿意付出一切,換取我帶他離開?!?br />  
      “你把他帶到虛空城來了?”顧青山問。
  
      “對,我本來想把他轉化成兇魔,這樣我也多個幫手,結果他轉化失敗,我就只好讓他幫我看門看孩子?!?br />  
      “不過他意外覺醒了幾個定點的傳送能力,秘密的掌握著幾個特殊的空間傳送渠道,這倒是成為了我的一個后手,所以我就把他留在家里,以備不時之需?!毙〉?。
  
      顧青山望向大漢。
  
      大漢一副形銷骨立的樣子,兩個眼圈發黑發青,顯然是受到了長時間無間斷的摧殘。
  
      這個人……也是命運多舛。
  
      好不容易以武道破碎虛空,離開飛雪世界,卻去了地之雙子星那個禁斷一切超凡力量的世界。
  
      好不容易離開地之雙子星,結果又去了一個只有女性的世界。
  
      最后被小蝶救回虛空城,卻又轉化失敗,成了一條狗。
  
      一念及此,顧青山心里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他嘆息一聲,拍拍大漢的肩膀道:“你受苦了,你的事我實在是感到抱歉,我”
  
      大漢似乎也想起了往事,打斷顧青山的話,咬著牙道:“這和你無關,都怪那指路老人,他竟然把我丟到那樣一個世界里,總有一天,我要去找他報仇!”
  
      顧青山閉上嘴,不敢在這件事上繼續說下去。
  
      小蝶收回思緒,沖著顧青山道:“事不宜遲,惡鬼世界的人隨時會來,我這就讓他打開那些空間渠道,送你走!”
  
      “不,”顧青山斷然道,“之前我只是不知道惡鬼世界有這樣的能力,現在知道了,后續的事交給我自己處理?!?br />  
      “你不走?”小蝶訝異道。
  
      “我要呆在這里,直到成為稱號刺客,然后去爭取你所說的那個機會?!鳖櫱嗌降?。
  
      小蝶怔住。
  
      是的,唯有成為稱號刺客,才有那個機會,能合理的進入惡鬼世界。
  
      惡鬼世界的秘密,誰都不清楚。
  
      這是唯一的機會。
  
      小蝶遲疑道:“如果他們來殺你”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br />  
      “你有把握?”
  
      “我試著把這件事圓過去,萬一不行,那就跟他們開打?!?br />  
      顧青山說著,心中飛速思索著策略。
  
      自己可以一邊做任務,一邊對抗惡鬼世界,如果對方一直殺不掉自己,那反而有助于自己的名聲。
  
      這樣的話,成為稱號刺客是不是會更快一些?
  
      他默默的想著。
  
      小蝶拍拍那大漢,說:“現在用不上你了?!?br />  
      大漢再次化作那條狗,一溜煙跑出門,趴在了臺階上。
  
      小蝶這才重新在沙發上坐下,低聲道:“也罷,要玩就玩一場大的,如果惡鬼們敢亂來,我跟你一起瘋一把?!?br />  
      洶涌的黑暗魔力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忽然。
  
      那張空白卡牌自己從桌子上飛起來,懸停在顧青山面前。
  
      之前的女聲再次響起:
  
      “魔鬼,你跟惡鬼世界的哪一位強者有仇?”
  
      顧青山一怔。
  
      小蝶那緊張的聲音立刻在他心中響起:“別馬虎,小心應對?!?br />  
      顧青山會意,認真說道:“不是跟誰有仇,是我想干掉他們所有人?!?br />  
      那女聲又問道:“為什么?”
  
      顧青山回憶起自己在神游中的所見,又想起萬獸深窟的遭遇。
  
      那些惡鬼世界的人,直接搶走了定界神器,把大墓里的末日全部放出來。
  
      如果不是自己去各個平行世界搬救兵,恐怕整個萬獸深窟都完了。
  
      李秋雨兄妹倆、趙瓊、王順他們這些人,以及千千萬萬如他們一般的人,都會死在無窮的末日中。
  
      萬獸深窟周圍的世界都會毀滅。
  
      顧青山忍不住握了握拳,淡淡的道:“惡鬼世界做事的風格,我相信你也知道唯有殺了這些惡鬼世界的人,滅掉整個惡鬼世界,我的心氣才順?!?br />  
      “可你想以一個人的力量去對抗整個惡鬼世界,是注定會失敗的?!蹦桥暤?。
  
      “還沒發生的事,談不上注定,就算你能看見未來,但未來也有不同的方向,它最終由我們的選擇來決定?!鳖櫱嗌降?。
  
      在第一次與不滅之沙女士見面的時候,不滅之沙女士也曾言說能看到顧青山的幾種未來。
  
      但顧青山決定不相信這些未來。
  
      他寧愿自己去拼。
  
      當他做出這個決定,不滅之沙女士立刻就看到了更多和他有關的未來。
  
      他的這種態度,正是馥祀女士欣賞他,并愿意將地神之錢幣贈予他的原因之一。
  
      那女聲聽他這樣說,一時沉默下去。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道:“我已經找到了毒長老在混沌之中的那一抹微弱靈光,我已經把它滅掉,讓它徹底歸于混沌?!?br />  
      “你殺他的事不會暴露?!?br />  
      “但之前你在城主府跟毒長老起過沖突,還是要當心那些惡鬼世界的人去試探你?!?br />  
      說完,空白卡牌飛回桌子上,再次歸于寂靜。
  
      顧青山怔然望向小蝶。
  
      這是怎么回事?
  
      這個城主府的幕僚怎么突然就肯幫忙了?
  
      只見小蝶露出欣喜之色。
  
      “太好了,能得到她的幫忙,這次就不會有問題!”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