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為他報仇

第一百九十七章 為他報仇

    在顧青山的攙扶下,馥祀靠著墻,緩緩躺了下來。
  
      “時間是一個永恒的迷,顧青山?!?br />  
      她喘著氣說道。
  
      顧青山點點頭,說:“我一直都無法理解時間的真諦?!?br />  
      “因為它善變?!?br />  
      馥祀繼續道:“我完全相信混亂陣營一定花費了無窮的力量,這才從時間的長河之中,找到了我們唯一的破綻,甚至——”
  
      “甚至什么?”顧青山追問道。
  
      馥祀女士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沉重,緩聲說道:“在創造秩序的密室之中,我們布置了無數的術法和力量以保護這里,但他們卻能輕松直入,我懷疑他們動用了命運法則的力量?!?br />  
      “還有,混亂陣營拿出了改造秩序的那些暗金色沙子,就連我也沒聽說過這種東西,肯定是他們用了無數心血才做成的寶物?!?br />  
      顧青山漸漸聽出一些不對勁,細細思索之下,甚至感到背后開始發麻。
  
      “女士,你在擔心什么?”他直接問道。
  
      馥祀道:“混亂與秩序的爭奪,在高塔毀滅的那個年代,進入了最關鍵的時刻,我擔心我的那個老對手會持續觀察那個時代,隨時準備阻攔任何意外的發生——甚至是修正其結果?!?br />  
      “所有的等待者不是都陷入沉眠了么?”顧青山問道。
  
      “我和他,因為掌控了時間的力量,所以可以在億萬年間徐徐恢復——所以我擔心他還有什么后手?!别レ氲?。
  
      她掙扎著坐起來,說道:“你不能小看他們,必須立刻返回高塔毀滅的時代,把最終的結果確定下來?!?br />  
      顧青山默了一息。
  
      “難道……這其中還會有變數?”他問道。
  
      “不好說,任何沒有發生的事,都有其變數,特別是這種事關億萬世界命運的大事?!?br />  
      “雖然我在臨走之際,把你的穿越時空做成了一種消失的假象,混亂應該暫時無法察覺——”
  
      馥祀虛弱的吁了口氣,繼續道:“但是,當我們回到古代,在我們回來之前的那個時間點,時間依然在不斷往前走?!?br />  
      “這件事我明白,所以我們必須馬上回去!”顧青山催促道。
  
      馥祀搖搖頭,低聲道:“我的大部分力量都用來改造秩序了,如今已經不夠讓你我同時回去?!?br />  
      “我身為等待者,無法加載混亂與秩序,所以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br />  
      她看著顧青山。
  
      顧青山的心漸漸沉了下去。
  
      馥祀女士穿越億萬年時光,又耗費力量改造秩序,如今已用盡了所有力量。
  
      她已經把她能做的都做了。
  
      現在——
  
      顧青山看了看手中的卡牌。
  
      卡牌上,那只獨角獸正看著他。
  
      “女士,接下來交給我?!?br />  
      顧青山道。
  
      馥祀女士點點頭,吃力的露出笑容。
  
      “顧青山,你必須馬上回去——在混亂汲取愿力,喚醒它的等待者們之前,你必須去扭轉它!”
  
      她用盡全力,在顧青山肩膀上狠狠一推。
  
      虛空在顧青山背后裂開,展現出浩瀚恢弘的時光長河,直接把顧青山吞噬了進去。
  
      ……
  
      億萬年后。
  
      混亂的青銅殿。
  
      張英豪與夜如曦正在等待一個結果。
  
      忽然,兩人眼前的冒出來一行行灰色小字:
  
      “本次登神之路的考驗徹底完結?!?br />  
      “登神之路已經結束?!?br />  
      “根據你們的表現,混亂紀元的神祇之位已經確定?!?br />  
      “正在傳送諸位登神之路的挑戰者?!?br />  
      灰暗的迷霧在大殿中漸漸彌漫,似乎正在醞釀著什么。
  
      張英豪端著酒杯,一飲而盡。
  
      “你很緊張?”夜如曦問道。
  
      “沒什么好擔心的,葉飛離肯定能贏,實在不行還有顧青山,不會出問題?!睆堄⒑婪隽朔瞿R,看似輕松的說道。
  
      灰霧不斷奔涌、飛騰,漸漸顯現出一道身影。
  
      葉飛離。
  
      他依然戴著小丑面具,身上滿是觸目驚心的傷口,但全神猩紅之芒茂盛如血,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嗨,我應該是贏了?!?br />  
      小丑朝兩人揮揮手道。
  
      兩人頓時放下了心。
  
      “不錯啊,實力大進?!睆堄⒑蕾澚艘痪?。
  
      “這是葉飛離?我怎么覺得這是另一個人?”夜如曦疑惑的道。
  
      “他戴上面具會變得有些不同,你以后多跟他接觸就明白了?!睆堄⒑佬χf道。
  
      灰霧再次涌動。
  
      靈魂尖嘯者從霧氣中走了出來。
  
      “可笑的家伙們,你們的死期到了?!彼熜Φ?。
  
      三人一怔,望向它。
  
      “我贏得了考驗,混亂神祇的神位依然是我的,接下來,我將帶領整個紀元,把你們這些螻蟻全都滅殺?!膘`魂尖嘯者咆哮道。
  
      張英豪和夜如曦對望一眼。
  
      怎么兩個人都說自己贏了?到底是誰贏得了混亂神祇之位?
  
      這時候,小丑四處看了看,疑惑道:“怎么不見顧青山和那個烈焰行者?”
  
      下一秒,一行行灰色小字忽然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烈焰行者經受考驗失敗,已經不復存在?!?br />  
      “顧青山已經消失?!?br />  
      張英豪捏碎了手中的杯子,沉聲喝道:“消失是什么意思?”
  
      一行行灰色小字繼續出現:
  
      “消失就是不知所蹤,極可能是在等待者的夢境中,出了無法理解的問題,然后不知去向?!?br />  
      張英豪追問道:“那他是生是死?”
  
      灰色小字繼續冒出來:“很可能因為他是某種特殊的材質,所以被夢境中的某位等待者收做了養料和能量?!?br />  
      張英豪呆住。
  
      葉飛離呆住。
  
      夜如曦蹙著眉,小聲道:“這怎么可能?”
  
      灰色小字道:“這種事并非不可能發生,所以按照最終歸來的兩人進行評判,特確定如下結果:”
  
      “本次登神之路的勝利者:”
  
      “葉飛離,靈魂尖嘯者?!?br />  
      “你們都在考驗中展現出了自己的價值,你們是混亂所需要的神祇?!?br />  
      “從今往后,你們將分坐神位的兩端,成為混亂紀元的雙神!”
  
      “現在,即將把你們送回登神之戰發起的地方?!?br />  
      葉飛離望向靈魂尖嘯者。
  
      都是為了對抗這個怪物,顧青山永遠的不在了。
  
      該死。
  
      該死——
  
      “我拒絕,我要殺了它?!比~飛離說著,全身殺意沸涌。
  
      整個青銅殿震動起來。
  
      無窮灰霧裹在葉飛離、張英豪、夜如曦、靈魂尖嘯者身上,將他們傳送了出去。
  
      一息之后。
  
      高塔世界。
  
      四道灰色迷霧從天而降,落在眾人面前的虛空之中。
  
      其中兩道灰霧立刻拼斗在了一起。
  
      葉飛離的憤怒吼聲從一道灰霧中傳來:“去死!去死!垃圾怪物,神位我不稀罕,我要先殺了你!”
  
      靈魂尖嘯者猝不及防,叫道:“放肆,你已經是與我同等的——”
  
      轟!
  
      兩道灰霧散去。
  
      只見葉飛離與靈魂尖嘯者纏斗在一起,兩人飛天入地,打得不可開交。
  
      大地在他們腳下崩裂,天空露出一道道黑色裂痕,他們戰斗的余波化作氣浪,造成了一場鋪天蓋地的沙層暴,把眾人朝后推飛。
  
      安娜一直望著場中的變化,這時立刻飛掠上來,抓著張英豪的手便問:“青山呢?”
  
      對上安娜的一雙清澈眼眸,張英豪低頭道:“我不清楚?!?br />  
      “不清楚?”
  
      安娜雙目一凝,一把抓住張英豪的衣領,壓低聲音道:“我要知道真相,你不能騙我?!?br />  
      張英豪不敢與她對視,嘆息道:“他——應該是——”
  
      安娜整個人如同被打了一下。
  
      她松開手,連退幾步。
  
      “不,我不相信?!?br />  
      兩道血淚劃過她白皙的面容。
  
      張英豪說不出話。
  
      夜如曦也嘆了口氣。
  
      天空中,葉飛離發瘋了一般,不顧生死的與靈魂尖嘯者搏斗。
  
      所有這一切映入安娜眼簾。
  
      所有這一切,都在告訴她,事情是真實的。
  
      顧青山。
  
      真的不在了。
  
      “啊——————”
  
      安娜發出一聲長長的尖叫。
  
      無窮的死亡之意化作滾滾烈焰,將她環繞其中。
  
      黑色長柄鐮刀被她狠狠柱在地上。
  
      安娜懸浮在半空,開始高聲頌道:
  
      “比生命更偉岸的力量,”
  
      “眾生所無法束縛的終結之局,”
  
      “如同命運一般,永不可抵擋的歸宿,”
  
      “我是你們的主宰者,”
  
      “我,安娜梅迪契,在此獻上我的靈魂,來換取最后的神力,”
  
      “死亡的法則,”
  
      “我所存在的最后一刻,請讓我實現最后的心愿,”
  
      “我要為他報仇!”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