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管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管

骷髏海早已被轟成渣。
  
  顧青山一路飛馳。
  
  血色成風,緊隨著他的身形,在滿是碎骨殘骸的地上上拖拽出一條紅影。
  
  出劍。
  
  出劍。
  
  不停出劍。
  
  任何怪物撲上來,都被超越它本身數十倍的劍芒裹住,當場斬殺。
  
  唯有那些真正強大的怪物,才能稍稍阻攔顧青山的腳步。
  
  他會停下來,以真赤魔槍鎮之,便于須彌神山轉化其中的力量。
  
  不知不覺,他已經重返人族失陷的前線。
  
  無數類人的怪物正在這里休整。
  
  它們長著人類的臉,身體卻是野獸、是蟲類。
  
  那些更高級的將領,則完全反過來了,它們長著惡鬼的頭顱,身體卻是人族的,還披掛著一身戰甲。
  
  “來者何人?”有那巡邏的怪物厲喝道。
  
  沒有回話。
  
  顧青山將真赤魔槍拋上天空,雙手握劍。
  
  “唔啊啊啊啊啊啊??!”
  
  飽含苦楚的嘶吼從他嗓子里迸發。
  
  他就像一顆隕落的星辰,直接撞入敵陣之中。
  
  轟!
  
  劍氣激蕩,排山倒海。
  
  雙劍上下飛舞,霎時間已斬出七劍。
  
  虛空一震,但見一條滿是電芒的雷龍騰空而起。
  
  在這雷龍身后,更有九條雷龍緊隨其后,一同沖上天空。
  
  天龍翱翔!
  
  “都死!”
  
  顧青山全身氤氳著血氣,口中吐出兩個字。
  
  十條雷龍應聲轟然而落!
  
  只見無數雷電之光在妖鬼群中不斷肆虐。
  
  無數慘叫連成一片。
  
  顧青山收劍,抬起一只手。
  
  散發著猩紅之芒的真赤魔槍落下,被他握緊。
  
  他沖向那些仍然處于驚夢狀態下的巨型妖鬼。
  
  紅芒聚如線,散如崩雷。
  
  轟轟轟轟轟轟!
  
  魔槍所過之處,一頭頭原本用來攻城的巨型妖鬼身軀炸裂成無數殘渣,散在狂風之中,徹底消弭。
  
  所向披靡!
  
  ……
  
  在距離前線不知多遠的幽深冥洞之中,幾頭最強大的妖鬼靜靜的感應著這一幕。
  
  一只妖鬼將手中骷髏頭捏碎,按捺住怒氣道:“他身上的力量正在摧毀我們的軍隊,不行,我要去前線?!?br />  
  “呵!”一道女聲滿是譏諷之意的道,“那是神話之中龍族的力量,還有兩條,就憑你,去了也是死?!?br />  
  之前那妖鬼放聲叫道:“那你說怎么辦!”
  
  “嘻嘻嘻,這樣的力量,毀滅掉太可惜了……看我的!”
  
  一名身形妖嬈動人的女子低聲道。
  
  她站在無數骷髏頭上,擺出優美身姿,赤足而舞。
  
  “待我用大天鬼之舞引他入境,然后徹底滅掉他的神志,令其今后為我們所驅使?!?br />  
  女子舞動身形,不斷吟誦出一聲聲咒語。
  
  之前那妖鬼首領松了口氣,點頭道:“也罷,你的舞從來都沒有人能抵擋,這樣最好?!?br />  
  突然,女子停住了舞步。
  
  她似乎看到了什么,瞳孔中映照出昔日顧青山第一次正式跳世界之祭的景象。
  
  “啊……這種舞……”
  
  她猛的跪在地上,連聲道:“饒了我!饒了我!我再也不敢了?!?br />  
  話未說完,她已化作一堆枯骨,撲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這一幕太滲人,其他妖鬼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
  
  如果隔著數千里的距離,對方就能殺死這么一位強大的妖鬼,那么這場戰爭也就沒有打下去的意義了。
  
  突然一道聲音從高處傳來:
  
  “沒事,那修行者正好有一個能力克制舞姬,其實并非能直接滅殺我等?!?br />  
  眾妖鬼等了一會兒。
  
  果然那修行者一無所覺,仍舊在前線怪潮之中大殺特殺。
  
  大家松了口氣。
  
  “把我們封起來的那個東西放出去他再怎么強,也強不過那個東西?!?br />  
  “好,正該如此?!?br />  
  七八名妖鬼頭領紛紛應道,一起張口念動咒語。
  
  前線。
  
  天空的深處忽然出現了一個小黑點。
  
  眾妖鬼頭領感應到這一幕,紛紛住了咒語,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只見那黑點飛過長空,撞擊在大地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赫然是一具沉重的仙玉之棺!
  
  縹緲的仙音從棺材里傳出來,似乎在訴說著古老歲月之前的歷史。
  
  仙音漸漸消失,棺材中傳來了叩擊聲。
  
  何人在這棺材中?
  
  他為何發出了叩擊?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道嘶吼。
  
  顧青山盯著棺材,渾身不斷顫抖。
  
  他已經快要抑制不住龍族之力的侵蝕。
  
  過于龐大的力量讓他陷入極致的痛楚,無暇去思考一切。
  
  仙玉之棺里響起一連串咯咯咯咯咯的聲音,就像是某種莫名的存在,正在探查外面的情況。
  
  它放出神念,肆無忌憚的鎖定了顧青山。
  
  “食物”
  
  怪異的語調,從棺材中響起。
  
  話音未落,顧青山握住地劍,突然朝著仙玉之棺沖了上去。
  
  圣地,一千零一倍重量!
  
  地抉兩百萬魂力!
  
  劍芒的光輝狠狠砸在棺材上。
  
  整個仙玉之棺直接被劈飛出去,凌空崩解成無數碎屑,連帶著里面的那個存在,還沒出場就被顧青山一劍斬滅!
  
  “啊啊啊啊啊??!”
  
  顧青山耐不住渾身痛楚,仰天長吼。
  
  幽深冥洞。
  
  所有妖鬼齊齊失語。
  
  啪!
  
  骷髏頭被捏碎的聲音響起。
  
  之前那個聲音陰沉的道:“既然如此,請妖鳳大人出手?!?br />  
  一名妖鬼將領急道:“鳳大人一旦出手,我們就要孝敬一萬個手下?!?br />  
  “沒事,只要有生靈,手下就可以再造,但這個修行者必須死!”
  
  “……是?!?br />  
  過了數十息。
  
  顧青山已經將整個前線的怪物幾乎殺光。
  
  突然,他心有所感,猛然抬起頭。
  
  天空被一片火云籠罩,散發出妖異的紅光。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就是你這么個玩意兒?”
  
  顧青山死死咬著牙,任憑鮮血流滿了下巴。
  
  他全身乃至靈魂都疼得無法答話。
  
  罷了,哪有廢話可說!
  
  他突然散作一陣黑霧,染盡整個前線。
  
  化身魔龍!
  
  霎時間,黑霧凝聚成龍形,從前線營地上徐徐。
  
  吼?。?!
  
  一條完全由黑霧構成的龍形怪物發出怒吼。
  
  這黑龍直接沖上天空,直接殺進那片火云之中!
  
  火云中,頓時響起一陣驚怒交加的聲音:
  
  “混蛋你這個”
  
  一道長長的龍吟聲蓋住了對方的話。
  
  炎之妖鳳,沉眠黑龍,這兩個無與倫比的怪物展開了一場搏斗!
  
  狂風四起,火雨降世。
  
  整個天空在光與暗之中不斷輪替。
  
  這樣的爭斗,就像世界已走到了末日的盡頭。
  
  那遠遠圍觀的妖鬼之中,終于有人發聲道:“大人,它們好像一時之間分不出勝負,我們要不要”
  
  “不用!”
  
  之前那道發號施令的聲音響起。
  
  帶著一絲勝券在握之意,那聲音說道:“不知道你們發現沒有,那黑龍雖然越戰越勇,但畢竟力量來得太快,他的神志漸漸要迷失了?!?br />  
  “一旦迷失,他就是我們這邊的人!”
  
  眾妖鬼感應一番,紛紛松了口氣。
  
  果然如此。
  
  幸好如此。
  
  ……
  
  另一邊。
  
  天仙古城。
  
  除了顧青山,所有渡劫修士都已到齊。
  
  他們守在謝道靈面前,準備聽從這位渡須彌山劫的大修士吩咐。
  
  謝道靈卻不說話,只是負著雙手,靜靜觀看天仙古城墻上的壁畫。
  
  那些壁畫講述得是極其遙遠年代之前的神話傳說。
  
  謝道靈一邊看,一邊露出回憶之色。
  
  “我……好像有些印象……”
  
  她呢喃著,身上的靈力漸漸暴漲。
  
  她那自在天王境的靈力波動,正在漸漸增強。
  
  眾修士無不心中震動。
  
  看個壁畫都能提升修為?
  
  這位神秘的謝宗主到底是什么來歷?
  
  眾人正想著,謝道靈忽然停下腳步。
  
  遠方。
  
  遙遠的前線傳來了陣陣微風。
  
  謝道靈猛然回頭。
  
  “劍氣……”
  
  “如此混亂……不好,這是青山!”
  
  她停止了觀看壁畫,隨手取出一把銅錢拋出去。
  
  叮叮當當!
  
  銅錢紛紛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副卦相。
  
  謝道靈看了一眼,立刻喝道:“所有人準備,我們去前線救顧青山!”
  
  修士們有些遲疑。
  
  如果
  
  如果謝道靈繼續在此增強力量,這須彌山劫都沒問題了。
  
  她去前線干什么?
  
  顧青山可是夜摩天境劍修,打不過不會逃么?
  
  一人道:“顧道友乃是劍修,自然愿意在前線廝殺,您不如繼續在此感悟壁畫,增強力量?!?br />  
  “是啊,”另一人附和道,“您的力量越強,這次渡劫的希望就越大?!?br />  
  “至于顧道友……恕我多言,您不能一直保護他呀,他需要去磨煉自己的劍技?!?br />  
  “當初須彌神山把他分到前線瞭望臺,興許是有著一定的深意?!?br />  
  謝道靈搖搖頭道:“深意?我只知道他現在情況很兇險?!?br />  
  她的身形忽然漸漸長大,從一個小女孩化作了傾城美人。
  
  更加浩瀚的力量從她身上透體而出。
  
  這樣的實力幾乎比之前強了一倍!
  
  眾修士呆看著她的真容,感受著她的力量,一時都忘了說話。
  
  實在無法讓人理解,她的力量已經超越了自在天王的巔峰。
  
  “你們不去,我自己去?!?br />  
  謝道靈突然從眾人面前消失。
  
  她沖上天空,在云海中急速飛掠。
  
  前方。
  
  云天盡頭,死意漸濃。
  
  無窮的黑暗與火光在天地間鋪陳開來,仿佛熔煉眾生的地獄。
  
  謝道靈感受著其中的氣息,不禁瞇起一雙美目。
  
  無窮的殺意突然從她身上涌出,震懾四方一切生靈。
  
  只聽她輕聲呢喃道:“不管是須彌神山,又或是那些妖鬼,誰敢動我的徒兒,我就滅了誰?!?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