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八章 術中之術

第八章 術中之術

    自古以來,對于一個單獨存在的生命,或是說對于一個有自我意識的個體來說,“認知自己是什么”從來都是永恒的問題。
  
      而發動一次“再見你一面”,只能得到一個問題的答案。
  
      時間只剩下三分鐘。
  
      所以顧青山索性問出了那個問題:
  
      “你究竟是什么東西?”
  
      盾牌上的豎瞳陷入了迷惑,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我是……”
  
      它頓了一下,緩緩說了下去。
  
      “我誕生于奇詭之地,那是距離這里無比遙遠的所在,自從數億年前我降生以來……”
  
      顧青山皺了皺眉。
  
      圍繞“自己是什么”這個問題,可以講述的內容太多,僅剩下的三分鐘怎么夠?
  
      想要得到更多的情報,那就必須……
  
      顧青山雙目與豎瞳對上。
  
      在平行世界的虛夢之術中,他開始嘗試著再一次發動瞳術!
  
      這是術中之術!
  
      戰神界面上,頓時冒出來一行行鮮紅的小字:
  
      “警告!”
  
      “你的世界之術并未構建完成,無法同時承受平行虛夢之術與時光回溯之術!”
  
      “如果你強行施展術中之術,你的雙眼將受到一定的傷害,暫時無法再施展任何瞳術,直到傷勢徹底恢復!”
  
      顧青山一眼掃完。
  
      ——所謂平行虛夢之術,便是如同進入了一個平行世界,這個世界里的所有人和事與真實世界完美銜接,絲毫看不出來是一場夢。
  
      他開辟了一個幻境類的平行世界,把怪物抓進這個平行世界之中。
  
      ——生命之神的指環只有一個,只有顧青山自己能活下來。
  
      所以怪物最終還是殺死了張英豪和老大他們。
  
      但是這些都發生在平行世界的夢境之中,而在真實世界中,同伴們則活了下來。
  
      顧青山的打算是,先用平行虛夢之術,再想辦法使用“再見你一面”,
  
      最后以記憶回溯之術,徹底洞察怪物的一切。
  
      ——所謂時光回溯之術,便是他原本已經掌握的瞳術。
  
      他曾經對琳施展過這個術,從而看到了琳的過去,看到了當初琳進入深淵之時所發生的事。
  
      不久前在尸柱之林,他也用時光回溯之術,看到了虛空神祇吞食神話生物的往事。
  
      三個術,一環套一環。
  
      最終解決戰斗。
  
      可是現在到了最后一步,戰神界面卻提醒自己,施展時光回溯之術會對自己造成傷害。
  
      顧青山不甘的嘆口氣,猛的下定了決心。
  
      這是唯一探查怪物情報的機會,假若放棄,就真的找不到辦法戰勝怪物了。
  
      顧青山的雙目對上豎瞳。
  
      時光回溯之術,發動!
  
      霎時間——
  
      噴泉、樹木、地上的尸體乃至整個花園都從顧青山眼前消失。
  
      整個世界從他面前褪去。
  
      目光所及之處是一片無窮的空白,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
  
      下一瞬。
  
      所有的空白消失。
  
      黑暗布滿了顧青山的視野。
  
      某個聲音隨之響起:
  
      “一切都要毀滅了,孱弱的家伙們啊,逃離吧,你們是無法參與最后一戰的?!?br />  
      緊接著,顧青山便看到了一道黑芒。
  
      這黑芒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是了,這是那個靈。
  
      ——花園中吃掉了人魚的奇詭之靈!
  
      黑芒穿透了一切,來到虛空亂流,開始了無盡的逃亡。
  
      這個時候它才剛剛誕生意識,對于一切都不清楚。
  
      但背后傳來的死亡和毀滅,催促著它用盡所有的力氣,拼命從那個地方逃出來。
  
      從那時起,這個黑芒般的奇詭之靈便在虛空亂流之中四處流浪。
  
      每當覺得疲倦,它便尋找一些漂浮的殘骸,躲藏在殘骸的陰影中略作休息。
  
      餓的時候,就去吃那些在虛空中游蕩的怪物。
  
      往往對方還沒察覺什么,奇詭之靈就能將對方的靈魂和血肉吃個干凈。
  
      漫長的時光過去。
  
      在這段時間中,奇詭之靈一直下意識的、不知疲倦的、從無間斷的逃跑著。
  
      ——從它誕生的地方逃離。
  
      路上發生了許多戰斗。
  
      絕大多數時候,它都能以碾壓的姿態戰勝對方。
  
      但是偶爾也會輸。
  
      每當這種時候,奇詭之靈就利用自己的速度,全力逃走!
  
      一場場驚心動魄的戰斗,讓顧青山大開眼界。
  
      這是他從未見過的、屬于虛空怪物們的戰斗方式,也是奇詭之靈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戰斗,自然讓顧青山看得受益匪淺。
  
      這是神祇層面的戰斗,凡人何曾有機會得見?
  
      顧青山一直看下去。
  
      他很快注意到了幾場戰斗。
  
      在這些戰斗中,奇詭之靈都是落荒而逃。
  
      顧青山默默的將那些戰斗經過記在心中。
  
      時間飛逝。
  
      術法到了要結束的時候。
  
      虛空中,一行行螢火小字不斷出現:
  
      “同時發動兩種世界之術,已經超過了你所能承受的負荷程度?!?br />  
      “你所構建的世界已經收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傷?!?br />  
      “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你不可以再次使用世界之術,否則你所構建的世界將會崩潰?!?br />  
      “請注意,距離世界之術的結束還剩下三十秒?!?br />  
      顧青山看完,身形一動,漸漸沒入虛空。
  
      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他要先回到現實之中去布置一番。
  
      原地只剩下奇詭之靈。
  
      “……恩?那個人呢?”
  
      奇詭之靈只覺得吃完東西后,忽然一個恍惚,對面的人就不見了。
  
      盾牌上的豎瞳很快掃過整個花園。
  
      不知想到了什么,豎瞳控制著無頭尸體猛的沖上天空,破開世界壁障,迅速離開了花園。
  
      它站在一片虛無之中,四下張望。
  
      混亂而不知深遠的遼闊虛空之中,除了黑暗,就只有一些微光和風。
  
      這里是虛空亂流。
  
      沒有錯。
  
      奇詭之靈甚至還看到了幾個世界的虛影。
  
      是的,這些虛影它記得,正是位于花園遺跡的附近。
  
      一切都沒有問題。
  
      ——可是,那小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
  
      另一邊。
  
      真實世界。
  
      顧青山猛的回過神來。
  
      他發現自己被張英豪和葉飛離扶著,正漂浮在一片黑暗虛空之中。
  
      “怎么回事?”顧青山立刻問道。
  
      老大簡短解釋道:“我已經把花園還給了深淵,所以現在這里只剩下一片虛無——那個怪物呢?”
  
      顧青山道:“還有二十幾秒就會出現?!?br />  
      老大將星之螢火蟲拈在手指上,說道:“交給我,你們需要做的只不過是看好我的尸體?!?br />  
      “同歸于盡?不必?!鳖櫱嗌降?。
  
      他望向葉飛離:“還有十幾秒,你跟我一起出手就可以解決它?!?br />  
      “怎么可能!”所有人失聲道。
  
      葉飛離定了定神,問:“我們要怎么做?”
  
      顧青山飛速道:“聽著,那個怪物依附在亡者之軀與死靈魂的混合體上,用一個術法保護著它自己,處于無法被殺死的狀態?!?br />  
      “等會兒它一出現,你我一起定住它,你勾魂,我殺亡者和靈魂,最后我來殺它!”
  
      葉飛離認真聽著,問道:“能確定它出現的地點嗎?”
  
      “我面前?!?br />  
      “好?!?br />  
      計議已定。
  
      葉飛離抽出了忘川離魂鉤。
  
      顧青山則一手握著六界神山劍,一手拿著鎮獄鬼王杖。
  
      “還有五秒,準備?!?br />  
      顧青山道。
  
      葉飛離屏住呼吸,進入戰斗狀態。
  
      顧青山也認真起來。
  
      不知為何,在這無比關鍵的時刻,他心中忽然冒出來一個不相干的念頭。
  
      六界神山劍、忘川離魂鉤、鎮獄鬼王杖……
  
      這可都是黃泉道三神器。
  
      自己這些人,憑借著三神器的能力,竟然可以跨越凡人與神祇的層級,去設計伏殺奇詭之靈這樣恐怖的存在。
  
      所以……
  
      真正的六道輪回究竟有多強?
河南快赢481直播